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0日星期三

日本自卫队将领谈海上自卫队舰艇新动向

资料图:日本22DDH级直升机航母是日本新一代直升机航母,其首舰命名“出云”号。这艘仍被日本官方称为“驱逐舰”的舰艇长248米,宽38米,高23.5米,吃水7.5米,标准排水量1.95万吨,满载排水量2.7万吨。这是日本战后建造的最大一战舰。
资料图:日本22DDH级直升机航母是日本新一代直升机航母,其首舰命名“出云”号。这艘仍被日本官方称为“驱逐舰”的舰艇长248米,宽38米,高23.5米,吃水7.5米,标准排水量1.95万吨,满载排水量2.7万吨。这是日本战后建造的最大一战舰。

2013年8月5日,日本海上自卫队最大的舰艇“出云”号航空母舰型直升机驱逐舰下水,这引起了国人广泛的关注。而2014年的新年钟声刚刚敲响,对于新的一年中,日本海上自卫队舰艇研发将有什么样的的新动向呢?

在此,不妨对日本海上自卫队的现役以及退役高级将领的声音加以整理,通过这一系列“海那边”的声音,对于日本海上自卫队舰艇的发展蓝图,进行一番全面的描绘。舰艇的研发战略本身就是一种国家海洋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了解某一个国家的舰艇研发思路,可以在相当程度上,对该国的国家总战略、外交状况、财政状况都会起到非常明确的引导作用。

美国将无法依靠?

对于日本整个国家战略而言,当前最为使之忧心者,莫过于美国的外交以及安全保障态度。众所周知,日本战后的安全保障体制,是与《日美安全保障条约》息息相关的。而在这一条约的保证之下,拥有和平宪法,声称放弃武力的日本得以在美国的核保护伞下,将主要精力发展经济和产业,不但顺利地渡过了“冷战时代”,而且还赢得了令人瞩目的经济腾飞,一时间甚至大有赶超美国的态势。冷战结束之后,国际局势又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随着全球化的进一步发展,在经济方面所呈现出的,是国际上相互依存程度的急遽增加。不过,由于相当一部分国家的内政状况比较混乱,因此,这不但影响了各国的外交政策,对于国际经济的影响也不容忽视。因此,在安全保障格局中,出现了传统意义与后现代意义上不同的挑战交织的复杂格局。不但有国家与国家间的领土争端,也有着国际恐怖主义、海盗活动等等威胁。

同时,对于日本而言,经济问题也相当严峻。首先福岛核电站的危机依然没有解消,国内经济萎缩的阴影还未摆脱,此外,社会保障费用又不断增大,这使得日本在今后10到15年之内基本上难以进行更多的投入,以增加自卫队的装备以及人员。

然而,在这一局面之下,由于美国国内经济出现的一系列问题,目前美国的外交以及国防政策却出现了非常明显的防御色彩,也就是说,美国开始不再是积极地充当“国际警察”的角色,因此,日本方面开始担心,美国是否将重归当年的“门罗主义”的道路,对于东半球的事务不闻不问而全面退回西半球。

很显然,对于将国家防务基本上依存于《日美安全保障条约》的日本,如何在美国目前的状况下,如何求得自保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尽管在今后相当一段时期内,美国在经济上和军事上的优势还将持续,但是日本的相当一部分人士,始终担忧这支力量已经无法完全靠得住。因此,他们提出在确保在外交上,努力寻求美国一如既往的支持以外,还必须作出“眼睛可以看得见”的自我努力,在维持国家的安全。

资料图:日本海上自卫队DDG-177爱宕号战舰
资料图:日本海上自卫队DDG-177爱宕号战舰

日本版的濒海战斗舰与巡逻舰艇

在2013年3月底的时点,日本海上自卫队拥有主要水面作战舰艇48艘、潜艇16艘、水雷作战舰艇29艘、导弹快艇6艘、登陆运输舰艇12艘、辅助舰艇30艘,共计舰艇数量为141艘,总排水量约为45万2千吨。

对此,就今后的发展将如何进行,曾经在2002年到2003年担任日本自卫舰队司令官,此后又担任过佐世保地方总监的胜山拓海将指出:“由于考虑到目前持续的严峻经济形势,将无法作出更多的期待,唯有转换思考模式,绞尽脑汁地确保所需要的预算,不得不寻求维持必要的战斗力以及保持队伍的精强和快速反应能力。”

胜山拓1944年生于日本的和歌山县,1968年防卫大学校作为12期学员毕业,次年又在江田岛的海上自卫队干部候补生学校毕业并担任三等海尉。到了1983年开始担任“北上”号护卫舰的舰长,1994年担任第三护卫群司令官,1998年担任干部候补生学校校长,次年担任护卫舰队司令官。到了2002年官至相当于战时联合舰队司令长官的自卫舰队第32任司令官。2003年退役后直到2009年任职于在三菱商事株式会,目前居住于吴港,担任海上自卫队吴资料馆支援会的会长。

根据胜山拓的预测,就目前自卫舰艇的建造节奏,只要数年时间,就能够将原有的白根级以及朝雾级舰更新为新型的出云级和秋月级。这样,整个护卫舰队就能够拥有32艘世界最高水准的水面战斗舰艇,成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大舰队。

不过,他认为,在今后,由于对应国际反海盗的行动以及改善安全保障环境等问题依然突出,因此,多国之间的共同训练以及海外派遣任务只会有增无减。因此,随着大型水面战斗舰艇的外遣任务的加重,对于执行周边海域的日常警戒任务的各个护卫队群的巡逻强度将会加剧。由于预算的限制,对于大型多用途水面舰艇的建造份额很难争取得到,而为了减轻这些周边海域巡逻任务的负担,他提出的对策,将是下一次防务计划中,与其建造少量大型舰艇,不如增加相当廉价的轻型舰艇。

对于这样的任务,在27号巡逻艇在1999年退役以后,目前海上自卫队已经不存在这一舰种,目前维持港内安全的只能依靠武装的拖船,无法防止针对港口内重要舰船和设施的恐怖活动,因此,胜山拓提出了,可以在更新交通船之际,将新型交通船附带有巡逻艇的机能,以解决这一问题。此外,海上自卫队另一种主要沿岸巡逻舰艇为6艘200吨级的隼式导弹艇,不过,这种艇的行动范围只能限于沿岸,近来还增加了针对北朝鲜的间谍船只的用途,但是无法到外洋活动。因此在此提出的这种廉价的舰艇或者相当于国外的护卫舰(FF),而按照胜山拓的设想,他更希望将这种舰艇建成一种完全日本版的濒海战斗舰。所谓日本版,便意味着摆脱美国现有濒海战斗舰的特性,他提出至少应该拥有如下的特性。在最低限度内,确保护卫队群与美国海军部队的数据交换能力;必须在降低价格方面,付出最大限度的努力;对于水雷作战能力、反潜以及对舰艇作战的机能应该固定化,而仅就某些可能具有现代化改装可能的部分才导入美式濒海战斗舰的组件形式;具有高度的隐身能力,为了符合日本近海的海洋特性,排水量大约在三千吨左右。

资料图:美国海军科罗纳多号濒海战斗舰。
资料图:美国海军科罗纳多号濒海战斗舰。

关于这个问题,在1998年到1999年之间担任第29任自卫舰队司令官的山崎真海将对此具体进行了展开,这位1941年出生的海上自卫队将领曾经在1999年担任过日本首次的海上警备行动,也就是针对北朝鲜的间谍船进行拦截行动的指挥官认为新型巡逻舰艇的性能要求应该拥有:

1.可执行多种任务。

2.拥有对舰、对岸、反潜以及水雷作战能力。

3.具有隐身能力,具有主动和被动的单舰防御能力。

4.重视与主力舰队的情报共有能力,在通常所谓的C4I能力以外,加上赛博战能力,拥有所谓的C5I能力。

5.可以发挥40节的高速。

6.排水量在3000吨以下,不过能够在恶劣海况下航行,可以到外洋活动。

7.具有搭载直升机的能力。

8.可以搭载飞行、水面与水下无人器材(UAV、USV、UUV),拥有这种器材的运用平台的能力。

9.节省人员。

对此山崎真特别指出,这种巡逻舰艇对于如何在事态从萌生到引发这段“灰色时段”的警戒监视、遏制事态升级、反恐、灾害救援等方面是一种可以胜任的廉价舰艇。同时,他也强调了这类舰艇也可以用于在岛屿防卫、岛屿夺回的作战行动中,能够在主力舰队赶来之前,执行反舰、反潜以及水雷作战。由此不仅仅填补了沿岸防卫的空缺,还可以使得主力作战舰艇的兵力用于原来应该使用的领域。

资料图:日本海上自卫队DDG-173“金刚”级护卫舰
资料图:日本海上自卫队DDG-173“金刚”级护卫舰

主要水面作战舰艇

对于主要水面作战舰艇,也就是海上自卫队所谓的“护卫舰”,胜山拓主要期待是否可以在下一次中期防卫计划中实现拥有8艘宙斯盾舰的设想,以及如何运用直升机驱逐舰的问题。

而山崎真则具体进行了展开。对于宙斯盾舰,他认为这一舰艇不仅仅是舰队防空的中枢,而且还是对弹道导弹防御的主要力量,在海上自卫队中,今后也将占据重要的地位。

就目前情况看,首先第一代金刚级四艘装备这BMD3.6计算机程序,拥有标准3式1A型导弹的发射能力。现在正准备将其改良为标准3式1B型,但是若要将目前的SPY-1型雷达更换为防空兼导弹防御雷达AMDR,也就是将宙斯盾系统升级为第三代,则存在时间上的问题,可能不会进行这样的改装。

对于在今后取代目前的“旗风”号以及“岛风”号的新型舰艇上直接采用宙斯盾第三代系统在时间上也比较困难,结合美国海军的建造情况看,现在正在修订中的下一次中期防卫计划(26中防)的两艘计划建造舰艇,比较大的可能是建造爱宕型的改良型,也就是搭载宙斯盾系统的第二代A型。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两艘舰艇的服役将分别会在2019年和2021年。由此,爱宕级四艘的建造得以完成,这四艘将可以全部拥有综合防空反导弹(IAMD)程序。而后,还将搭载美国与日本共同开发的标准3式2A导弹。而爱宕级的反潜系统还将继续采用目前的SQQ-89型系统。

胜山拓则补充道,由于美国相当与爱宕级系统的宙斯盾舰到2016年可能就会停产,此时如果采用购买系统的话将会更为得到更为低廉的要价。

至于宙斯盾第三代系统的搭载,山崎真表示,最合适的将会在今后取代金刚级的舰艇上加以实现。

对于直升机驱逐舰,山崎真表示,随着两艘日向级和两艘出云级的舰的完成,海上自卫队的4艘航空母舰型直升机驱逐舰将完全投入使用。不过,在今年制定的防卫大纲中,比较重视的的包括岛屿防卫和夺回的两栖作战内容,因此,他认为在这样的作战行动下,不可欠缺的,是在海上具有作战指挥机能,并具有人员、车辆、物资等运输和登陆能力的舰艇。而最具备作战指挥机能的舰艇,莫过于拥有强大通讯能力的直升机驱逐舰了。这种舰艇上,陆海空各部队的首脑部可以汇聚一堂,进行综合作战指挥。而船体更大的出云级则还可以担负两栖攻击舰的机能。因此他认为,在今后如果有可能追加建造后续舰艇的话,与其建造大隅级舰,还不如对日向或者出云级的舰体加以改装,使之可能搭载气垫登陆艇。

资料图:日向级直升机航空母舰
资料图:日向级直升机航空母舰

而胜山拓对于直升机驱逐舰的期待则远不止这个,他非常强烈的期待这种所谓的直升机驱逐舰上可以运用F-35B等第五代垂直起降飞机。而且,他还提出过在出云级的基础上,如何搭载大约10架F-35B型飞机的设想进行了探讨,他认为即便不加改装直接搭载飞机,虽然作战半径和导弹搭载会有一定的限制,但是也能将舰艇驶近作战区域以减轻这样的限制。而倘若加装一个简易型滑跃台,其工期仅需数月,费用也将在一亿日元以内,如果想减少起飞的待机时间,避免在起飞进行过程中产生过多的乱气流,在起降过程中减少对舰艇航向的制约,则需要正式改装滑跃甲板,这样工期为半年,费用则将达到数亿日元。然而,这样会影响其舰艏声纳的性能,如果要完全解决这样的问题,进行适合F-35B的彻底改装,则需要大约一年的工期,费用在10亿日元以上。

以上是日本海上自卫队前高级将领对于导弹驱逐舰与直升机驱逐舰今后的展望,而对于海上自卫队主要作战舰艇整体的发展目标,山崎真提出了六个方面:

1.采用能够发挥高速性能的综合电力推进系统,也就是通过超导电动机的运用,不但为舰艇提供30节以上的航速,还能为各种武器装备提供能源。

2.采用隐身型船型以及涂料。

3.降低水中噪音以及红外线辐射。

4.能够对飞行、水面与水下无人器材(UAV、USV、UUV)加以运用,努力设法将其运用在反潜和反水雷作战行动中。

5.装备电磁炮、激光炮以及主动型远程导弹等武器装备。

6.引进先进技术,装备先进战斗指挥系统,并积极推进计算机开放式构架的彻底实现。

因此,他提出根据以上的要求,以后的日本海上自卫队舰艇设计路线具有进行大幅度的修正的必要性。

资料图:日本苍龙级潜艇504号舰
资料图:日本苍龙级潜艇504号舰

22艘潜艇体制的实现

在2009年制定的防卫计划大纲中,日本海上自卫队提出了要将以往长期以来维持的16艘潜艇的体系大幅度强化到22艘的要求。而目前,日本拥有的潜艇为5艘苍龙级和11艘亲潮型计16艘外加2艘训练潜艇。至于如何完成一举增加6艘的计划,曾经在2007年起担任过海上自卫队第17任潜水舰队司令官,2009年退出现役的小林正男海将作了这样的预测。这位兵库县出身,防卫大学17期的毕业生在1973年加入自卫队,担任过潜艇“高潮”号的艇长,历任多个潜艇方面的指挥要职,并有大量论文发表。在他的预测下,首先实施的是对亲潮级服役期间的延长,将原先的每艘从使用16年延长至22年,这样,首制舰“亲潮”号的延长将于2014年3月开始进行,但是根据这个进度,将于2021年才能完成22艘体系。

伴随着运用时间的延长,必然出现的是如何避免性能老化的问题。对于这个问题,小林正男认为,对于这个问题涉及面非常广,比如对于静肃化的船体改装如果每一艘都实施的话,其费用是不堪承受的。而如果采用锂离子电池,也将对目前的电路进行大规模改装,这对于现役艇而言也是不现实的。他认为,要克服老化问题,首先要做的是提高声纳的能力,其中最为优先的,是对于拖曳声纳的改良。目前日本潜艇所使用的,都是488米长的美国TB-23型,而目前美国已经采用了825米长的TB-29A型,因此,首先将拖曳声纳加以更新是最为现实的一步。第二个现实的改良是采用新型武装,对此,日本目前从2012年起,正在研发一种具有较强的对抗反鱼雷措施的,在浅水海域也具有较高探测能力的新型鱼雷。由于目前反鱼雷措施的普及,如何加以反制是鱼雷研发的重要课题,这首先需要鱼雷本身就具有较强的静肃性能,比如美国的Mk.48式鱼雷的7型就比6型要安静得多。此外,欧洲的新型鱼雷都使用光纤来进行制导,可以将鱼雷探知的信号发送到发射的潜艇,将鱼雷也作为一个探测平台加以利用,对此日本的新型鱼雷应该也会具备这个功能。而导弹方面,目前中俄两国已经具备了超音速反舰导弹,而美国也在研制马赫5的飞行体,日本尽管已经研制超音速的,由陆空发射的反舰导弹,小林正男希望潜艇也能够及早对此加以运用。而胜山拓则更加期待日本的潜艇还应该具有巡航导弹的发射平台的功用,他说,如果遭遇弹道导弹的攻击,也应该具有相应的反制能力,对此,打击敌方弹道导弹发射场地的能力,也是一种针对弹道导弹防御的一种极为有效的抑制能力。

随着潜艇数量的增加,对于如何培训和教育由此而增加的人员也是一个紧迫的问题。小林正男估计,增加的人员大约在500名左右,对此只能将现有的教育训练队人员大幅增加,努力赶上这个增加的势头。

而对于今后的新型潜艇,不论是小林正男还是胜山拓,都认为及早使用锂离子电池,增加输出功率是当务之急。小林指出,因为目前苍龙级所采用的斯特林机构的单位时间输出功率还不够,在进行攻击、规避等机动之际还需要电池来辅助。而一旦采用一定数量的锂离子电池,事实上可以取得斯特林机构的同样功效,而在高速航行时耗电量也相对较小。当时只是由于价格问题没有加以采用。预计将来随着技术的进步,锂离子电池的价格将会下降,这时候将期待可以全面进行运用。而胜山拓还吐露出了他长年以来的愿望是拥有核潜艇,当然这个将直接与日本现有法律相冲突,故而只能点到为止。

资料图:亲潮级鸣潮号常规潜艇
资料图:亲潮级鸣潮号常规潜艇

维持扫雷舰艇的优势

日本具有世界上首屈一指的扫雷能力,目前还在继续向系统化方向进行改良,同时还积极引进水面与水下无人器材(USV、UUV),正向机器人运用方向迈进。

对于具体运用,胜山拓认为,目前日本不会面临类似二战末期美军对日本沿岸大规模布雷,实施“饥饿战术”的状况,但是却有可能出现游击队性质的,由恐怖组织进行的那种小规模的布雷威胁。因此,海上自卫队也需要保有24艘专门的扫雷舰艇。

随着完全玻璃钢制艇江之岛级的完成,目前海上自卫队的玻璃钢制扫雷艇技术已经成熟,而且玻璃钢建造的艇身,经过若干改装可以则非常胜任对潜巡逻任务。虽然玻璃钢制扫雷艇的运用寿命基本上可达40年,但是胜山拓警告称,为了维持这样的技术能力和造舰体制,不要建造了24艘玻璃钢艇以后就高枕无忧,在相当的年数下不再进行新舰艇的建造。

前海上自卫队扫海队群司令部幕僚长的高桥阳一海将补还提出了在两栖作战状况下的扫雷平台作了展望,他认为执行这样的任务,美国的濒海战斗舰并不适于开拓航路。而从2013年起,日本的技术研究本部舰艇装备研究所便开始了名为“未来三体船基础技术的研究”的项目。根据这个项目,到2017年为止,便可以进行可以执行多用途的高速三体船的初步试验,他期待这样的船型能够用于扫雷舰艇。

至于扫雷舰艇的装备,高桥阳一称在近期内,江之岛型艇的三号艇上可以考虑改装一种遥控型的多管20毫米机关炮。而在2013年度内计划建造的新型25MSC艇中,可以期待搭载探测性能卓越的ZQS-4型可变深度水雷探知机与一次型使用的自行水雷自毁器(EMD),而且为了进行水路调查,还计划装备瑞典制的雷穆斯600型自主式无人水中艇,这种艇可以搭载多重波束扫描的侧视声纳,可以进行高效的水路调查与数据传输能力。

这以后,还计划自2013年进行“自主型水中自行式水路探测机”的装备,这是一种具有水路探查以及警戒监视能力,并具有对包括被埋没的水雷进行探测的高度能力以及完全的自主航行能力。

海上自卫队中还有两艘被称为扫海母舰的大型扫雷支援舰浦贺级。对于这两艘舰艇,高桥阳一指出这种舰艇将拥有四种主要机能:

首先,浦贺级应该具有对一个扫雷队群进行支援的司令部机能。其次则应该对这个扫雷队群进行后勤支援的能力,不仅仅是淡水、食品以及燃料的供应,而且还包括在作战中受损的扫雷器具的交换。第三,虽然浦贺级无法搭载MH-53E型直升机,但是,需要对MH-53E型扫雷运输直升机提供一个供应Mk.106型扫雷具的平台以及燃料供应机能。最后,则是进行水雷敷设任务。

资料图:2013年5月25日在吴港金刀比罗宮之神苑进行的日本战后的扫雷殉职者第62次追悼仪式上致辞的胜山拓
资料图:2013年5月25日在吴港金刀比罗宮之神苑进行的日本战后的扫雷殉职者第62次追悼仪式上致辞的胜山拓

今后,这样的舰艇还必须拥有各种新的机能,比如提供两栖作战能力,比如搭载陆上自卫队的特种作战部队等。为此,必须拥有具有日向级同等水平的旗舰情报设施以及包括与陆上、航空自卫队进行情报交换的强大通信能力。还有就是应对无人化的飞速发展,这种舰艇还应该称为这种器材的运用平台。

至于将来这样的舰艇,高桥阳一称,美国的斯威夫特型双体高速运输舰这样的船型比较适合于下一代扫雷支援舰。

两栖舰艇的动向

2013年5月29日到6月26日之间,日本海上自卫队与美军等在加州海域进行了代号为“黎明闪电”的夺岛演习,海上自卫队包括一艘大隅级两栖舰“下北”号在内的舰艇参加了演习,这可以看出离岛防卫、夺岛行动已经成为目前海自非常重视的任务之一。同时,在日本东北大地震的时期,海上自卫队展开救援的主力舰艇也是被称为输送舰的两栖作战舰艇。但是,由于在海自的序列中,这种输送舰为数不多,如何在有限的预算下提升海上自卫队的两栖作战能力确实是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问题。

对此,尽管有相当的声音提出了日本有必要增加大型输送舰的数量,但是胜山拓认为提高目前日本两栖舰艇能力才是更佳的途径。比如对于大隅级舰,不可欠缺的,是充实其指挥和管理能力、提高其飞机运用能力。至于目前主要使用的气垫登陆艇LCAC,则无法用于受灾的港湾和海岸。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在目前的输送舰上重新搭载通常型登陆艇,LCU倒是一个既扩大运输能力,又节省预算的良策。不过,目前日本的LCU已经基本上退役而只剩下两艘,因此,他认为有必要重新进行量产。

胜山拓对于钓鱼岛问题,最为头疼的是伪装为渔民的游击力量动员大量渔船大举强行上岛。因为,首先法律的准备日本尚不完备,也就是在最高状态的所谓“防卫出动”尚不足,而下一档次的“海上警备行动”又难以对应的状态下,需要有一种新的状态通过法律形式加以确立。这种姑且被成为限定下的“防卫出动”状态下,陆上自卫队的正规部队在面积狭窄的小岛是否可以发挥有效的作战能力胜山拓也表示具有疑问,而通过特种部队进行突袭驱除则比较有效。这也是他认为增加大隅级舰只不过是预算的浪费的原因。

胜山还提出,与其进行武力驱除,还不如确保周边岛屿的制空、制海权,等待登岛人员弹尽粮绝。如果万一真的需要大部队增援,则可以征用民用的渡轮。这点还按照英国的做法,也就是以防卫省的预算建造民用渡轮,平时用于民,战时被征用。

对于如何提高目前已经拥有的大隅级舰之能力,曾经担任第一输送队司令的佐佐木俊也一等海佐进行了具体的说明。这位曾经在日本东北大地震的救援活动中担任主要指挥官的人物在1955年出生于北海道室兰市,防卫大学23期毕业后在1979年加入海上自卫队在2009年3月至2011年4月为止担任海自第1输送队司令。5月退役后在NTT通讯株式会社任职。佐佐木指出,由于大隅级本身存在着非常突出的问题,因此从长远看,需要采用下一代舰进行替代最为合适,这种新舰至少需要拥有于主力舰艇相同的指挥情报处理能力,拥有自卫兵器,拥有整备直升机的设施。而由于目前尚无具体的建造计划,只能对大隅级进行应急改装。

资料图:日本海上自卫队“国东”号两栖舰
资料图:日本海上自卫队“国东”号两栖舰

其当务之急是大隅级的第一升降机存在诸多问题,比如无法用于鱼鹰机以及陆上自卫队准备购入的26吨级两栖作战车辆AAV-7。但是由于构造上的限制,对于升降机无法进行宽度的调整,因此,解决方法是将第一升降机保持6米的宽度,而将长度延长至20米,这样可以使得升降机的负荷达到30吨,满足上述装备的运用条件。此外,飞行甲板为了满足鱼鹰级的降落,在实施耐热涂装之前只能暂时采用防热护盾。

对于AAV-7的使用,佐佐木俊也认为可以通过艉门或者气垫登陆艇的艇艉两种方面进行,这两种方法各有利弊,但是不管怎样,这都必须对艉门、井坞以及排水泵进行相应的改造。对于气垫登陆艇,从2013年度开始也准备进行改装,提高其气垫裙的高度,使之可以浮出海面2.4米。不过,最终,佐佐木还是期待海自能够在2023年左右引进美国目前正在计划替换LCAC的SSC型艇。

战斗力的支援

胜山拓认为,由于目前海外派遣任务的加剧,海自目前拥有的辅助舰艇已经忙碌至极。不过对此目前已经无法争取到更新和增加,只能通过使用的延长来应对。其他音响测定船、海洋观测船、潜艇救助船等各种辅助舰艇也只能根据预算来逐步充实。此外,由于根据大地震的教训,在偏僻地区的医疗支援以及海外人道派遣任务的执行方面,医院船是目前海上自卫队的不足之处。而试验舰则对于维持技术开发能力必不可少,也是一种必须不断加以更新的舰艇。胜山拓还特别提到了“桥立”号,这是一种被称为特务艇,其实是一种迎宾艇。他认为这是一种自诩为海洋国家当然必须拥有的船只,这种舰艇不但防卫省的官员,也政府方面也同样应该积极加以使用。

维护整个自卫队战斗力的不仅仅是补给船只,整个后方各部门也必须投入大量的预算。胜山拓之处,由于认识以及预算的长期性不足,海上自卫队的后勤补给不但没有能够得到弥补,反而呈现加速迟滞的状态。比如由于训练用鱼雷导弹的不足,实际训练中实弹的运用机会已经大大减少。同时由于外遣任务加重,使得整个编队很难凑齐而减低了编队训练的机会。

随着各种舰艇使用年限的延长,实际遇到的问题也屡见不鲜。不但使用过程中故障频繁,而且装备的维护也困难重重,一些老式的设备,比如旗风级上的127毫米Mk.42型炮还有一些老式的导弹的配件也越来越难以确保。同样,为了节省资金而延长了定期维修的间隔,到头来反而出现问题而增加了临时修理费用。

与装备问题同样严重的是人员编制。由于长期以来没有得到人员增加许可,目前的海上自卫队的人员整编率已经下降到了接近90%的地步。由于优先配置潜艇人员,因而水面舰艇的受到了很大影响。而在各种学校,由于优秀的教师不断离去,因此教员的质量也非常堪忧。还有就是随着外包制度的盛行,据称有些造修补给所的技术人员的定额也将下降,胜山拓认为这样部队是否能够得到24小时值得信赖的后方支援感到具有极大的疑惑。

这种外包制度的问题还不止于此,原先海上自卫队的舰艇基地是依靠的是当地的诸多中小企业。这些企业由于属于防卫省登记业者,具有一定的自豪感,尽管收费也较高,但是始终维持这相应的高技术人员,随时应对自卫队的需求。然而一旦引进外包制度,这些中小企业就无法与大企业竞争,这些技术服务的招标往往会落入一些过去连修理的对象都没见过的公司,结果不但无法节省费用,反而造成了低效和浪费。

胜山拓认为,以上这一系列关于后勤保障方面的问题,也是构成海上自卫队战斗力的重要因素,在目前无法增加舰艇数量的情况下,若能保持后勤保障体系的充实也应该是防卫省、海上自卫队确保海自的精强性、快速反应能力以及长期作战遂行能力的重要任务。

资料图:日本海上自卫队最新型秋月级驱逐舰4号舰冬月号
资料图:日本海上自卫队最新型秋月级驱逐舰4号舰冬月号

他山之石

对于任何一件事物,只有亲身经历才会有更为深刻的了解和认识。而对于日本海上自卫队这么一支举足轻重的海上力量,担任过其高级指挥职务的将领的言论的价值是毋庸多言的。当然,由于这些言论都是公开发表的,因此不排除其“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的可能,不排除其为了争取经费和支持而故意以弱的因素。不过,从这些言论之中,我们也可以对于海上自卫队得到一种更为全面而深刻的了解,更加了解其长处与不足,也可以汲取相应的经验和教训,为我们自己的发展提供一种“他山之石”。

始终对于核潜艇抱有梦想,积极宣称希望将第五代垂直短距起降机运用于海自的直升机驱逐舰,梦想日本早日拥有真正航空母舰的胜山拓最后又说了这样一句耐人寻味的话:“最近有人咄咄逼人地谈论起我国应该核武装来,但这样美国肯定会和中国、俄国联起手来,绝对阻止这种事态的出现,这一来便是1930年代后半叶到1940年代前半叶这段历史的重演了。正因为如此,我们为了提高‘美国核保护伞’的可靠性,便必须不断地努力在安全保障方面减轻美国的负担。”(作者署名:章骞)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