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25日星期五

社評﹕一個獨特的香港 對國家才有作用 - 20151226 - 社評‧筆陣 - 社評

社評﹕一個獨特的香港 對國家才有作用 - 20151226 - 社評‧筆陣 - 社評
http://news.mingpao.com/pns/dailynews/web_tc/article/20151226/s00003/1451065314987
(via Instapaper)


【明報專訊】今年,港澳兩地特首到北京述職,場地佈置與過去17年不同,由原本國家主席、總理與特首平排而坐,改為領導人居中、特首「靠邊坐」的更體現向主席和總理匯報工作的形式,正如港澳辦負責人和特首梁振英說,新安排「更加好地體現中央和特區之間的關係」。特首述職的場地座次安排有象徵意義,新安排當然不能說中央對港澳的特殊方針政策有什麼根本性改變,不過,會否觸動「一國兩制」突顯的特區獨特性,值得關注和討論。

特首述職新安排

突顯中央領導地位

回歸以來,港澳特首向國家主席和總理述職的場地座次安排,確實獨特。其他省市自治區的第一把手與領導人洽公,未見過平排而坐,從新聞報道所見,都是領導人居中發言講話,與會官員聆聽或埋首做筆記,充分體現領導和被領導的層級關係;今年特首述職,形式與領導人主持工作會議類同,從熒幕所見,未知兩個場景在形式內涵上有什麼不同,而特首與領導人不再平排而坐,卻是肯定的了。

新安排日後會否沿用,要待下次特首與領導人會面時才知道,不過,值得討論的是,17年前特首與領導人會面時,為何安排平排而坐?有關這一點,歷來未聽聞或見過官方解釋,只能猜度當時是要體現港澳兩個特區在中國整體體制的獨特地位。當時國家突顯港澳的獨特性,或許可理解為向國人和國際社會宣示,港澳特區不同於其他省市自治區。

港澳特區的獨特身分,基礎當然是一系列特殊方針政策,包括「一國兩制」,港澳特區資本主義制度不變,實行與內地不同的社會制度、法律制度和生活方式等;另外,「港人治港」、「澳人治澳」和「高度自治」則是「一國兩制」的配套,確保特殊方針政策得以落實。因為當時鄧小平認知直接管治港澳的局限性,因此以《基本法》把「獨特的香港和澳門」以法律形式規定下來,實際上是使港澳回歸之後以獨特身分存在於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內。

特首述職場地座次新安排,表面上使港澳地區少了獨特性。需要指出的是港澳(特別是香港)與內地城市趨同,對香港和國家都無好處,設若把香港改造成為一個類同北京、上海的城市,卻失去了獨特的香港,對國家只會是損失。香港的獨特性十分重要,說得嚴重一點,是香港繼續繁榮之所繫。外商來港投資與此有關,若獨特性受侵蝕,會損害港人信心,社會穩定也會出現問題;另外,香港保持獨特性,對國家整體部署有利,例如目前國家其中一個重要部署,是人民幣走出去,成為國際儲備貨幣,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無人懷疑可以扮演重要角色和作出貢獻。

當年毛澤東與周恩來對香港的「長期打算、充分利用」方針,在各個歷史時期都起到重要作用,例如:西方國家對中國全面實施禁運之時,香港擔任物資窗口的角色;改革開放之初,港資是主要資金來源,對改革開放的貢獻無可爭議;現在,國家與國際接軌的互動中,香港的角色和作用也是顯而易見。

內地經濟歷經30多年飛躍發展,不少一線大城市於硬件建設,與香港相比不遑多讓,甚或有過之,至於軟件建設,不能說內地城市永遠落後於香港,不過,例如法治予投資者和國際社會的信心,相信內地城市在可見的未來難以追上香港。現在一些企業到內地的投資,都要經過香港,就是對香港的法治有信心。內地的軟件和軟實力滯後,目前並非主觀意志可以改變,若認為內地一些城市已經可以取代香港,那是脫離實際。近年,環繞政制等事務的爭拗,一些人因應政治需要解讀《基本法》,與港人一貫認知有很大不同,按這些人的說法,香港的獨特地位和獨特性變得無足輕重,設若這種思維形成治港方針,則香港能否如過去一個世紀般,繼續對國家起作用,值得和需要認真思考,絕對不能頭腦發熱。

港人要換位思考

勿逼中央收緊政策

特首述職的場地座次安排有象徵意義,實質內涵才最重要。當年的平排而坐,是中央知道對港澳事務局限性的結果,雖然今時今日時移勢易,條件不同,但是期望中央認知處理港澳事務,仍有局限性。因此,維持一個「獨特的香港」,才符合國家與香港的最大利益。

中央藉特首述職顯現領導地位,相信與國家主席習近平所說香港出現一些新情况有關。事實上,本港一些人在爭取民主的操作中,確有觸動中央底線的傾向,期望這些人要換位思考,設若香港出現管治失控甚或有人推動香港分離出去,難道中央會袖手旁觀?港人要認知清楚:落實「一國兩制」,一絲一毫都要力爭,香港的核心價值,一分一寸都要捍衛,不過,手段必須清楚無誤,堅持爭取的是一個「獨特的香港」,絕對不是一個「獨立的香港」。




发自我的 iPhone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