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1日星期四

社評﹕當下的香港,應該 「放下、休兵、發展」

【明報專訊】2016年伊始,祝願讀者新年進步、事事順利。

新的一年,回首過去,瞻望前程,幾年來政改爭拗困擾港人,窒礙了各方面發展,不少市民都期望放下政治,埋首港 人熟識的發展經濟、建設社會、改善民生。最近,李國章獲任命為港大校委會主席,港大校友反應強烈,令人擔憂環繞港大的鬥爭將持續下去。港事蜩螗,香港何去 何從、做什麼對香港最好,值得關心、愛護香港人士思考並建言應對。

政治鬥爭治港

大家都無運行

回歸以來, 香港由一個經濟城市,逐漸政治化,至今已經成為徹頭徹尾的政治城市。不要說政改普選議題,即使是單純的民生事務,也會披上政治色彩;遠的罄竹難書,仍未解 決的小三TSA爭議,就是現實例子。3年前,2016/17年立法會和特首普選安排開議後,政治熱度迅速升溫,各方陣營壁壘分明,佔領運動出現的官民對 立,不同立場取向團體對峙,顯示整體社會撕裂。佔領運動結束一年,政改方案被否決已經半年,社會撕裂帶來的創傷不但未見癒合,反而鬥爭有方興未艾之勢。

港 大副校長事件、校委會主席任命事件,是政改爭拗的餘波。幾個月以來,各方就港大事態大鬥特鬥,一些舉措,例如泄密做法和部分泄露內容,市民看在眼裏,這所 本港最高學府已經蒙塵。港大校友關注組發起周日大遊行,反對李國章的任命,即是鬥爭持續,事態發展難以估計。不過,可以肯定港大受到的影響,將不僅止於目 前的情况。香港事事政治化之後的倒退,將是港大的寫照。

政府要成立政策局推動創新科技,部分立法會議員擺明對人不對事,拉布拖延約3年才得 以成立;創新科技關乎競爭力,近年本港在多個國際和內地的排名倒退,都與競爭力落後有關。至於東北新市鎮等規劃,目的為開拓土地增加房屋供應,抗爭同樣蒙 上政治甚至暴力色彩。因此,大量事實證明,回歸以來政治化的結果,香港相對於其他國家,例如已被新加坡超前,與周邊地區相比,優勢所餘無幾。台灣上世紀 90年代政治化的結果,雖然得到一個民主體制,但是經濟在以往的亞洲四小龍叨陪末座。有意見認為,香港在走台灣當年的老路,若這個觀察符合事實,絕非香港 和港人之福。

從種種情况看來,香港或許處於盛衰分水嶺,應該做些什麼才對香港好?在這裏,我們提出「放下」、「休兵」和「發展」六個字,供大家參考。

首 先,民主政制之於香港,路途維艱,政改方案否決之後,未來幾年看不到有可能重提;若事事依然環繞政改做文章,不僅徒勞無功,持續內耗空轉只會繼續造成傷 害。即使如全民退休保障議題,不單社會上階級之間取態迥異,年輕人對供養上一代的取向也莫衷一是,說明本港社會還沒有準備好處理全民退保問題,糾纏下去則 說不定又會成為政治鬥爭議題。因此,對於類如政制、全民退保等議題,適宜暫時「放下」,熱飯不能熱食的道理,相信很多人都懂得,待經濟、社會等各方面較有 條件時再提出,或許更恰當。

至於「休兵」,實際上就是要停止鬥爭。這幾年,朝野、官民對立對峙,從言語到行動都針鋒相對,毫不掩飾地搞政治 鬥爭。任誰都知道,一個地方埋首政治鬥爭,絕無好處,如10年文革就是政治鬥爭狂飈的年代,那是一場浩劫。本港的政治鬥爭與文革比較是大巫見小巫,不過, 香港由政治化到政治鬥爭以來,經濟社會民生都受影響,整體停滯不前,繼續鬥下去,前景更難樂觀。同樣地,港大事態也應該休兵。試想想,若李國章面對的是針 對、鬥爭的力量,難道他會束手待斃?只要互相拼搏,港大就是戰場,舉世都沒有一個戰場是完好無缺的,港大在鬥爭過程中只會承受更多、更大傷害。

關 於「休兵」,民間、在野固然有責任,主要還是當局應該率先踐行。當局的舉措較能牽動反彈,若當局休兵,民間在野起碼失去對抗的理由,因此,當局應該率先休 兵。誠然,有時候在野力量會挑起對抗,例如立法會議員以拉布以阻礙施政等,若當局捨棄鬥爭,以其他辦法化解,市民會看得到,屆時得分的絕不會是拉布的議 員。同樣地,若李國章在港大不挑起鬥爭,只是公平合理地推動校政,若其他力量處處尋釁,誰是誰非,逃不過公衆雪亮的眼睛。

發展是硬道理

矛盾自然紓解

本 港很多矛盾,都是經濟發展不前、社會建設滯後、民生改善無期所致。設若大家暫時放下和休兵,埋首發展,正如上世紀70到90年代一樣,經濟社會民生各方面 將不止上一個台階,以香港的地緣優勢,屆時不僅落後的都追回來,一衆競爭對手只會望塵莫及。近期,特首梁振英到北京述職時,國家主席習近平在傳媒拍照時 段,給特區和特首的任務是「謀發展、保穩定、促和諧」,其中以發展為先。按本港數十年的足迹,只要發展起來,很多矛盾、問題會自然紓解,屆時回過頭來,或 許會笑對曾經死牛一邊頸人士的偏執了。政改方案否決之後,梁振英表示會集中精力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期望他說到做到,使與香港格格不入的政治鬥爭,壽終正 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