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9日星期二

日本所希望看到的台湾情势

倘若你想了解2016年1月台湾大选前夕这一敏感时期日本政府是如何重视、并谨慎管理对华关系,就不妨关注一下今年秋天日本当局是怎么处理民进党候选人蔡英文的访日的。迄今为止,蔡英文是否与安倍晋三见了面依然是一个严格被"保密"的谜。

10月6日至8日,蔡英文是应安倍晋三首相的亲弟―――促进日台经济文化交流青年议员会主席岸信夫众议院议员(山口县第2选区选出)的邀请访问日本的。根据岸信夫在自己博客里的介绍,7日,在台湾媒体紧密关注的情况下,他陪同蔡英文,花整个一天的时间亲自介绍了山口县,一起拜访了村冈嗣政知事(等同于中国的省委书记),还参观了向台湾出口新干线车厢等的日立制作所(Hitachi),岸信夫写道,"蔡主席对台北―花莲之间运营的太鲁阁列车的制造现场很感兴趣"。

根据密切关注并跟踪这次蔡英文访日的《产经新闻》(日本第五大全国性报纸,其政治立场偏保守)的报道(标题:安倍首相与台湾最有力的下一任总统蔡英文非正式接触,考虑到政权交替,日台关系有着改善的前兆),8日中午安倍晋三在一家酒店呆了1个小时20分钟,与亲弟岸信夫和山口县知事村冈嗣政共进午餐。几乎同一个时间,蔡英文也在同一家酒店。据民进党的介绍,蔡英文是与日本对台窗口"日台交流协会"会长大桥光夫共进午餐。

日台官方都否认了安倍晋三与蔡英文之间的接触。有一位因"对台外交相当敏感,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日本外务省官员对我说,"安倍首相和蔡主席确实在同一个时间在The Capitol Hotel Tokyu(东急凯彼德大饭店),但双方不可能正式,或以官方的名义进行会谈。毕竟日本与台湾之间是没有外交关系的,而且,中国对蔡英文访日持有反对态度,我们也不希望这次蔡主席的访问干扰日中关系的稳定与发展。日本当局否认安倍和蔡之间会面正是因为安倍政权重视对华关系,还有,蔡主席也不希望因此而破坏对华关系"。

这位官员没有明说日本自民党的一把手和台湾民进党的一把手之间见了面,但凭借我对这位官员的表情与语气的主观判断,至少不能排除安倍―蔡会谈确实发生了的可能,无论其性质是非正式会谈,还是以个人或朋友名义的会面。

蔡英文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要访日,日方又凭什么精心安排,接待蔡英文呢?据当前日本对台舆论的观察,此时此刻,几乎所有观察者都预测民进党候选人蔡英文会当选总统,关注点已经转移到届时同时举行的立法委员选举上民进党能否确保过半数。"安倍首相重视与台湾的友谊和关系,认为用心促进对台关系符合日本的利益和地区的稳定,而且,在他看来,蔡主席是能够推进日台关系的对象,"上述外务省官员对我说。"不过,假如她明年1月当选总统,就不方便访问日本了。"

1972年,日本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建立外交关系之际,同时断绝了与中华民国的外交关系。但从此以后,日本与台湾之间一直有着比较频繁的民间交流和比较繁荣的经贸关系,双方社会至今共享着在亚洲地区比较先进的自由民主、言论自由、司法独立等作为政治现代化进程上的核心要素,这些要素无疑促进日本人与台湾人之间的相互信任度和亲近感,当然,其信任度与亲近感的形成与培育过程与日本对台湾从1895至1945年长期进行的殖民统治不无关系 。不可否认,至今不少台湾人对1949年国民党来临之前被日本殖民统治的历史持有相对正面的态度,就像至今不少香港人对于1997年回归中国之前被英国殖民统治的历史持有正面态度一样。除了这些历史与社会层面的因素之外,在战略与安全意义上,日台均属于美国亚太地区的重要伙伴,作为美国的盟友,在如何面对近年来日益明显和浮出水面的中国崛起这一议题上,在我看来,日台之间的共同语言与感受越来越多,越来越深,这一趋势同时也增进着双方之间的情感纽带与利益需求。

民进党是有着独立倾向的、台湾民族主义比较强烈的政党,但今年6月蔡英文访美时提出稳健的"维持现状"路线,获得了中间派的支持。从包括本文引用的决策界、知识界等言论综合判断,日本方面更加倾向于接受蔡英文届时当选台湾总统,因为她理解台湾与日美同盟保持战略一致的重要性和可行性。但同时日本也很清楚地看到,现任执政党――国民党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比较明显地采取对华融合政策的态势,也正在对2016年1月总统选举的候选人们形成压力,提出挑战。这些压力和挑战无疑是围绕接下来台湾如何面对中国大陆的崛起,以及处理与北京方面的关系。

11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台湾总统马英九在新加坡实现了1949年以来首次的两岸领导人之间的会谈。日本方面则高度关注该会谈的动向。11月8日,日本两大报纸《读卖新闻》和《朝日新闻》一律在社论点评了"中台首脑会谈",两篇社论在我看来几乎代表着日本主流舆论对"习马会"的基本评价和总体感受,以及对于即将举行的2016年台湾总统选举的总体判断。

《读卖》写道:"预测明年1月的台湾总统选举,时隔八年发生政权交替的可能性正在上升。根据舆论调查,倾向于'独立'的最大在野党民进党的候选人大大领先于正在实施对中融合政策的执政党国民党的候选人。习近平想从侧面支持国民党。马英九则想把稳定的对华关系告诉台湾选民,扭转处于劣势的选举形势。中台首脑会谈的实现无非是双方领导人的利益考量走到一起的结果。"

《朝日》则写道:"民进党持有'台湾是与中国不同的主权独立国家'的立场,否认'一个中国'。于是,习近平想通过这次会谈把'一个中国'的原则固定化,并为了继续对话迫使民进党接受这一原则。民进党有正视现实的相应责任,但习政权对民进党明显采取不同于国民党的措施,也过于狭隘。不管是国民党还是民进党,习近平应该与通过公正的选举当选的台湾领导人展开诚实的对话。"

另外,11月9日,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内阁二把手,仅次于首相)在记者招待会上评价习马会表示,"我们期待中台之间的动向有利于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将继续、十分注视形势的推移。我们希望中台之间的问题能够通过当事者之间的直接对话和平得到解决。日台是共享基本价值观的重要伙伴。关于这一点,我国的立场和见解不会发生丝毫的变化"。

从习马会结束不久,日本两大报纸和官房长官这一日本政府最权威发言人的表述,我们基本可以了解到当今日本主流决策界与知识、舆论界对台湾情势的判断与立场。我认为,以下三点是其中的核心:

其一,大概判断明年1月份蔡英文将当选台湾总统。

其二,认为蔡英文领导下的台湾有利于巩固日台关系,也更加便于沟通。

其三,不过,也不希望这一政权交替成为两岸关系恶化的导火索,希望两岸关系保持稳定,维持和平现状。

作为一个日本公民,我则认为,我们有必要站在短期和中长期的立场对于台湾情势的走向进行判断与分析。

短期内看,日本主流希望民进党获得总统和立法院过半数的位置。因为,就我在本文结尾解释的那样,日本不希望台湾方面与中国大陆快速发展政治关系,以免台湾在价值体系与安全保障双重意义上制衡中国崛起的力量被削减与弱化。

但同时日本也希望蔡英文能够坚持"维持现状",作为台湾领导人继续稳定发展与中国的经贸、人文、民间等领域的关系,而不要搞"台独"这一政治主张,也希望中国大陆与蔡英文领导下的民进党之间也能够展开对话,至于届时"习蔡会"能否实现,日本就不表态,不干涉,寄托于"当事者之间直接、和平的对话"。

中长期看,日本对台湾情势抱有的希望大致有二。首先,希望两岸关系能够在稳定和和平的前提下"维持现状",认同马英九曾提出的"三不"政策:不统、不独、不武。其次,希望拥有自由民主体制与价值观的台湾在地区安全保障议题上起到对华制衡的战略作用。

关于这两点,据我所知,日本外交官员们大致认为,在对台政策上与盟国美国之间保持立场和见解上高度一致极为重要,无论从自由民主还是对华制衡的角度,美国、日本、台湾三方属于一条线,这也是在东亚地区实现和平、稳定、繁荣、自由、民主的重要前提。

不过,围绕台湾情势,日本与美国这两个盟国之间却不是什么都共享的――尤其是日本对台湾的特殊情怀,以及日本与台湾公民社会交流之繁荣。

根据日本政府统计,2014年访问日本的台湾人有282万人次,排名第一,第二是韩国人,有275万人次,第三是中国大陆,有240万人次。2014年访问台湾的日本人有164万人次(同比增长15%),排名第三,第一目的地是中国大陆,有272万人次(同比下降5.6%),第二目的地是韩国,为222万人次(同比下降17%)。从这一数据不难看出,日台之间的人员来往是相当频繁的。

根据日本外务省在2014年4月发表的一份报告《最近的日台关系与台湾情势》里的双方民意调查部分,对日本感到亲切的台湾居民有65%,没有亲切感的有15%,不知道的有20%(2013年调查);对于台湾感到亲切的日本国民有67%,没有亲切感的有33% (2011年调查)。2013年,日台贸易总额为620亿美金,对日本来说,台湾是第五大贸易伙伴,对台湾来说,日本是第二贸易伙伴。

众所周知,日台之间围绕领土问题是存在分歧的。日本主张,日台之间围绕尖阁诸岛(台湾当局称钓鱼台列屿)不存在该解决的领有权问题;台湾则从1970年代开始对该岛主张领有权。2012年10月,我访问台湾的时候,在台北市中心的位置看到了一张由台北市政府制作和推广的大广告,写着"钓鱼台是中华民国的",而且在该广告旁边又看到了"向国旗致敬"的大广告。可想而知,台湾也有自己的民族主义,它有时也变得狭隘,甚至排他;当然,日本也有自己的民族主义,而且它经常陷入封闭与自以为是。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2013年4月10日,日台之间经过长达15年16轮的谈判终于签署了《日台渔业协定》,划定了双方渔民能够在不受对方政府干扰的情况下进行捕鱼的范围与界限,它有利于双方之间敲定涉及渔业规则、水产资源保护、管理措施等合作。该协议签署的那一刻,我正好在台湾,有机会与在台湾外交部负责对日渔业协定谈判的若干负责人交流。我从中比较明显地了解到,台湾方面对于日本与中国大陆早在1997年即签署了《日中渔业协定》,与台湾的谈判却始终缓慢与滞后的事实感到不满。对此,日本政府内也有所自觉与焦虑,认为在中国的经济实力与军事实力不断增强、日中之间的有关领土问题的危机感也升级的情况下,应该加强与台湾方面的安全合作与战略沟通,毕竟,即使在1972年与其断交之后,台湾也始终是日本方面可信任的战略伙伴。

在我看来,日台之间的交流已经形成其内在的发展规律,有着相当程度的稳定性和可预测性,作为在东亚地区具有代表性的自由民主社会,日台各自的发展,以及双边关系的繁荣有利于地区稳定与发展。那么,可能影响日台关系的走向与内涵的关键还是在于包括2016年总统选举在内的台湾情势,以及其对两岸关系所造成的冲击。

假如像日本主流预测的那样,蔡英文成为台湾下一任总统,两岸关系会不会发生质变?她会不会继承马英九所留下来的政治遗产,在认同"九二共识"的前提下与习近平进行会谈,并致力于把两岸领导人之间的会谈机制化?还是,在战略抉择和价值体系的双重意义上与中国大陆拉开一定的距离,并选择更加"靠拢"日美同盟这一后台,并在价值观与权力政治双重层面扮演对华制衡的角色?

我个人判断,日本政府以及主流知识界倾向于后者,认为蔡英文在面对中国大陆以及其崛起的问题上,首先应该重视与日美之间的战略协调,不轻易与对岸发展政治关系。

加藤嘉一(Kato Yoshikazu)是"80后"日本作家,中文专著有《中国的逻辑》、《爱国贼》、《日本镜子》等,"三国+1"是加藤在纽约时报中文网的专栏,记录他对日本、中国、美国三个国家及其互动的观察与思考。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