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9日星期二

社評:2016年 中國改革三大主戰場 - 20151228 - 社評‧筆陣 - 每日明報 - 明報新聞網

社評:2016年 中國改革三大主戰場 - 20151228 - 社評‧筆陣 - 每日明報 - 明報新聞網

社評:2016年 中國改革三大主戰場 - 20151228 - 社評‧筆陣

【明報專訊】還有幾天,就將跨入2016年。對內地來說,明年將是改革的「攻堅之年」,而今次「攻堅」,是從年頭到年尾,貫穿2016年始終,還可能跨越數年,改革「攻堅」主要在三大戰場。


自1978年以來,中共曾在改革方面數度強力「闖關」,但有的很快失敗,如1980年代末價格改革「闖關」;有的綿延無果,如1990年代國企改革。當時的主事者都曾宣稱「背水一戰」,但從沒有如今次般同時三面開戰,而明年改革的三大「攻堅」,有經濟層面的結構調整改革、社會發展層面的扶貧、軍事層面的體制編制改革,沒有一場輕鬆易得。

經濟結構性改革 歷史關口繞不過

結構性改革,是剛結束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為明年的定位,即新加的「推進結構性改革的攻堅之年」。之所以要有這樣一個新定位,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會上講話道出因由﹕中國經濟面臨很多困難,最嚴重是結構性產能過剩。因為這是「繞不過去的歷史關口」,明年必須要過關,而過關的方法就是推動結構性改革。

什麼是結構性改革呢,按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定義,其實就是所謂的「供給側改革」。對這一改革,這次會議有全新的三大定位,稱其是「適應和引領經濟發展新常態的重大創新」、「適應國際金融危機發生後綜合國力競爭新形勢的主動選擇」、「適應我國經濟發展新常態的必然要求」。

所謂供給側改革,簡而言之,就是改變長期以來投資和出口拉動經濟的方式,而理順價格,簡化權力,提高生產率,放活資本 、人力、科技、土地、原材料等要素,回到市場的、正常的供求關係上去。但說來簡單做來難,明年經濟工作五大任務,就是結構性改革的五場硬仗,其中「去產能、去庫存、去槓桿」三仗最難打。

扶貧任務百年計 還須防返貧新貧

扶貧作為另一大「攻堅」,早在11月的中共十八屆五中全會上就定下。那次會議討論十三五規劃,將明年定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勝階段開局之年 」,而這個「小康」不是儒家的哲學概念,而是鄧小平訂下的中國現代化「三步走」戰略的最後一步,在解決溫飽後的初步富裕狀態。「小康」和「小康社會」定義多層,國務院早期定的測評指標就有16項之多,但最基本的一條叫「脫貧」。改革開放30多年,中國國力日強,但部分民眾貧困問題一直未能徹底解決。據官方數字,目前中國農村貧困人口還有7000萬之眾。學者研究指還有「返貧」、「新貧」的問題,即窮人脫貧後又打回原形,以及大中城市出現「新城市貧民」。

由於中共確定「兩個百年」戰略目標,即中共建黨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百年,第一個「百年」目標即中共建黨百周年(2021年)時實現「小康」,同時明年3月人大審議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確保到2020年中國要進入「全面小康社會」。所以中共十八屆五中全會後,召開的首個中央級會議,就是「中央扶貧開發工作會議」,動員全國打「脫貧攻堅戰」。

看上去中國綜合國力強盛,還有如此決心,但扶貧艱難,脫貧也不易。主要是內地集中連片的「特困」地區就有14個,還有592個國家扶貧重點縣、12.8萬個貧困村、7000多萬農村貧困人口。這意味着,未來5年間,中國平均每月需要脫貧人口逾百萬,還不能有「返貧」的循環、「新貧」的出現。

軍改元年大變革 觸及利益難度大

軍隊改革的大仗早已打響。對這場中共建政以來最大規模的軍事改革,11月下旬召開中央軍委改革工作會議、12月上旬召開中央軍委擴大會議,都把這場改革定為「攻堅戰」,軍方更把明年定為「軍改元年」。

這次軍改,裁減30萬兵員是小事,大事是打散原有的軍事體制,重組「軍委管總、戰區主戰、軍種主建」新體制,形成「軍委—戰 區—部隊」的作戰指揮體系及「軍委—軍種—部隊」的領導管理體系。是規模最大、範圍最廣的一場軍事改革,同時也是改革最難、觸及既得利益最深的一場改革,所以難度前所未見。

軍事改革最大利好背景,在於軍中兩年反腐,大小「老虎」抓了一堆,震懾了各大山頭。但軍中深層腐敗未除,大批買官買銜而上的將領仍然在位,軍中反腐形勢「仍然複雜嚴峻」,是改革的最大阻力。所以領導人說「不換思想就換人,不換腦子就換位置」。當然,軍改還是大「瘦身」,要將臃腫脂肪擠出,涉及更深層的特殊利益,反彈勢必激烈。

總括而言,2016年中國,三大戰場上,沒一場輕鬆。用習近平的話說,今天的改革,「好吃的肉已經吃完,剩下的都是難啃的骨頭」,結構改革、脫貧、軍改三大戰役,都是「硬骨頭」。任務千頭萬緒,利益錯綜複雜,此外,還有經濟下行內憂,美日壓力的外患,背水一戰,難上加難。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发自我的 iPhone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