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9日星期二

屠海鸣:从座位变化看全面准确实践“一国两制”的重要性

【明报专讯】国家主席习近平12月23日接见了赴京述职的特首梁振英。此次接见,由于座位的新安排,引起了香港社会各界和媒体的热烈反响和关注。特别是在接见时,梁振英坐在习主席的右侧,与以往的并排而坐的座位不同,更引起了许多人的不同解读。而总理李克强在听取梁振英汇报工作时,也采取了同样的座位新安排。对于座位的变化,国务院港澳办解释,这是要更好体现宪法和《基本法》关于中央和特别行政区关系的有关规定,以及行政长官作为特别行政区首长和特区政府首长向中央负责的要求,更加规范、更加庄重。

座位的变化,突出了中央地位、突出了述职性质、突出了工作效率,而从座位的变化,更能看出全面准确实践"一国两制"的重要性。

"一国"与"两制" 非平起平坐关系

全面准确的实践"一国两制",确保不走样、不变形,首先要弄清楚3个基本关系:香港与国家是什么关系?香港特区政府与中央政府是什么关系?特首与国家领导人是什么关系?这也是3个常识性问题。

香港是"特别行政区",虽然在政治制度上与内地省市自治区有所不同,但并不意味着可以高人一等,因而,香港和中国内地其他省市自治区一样,都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尽管香港拥有高度自治权,但涉及到国防、外交等重大问题,特区政府必须无条件服从中央政府,因而,香港特区政府与中央政府是从属的关系。特首由国家领导人签发任命书,任职宣誓效忠宪法和基本法;在任职仪式上,由国家领导人监誓,每年必须向中央政府述职,汇报一年的工作,国家领导人听取工作汇报并做出评价。因而,特首与国家领导人是上下级关系。这3个关系是基本法所规定的,它清楚的表明,香港和中央绝对不是平起平坐的关系。

由于"一国两制"的特殊制度安排,以往,中央对特区政府都给予特殊礼遇,领导人一般在环形座位布置模式,或者在会见大厅听取特首述职。然而,这种礼遇却被一些人解读为香港和中央可以平起平坐。香港社会潜藏着一股力量,打着"民主自由"、"本土主义"的旗号,以"争取港人利益"为由,试图把"一国两制"下的特区自治推到中央难以容忍的高度,把香港的宪政地位提升到与中央平起平坐的位置,其目的就是为摆脱中央控制做铺垫。而一些对宪法和基本法认知模糊的市民,往往被其误导。此次座位的变化,可谓正本清源、拨乱反正,明示"一国"为主、"一国"为先、"一国"为重的含义,让一些人彻底放弃"两制"与"一国"平起平坐的非分之想。

对"一国两制"的曲解使香港误入歧途

认知上的错位,往往造成行动上的偏差。由于没有认清以上3个最基本的关系,香港在实践"一国两制"的过程中出现了不少偏差。主要体现在以下3个方面:

其一,只讲"两制",不讲"一国"。中小学校教育就出了问题。曾经有学者到一些中学调查时,就有学生问:"既然香港是实行'一国两制',为何我们要学习国民教育?"、"香港不是实行'一国两制'吗?为何香港的政制发展须服从中央?"、"为什么港人要爱国?"等等。这些荒诞问题的背后,折射出对"一国两制"概念的不解、曲解、误解。在一些人的脑海中,"一国两制"框架下,香港和国家是对等关系。

其二,只讲民主,不讲法治。民主是个好东西。在法律框架下争取民主权利本无可厚非,但脱离法律框架则会带来灾难。去年历时79天的非法"占中"造成了百亿港元的损失,今年以来出现的多起暴力赶客事件,让香港的形象蒙羞,更有一些激进人士公然发布"港独"言论,这种只讲民主、不讲法治的做法,是明显挑战基本法,对"一国两制"造成严重破坏。

其三,只讲抗争,不讲妥协与担当。"一国两制"是创新之举,在实践中难免会有一些波折,关键是以怎样的态度去对待。妥协是民主的本质,担当精神是民主的题中要义。而今天的香港,"抗争哲学"大行其道,一些政党和政治团体"以抗争为纲",有政党领袖公开主张"香港要有长期、持久的抗争",一些泛民人士逢中必反、逢"一国两制"必反、逢特区政府必反、为反而反,没完没了的"拉布",拖死了许多经济和民生项目。只把事情往死搞,不把事情往成功搞,这样的做法让人匪夷所思。

回归本位 正当其时

对于特首述职座位的变化,香港一些人士称这是"矮化香港",这种言论是站不住脚的。香港与中央从来都不是对等的关系,何来"矮化"之说?这恰恰是让香港回归到了属于自己的正确位置。

回过头来,港人应该看到,在过去的时日里,香港经济发展领先于内地,内地省份纷纷以香港为师,这在不经意间抬高了香港的地位,而从国家层面来看,对香港也历来"高看一眼",香港受到的各种礼遇确实不少。但是,如同一个家庭里溺爱孩子一样,过分的溺爱,甚至到了不讲规矩的地步,则会造成诸多负面影响。香港一些人为什么潜意识里有"两制"大于"一国"的想法?就是缘于这种长期的"溺爱",香港一些人已经像被惯坏了的孩子,容不得家里的规矩,尽管这些规矩是基本法所规定的,他们也公然藐视,甚至公开挑衅。如果这种现象蔓延下去,香港只会走更多弯路,付出更大的社会成本,这些成本最终要由市民埋单。鉴于此,笔者认为,从特首述职的座位变化开始,让香港回归本位,正当其时!

作者是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香港总会常务副会长、香港侨界社团联会永远名誉会长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