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9日星期二

王慧麟:连任的中国因素

【明报专讯】国家主席习近平听取香港特首述职,会后官方新闻报道刻意提及座位的安排及对特区政府施政的评语,坦白说,假如我是座上客,真替香江的一把手抹一额汗。

香港特首之难在于"双问责":既要向市民问责,又要向北京问责,而且在2013年,港澳办官员声称要把述职制度规范化之后,香江一把手面对由上而下的问责压力,比以前更大。

在述职之前,有现政府支持者在他报暗示,现届特首连任的路比以前明确,让人感觉,今次述职是迈步直入连任之路的里程碑。但是会后官方提到,领导人要求"谋发展、保稳定、促和谐",确是一个相当严厉的指示。与10月十八大五中全会时提到的香港政策时,更强调了和谐的重要性。

早前已有评论分析,中国面对愈来愈严峻的外交及经济形势,行动较前身段及姿态相对柔软,在总的形势不利发展之势头下,香港事务应强调促进团结,而非针锋相对、四处树敌。假如这个分析是相对准确的话,那么香江一把手要连任的话,就要在未来几个月内,就团结及和谐两方面交出成绩。

现政府施政尴尬 冲民望恐更难

问题是,现政府的施政情况相当尴尬。早前本栏曾经提过,在港大民调之中,今年特首的支持率平均为23.6%,最低曾见20%左右,高位见27%。说得好听一点,是特首支持度平稳。但说得难听一点,就是无论现届政府采用"凶"手道,天天与泛民针锋相对,抑或在政改否决后,忽然向泛民招手吃早餐,甚至声称大搞民生政策,又宣传上搞了"筑福香港"或者"欣赏香港",效果不明显。即是说,现政府无论是真做实事或敷衍了事,既提振不了民望,又打击不到民望,所以,北京领导人"下了单"要特区政府搞好团结及和谐,难度甚大,而且为了连任的需要,可能就要短期内拿出亮丽成绩,把民望冲上去,恐怕更困难。

1997年后,香江有两届特首竞选连任。董建华在2001年12月宣布竞逐连任,无人与之角逐,连政纲也是在外界要求下才撰写公布。曾荫权则迟至2007年2月才公布竞逐连任,只有一位泛民候选人与之角逐。按前两次的操作,北京大抵可以迟到下年年底,才决定是否让现届特首参选连任。按道理,只要北京满意施政,连任之路几乎是无障碍通道。但观乎领导人上周的态度,现届特首连任之路相当崎岖。

英人治港,行政技巧相当老练。殖民地政府对付不听话的高层公务员,有一招相当奏效,就是不断要求其做一些表面合理,但实际上是"mission impossible"的工作要求。当这些不听话的公务员做不到要求时,就会在工作纪录上打上"黑猪"。黑猪愈多,离休压力愈大。最后,这些不听话的高层公务员都会选择提早退休,而殖民地政府亦会搞个风光欢送会送走之。英人知道,这样去除瘀血,时间较长,约需两至3年,但是,至少让这些不听话的官员,体面而去,死得心服口服。

中国官场文化,历史更悠长,究竟上周北京领导人的说话是真诚的叮咛,还是"储黑猪"的地雷阵,不用等太久,下年就会知晓。在此顺祝各位读者,新年快乐!

Measure
Measure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