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0日星期三

卢文端:特首述职“座次”安排背后的微言大义

【明报专讯】行政长官梁振英今次北京述职,座位安排一改以往特首与领导人并排而坐的"惯例",国家主席习近平坐在一张长枱中间,梁振英与其他参与会见的人分坐两边。李克强总理会见梁振英时,座位亦作类似安排。领导人会见特首"座次"的改变,在香港社会引起广泛关注。人们多从规范特首述职、体现主次的会见形式层面进行解读。其实,更应该重视的,是会见形式背后的实质内容及其体现的中央行使对香港特区全面管治权的强大意志。这一点,恰好与习近平强调"确保'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不走样、不变形"的要求相呼应。这才是更加值得解读的微言大义。

从安排形式看 是地方向中央报告工作

从形式上看,行政长官梁振英今次北京述职的"座次"调整,有3个看点:

一是规范化。过去,中央领导人会见述职特首的方式,只是延续了回归前领导人会见香港各界人士的做法,不是一种规范的述职方式。现在的改变,是必要的规范性做法。

二是分清主次,不是"平起平坐"。国家宪法和《基本法》关于中央和特别行政区关系有明确规定:"一国"是"两制"的前提,"两制"从属于"一国",中央与香港特区是领导和被领导的关系,不是"平起平坐"的关系。这一点需要在述职"座次"的安排上体现出来。

三是报告工作,不是礼节性会见。基本法规定,行政长官由中央任命,向中央负责。特首每年上京述职是向中央负责的重要形式,是严肃的工作汇报,是工作场合,并非礼节拜访。今次会见的"座次"按照开会的方式安排,正是要符合述职的性质要求。会见中的两个细节都体现了述职报告工作的特点:一是习近平在"开场白"讲话完后,特意说"下面先请梁特首汇报";二是中央电视台报道习近平会见梁振英的新闻时,片段特别显示梁振英要向领导人提交的述职报告。

从实质内容看 中央管治权有名有实

从形式背后的实质内容来看,既然是述职报告工作,特首就不能只讲成绩,还须坦承不足,报告讲未来的工作计划;对于中央领导来说,也不会只是对特首作出肯定性的评价,就香港的重大问题作出表态,还要对特首的工作提出要求。

过去,人们往往将中央领导会见特首时的讲话看成是礼节性的表态,在述职方式作出符合宪制的规范化调整之后,港人应该改变观念,重新认识领导人讲话微言大义。由此观之,领导人对特首的讲话,绝不止是一般的客套话,而是对特首今后的工作要求。今次习近平的讲话至少包括4方面的要求:

一是谋发展、保稳定、促和谐是特别行政区的主要任务;二是特区政府应团结社会各界,稳健施政,维护香港社会政治的稳定;三是要抓住国家发展进入"十三五"时期的机遇,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四是积极谋划长远发展,为"一国两制"的成功实践和香港的长期繁荣稳定打下坚实基础。

中央对特首述职从形式到内容作出实质性的调整,最值得重视的意义有两点:

一是中央对香港特区行政长官的工作有监督权、指导权,特首向中央负责既有必要的形式,更有实质性的内容。

二是中央对香港特区的全面管治权有名有实,中央的话语权决不容许架空,中央的地位必须得到尊重。

由此可以看到,中央决心行使对香港特区的全面管治权,习近平有关"确保'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不走样、不变形"的讲话绝不止是一种表态,而会有相应的实质性行动。

张晓明2012年已提出规范特首述职

实际上,特首述职规范化的问题,几年前已经提出。2012年底,时任国务院港澳办副主任的张晓明在解读十八大报告的文章中,专门论述了"完善与基本法实施相关的制度和机制"的问题。他这篇题为〈丰富"一国两制"实践〉的长文中指出,"一国两制"实践不断发展,基本法实施过程中不断遇到一些新情况、新问题,客观上要求完善有关制度和机制。特别是要着眼于香港、澳门的长治久安,把基本法规定的属于中央的权力行使好,使中央与特别行政区的关系切实纳入法制化、规范化轨道运行。他列举了3点需要完善的规范内容:一是要进一步完善行政长官向中央政府述职和报告重要情况、重大事项的制度,把行政长官向中央负责的关系落实好;二是完善与行政长官和主要官员任命相关的制度,把中央对主要官员的任命权落实好;三是完善对特别行政区立法机关制定的法律的报备审查制度,把全国人大常委会对特别行政区立法的监督权落实好。

2013年底,港澳办主任王光亚在梁振英述职期间,具体谈到将来行政长官述职规范化的问题。他说,特首述职不单汇报成绩,也要求报告不足之处及新一年计划,要报告落实基本法取得哪些进展、遇到哪些问题。今次特首述职安排的调整,显然是中央规范特首述职要求的具体落实。

作者是全国工商联副主席、

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副主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