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9日星期二

刘进图:“8·31普选”可真可假

【明报专讯】中央和特区政府都坚持,2017年特首普选必须按照人大常委会去年831日定出的提名安排进行,而立法会内的20多名泛民主派议员却坚持,必须修改8·31决定才考虑支持,令政改陷入僵持不下的困局。要打破这个困局,北京应考虑进一步解释8·31决定的具体意图和执行方法,让香港市民和泛民议员可以在充分知情下作最后抉择。

8·31决定可以产生假普选。举例来说,在2012年支持唐英年的300多名工商界提名委员汲取了押错注的惨痛教训,今次下定决心要成功拥立真命天子,以便坐收政治酬庸之利,他们会频频上京游说,用唐梁对决造成建制阵营撕裂令特区管治变得加倍艰难,来劝说北京领导人不要再搞竞争上岗,北京喜欢谁当特首都可以,只要早些选定了,在内部透透风,商界大老们就会全力配合,向他捐赠竞选经费,为他招揽星级团队,资助大型智库作政策研究,为他的政纲打好基础,令北京钦点的人选强势出击,高票兼高民望当选,当选后的管治班子就可以网罗各路精英,团结一致地施政。

北京如果觉得这样做有好处,中联办负责协调的600多名提名委员就会与商界的300多名提委联成一线,令建制派内任何具威胁性的人选都无法落场,或拿不到足够提名票,或遭遇强力劝退,提委会的筛选程序根本不必启动,就可以确保真命天子安全上垒,这时候泛民提委若推举一个没有太大威胁性的人选,就会获准出闸陪跑,令选举较为热闹,变相增加当选人的认受程度。根据这套安排,所谓普选其实只是一场内定的造马赛事,一人一票的作用只限于迫使被钦点者作一堆讨好选民的承诺,做几场争取民意的真人骚。

8·31决定也可以产生真普选。举例来说,北京汲取了当年钦点唐英年却出闸脱脚的教训,决定不再押注在单一人选身上,而是鼓励建制阵营通过一套内部竞争机制,产生最具实力的两三名人选,供香港市民选择,而泛民主派提委经广泛谘询后,也决定提名曾获北京任命当重要公职的民主派人士,令中央完全没有理由行使筛选权力,结果所有参选人都被中央视为符合所谓爱国爱港标准,北京不要求启动筛选程序,提名委员会按照选举法例所定指引,参考特区政府委托独立民调机构做的调查,通过让民意支持度最高的3名参选人成为正式候选人,让市民一人一票拣特首。在这样的安排下,相信大多数市民会认为这个选举是真普选。

如果筛选只是有备无患

以上两种截然不同的选举,到底哪一种是中央领导人想看到的选举?如果是后者,即筛选安排只是有备无患,只在出现了一名北京无法任命的参选人时才会启动,北京不使用这特殊权力时,提名委员会就要依照民意支持度来决定候选人名单,藉此保证特首选举不是内定造马、黄袍加身。北京领导人倘若对此意图清楚说明,并责成特区政府制订相应的选举法例予以实施,相信政改方案的民意支持度会显著上升,在强大的民意压力下,一些泛民议员可能会愿意转变立场,对方案投下赞成票。

如果是前者,即提委会过半数支持才可当候选人,就是为了要强力筛选,消除不必要的内部竞争,确保唐梁对决一幕永不重演,保持建制阵营团结不分裂,北京领导人也应该适当说明,让港人清楚知道所谓"袋住先"到底袋了什么。当然,北京领导人可能觉得有些话不用说得太明白,以免授人口实,因而选择沉默,刻意模糊。在这样的情况下,香港市民和泛民议员很自然会认定,北京想要的其实就是钦点内定,全程操控,特区政府要游说市民"袋住先"将会变得相当困难,政改方案最终能够通过的机会就会较小。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