2015年12月26日星期六

社评:共和党徘徊十字路 极右温和殊死对决

【明报专讯】美国共和党参选总统的各方人马最后一场电视辩论结束,言行极右翼的富商特朗普在民意调查依然占先,早前被视为大热门的杰布布殊,到最后一刻才发力狙击特朗普,公开质疑对方的极右翼政策,以及一旦当上总统" 会带来混乱"。杰布布殊出身总统世家,父亲及兄长都做过总统,财力及人脉在共和党之内无人能及,可是起步迟缓,到了最后一次公开辩论才出手。至于能否扳回一城,共和党须在极右翼的特朗普以及温和派的杰布布殊之间作出抉择。

极右特朗普温和杰布 共和党必须作出抉择

共和党自从1980年代以来主流是温和右派当家,代表人物便是布殊家族的两个总统。2001年乔治布殊上台后与中国曾经多番碰撞冲突,更在反恐战争中以鹰派角色出现,但总的而言是取态温和的右派人物;1989至1993年担任总统的老布殊则更为中道,父子两代俱说不上是极右翼政客。但是,这股温和主流今年受到挑战,极右翼的特朗普以大胆言论成功出位,在温吞水般的两党选战新闻当中成为焦点。

特朗普宣布参选之后,其言行被认为以"恐惧"挑动美国社会,客观上造成内部分化的效果,包括在加州枪击事件后提出"禁止穆斯林入境";又说不应禁枪但老师"应该人人有枪"。这些掀起人们注意的言行,在美国社会饱受枪击遗害之时受到欢迎,尤其是经济凋敝的州份及传统上意识形态保守的南部地区。这种策略未知是否精心计算或是纯粹脱线大炮般想到就说,然而在遭到枪击恐惧折磨的��民当中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当然,特朗普这种"以眼还眼"言行,一旦实行定必天下大乱,但部分选民则会认为,在极端混乱世道不失为一种治政手段。

杰布布殊长期在佛罗里达州工作,光是州长都做了8年,地方工作的经验,当然知道人手一枪的危险,但他目前正陷入两难局面――与特朗普竞相示人以强悍,或会抢到一些支持强硬政策包括放宽枪械管制的选民支持,却失去中间派的票;倘坚持以主流温和派取态推动政纲,却可能流失右翼支持者。杰布布殊如今的困局便在于以右倾或中间形象出战都可能失分;这不能怪别人,只能怪起步太慢,让特朗普紧握制造话题的先手。

相对于民主党希拉里笃定出线,杰布布殊是要尽快抢回话语权,如果无法在明年2月的4场初选及党团会议争回主动权,3月1 日晚的12州"超级星期二"初选随时可能大败,重蹈2008年总统大选初选希拉里大热倒灶的惨痛历史。当年民主党初选与今年共和党初选相若,希拉里风头一时无两,奥巴马则是一些分析家心目中的次选,但奥巴马迅速掌握美国社会求变心态,以"变革"作为宣传重心,终于写下黑人入主白宫的历史新页。

共和党选情影响广泛 拉动民主党政纲调整

现时观察共和党选情,重点在于十字路口的共和党走向:这将会是倾向靠着民粹主义的特朗普,藉钟摆效应引发的右翼思潮一举击倒希拉里的想法占先?抑或倒向以温和路线争取党内中间派及民主党右倾派系支持的杰布布殊有机会?这势必影响美国未来四年的内政外交,因为民主共和两党从政纲到意识形态互为影响,共和党明年11月大选是由特朗普出战抑或杰布布殊上阵,将会影响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的党纲。至于希拉里也不是铁板一块的自由派,尤其是经过第一夫人推动医保计划触礁,以及国务卿年代的种种经历,今天的希拉里某程度已从政治光谱左端移向中间,再根据共和党走势谋定而后动,蓄势吃下共和党内部分裂出来的政治领地。

美国总统选举7年前已经出现一次"不可能"变成"可能"的黑人当选总统,今届再爆冷不足为奇。这里所说的爆冷,是指极右翼的特朗普上台,尽管有称共和党内部可能截杀特朗普,可是当特朗普的气势如虹甚至呈现压倒性的巨大优势,八年在野的孤寂可能令共和党温和派放下一切,拥抱特朗普。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