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7日星期日

林彪私下去看朱德时,对其毕恭毕敬

[摘要]他每一次骂朱德的时候都是选毛主席在的时候骂。

林彪对贺龙是必欲除之而后快,对陆定一夫妇一定要整,对于傅连璋是一定要整的,对其他的人,他还是有自己看法的,他对江青集团残酷地对待彭德怀和刘少奇有不同看法,当然这个看法只是在家里有,他又不公开讲。

1967年7月,红卫兵包围中南海,要求中央把刘少奇交出来,交给群众批斗。数十万人包围中南海,在这时候,林彪在北京听秘书读一个关于蒯大富的文件,林彪说,刘少奇是党中央副主席,蒯大富反对刘少奇就是反党,那已经是刘少奇被打倒的1967年7月,他在家里突然脱口说出这番话,他对毛整彭和刘整得这么厉害,是有保留的。

林彪对刘少奇没有特别行动,都是顺着毛、江的态度走的,对陶铸被打倒无能为力,对彭德怀没有特别加以打击。

打彭是由江青亲自领导的,派戚本禹进行直接指导的。

林彪对徐向前和刘伯承也是看毛主席的脸色,二月逆流以后,对徐向前有打击,但是出手不狠。

林彪在对朱德的态度上是双重的,他每一次骂朱德的时候都是选毛主席在的时候骂,私下里去看朱德时则对朱德毕恭毕敬,他在"文革"中也看过朱德,看朱德的时候非常尊敬朱德。但是在会上,只要毛主席在,他马上批判朱德,以表他献给毛主席的一颗忠心啊。对周总理,1966到1969这三年基本上不妨害,不能说一点没有,但基本不妨害。一般情况下,也尊重总理的意见,在"文革"中基本上没有和总理发生过冲突。

对康生,他特别地在意康生,敬而远之。他知道康生的厉害。

林彪对一些部下的倒台都是有同情的,"文革"中对部下被打倒也和江青吵过架,但是林彪区分不同的情况,除了对极少数他的亲信伸出援手,其他一概不管。叶群有一个亲戚被康生打成反革命,但是林彪和叶群都不救。陶铸被打倒以后给林彪写过一封信,林彪看过以后沉默不语,叶群害怕出事,马上把这封信烧掉。

这是事实,就是在林副统帅权势熏天的时候,也还是每天有紧张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