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0日星期三

1891:北洋海军发展的转折年

【题记】今年是甲午年,发生在1894年的中日甲午战争,距今已整两个甲子。120年过去,今天中日两国是如何看甲午战争的,追忆和反思甲午对现代人有何借鉴意义?中国在甲午战争中为什么失败,中国的第一次现代化努力为什么没有成功,却是中国人必须思考的问题,也是纪念甲午战争两甲子的宗旨所在。

《大家》·MOOK第二辑《甲午两甲子:忆与思》,与您一起甲午之际共论甲午。新书已于2014年10月推出,并在亚马逊、当当等各大网站热销。

——————————

【李鸿章北洋阅兵】

光绪十七年,西历1891,岁在辛卯,是光绪帝载湉亲政的第三年。

3月25日,北京街头刮着狂风。清晨,大臣们都冒着寒风上朝。这天,海军衙门上了两个奏折。一个奏折说,颐和园自开工以来,每岁暂由海军经费内腾挪30万两拨给工程处应用;又将各省督抚、将军认筹海军巨款260万两陆续解津发存生息,息银专归工程使用。现在,各省认筹银两尚未解齐,而钦工紧要,需款益急,建议所有工程用款即由新海防捐项下暂行挪垫,一俟存津生息集有成数,再提解分别归还。海防捐是清政府出售官衔筹集海军资金的一种方式,捐银一千两可得蓝翎、两千两可得四品以下官衔,三千两可得三品以上官衔。这种做法造成官场流品混杂、吏治腐败,一直饱受舆论批评。但在清末,由于国家财源拮据,又戴着加强海防的大帽子,所以还在勉力推行。此次请示将海防捐收入挪垫于园工,赤裸裸地说:"如此一转移间,庶于垫款有着,而要工亦无延宕之虞。"皇帝钦批同意。另一个奏折说,按照光绪十四年奏定的《北洋海军章程》规定,每三年校阅海军,今年恰逢头一个三年,请钦派大臣出海会校。皇帝考虑后次日传谕:"着派李鸿章和张曜认真会校。"

到了5月,天气暖和起来了,但风依然很大,常常还伴随着沙尘暴,黄尘蔽空。23日,北洋大臣李鸿章率直隶按察使周馥,从大沽乘"海晏"轮船出发。同日,帮办海军事务大臣、山东巡抚张曜也在烟台登上"康济"舰。24日,他们在旅顺会合。北洋海军提督丁汝昌统率"定远"、"镇远"、"济远"、"致远"、"靖远"、"经远"、"来远"、"超勇"、"扬威"、"平远"、"康济"、"威远"及"广甲"诸舰,南洋兵轮船统领郭宝昌统领"寰泰"、"南琛"、"开济"、"镜清"、"南瑞"、"保民"诸舰参加了校阅。

25日,李鸿章、张曜检阅提督宋庆所部毅军演试的德式陆操,又看记名提督黄仕林、总兵张光前所部亲庆六营表演的英德操法,均称精练。各军演放枪炮,都能命中目标。

26日,他们查看旅顺军港新建大石坞工程及各炮台情形。船坞旁新造厂房仓库14座,大小电灯46座。还兴建铁路,连结厂库,以便起卸转运料物。从此,北洋军舰可以随时入坞维修保养,无须远借异国,洵为一劳永逸。在船澳东侧,还建立一座小石坞,专门修理雷艇炮船。尔后,还视察东西两岸炮台,看炮手演示打靶;考校鱼雷、水雷学堂的学生,并演放水雷。

28日,李鸿章一行开赴大连湾,各舰随行,沿途布阵,不断变换队形。夜间,以六艘鱼雷艇试演袭营阵法,军舰的御敌攻防,颇为灵捷。

29日,他们至三山岛,看舰队鱼贯打靶,均能在行驶中命中目标。北洋七舰和六艘鱼雷艇还相继施放鱼雷。又观看新修建的和尚岛、老龙头、黄山、徐家山等炮台,仿照外洋新式,曲折坚固。其中老龙头炮台,炸山拓地而建,工程尤为艰巨。

6月1日,舰队开赴威海卫,李鸿章阅看候选道戴宗骞所部绥巩军新筑南北两岸各炮台,设计者在原已建造的北岸北山嘴、祭祀台两处外,添筑黄泥岩炮台,恰可居中策应,又在南岸龙庙嘴、鹿角嘴两处外添筑赵北口炮台,以便向外迎击。刘公岛横据威海湾口门,地势扼要,副将张文宣所带护军,于岛北新筑地阱炮台,凿山通穴,夹层隧道,安设240毫米口径后膛炮,机器升降,灵速非常,能狙击敌船,而炮身蛰藏不受攻击,为西国最新之式。还在刘公岛西侧黄岛上设一座炮台,跨海通道,工力尤艰。刘公岛岛南相距七里处,有日岛矗立海中,亦设地阱炮台,与南岸赵北嘴炮台相为掎角锁钥,防卫极为谨严。

李鸿章还视察了刘公岛铁码头。这是道员龚照玙督造的,用厚铁板钉成方柱,径四五尺,长五六丈,中灌水泥,凝结如石,直入海底,是北洋数处码头中最为坚固的。

随后,李鸿章调阅绥巩八营陆操,兼看洋枪打靶,命中率在九成以上。旋派员考校刘公岛水师学堂,只见学生日习风涛,筋力坚定,于几何算学颇能默会贯通。嗣调集各兵舰小队登岸操演,陆路枪炮阵法精严快利,为各处洋操之冠。旋令"威远"、"敏捷"、"广甲"操使风帆。是夜,水师合操,万炮齐发,西人纵观,亦皆称羡。

李鸿章事后在给帮办海军大臣定安的信中说:"回忆(光绪)十二年奉陪出醇贤亲王巡阅各处,犹如目前,楼船方新。旄钺已往。当时威海卫、大连湾两处尚是荒岛,连年布置,已有规模,足与旅顺重门相依。"

6月5日,李鸿章乘舰绕过山东半岛东头的黑水洋,赴胶州湾考察。此时,胶州湾尚未开发,海湾东面,是个叫作青岛的小地方。军舰驶入湾口转向北行,李鸿章看到,坦岛(后改称团岛)在东,黄岛在西,相距七里。胶州湾内周围百余里,可泊大队兵舰,从东至北,环山蔽海,形胜天成,实为旅顺、威海以南又一大要隘。李鸿章与张曜商量,现在旅、威基地均已竣工,胶州湾的工程,应当按照预定计划,提上议事日程。

7日,张曜在胶州湾登陆,取道青州回济南。李鸿章循海路返回烟台。8日(五月初二日),在从烟台返回大沽途中,他遭遇了飓风。五年前,李鸿章陪同醇亲王阅兵,也是在烟台返津前,他们有幸地看到了海市蜃楼奇观,当时海面风平浪静,而此时,从午后直至中夜,海波翻滚,船身倾侧进水。渤海是内海,出现狂风巨浪,也是偶遇之事。68岁的老人李鸿章颠晕呕吐,但他挺了过来。9日晚间,他平安地回到天津的直隶总督衙门。女婿张佩纶在日记中留下这样的记载:"晚,合肥回津。初二在海上遇大风,甚危险。"

6月11日,李鸿章上奏,报告巡阅海军及沿海各口防务情形,

伏念中国创办海军,实惟醇贤亲王注意经营之举,臣鸿章前此随同巡阅北洋各口,曾蒙将布置情节于复命疏内详细上闻,而于陆军之不可轻裁,船艇之尚须添置,学堂之必应推广,尤三致意,洵为远虑深谋。其时英德四快船订购未到,大连湾、威海卫亦未办防。今则两处台垒粗成,移军填扎,北洋兵舰合计二十余艘,海军一支规模略具,将领频年训练,远涉重洋,并能衽席风涛,熟精技艺。陆路各军勤苦工操,历久不懈,新筑台垒凿山填海,兴作万难,悉资兵力。旅顺、威海添设学堂,诸生造诣多有成就,各局仿造西洋棉花药、栗色药、后膛炮、连珠炮、各种大小子弹,计敷各舰操习之需,实为前此中国所未有。综核海军战备,尚能日异月新。目前限于饷力,未能扩充,但就渤海门户而论,已有深固不摇之势。臣等忝膺疆寄,共佐海军,臣鸿章职任北洋,尤责无旁贷。自经此次校阅之后,惟当益加申儆,以期日进精强,庶无负醇贤亲王历年缔造之苦心,仰副圣明慎重海防、建威销萌、力图自强之至意。

此外,李鸿章又奏,请于烟台、胶州口添筑炮台,将山东省海防捐截留作为建台之费。清廷均着照所请,称海军至关重要,必须精益求精,仍着李鸿章、张曜认真经理,以期历久不懈,日起有功。

(第二次鸦片战争之后,洋务运动在中国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新技术新设备被引入中国,一时形成"同光中兴"的局面。图为1869年南京的金陵机器局制作的连珠炮,即机关枪最早的版本,约翰汤姆逊摄。)

【北洋海军访问日本】

6月26日,刚刚结束大阅的北洋海军,应日本政府邀请,又开始了访日的外事活动。

这是丁汝昌率舰第二次访日本。

中日是近邻。截至此时,两国虽然是竞争对手,是内部文件中屡屡提到的假设敌,但在表面上还保持着正常的关系。这次访日,彼此的气氛是友善的,也是放松的。1886年,北洋海军访问长崎时,水兵曾与日本警察发生冲突,进而引起打架斗殴和人员伤亡。日本人的民族性中,有尚武好斗的传统,一个多月前,5月11日,俄国皇太子尼古拉访日,遭到一位警察行刺。这些突发事件,都是在北洋海军出访之时需要引起重视和予以防范的。

27日,李鸿章向清廷报告北洋海军访日事。两天后,李鸿章向丁汝昌转寄电旨:"李鸿章电奏已悉。日本既有意修好,着严饬丁汝昌加意约束将弁兵勇,不得登岸滋事。长崎前辙,俄储近事,皆应切鉴。其巡历情形及回伍日期,并着随时电奏。"

28日,丁汝昌率"定远"、"镇远"、"致远"、"靖远"、"经远"、"来远"六大主力军舰到达马关,次日前往神户。7月4日,出访舰队离开神户,次日下午3时10分,到达横滨,开始了各项繁忙的会见和参观活动。

7月6日,上午9时,日本常备舰队司令长官有地品之允海军少将拜访丁汝昌。10时,日本海军参谋部长井上良馨海军少将、海军省军务局长伊东佑亨海军少将由东京来访。午后,丁汝昌赴日舰"高千穗"舰拜访。5时,丁汝昌乘火车赴东京,拜访日本外务大臣榎本武扬。晚上,中国驻日公使、李鸿章的嗣子李经方设宴欢迎丁汝昌,榎本武扬应邀出席。

7月7日,丁汝昌偕李经方拜访日本总理大臣松方正义、宫内大臣土方久元、内务大臣川弥二郎、内大臣德大寺实则、海军大臣桦山资纪等官员。

7月8日,丁汝昌拜访各国驻日公使。下午参观东京的学校及监狱。其规模皆效西方,井井不紊,给中国客人留下深刻印象。当晚,公使馆在芝山红叶馆宴请丁汝昌及诸管带。

7月9日,上午10时,日本天皇接见丁汝昌及各舰管带。旋由李经方陪同,丁汝昌还拜访炽仁、威仁、彰仁亲王。夜,有地品之允设宴招待丁汝昌及中国官员。

7月10日上午,丁汝昌偕李经方拜访日本司法大臣大木乔任、农商大臣陆奥宗光、文部大臣田中不二麿、递信大臣后藤象次郎、东京府知事蜂须贺茂韶、枢密院议长伊藤博文、式部长锅岛直大等官员。下午2时,拜访能久亲王。后赴后乐园榎本武扬举办之茶会,会后参观兵工厂。5时半,赴红叶馆参加亚细亚协会举办的宴会。

7月11日上午6时,丁汝昌乘火车返横滨,回"定远"舰。本日各舰弁目以下百数人休假上岸。午后,丁汝昌拜访横滨地方官。晚,华商宴请于中华会馆。

7月12日,丁汝昌再赴东京。午后,应日本友人高松保郎邀请,观看日本戏剧。

7月13日,丁汝昌参观农科大学、医院、图书馆、植物园、天文馆。中午,海军大臣桦山资纪在精养轩招待丁汝昌。午后5时,炽仁、威仁亲王举办茶会招待中国官弁。

7月14日,丁汝昌在"定远"舰设宴接待能久亲王及日本官员。松方正义首相、桦山资纪、榎本武扬、后藤藤象次郎等大臣参加了宴会。各国使节和外国舰长、及其他日本来宾约三四百人也登舰参观。"定远"甲板上悬挂着各国国旗,迎宾的音乐和礼炮也不时响起。来宾们或观船,或饮酒,或座谈,或散步,丁汝昌、李经方则周旋期间,款待周至。日本海军元老、枢密顾问官胜海舟参观后对记者表示惊叹。

7月15日,丁汝昌率二十余军官乘火车赴横须贺。横须贺基地的前身是江户幕府1865年在该地创办的第一家造船厂"横须贺制铁所",与江南制造局和福建船政同时起步。1871年改名"横须贺造船所",交海军省管理。1884年改由横须贺镇守府直接管辖。此时,横须贺船厂的用工规模达到三千人,正在建造4278吨的巡洋舰"桥立"。中国军官注意到,"其监督之严整,职工之勤勉,制造之盛大,远在福建船政之上。"他们发现,船厂原先聘用的洋人,近来皆已裁撤。"一切工程,日本人皆能自办。其制造技艺精益求精,孜孜日以上达。由此观之,日本海军之勃兴,他日不难与欧洲诸国并驾矣。"他们还考察了海军医院,看到一切布置皆效洋风,极其清洁,正副军医共十余人,中国各所医院,皆不能及。军港司令官福岛敬典海军少将在午宴时告诉丁汝昌,天皇常行幸此地,与诸官员"研究一切利害得失,别其勤惰,慰其劳苦,故当事者亦以上意所属,赏罚分明,各竭力致精,献技图报,是以成事较易。"

7月16日,丁汝昌在"定远"舰设茶会招待日本国会议员、横须贺将校及英国海军军官。日本议员又参观"高千穗"舰,认为除水兵体格外,日舰皆不如"定远",日本必须要有坚固军舰数艘。

7月18日,北洋军舰离开横滨。媒体报道,从5日中国舰队来访之日起,横滨警方采取严密警戒措施,以防万一。所幸访问其间平安无事,水兵极少允许上岸。中国舰队离开横滨后,警戒随即撤去。

7月19日,中国军舰抵达神户装煤。22日,丁汝昌参观巡洋舰"千代田"。该舰由英国公司建造,本年4月刚返日本。排水量2439吨,航速19节。从航速上讲,超过北洋海军所有军舰。

在丁汝昌的要求下,日本海军省还安排中国军人参观吴港。吴港当时对外不开放,也不允许外国测量绘制海图。26日上午8时,丁汝昌乘"致远"专程前往,日本特派志贺海军大尉引航。8时半,船过江田岛海军兵学校,9时半到吴港。丁汝昌、邓世昌率官弁上岸,吴镇守府司令长官中牟田仓之助海军中将、吴军港司令官山崎景则海军少将来迎。客人参观了造船厂、海兵团和医院,在将校集会所午餐并座谈。他们看到,吴港各项工程开工刚刚两年,衙署洋楼,巍然高耸。一大船坞,已经建成。各个工场,包括机械所、帆缆所、模型所、铸铁所、打铁所,正在相继落成中。他们还发现,日本海军的主食,已由米饭改为西式面包牛肉,使得官兵身体强壮,脚气病也已绝迹,午后3时归舰,又赴"金刚"、"严岛"舰参观。晚上,丁汝昌一行应中牟田仓之助邀请。先游览古寺,观赏舞乐,而后赴宴。酒筵丰盛,灯火辉煌,双方互呈颂词,尽欢而散。中方人士感叹,日本以一小国而当事孜孜不倦,亟谋自强。吴港基础之精进,竟将与欧洲比肩,令人一见而生敬畏奋发之心,实在不可限量。

7月30日,中国军舰在长崎装煤。"葛城"、"磐城"、"满珠"三舰长、长崎县知事中野健明来访。午后,丁汝昌率各舰军官乘"靖远"访问佐世保。佐世保军港司令官坪井航三海军少将、佐世保水雷敷设部司令官小田亨海军大佐、"千代田"舰长千住成贞海军大佐等前来拜访。佐世保距长崎40海里,六年前尚是一个寻常村落,居民寥寥数十家。现在已达二千多户,各项建设也推进得迅猛异常。6时半,丁汝昌赴"日进"舰答礼。旋上岸,拜访佐世保镇守府司令长官林清康海军中将。晚上,林清康在官邸设宴招待。二十六日清晨,丁汝昌又参观佐世保海兵团、医院、仓库、鱼雷营及船坞。8时率"靖远"出港,中午抵达长崎。

8月1日上午,长崎裁判所判事秋山源藏,英、俄、德、法、美五国领事来访军舰。中午,丁汝昌率军官赴华商宴。晚,又赴"葛城"、"磐城"、"满珠"三舰长宴请。

8月2日,中国军舰升满旗,庆贺光绪皇帝生日,日本军舰亦升满旗相贺。中午,各舰鸣放21响礼炮。丁汝昌在"定远"设宴,林清康、坪井航三及日本官员、海军军官、各国领事百余人出席。4时半散后,又赴市议会议长林耕作之招待茶会及领事馆之庆祝会。

8月3日,中国访日军舰本拟回国,因暴风雨和大雾,逐日后延,至8月6日上午10点半启程,8日午后7时返抵威海,历时40余天的访日计划圆满完成。

我们从上述内容丰富的访问活动中不难看出,日本对于北洋海军的来访给予了高规格接待。通过访问,双方对于对手的军舰、基地、人员训练、后勤保障都做了直接细致的观察,中方对于日本海军效法西方、埋头发展的勃勃雄心更有了直接的感受。丁汝昌本人也与日本海军将领建立起私人联系,这些职业军官,很多人在三年后的甲午战争中,将成为丁汝昌的生死相搏斗直接对手。

访日期间,《东京朝日新闻》在7月8日的头版发表了《清国水兵的形象》的报道:

过去,清国军舰仅在明治12年(1879年)和明治14年(1881年)来访横滨,迄今相隔时间已久,而且此次又是组成舰队来访,让人颇感难得。与过去相比,他们的士官和水兵有了很大的进步,这也是令人瞩目的。登舰之后首先注意到的是,舰上已经没有以前来访时摆放过的关公像,以及塑像前各种燃香,没有了过去那种焚香的气味。过去,甲板上会丢有散乱的残剩食物,水兵的行为也无纪律,而此次这些不体面的情况均已杜绝。水兵纪律大略可观,而且一眼看上去就可知其体格强壮。他们的服装仍旧是支那风格,不过稍有改动,士官穿着丝绸的支那服,但袖子是洋服式样。下半身则混穿有镶金边的裤子和普通裤子,其服饰显得呆板。水兵穿着浅黄色绫木棉质地的支那服,与普通支那人无异,只是从水兵帽和上衣所绣的舰名上才能看出他们是水兵。总之,与前些年到达横滨时相比,他们无疑在有些地方有了很大的进步。但不知实际上究竟如何。关于技术方面,据说他们在雇佣德国和英国人担任监督之后,可望获得更多的进步。

北洋海军访日归来后,李鸿章致函日本外务大臣榎本武扬,对日方的盛情接待深表感谢:"夏间丁军门统率北洋兵舰道出东溟,渥承瀛洲贤大夫殷勤款接。而台端筦领外部,屡得周旋,风采言词,弥足钦重。一时盘敦之雅,传布五洲,咸知我两国同文共域之邦,交谊日亲,至为可喜。"他在给日本枢密院长伊藤博文的信中还写道:"亚洲惟我二邦,但能联合交亲,异域强邻,何敢予侮。迩来邦交情谊日密,传播五洲,好我者劝,恶我者惧,惟当永持此局,内奋富强之术,外杜窥伺之萌。"

(正在英国船厂建造中的北洋海军蚊子船,是北洋海军"镇"字级中的一艘,象征大清朝的龙纹镶在主炮两边,异常威武。佚名摄,1881年。)

【不觉中的停滞和逆转】

总体说来,1891年算是个承平之年,朝野和中外均没有太多的大事发生。然而这年里的一些筹划和决策,却影响着历史发展的未来方向。

这年6月4日,北京颐和园初步建成,慈禧太后开始巡幸这座美丽的夏宫,而宫廷内外,又开始筹备太后三年之后的六旬大寿。

朝廷花钱如流水,收入却十分有限。两年前,为了报效慈禧太后,醇亲王奕譞委托李鸿章以建设海军之名,在各地督抚中募集260万两巨资。本金存储,利息用于颐和园的工程和维修支出。在醇王想来,修建颐和园,既能取悦太后,让其归政之后有个颐养天年的所在,也是让自己的亲生儿子光绪帝亲政之后,毋庸与太后同住紫禁城,减少太后对朝政的干预。有人认为醇王庸碌,只会一味讨好慈禧太后,其实并不尽然。作为皇帝的本生父,醇王有自己不得已的苦衷。自从1886年春天在李鸿章陪同下巡阅海军之后,对于北洋海军建设,他也是费心的。1887年12月9日,因醇王病重,慈禧、光绪诣醇王府视疾。奕譞将其巡阅海军时慈禧所赐金如意交光绪,留言"无忘海军"。他后来又多活了两年,在他主持下,1888年正式颁布了《北洋海军章程》,从此北洋海军正式成军。然而天不假年,醇王体弱多病,他在1891年1月1日(光绪十六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去世。奕譞死后,朝廷最高决策层中能真正理解并支持李鸿章建设海军的,竟是没有人了。

就在李鸿章一行巡阅北洋海军之时,6月1日,户部上奏酌拟筹饷办法折,建议南北洋购买外洋枪炮、船只、机器暂停二年,所省价银解部充饷。

李鸿章回津后,光绪帝颁布上谕:此次巡阅"周历旅顺等处,调集南北洋轮船会齐合操,并将水陆各营以次校阅,技艺均尚纯熟,行阵亦属整齐,各海口炮台船坞等工俱称坚固。李鸿章尽心筹画,连年布置,渐臻周密,洵堪嘉许。著交部从优议叙。"这个褒奖,与停购船炮军火的筹划同时而来,前者是官样文章,后者却对北洋海军建设产生了消极作用。

户部的奏折颇出李鸿章意料之外。17日,李鸿章致函前驻日公使黎庶昌,批评户部决策:

正在筹办胶州澳,而适见农部裁勇及停购船械之议,正与诏书整饬海军之意相违。宋人有言,枢密方议增兵,三司已云节饷,国家大事,岂真如此各行其事而不相为谋者耶?

此后,他在写给闽浙总督卞宝第、督办东三省练兵事宜大臣定安、云贵总督王文韶、前河道总督吴大瀓等人的信中,亦作了类似批评。

清廷做出这种自相矛盾决策,显示出亲政不久的光绪皇帝,其实原本是不成熟的,也显示出翁同龢对他的影响力。

提出停购舰炮军火建议的,是户部尚书翁同龢。提议的理由,是"部库空虚,海疆无事。"翁是同治、光绪两任皇帝的师傅,作为保守正统的士大夫魁首,他对于李鸿章花巨款建设海军,其实不以为然。他在政治上常常成为洋务派的掣肘,尤其缺乏世界眼光。他决没有想到,这次停购外洋枪炮,竟会对海军的覆没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

朝中不乏忧虑之人。8月23日,山东巡抚、帮办海军大臣张曜去世。临终前,张曜作遗书谓:"抚东五年,沿海炮台尚未修备,此北洋第一重门户,竟不能躬睹厥成,曜身死心未死也,今一一托诸中堂(李鸿章),愿有以永固国家久远之基。"

9月4日,清廷命庆郡王奕劻总理海军事务,正白旗汉军都统定安,两江总督刘坤一帮办海军事务。这是在上年年底醇亲王奕譞病逝之后,清廷再次任命总理海军大臣,只是奕劻在影响力和品行上,距离醇亲王甚为遥远。

李鸿章为挽回户部的决定做了什么努力,我们不得而知。从后来的结果看,户部的建议被朝廷采纳了。9月10日,李鸿章正式奏复户部停购船械裁减勇营折,称:

方蒙激励之恩,忽有汰除之令,惧非圣朝慎重海防作兴士气之至意也。详阅部臣所议,既曰自相商定,又令察酌情形,固已深知外间事势各殊,断难一律。现经再三筹度,目前饷力极绌,所有应购大宗船械,自宜照议暂停。

在北洋海军的发展中,上年春天还发生了琅威理"撤旗事件"。李鸿章虽然坚持海军的控制权不容外人干预,但英国为做报复,本年起停止接受中国海军留学生,撤回在华担任教习的其他英员,中英海军合作陷于低潮。同时,琅威理辞职离去后,北洋海军的纪律和训练也迅速松懈,对其未来的战斗力,造成了直接的影响。对此,李鸿章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本年北洋海军访日,虽然日方表面上保持着友好的气氛,内心却深受刺激。参观"定远"舰的日本法制局长宫尾崎三郎曾记述说:"同行观舰者数人在回京火车途中谈论,谓中国毕竟已成大国,竟已装备如此优势之舰队,定将雄飞东洋海面。反观我国,仅有三四艘三四千吨级之巡洋舰,无法与彼相比。同行观舰者皆卷舌而惊恐不安。"这种观点,代表了当时相当一部分日本人的看法。深受刺激的日本随之掀起了超常规加速扩充海军军备的高潮。

其实在更早的1887年,日本参谋本部第二局局长小川又次大佐就制定了《清国征讨方略》,主张要在中国实现军队改革和欧美各国拥有远征东亚的实力之前,完成对华作战的准备。设想日本要吞并辽东半岛、胶东半岛、舟山群岛、澎湖列岛、台湾以及长江两岸十里左右的地方。同年3月,天皇下令从内库拨款30万元,作为海防补助费。全国华族和富豪也竞相捐款,至9月底,捐款数达到103.8万元。这些资金被用作扩充海军军备。1890年到1893年4年间,日本军费占国家财政预算的平均比重为29.4%,其中1893年达到32%。

1888年,日本提出第七次海军扩张案。海军大臣西乡从道以俄国修筑西伯利亚大铁路、中国发展海军为由,指出日本必须迅速发展海军,要求以中国舰队和在未来战争中可能支持中国的英国远东海军为假设敌。1890年,新任海军大臣桦山资纪进一步推算,认为中国军舰总吨位已达64702吨,在造的新军舰、鱼雷艇、通报舰总计约达2万吨;英国在远东的军舰吨位为33467吨,中英海军共计达12万吨。而日本海军仅5万吨,亟需弥补7万吨差距。据此又提出海军第八次扩张案。在两次扩张案中,共购买或建造了2439吨的"千代田"号、4160吨的"吉野"号、3172吨的"秋津洲"号巡洋舰、1584吨的"八重山"号通报舰。其中"吉野"购自英国,时速23节,是当时世界上航速最快的巡洋舰。加上专以对付"定远"、"镇远"而设计建造的"松岛"、"严岛"、"桥立",日本海军的总吨位,达到近6万吨。由于日舰舰龄较短,在设计时吸收了世界科技的最新成果,因此在许多性能上超过中国军舰。中日海军的力量对比,在1891年,中国还略占上风。但由于停止购舰,却使日本后来居上,短短三年,形势逆转。中国在前些年里所积成的海军发展优势,基本上被从后边穷追不舍的日本海军拉平了。

在日本幕末到甲午战争前,日本政界曾有"早期亚洲主义"的思潮。主战"中日连横"以抗西洋,1878年,经由曾根俊虎等人的活动,成立振亚社。1880年11月,兴亚会成立,其宗旨云,亚洲已成"碧眼人掠夺之地","白人无道",亚洲人"同文同种"、"辅车相依",理当同心同德共振亚洲。何如璋、黎庶昌等中国驻日外交官皆为其会员。1883年1月,兴亚会改名为"亚细亚协会"。1891年北洋海军访问日本时,亚细亚协会认为是"亚细亚之一大盛事,把臂开襟,不可无联欢之契",积极参加了接待工作,李经方还担任了该协会的副会长。丁汝昌在日本海军大臣桦山资纪举办的宴会上说:东洋兄弟之间如不团结,势必给外人以可乘之机。中日海军应当联合起来,共同对付西方列强。他说,何况我们拥有坚不可摧的舰只,它使我们拥有足够的力量来对付外来的威胁。这些外交辞令,和早期亚洲主义的观点是很相似的。然而在当时,中日能否真的共同携手发展呢?如前所述,日本内部,也一直酝酿着"大陆政策"、"征台论"、"征韩论",乃至1890年3月,日本首相山县有朋在他的对外政策意见书中,还提出在防守日本固有领土疆域的"主权线"之外,必须保卫"利益线",并指出日本利益线的焦点是朝鲜,与此相关的还有中国、琉球、越南、缅甸,标志着作为近代日本国策的以大陆政策为主体的亚太政策,在19世纪90年代初期已经形成。在这种气氛下,日本内部出现了"后期亚洲主义",主张"日本膨胀论"乃至"大东亚共荣圈",提出觊觎中国领土的"保全支那"论;并与玄洋社、黑龙会采取合作态度,继承日本浪人集团的侵略传统,开展对中国实地调查,为日后侵略中国积累情报资源。学术界认为,"后期亚洲主义"出现的标志,是1891年7月7日东邦协会的成立,从此日本亚洲主义向着侵略亚洲方向亦步亦趋。当这天,恰是北洋海军访日,日本天皇接见丁汝昌的日子。当然,日本内部的战略思潮嬗变并非在一天中完成,中国在维持军事实力的前提下,保持和平发展的可能性不能说不存在,运用各种外交谋略和把控机遇,也可拖延两国间爆发战争的时间。但是。如若中方在军事平衡上出现偏颇,就会给日本创造时机。所谓国运相搏、所谓把握战略机遇期,其实就是如此。

北洋海军停止进口军舰,却为颐和园建造游艇。9月15日,天津机器局为颐和园建造"恒春"小轮船,经海军衙门验收,共用工料运费库平银9038.18两。三年之后,1894年4月7日,李鸿章致函海军衙门帮总办章京傅云龙,提到前奉懿旨,新制小轮船,五月内可造成,届时由通州陆运至昆明湖。直到今天,我们在颐和园还能看到两艘轮船,一艘是大理石雕凿而成的石舫,如果细看,不难发现,这石舫舷侧,还带有西式蒸汽船的明轮。而另一艘,就是北洋建造的小火轮。

风起于青萍之末。歌舞升平之中,中国失去了短暂而宝贵的三年时间。

三年易过。1894年,再逢北洋海军三年校阅之期,也是慈禧太后正式庆祝六旬大寿的年份。5月29日,李鸿章上奏巡阅海口情形,称西洋各国船式日新月异,"即日本蕞尔小邦,犹能节省经费,岁添巨舰。中国自(光绪)十四年北洋海军开办以后,迄今未添一船,仅能就现有大小二十余艘勤加训练,恐后难为继。"

这个警告,几个月后,不幸言中了。

(图为1869年南京的金陵机器局内的英国产机床,长辫子的中国工人和巨大的机床共同出现在画面里似乎形成了一种奇妙的反差,约翰汤姆逊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