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7日星期日

对台军售,奥巴马有多少话事权?

这次更多的是一个"象征性的军售计划",即在台湾选举前表示(民主、共和)两党对台湾的持续支持。

在尼古拉斯・凯奇主演的好莱坞电影《战争之王》的片尾,被捕获的跨国军火贩子尤里一席话让人如当头棒喝:"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军火贩子是你的老板――美国总统。他一天卖的比我一年的还要多。"

如果这句银幕上的"戏子之言"不假,那倒不难理解年关将至,奥巴马政府突然宣布对台军售的举动了。

在这份18.3亿美金的武器清单中,反复出现的名字是洛克希德・马丁和雷神两家公司。这两个排名世界前十的军火商,在2016年军火公司向总统大选和政党政治捐款中,分别位列第一和第三。

其中的世界军火巨头洛克希德・马丁,在奥巴马第一个任期伊始,给了民主党55%的政治捐款。

向"大金主"投桃报李,逻辑上不是不成立。

一直以来,对台湾出售武器模式上,美国采取了非盟国和地区的"对外军售"模式,即一套经过政府立案、申请、审批复杂流程的办法。

首先是台湾在美国在台协会的牵线搭桥下,向美国方面交出一份采购清单,这个事情往往发生在一年的年终。

而后在次年年初,双方将对台湾方面提出的军购清单进行会谈。直接对接对外军售项目的国防部工作组将受邀前往台湾考察,并回国汇报。在小布什政府时期,这种一年一度磋商的办法被一种更加灵活、简便的"基于实际需求"模式取代。

春季一到,美国行政系统内各部门的高层将有一个小范围的协调磋商。坐在这张"圆桌"上的,往往是国防部一位副部长、国务院一位负责军控和国家安全事务的副国务卿以及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

美方的决定,台湾当局将在紧接着召开的美台防务年会上知晓。而一旦双方达成共识,国防部便会报请美国总统批准。

被世界公认出口武器规则最严格的美国,表面上看确实如此。但即使是号称世界上最民主的土壤,也不缺钱权交易的噱头。

众所周知,奥巴马上台执政之前的1994-2008年,美国军火商都是将50%以上的政治献金献给共和党。直到奥巴马上台后,这一现象被打破。

根据2010财年的捐款数额统计来看,捐款总额排在第一位的洛克希德・马丁将55%的款项捐给了民主党,排在第二的波音为民主党贡献了63%;随后是诺斯罗普・格鲁曼,59%;雷神排第四,58%;排第五的是通用动力,62%捐给了民主党。

这很快让洛克希德・马丁享用了奥巴马政府上台后准备的"第一口"对台军售盛宴。在2010年初奥巴马签下的对台军售大单中,黑鹰直升机和"爱国者3"导弹都由洛克希德・马丁生产。

奥巴马上台初期先后签下的百亿美元对台军售案,可以说是对"大金主"的投桃报李。但今天时隔四年即将卸任的举动却有些奇怪。

因为在奥巴马的第二任期,情况发生了改变。

根据美国"公众诚实中心"公布的2014年选举中期美国军火公司政治捐款的排名数据,排名第一的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捐款总额为296.1022万美元,其中60.1%给了共和党,39.9%给了民主党。排名第二的是诺斯洛普・格鲁门公司,总额为265.864万美元,其中56.6%给了共和党,43.4%给了民主党;排名第三的是波音公司,总额为262.2329万美元,其中58.2%给了共和党,41.8%给了民主党。

到了今年,在对2016年总统大选和政党的政治捐款中,洛克希德和雷神分列第一和第三,把60%以上的政治捐款给了共和党。

数据分析模型会告诉你,奥巴马政府这样的决定是压力多过"报恩"。

军火商的"代理人"

军火商向五角大楼办公室的华丽转身,成为军工企业的"代言人",背后是军工企业对政府高层的强力遥控。奥巴马政府时期,军工企业成为推动对台军售的核心力量,军事部门的介入堪比前任政府。

国会对军售案的出台介入力度也相当大,奥巴马政府新一届国会就职以来,热衷在台湾问题上表达强硬态度的议员明显增加。

最为有名的是2002年成立的亲台团体"台湾连线"。这个团体在成立之初有85人。而现在,据清华大学当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中美关系研究中心主任孙哲介绍,在美国第111届国会,435名众议员中有134名属于"台湾连线",而参议院100个议员中就有27名,两院加起来亲台势力占去了议员总数的三分之一。

根据2008年美国非党派研究团体"责任政治中心"的一份调查报告,在美国国会参众两院中,共有151位议员投资大型军工企业。而这些投资在2004-2006年给议员带来了6200万美元的利润。

这些与军火公司利益直接绑定的议员,常常联名写信给总统或国务卿,对内阁政府军售决策施压。

1992年,来自得克萨斯州的201名议员,联名上书老布什,呼吁其尽快同意台湾出售150架F-16战斗机。得州正好是F-16的生产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所在地。到了老布什的儿子小布什上台后,美国国会内部著名的"反华"和"反共"派领军人物赫尔姆斯和考克斯,率参众两院103位议员联名致信小布什,要求对台湾出售"宙斯盾"驱逐舰。一些知名议员也会通过大众媒介,制造"中国威胁论"和发表对华强硬的主张,力促军售案的通过。

在刚刚宣布的对台军售案中,向来以对华强硬闻名的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麦凯恩(John McCain)就对媒体呼吁,"要建立更加常规化的过程,来考虑台北的购武需求,以避免因为害怕影响中美关系而造成的延期,这种延期可能会危及台湾的防御能力。"

美国外交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众议员罗伊斯(Ed Royce)则表示:"我们对待向台售武应该无异于我们对待其他紧密安全伙伴。"

此外,美国对台营销也下了不少功夫,一些美国五角大楼的退休高官受聘于美国军工企业在台湾分公司,美国军火公司还从台军高官或其亲属中寻找得意人选,利用他们的裙带关系影响台军军购的选择意向。其中一个叫"国防部武器获得管理室"是美国军火商最中意的"代理人"大本营,因为该部门对台湾军购有建议权。

在台湾军火圈,最为外界所知的比如台湾前"国安局副局长"辛尚志之子、号称台湾"军火教父"的辛立仁,他是SW冲锋枪和雷明顿狙击枪的代理商;又比如洛克希德・马丁的代理商侯天利,他的兄长侯鸿昌是台湾原"空军与联勤副总司令";代理潜艇买卖的张家宝,是原"国防部副部长"霍守业的同学;此外圈内还有一些重量级人物。比如陈泽宠,其父为国民党元老陈立夫;马宾农,其岳父是国民党大佬杨森。这些"代理人"对台军的建军计划、军购政策和人事变动了如指掌。

制裁的效力

在对台军售问题上,奥巴马不是可以单独话事的"世界头号军火贩子",他身后是复杂的军工"铁三角"内部各种势力的角力。当然,这样的决定也有奥巴马政府的主观战略考量和个人政绩的考虑。

美国国际评估和战略中心军事专家费学礼(Richard Fisher)的观点认为,这次更多的是一个"象征性的军售计划",即在台湾选举前表示(民主、共和)两党对台湾的持续支持。

从军售时间和数额来看,这是美国时隔4年后首次对台武器出口,在过去将近40年中,这是间隔时间最长的一次。且数额相比奥巴马上一任期120亿美元的大单,规模压缩不少。

与此同时,台湾岛内也出现了"这批武器是美国清仓所用"的批评之声。台湾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研究员袁易表示,"台湾想要的美国没有卖。"

比如,台湾需要的潜艇和F-16C/D战斗机,美国都没有应允出售。

而台湾军队前高级将领、曾任"立法委员"的帅化民看来,10年来美国已经没有向台湾出售过真正重大的军事武器。"(军售内容)对大陆没有什么威胁性。"帅化民分析。

但事实上,这18亿美元左右的购武清单,在外交层面遭到了北京的强烈抗议和相比过去多数案例更加明确的抗议措施――制裁军售企业。上一次中国政府首次对美国军火商制裁,还是2010年。

2010年64亿美元的对台军购大单宣布后,中方很快宣布四项反制措施――暂停两军计划内有关互访安排,推迟两军交往项目,推迟副部长级战略安全磋商,以及制裁对台售武的公司。而这次中国的反制措施中没有了断绝部分军事往来的内容。

制裁一旦展开,透过这次清单不难发现,受影响最大的企业有两家――洛克希德・马丁和雷神公司。

在雷神的官网上能看到,雷神在中国的业务大多停留在2000-2001年,彼时雷神的空中交通管制系统,被北京机场、香港机场和其他十几个中国民用、军用机场选用,每个机场空中管制系统合同额为数百万美元。但此后,便不再出现有新的项目合作。据相关报道,雷神在2004年撤走了在华代表处,并彻底退出了中国大陆市场。南方周末记者曾向雷神公司发出采访邮件,未收到回复。

作为当今世界最大的国防工业承包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与中国的生意往来则比较多。在洛克希德官方主页上搜寻发现,2013年洛克希德・马丁在中国南部沿海建造10兆瓦特小型热能转换站;2014年,洛克希德・马丁与中国国家核电技术公司签约,在2017年前为中国建造完成核反应堆冷却剂系统;刚刚过去的9月,洛克希德・马丁向中国奥凯航空公司出售两台全任务飞行模拟器。

此外,洛克希德・马丁的子公司萨维科技,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进入中国市场,目前在上海设有分公司,业务主要是为港口集装箱提供自动识别和分类管理系统,及集装箱运输、物流系统的解决方案。该企业与中国合同总额已超过3000万美元,且逐年攀升。

随着中国经济体量越来越大,即使是对中国实行武器禁运的军火头子,也不免想要在中国的经济浪潮中分一杯羹。这意味着他们在今后对台军售的项目中,会更加在意北京的态度。一个明显的案例是最早进入中国的军火大鳄波音公司。根据波音的估计,未来20年中国大约需要3700架民航客机,占世界民航市场的四分之一强,因此波音一直在致力于争取设立波音中国分公司,如此紧要关头,波音在对台军售问题上要小心谨慎得多。

但一个更现实的问题摆在眼前,除非这些军火商在华业务超过他们的军火生产利益,否则美国的政治决策制度和运行体制决定了,制裁这些企业也无法阻止美国对台军售。

就像好莱坞电影《战争之王》的一句台词,"有时,他(美国政府)需要我这样的自由工作者,来支持那些他不可能支持的军队。很不幸,对你,我是一个必须要存在的恶魔。"而实际上现实中,军火公司恰恰也是靠这句话生存的,现实甚至往往比电影更残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