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9日星期二

社评:本土应与分离切割 打擦边球徒生误解

【明报专讯】任何人在一个国家或地区长大、生活,对该处事物有感情和认同,是完全正常的事。对此,有人称之为本土意识,认为是有利于维系社会的内在力量。不过,若本土意识转化为分离倾向,甚至被操作为分裂以至寻求独立,则极有可能给这个国家或地区带来灾难,这在中外历史与现实,都不乏例子。香港近年"本土"认知冒起,成为不少人据之以判别事物、事态的准则,处此特定历史时空,不少人期望"本土"可以凝聚和发挥正能量,使香港整体得益,财政司长曾俊华是其中之一。

本土未弄清已异化

负面标签成负能量

曾俊华在网志表述的"本土"意识,实际上是指对本身的身分、传统和文化,有着强烈的感情和自豪感;他认为这种情感大至国家民族,小至一间学校,都会存在。过去,港人鲜有以"本土"概括这种感情,特别是港英统治时期,英国以香港是借来的时间、借来的空间,未刻意培养港人的共同感情和本土意识。即使如此,港英政府仍然知道港人的归属感,有利其管治,因此,当时推出的一些政策,都有强化市民认同香港的目标。例如上世纪70年代推出居屋政策,甚至推行地方行政等,其中一个文宣调子,就是增加市民对香港的归属感。

可以说,港英当局实行的政策措施有本土之实,而无本土之名,而当时港人政治冷感,无人给本土赋予政治符号;事实上,若当时有人这样做,会引起港英猜疑。因此,当年的归属感、市民对香港认同等,并未演变为一种封闭式的、消极的,甚至是具破坏性的保护主义,反而港英巧妙地利用港人的归属感,推动各方面建设和发展。曾俊华说"我们对香港深厚的情感,同样可以团结成一股正面、具建设性的力量,推动香港变得更好,让香港整体都能够得益";这是曾俊华对单纯的本土意识的认知和期盼。不过,今时今日讲"本土",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内涵和状态。

本土进入本港政治论述的语境,是近年的事。数年前,为保育天星码头、反对兴建高铁等抗争,组织者提出"在地"概念,主要涉及他们认为的土地使用是否符合公义,随后的"本土"说法、概念冒出,除了个别人士宣扬,与内地居民来港挤占有限资源有很大关系。

目前在本港讲本土,仍然有共同感情、归属感等成分,不过,这只是部分内涵,突显的是一些人把本土与内地对立起来,即是有内地才有本土,而本土排斥内地。这种情况,还仅仅是对内地旅客太多,占用有限空间和抢购奶粉、占用学额的反弹。值得注意的是在少数人操作下,本土意识有异化之势,由单纯的共同感情趋向分离思潮,更有个别政治人物趁机提出所谓"全民制宪"等口号,企图设定议题、抢夺话语权,以牟取个人政治利益。

事态发展得很快,当"本土"在本港,人们还未搞清楚是思潮、意识、主义或是什么状态的时候,它已经被贴上负面标签,特别是激进势力多以本土自居,涉嫌与爆炸案有关的人是本土组织成员等,使"本土"在目前主流社会成为另类,散发负能量。曾俊华期望转化为正能量的建设发展力量,暂时只是主观良好愿望而已。

藉本土包装分离倾向

触动北京神经无好处

北京对于"本土"在香港,肯定关注,因为它包括建基于排拒内地、有人藉此冲击社会稳定,以至有政客以"本土"包装分离倾向等,北京不可能坐视不理。近期,内地一些专家学者或传媒每谈及香港的"本土",或多或少都与港独的忧疑连系起来。香港相对于内地,力量悬殊,只要生活在这里的人都会知道搞分裂、搞港独,绝无前途,那是死路一条;现在少数人的打擦边球做法,徒生误解,对本港绝无好处,因为只要北京感觉到"有人要把香港拉出去",就不会袖手旁观,只要北京回应,受不了的只会是香港。

"本土"之异化,与少数人的盘算做法有关,不过,大环境(包括政策失误)也是原因之一,例如内地人宛如"失控"般来港,引致激进人物以本土之名实行排斥;港人获承诺的"一国两制",渐行渐远;落实民主无期,权力结构不公平、不公义等。另外,回归已经18年,香港各方面发展停滞不前,累积了各种深层次矛盾,衍生港人对现况的怨气不满,为本土意识冒起提供土壤。因此,政府应该全面推动各方面发展,只要经济、社会全面发展,民生改善,沉疴也会不药而愈,"发展是硬道理"十分适用于目前的香港。特首梁振英到北京述职时,国家主席习近平说"谋发展、保稳定、促和谐"是特区的主要任务,其中以发展居先;特区政府有责任推动发展的同时,要想方设法,把本土意识的负能量转化为积极建设的正能量。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