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1日星期五

Type-45勇敢级飞弹驱逐舰

(上与下)Type-45首舰勇敢号 (HMS Daring D-32)。舰桥上方大型塔状主桅顶端的就是英国国防科技的得意之作

──Sampson主动相位阵列雷达。

勇敢号正与一艘皇家勤务舰队海浪级(Wave class)舰队油船分道扬镳。

从舰尾角度看Type-45首舰勇敢号 。

进行大角度转弯的勇敢号。

摄于2011年7月23日、停泊在朴次茅兹港内的勇敢号,注意舰舯舷外平台加装了MK-15 Block 1B近迫武器系统。

Type-45勇敢级(Daring class)飞弹驱逐舰二号舰不屈号(HMS Dauntless D-33)。

在2012年4月4日,不屈号离开朴次茅兹,前往福克兰群岛海域值勤时的画面,这是该舰服役后第一次执行六个月

的长期海外部署。

不屈号在2012年8月在南非开普顿(Capton)海域航行的画面。

空中俯瞰不屈号

(上与下)Type-45三号舰钻石号(HMS Diamond D-34)

摄于2012年4月4日、停泊在朴次茅兹港内的钻石号,此时该舰也已经加装MK-15 Block 1B近迫武器系统。

皇家空军红箭特技小组通过钻石号上空。

两艘并排停泊的Type-45,外侧为四号舰龙号(HMS Dragon D-35),舰艏

漆有威尔斯旗上的红龙(Y Ddraig Goch)。

(上与下)航行中的龙号。

由后方俯瞰龙号。

正在直不罗陀基地外航行的龙号。

在2014年5月8日,一支俄罗斯海军编队通过英吉利海峡,皇家海军派遣Type 45驱逐舰龙号前往监视。

上图为龙号与俄罗斯库兹涅索夫海军上将号(Admiral Kuznetsov)航空母舰并航,下图为龙号尾随

俄罗斯基洛夫级(Kirov class)飞弹巡洋舰彼得大帝号(Pyotr Velikiy,099)

龙号正与漂流者级舰队油船金色漂流者号(RFA Gold Rover A271)解除编队。

Type 45首舰勇敢号在2006年2月1日在斯高顿(Scotstoun)厂区下水后的画面。

Type 45五号舰防卫者号(HMS Defender D36)在高文(Govan)厂区下水前夕的画面。

 四艘Type45驱逐舰停泊于朴次茅兹港。

两艘Type45驱逐舰并排航行,前方为防卫者号(HMS Defender D36)

一架直升机在一艘Type 45上空施放热焰弹。

 

 

──by captain Picard

舰名/使用国Type-45勇敢级飞弹驱逐舰/英国

(Daring class)

承造国/承造厂英国/

主承包商:BAE System Yarrow Shipbuilders, Scotstoun, Glasgow

次承包商:Vosper Thornycroft(VT)

尺寸(公尺)长152.4 宽21.2 吃水5.7
排水量(ton)标准5800 满载7350
动力系统/轴马力IEP

WR-21 IRC燃气涡轮与Alstom发电机组*2/57600(43MW)

Wartsila V12 VASA32柴油交流发电机组*2/5400(4MW)

Converteam推进用电动机*2/54000(40MW)

双轴

航速(节)29以上
续航力(海里)7000/18节
侦测/电子战系统Sampson 3D相位阵列雷达*1

S-1850M 3D对空搜索雷达*1

Kelvin Hughes Type 1007 I频平面搜索雷达*1

Racal Decca Type 1008 E/F频平面搜索雷达*1

1010/1011敌我识别系统

RESM雷达频电子支援系统

Shaman CESM通讯频电子支援系统

Outfit DLH IDS 300水面诱饵系统 (含四具诱饵发射系统)

2170型SSTD鱼雷防御系统

声纳Ultra-EDO MFS-7000舰首主/被动中频声纳*1
射控/作战系统CMS战斗管理系统

Alenia Marconi EOGCS光电火炮射控系统*2

资料链Link-11/16
乘员190,可额外携带45名人员
舰载武装MK-8 Mod1 4.5寸(114mm)55倍径舰炮*1(具匿踪炮塔壳 。Type-45第一批装备)

MK-45 Mod4 5寸(127mm)62倍径舰炮*1(Type-45第二批起装备)

八联装Sylver-50垂直发射器*6(Type-45第一批装备,装填Aster-15短程防空飞弹16枚,Aster-30区域防空飞弹32枚)

八联装MK-41垂直发射器*6~8(Type-45第二批起装备,装填Aster-15/30防空飞弹、战斧巡航飞弹、VLA反潜火箭等)

双联装固定式324mm Plessey STWS MK2鱼雷发射器*2(暂不装备)

四联装MM-141鱼叉反舰飞弹发射器*2(暂不装备)

MK-15 Block 1B方阵近迫武器系统*2(2011~2015年陆续加装)

DES/MSI DS-30B 30mm/75倍径机炮*2

舰载机Lynx HMA.8大山猫/AW-159野猫反潜直升机*1
数量

最初预计十二艘,目前降至 六艘

第一批:三艘

舰名签约时间开工时间下水时间服役时间

D-32 Daring

2000/12/212003/3/282006/2/12009/7/23

D-33 Dauntless

2000/12/212004/8/262007/1/232010/6/3

D-34 Diamond

2000/12/212005/2/252007/11/272011/5/6

第二批:三艘

舰名签约时间安放龙骨下水时间服役时间

D-35 Dragon

2002/2/182005/12/192008/11/172012/4/20

D-36 Defender

2002/2/182006/7/312009/10/212013/3/21

D-37 Duncan

2002/2/182007/1/262010/10/112013/9/26

前言

在1980年代后期,皇家海军已经开始规划用来取代Type-42飞弹驱逐舰的新一代防空舰艇。当初在设计Type-42时,为了压低成本建造足够的数量,在吨位与装备有颇多的牺牲,体型低于英国曾经建造的飞弹驱逐舰如郡级(County class)和Type-82。作为一个老牌远洋海军,皇家海军自然希望主要作战舰艇至少能有六千吨以上的排水量,在风浪恶劣的北大西洋才有比较良好的续航力,此外也能配备比较充足的装备。早在1970年代中期,皇家海军就曾规划建造六千吨以上的Type-43飞弹驱逐舰,其防空战力超过Type-42的两倍,但由于估计价格高达2亿英镑,因此在1981年遭到柴契尔政府取消。

波折的过程

早在1979年,美国、英国、法国、德国、义大利、荷兰、加拿大 等七国就开始研拟开发新一代北约通用中型防空舰艇合作开发计划,稍后成为北约90年代巡防舰替换计划 (NATO Frigate Replacement,NFR-90,另有专文介绍),总需求高达50艘之谱(当时美国准备采购18艘) ,西班牙也在1983年加入。在1987年中,参与 各国都收到正式的北约需求文件(NATO Staff Requirement);之后一小段时间英国内部曾对于是否参与NFR-90争论不休,因为当时英国国防业界手中没有任何一种符合NFR-90需求的现成提案来竞标,只能跟随美国推动的北约防空作战系统(NAAWS)或法、义推动的 未来防空飞弹族系(FAMS)计划,届时英国本国厂商将完全被排除在核心系统之外 ,无法获得理想的利益。除了盘算在NFR-90计划中能否得到有利的工作分配之外,这项国际合作计划能否满足皇家海军的需求,也是英国内部犹豫的重要原因。虽然有这些杂音,在1988年1月参与国签署合作备忘录(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MoU)之际,英国还是决定参与NFR-90,其投资额为1亿英镑;然而,英国政府同时也明确表示,除非舰体载台与武器系统在计划初期阶段就能明确制订,否则英国就不会继续参与。最初英国打算购买12艘NFR-90来取代Type 42飞弹驱逐舰,是八个会员国中数量仅次于美国(18艘)者。 此外,英国也分别参与美国主导的NAAWS,以及法国、义大利推动的FAMS这两个防空系统计划的可行性评估作业。

由于参与NFR-90的国家数量庞大,各国对其需求与理念互异,然而整个计划却没有一个有效的主导者与决议机制,导致对载台基本设计乃至于主要作战装备等关键规格根本无法取得共识,加上各国对于攸关利益的 系统选择、工作 量分摊、成本分担等亦有诸多纷歧,种种因素使得整个计划裹足不前 、窒碍难行 。一般而言,英国自己在8到10年时间内就能推出一种新型舰艇,而依照NFR-90的趋势却要等15到20年。除了计划延误之外,NFR-90估计所需的成本也在水涨船高。在1989年9月 底NFR-90正于在汉堡进行基线审查(Baseline Review)时,英国政府就宣布退出计划,随后法国、义大利、西班牙、西德也在10月到12月间相继退出。英国率先退出NFR-90,可能是基线审查阶段估计NFR-90每艘要花费2亿英磅(首艘Type 23巡防舰花费为1.3亿英磅),而且接下来两年的细部设计定义阶段就要花费8200万美元,而英国内部对NFR-90早就有许多杂音,因而决定在此时收手。在1990年1月荷兰宣布退出之后,NFR-90便告撤销。 而在防空系统方面,同时参与FAMS与NAAWS评估的英国,也决定选择加入前者。

英国Yarrow造船厂在1990年3月推出的Type-23强化版,舰体拉长,换装Aster系列垂直发射防空飞弹。

此乃因应英国国防部在1990年代初期提出的新一代防空舰艇需求,当然最后是不了了之。

1990年代英国曾与法国合作进行水平线防空驱逐舰计划,但英国最后于1990年退出。

图为一个1996年英国版水平线的想像图,舰炮后方与直升机库上方装有衍生自星爆肩射防空飞弹

的海纹短程防空飞弹CIWS系统。

退出NFR-90之后,英国继续谋求其他的替代方案。在1989年至1990年,英国国防厂商 如Yarrow Shipbuilders Ltd等提出利用现有Type-23公爵级反潜巡防舰为基础,衍生出下一代防空舰艇;第一个方案维持公爵级原有的舰体尺寸规模,移除4.5寸舰炮,将舰首空间腾出来安装FAMS规划的Sylver-50垂直发射系统 与Aster-15/30防空飞弹,并以体积较小的舰首中频声纳取代原有的大型低频声纳系统,射控雷达换成EMPAR相位阵列雷达;然而虽然极力压缩体积重量,此方案仍无法满足 皇家海军对新一代防空舰艇的3500吨排水量限制。

由于英国决定加入FAMS,自然很顺理成章地与法国、义大利进行新一代防空舰艇的合作。在1991年,英国与义大利联合提出未来巡防舰计划(Anglo-French Future Frigate,AAAF),义大利在1992年底加入这个团队,AAAF则在1993年改称为"下一代共同巡防舰"(Common Next Generation Frigate, CNGF),专案名称为水平线(Horizon)巡防舰。CNGF的主要装备为英国、法国与义大利合作发展的基本型防空飞弹系统(Principle Anti-Air Missile System,PAAMS)。为了执行PAAMS,法义合资的欧洲飞弹公司(EUROSAM)与英国UKAMS(由Matra BAE Dynamics成立)合资,成立策略联盟公司EUROPAAMS。

但是CNGF计划再度碰到各国需求不一的老问题,对基本设计、吨位、推进系统、关键与次要装备都有一大堆歧见 (详见CNGF一文),其中对于使用何种防空雷达与战系的争执最为严重。再加上英国对CNGF的数量需求(12艘)远大于法(4艘)、义(4至6艘),而建造工作分摊也 不公平──需求量最低的法国一开始竟要求其造舰工作量占整个CNGF的46%,后来虽然降至25%,但英国还是很难接受, 这会导致成本攀升,让英国可能采购不到足够的数量。由于上述歧异始与争执终无法得到协调,使得CNGF裹足不前,但是汰换Type-42驱逐舰的计划已经不容再拖了。因此,英国在1999年4月退出了CNGF。

附带一提的是,英国在1990年中期也继续研究以Type-23巡防舰放大舰体、发展成防空驱逐舰的草案,作为万一水平线计划失败的备案。23式巡防舰放大防空版曾有延长7m与14m等构型,后者将舰体延长14m,舷宽宽增加2m,舰上装备六组英国BAE研制的八联装垂直发射系统,装备有48枚Aster-30防空飞弹,此外也能选择换用美制MK-41垂直发射系统;舰桥顶端装有EMPAR相位阵列雷达,主桅上装有Astral三维长程对空雷达雷达,导弹系统可以改装MK41发射单元,配备45枚标准SM-2导弹。当然,这几种衍生自Type-23的草案,都只停留于纸上概念阶段而已。

尘埃落定

绕了一大圈之后,英国回到独自发展的老路,自行开发Type-42驱逐舰的后继者,此计划被称为Type-45驱逐舰,接在先前取消的Type-43与44后面。Type-45飞弹驱逐舰的设计、建造由民间公司全权负责,而非以往 皇家海军 部主导整个造舰计划的模式。在1999年8月,Marconi Electronic Systems与BAE System领导相关厂商与单位,展开为期10个月的Type-45概念研究;而此时英国国防部也进行Type-45采购政策的定义工作以及制订相关文件。在这个阶段,Type-45被定义为排水量约6000吨,并配备PAAMS防空系统的衍生型号。

皇家海军对Type-45有九大使用者关键要求(Key user requirements,KUR ),包括:

1.防空接战方面,在半径6.5km的距离内,舰上参孙(Sampson)相位阵列雷达与PAAMS防空飞弹系统的组合于紧迫时间内连续拦下八枚超音速掠海反舰弹,且失误率必须降至最低。

2.对空监侦方面,舰上Sampson与S-1850M的雷达组合必须能同时掌握1000个空中目标的战情动态,且在每小时500个目标离开或进入监视空域的情况下,舰上防空侦测的处理能量也能有效掌握与应对。

3.在管制能力方面,Type-45至少能同时对四架各自独立作业的定翼战机实施近接战术管制(close tactical control ),或者是四个空中作战小分队 实施通信和任务指派。

4.旋翼机操作方面,Type-45必须能操作EH-101梅林重型反潜直升机与山猫(Lynx)Mk.8直升机各一架,但不要求同时操作。

5.特种作战方面,舰上的空间余裕至少能容纳30名特战部队人员与他们携带的装备。 

6.舰上必须配备一门口径在4.5寸(114mm)以上的舰炮,以便在公海中执行法律(巡护、临检等)或外交任务。 

7.持续能力方面,Type-45必须能以本身携带的油料与物资持续在海上作业20天,包括在抵达任务区域后于当地值勤三天,再返回母港,总航程至少3000海里,这段期间内不需要任何额外补给或支援。

8.在寿期发展方面,Type-45需保有11.5%以上的改良空间与升级潜力。

9.在全寿期操作方面,Type-45在至少25年的服役生涯中,有70%的时间担负战备,35%的时间在海上执勤或处于随时可出动的待命状态。此外,Type-45主合约办公事(PCO)希望Type-45的平均全寿期成本能比Type-42减少37%。
 

建造工作

在2000年7月11日,英国国防部 宣布购买首批三艘Type-45飞弹驱逐舰,随后在12月21日与主承包商英国航太电子系统(BAE Systems Electronics)签约,负责勇敢级驱逐舰的设计与发展,并建造第一批三艘勇敢级驱逐舰 ,总金额达12.5亿英镑(当时相当于18亿美元),其中分包给次承包商VT集团的额度为2亿英镑;这也代表着好事多磨的Type-42取代计划终于尘埃落定。除了PAAMS防空飞弹系统外,BAE拥有其他次系统的设计主导权,并负责协调其他次承包商,成为一支紧密的团队。

在最初的计划里,英国国防部将12艘勇敢级以分批竞标方式发包 ;以第一批合约为例,BAE作为Type-45首舰勇敢号(HMS Daring,D-32)与三号舰钻石号(HMS Diamond D-34)的主承包商;而另一个竞争者Vosper Thornycroft(VT)厂则主导二号舰不屈号(HMS Dauntless D-33)的建造工作 ,由VT集团在朴次茅兹(Portsmouth)海军基地的新设施建造;在2002年,VT将厂区从原本位于南安普顿(Southampton)的Woolston转移到朴次茅兹新厂,耗时18个月,而Woolston厂区则在2003年8月关闭。依照原始计划,英国国防部打算在2004年进行第二批三艘Type-45的招标,并认为VT等次承包商在第一批Type-45的建造工作中技术将更加熟练,使单位成本降低。然而在2001年1月,BAE System自行交付一份全部12艘Type-45都在BAE Marine位于克来德(Clydeside)的斯高顿(Scotstoun)的厂区(原Yarrow)建造的估计费用,声称如果将后续订单分散到VT集团,不仅无法达成Type-45计划对成本控制的要求,为此而扩充VT集团朴次茅兹新厂区的产能对英国已经供过于求的造船工业也没有好处。于是在2001年5月3日,英国国防部委由美国著名的兰德智库机构(Rand Corporation)审查Type-45的计划模式。依照兰德的研究报告,英国国防部在2001年7月10日宣布决定改采BAE的提议──由BAE担任全部勇敢级建造工作的主承包商 ,并将现行颁给BAE System的第一批三艘合约扩大为第二批六艘。 当然,此举曾遭到身为次承包商以及竞争者的VT公司强烈反对。

依照英国国防部的规划,首艘Type-45的建造工作分配如下:BAE System位于克来德的厂区──包含斯高顿Scotstoun,原Yarrow)以及高文(Govan)──建造A船段(舰尾到直升机库边缘,内部包含传动轴与操舵系统)以及D船段(包含舰桥部位与战情室),BAE System的Barrow-in-Furness厂区负责最大的舰体中部B/C船段(包含主机舱);次承包商VT集团分配到舰首F船段、舰体前部的E船段(包含垂直发射器)、烟囱、所有的桅杆以及上面雷达系统的整合工作,由VT朴次茅兹(Portsmouth)厂区负责;所有的船段最后运至斯高顿的设施进行总装并下水。此外,高文船厂负责供应Type-45所需的所有船材钢板,位于斯高顿厂区的设计中心(Design Centre)负责支援整个建造工作的流程。依照一开始的规划,从第二艘起的Type-45会转移到BSE System位于Barrow-in-Furness的达文夏尔大型船坞(Devonshire Dock Hall)进行总装,这是因为原本位于斯高顿厂的设施能量有限,需要大幅扩充才能建造体型如Type-45的大型船舰。

然而在2003年1月21日,BAE System宣布英国国防决定所有的Type-45建造总装工作仍然斯高顿与高文厂区进行(英国国防部随后在3月予以证实),这是因为当时Barrow-in-Furness厂区正为首艘机敏级(Astute class)核能攻击潜舰的建造工作忙得焦头烂额,种种因素使进度大幅落后,达文夏尔大型船坞自然排不出时程兼顾Type-45的建造。考虑到Barrow-in-Furness没有余力兼顾Type-45的建造工作,BAE System遂将其所有的Type-45建造工作集中在克来德的高文与斯高顿厂。经过调整之后,原本给Barrow-in-Furness厂区负责的B/C船段重新分配给斯高顿厂区,而斯高顿厂另外负责D船段,A船段则交给高文厂;而VT的工作范围则没有改变,包括舰体前部的E、F船段以及烟囱、桅杆等上部构造。

在建造Type-45首舰勇敢号时,由斯高顿厂作为总装厂;A船段在高文厂完工后,移至斯高顿厂与该厂的B、C、D船段结合(主机舱与WR-21燃气涡轮已经安装妥当),而VT朴次茅兹厂建造的E/F船段也送至斯高顿厂, 总装完成后下水并拖至斯高顿厂的干坞,安装由VT朴次茅兹厂负责的桅杆与烟囱(后桅杆出厂前会先送至荷兰Thales,安装并测试S-1850M雷达),最后将电子装备(含Sampson相位阵列雷达)、舰首声纳、推进器与武器装备安装完毕。 而Type-45后续各舰(2至6号舰)则改在高文厂进行总装并下水,由于该厂的船台是露天的(斯高顿厂的船台在室内),没有高度限制,桅杆与烟囱在下水之前就安装完毕。

(上与下)Type-45首舰勇敢号在斯高顿厂完成总装下水,桅杆、烟囱等上部结构是在

下水后于斯高顿厂的干坞进行安装。

Type-45最后一艘舰邓肯号(HMS Duncan D37)在高文厂下水的画面。除了首舰之外,后续五艘

同型舰都改在高文厂总装下水。由于高文厂的船台是露天的,上部的桅杆、烟囱等在下水前都

完成了安装。

四至六号舰方面,在2002年2月18日,英国国防部正式将先前给BAE System的Type-45驱逐舰订单扩充为包含第二批三艘,总数达到六艘;然而,此次合约扩充只包含舰体载台,许多细节未定,而之后英国国防部为了节省预算,一度有意推迟四至六号舰的建造工作。原本四至六号舰的系统整合与相关合约应该在2005年底全数定案,然而实际上船厂开始建造第四(HMS Dragon D-35)与五号舰(HMS Defender D-36)的舰体时,许多系统装备的合约都悬而未决。直到2007年8月,经过18个月的折冲与协商之后,所有子系统与整合工作的合约才签署完毕。与首批三艘相较,第四至六号Type-45虽然基本设计与装备没有更动,细部设计仍有10项左右的调整。

正在离开朴次茅兹港的Type45驱逐舰不屈号(HMS Dauntless D33)。

船舰设计

由于英国在参与CNGF计划的过程中仍得不少经验,使得勇敢级的设计工作可以简化。自然地,从勇敢级的设计中,可以看出若干CNGF的影子,包括继续使用PAAMS防空飞弹系统以及若干CNGF时代就决定的装备(如S-1850M长程对空搜索雷达)。勇敢级的排水量为7200ton,是英国在二战后建造的最大型驱逐舰,该计划主持人对勇敢级大型化的解释是因为采用新的人员适居性标准、赋予更强大广泛的作战及指挥能力,以及采用整合式电力推进系统等。由于吨位提升,勇敢级的舰上空间较Type-42宽敞,预留改装的空间也随之增加,还可容纳较大型的新一代梅林(Merlin)反潜直升机(EH-101直升机系列之一)。勇敢级在设计上力求周延,拥有足够的预留空间,可确保其在寿命周期内进行性能提升时不需要重大地修改舰身结构,以因应逐渐减缩的预算。勇敢级采用模组化建造方式,主承商承造舰体与次承包商制造次系统在同时进行,舰体完成后,系统就直接送到造船厂装上舰体。由于采用模组化建造,不仅减少了建造时间与成本,未来进行维修、改良也十分便利。此外,勇敢级拥有匿踪外型设计 ,号称能将雷达截面积降至相当于渔船的大小。

为了对抗北大西洋上恶劣的风浪,勇敢级的舰炮前方设有大型挡浪板,此外也在垂直发射器前方和两侧设置一圈颇高的档墙来隔绝大浪以及飞弹发射产生的火焰。 由于自动化程度的提升以及采用可大幅减少人力需求的IPS推进系统,7200ton的勇敢级仅编制官兵190名(其中军官占22名),此外还可搭载额外的人员45名(最多60名)与装备,执行两栖特种作战或其他非军事任务(例如救灾)。由于空间充裕、人员编制减少,勇敢级的起居环境相当舒适, 皇家海军形容有如"四星级旅馆",舰上22名军官都拥有各自的单人舱房,士兵舱间则为每六人一间,远比42式驱逐舰的大通铺舒适;此外,舰上还拥有健身房等充裕的休闲设施,并配备CD播放器、iPOD充电器等。 舰上人员的饮水由Pall Corporation提供的逆渗透集成膜系统(IMS) 海水净化器提供,整合有空纤维微孔滤(MF)与逆逆渗透模组,可过滤海水中的细菌、病毒、矿物质和其他杂质;相较于传统的海水过滤系统,这类逆渗透系统的维修工作量与维持成本大幅减少,并能有效处理高污染水域的海水。

推进系统

动力系统方面, 英国在2000年11月1日就正式决定,勇敢级将采用革命性的整合式全电力推进系统(Full Electric Propulsion,FEP,美国称之为Integrated Power Systems ,IPS,详见美国海军DD (X)一文)。勇敢级的FEP系统包含两具革命性的WR-21中段冷却再加热(Intercolled Recuperated,IRC)燃气涡轮机组, 两具WR-21的最大并连输出功率为43MW(57600马力),每具燃气涡轮分别驱动一个21MW的交流主发电机; 除了主要燃气涡轮发电机之外,舰上还配备两组2MW级柴油辅助发电机。舰上的电力馈送到两个功率20MW级(27000马力)的Converteam推进用电动机(见下文) ,直接带动双轴螺旋桨。在传统推进系统中,船舰主机系直接透过减速齿轮箱与推进器连结,而Type-45的FEP则打破这种直接耦合关系,主燃气涡轮只带动主发电机,与辅助柴油发电机的电力一同馈送入整合输配电网,并由数位的整合输配电系统实施控制,而带动推进器的电动机只是输配电网之中的一个终端;在高速航行时,燃气涡轮带动的主发电机自然将主要功率都用于推进电机,而辅助的柴油发电机则可在低速作业时提供推进以及船舰本身辅助系统所需的电力,使燃气涡轮得以停机节省油耗。

WR-21是1991年至2000年间由美、英、法三国联合投资开发的新型燃气涡轮,由美国诺格集团海上系统集团(Northrop Grumman Marine Systems)为主承包商,主要次承包商为负责燃气涡轮本身设计的Rolls Royce,其他参与成员还包括 美国Westinghouse、法国DCN、Alied Signal以及CEA等,研发经费共4亿美元。WR-21以Rolls Royce的RB-211商用喷射发动机的修改型 为基础,结合部分Trent系列发动机的技术而成,每具WR-21最大功率为25.2MW级(33525马力),不过在Type-45驱逐舰的推进系统中单机最大功率调降为21.5MW级(28800马力) ,持续运转功率为26400马力。传统的简单循环式(Simple-cycle)燃气涡轮将吸入的空气压缩、燃烧之后,便直接将高温高压气体向后喷出产生推力,之后便直接把废气由排气管送至排气口排除,这种方式将使大量来不及运用的热能直接排放到大气逸散掉,不仅造成浪费,也使船舰的热信号增加。而WR-21采用的IRC模式, 在热交换器中加入一段增压中间冷却器(Intercooler)和回流换热器(Recuperator);中间冷却器位于中压压缩机与高压压缩机之间,对进入高压压缩机的空气先行冷却,可减少高压压缩机所需的功率、改善高压轴效率,并增加约25%的净输出功率;而回热器则收集高温废气的热能,用来对进入燃烧室的气体进行预热,能降低气体升温到进气温度所需的燃油消耗。 燃气涡轮最为人诟病的先天缺陷就是低速运转时燃油消耗非常不经济,而WR-21在50%功率输出下,耗油量仅比100%全功率输出时增加4.15%。与传统的简单循环燃气涡轮相较,WR-21的燃油消耗在最大功率运转时减少17%,40%功率运转时减少25%~30%,在30%功率运转时减少30%,在10%功率运转时减少40%~60%;整体而言,IRC运作方式让WR-21的效率比一般燃气涡轮提高30%以上, 平均油耗则降低25~30%,燃油运用效率直追大型船舶用柴油机, 并有效减少了废气排放量,助于环保以及降低红外线讯号。 然而由于增加了中冷器与回热器,导致WR-21必须付出更复杂、更笨重且更昂贵的代价。WR-21含机柜长800cm、宽264cm、高483cm,重24432kg;与西方舰艇广泛使用的LM-2500简单循环燃气涡轮相较,WR-21占用的平面面积相当,但是高度则增加了一些。 依照当时美国海军的估计,如果柏克级飞弹驱逐舰以WR-21燃气涡轮取代原本的LM-2500,平均值勤的燃油消耗可减少21%,平均每艘每年运转所节省的燃料费用达159万美元。WR-21平均失效间隔(MTBF)约1000运转小时,使用寿命可达40年,每周计划性的平均预防性维修工作(Crew Preventive Maintenance )估计为4.5人力小时,每周计划与非计划性维修工作(Crew Maintenance)估计为6.75人力小时。

WR-21、RB-211与其军用版RB-199发动机(使用于英、德、义合作的龙卷风战斗机)都采用类似的IRC操作方式。当年研发RB-211由于技术太过复杂 使得劳斯莱斯差点在1971年破产,同时延迟洛克希德L-1011三星式客机的推出,导致两家公司都在业界丧失原有地位,因此多数其他公司设计客机时不敢采用此一复杂的高效率发动机;但是RB-211的高推力、高效率在民航机界难有人望其项背,无后燃器推力是F-100的三至四倍,胜过 当时几乎所有的西方国家或俄罗斯喷射发动机 。原本WR-21也是美国D-21的候选主机,然而随后由于DD-21不断大型化,导致25MW级的WR-21不敷使用,最后还是选择了采用简单循环、功率达36MW等级的MT-30。

在2001年3月14日,Type-45主合约办公室(PCO)与美国诺格集团海洋系统(Northrop Grumman Marine Systems)、英国劳斯莱斯(Rolls Royce)以及法国造舰局(DCN International)签约,为前六艘Type-45供应所需的WR-21燃气涡轮发动机以及相关控制、支援系统,价值8400万英镑。在2004年,WR-21分别在日本川崎重工与法国DCN完成试车。 在2000年11月1日,英国国防部选择法国Converteam(原为Alstom的机电部门,又称Alstom Power Conversion,2005年成为独立公司,2011年9月被美国GE集团购并完成)作为Type-45整合发电、电力推进系统的主承包商,合约中一并包含首批三艘Type-45所需的电机装备,总价值约4000万英镑。

整个Type-45的主要电机架构包括两具由WR-21燃气涡轮驱动的21MW级交流发电机、两具功率各20MW级的Converteam先进感应马达(Advanced Induction Motors,AIM)、两组单机功率2MW(2700马力)的Wartsila 12V200柴油交流发电机组、依照商规技术开发的调制变化器(modulated converter drives)以及三具五通道煞、高压总配电盘(HV switchboard)、船舰整合输配电网(Ship Services)、电力控制系统(Power System Control)、动态电阻(dynamic breaking resistor)、HY/LV谐波率波器(harmonic filters)、相关的输配电以及系统控制单元等。大多数的电机装备设置于左侧机舱,与右侧机舱完全隔离。在Type-45的机电架构之中,每具WR-21直接驱动一具21MW交流发电机,与两具2MW辅助柴油发电机组透过高压总配电盘并连结合,将电力馈送至船舰输配电网,并由电力控制系统(Power System Control)进行统筹分配管理;而带动螺旋桨推进器两个20MW主推进电动马达则各透过一个高功率变频器(Frequency Adaptor)与三个五通道煞车与输配电网结合。舰上的整合式输配电系统能将发电机组功率转换成不同电压的用电(115V与440V),供推进系统与舰上各电力负载使用。Type-45的整合电力系统与美国DDG-1000有不少共通之处,例如采用Converteam同系列的AIM(45式采用20MW的版本,DDG-1000则以34.6MW的版本为主发电机,18MW版为辅助发电机) ;此外,CVF伊莉莎白级(Queen Elizabeth class)航空母舰的整合电力推进系统,也使用Converteam公司的AIM 20MW级先进感应电动机。

最初Type-45打算使用革命性的囊荚式电动推进器(详见美国海军DD (X)一文),此种推进器已经应用于不少新型民间船舶、邮轮上,具有大幅减少机械复杂度并增加船体灵活度的优势。然而直到2000年代,囊荚式推进器仍不算是一种够成熟到可用于第一线大型作战舰艇的推进方式,许多使用此种推进器的民间大型船只都面临组件受力过钜而需要频繁维修的问题,对于经常需要急遽加减速以及重视战场可靠度的作战舰艇而言并不合适;而虽然囊荚推进器可以避免许多大轴带来的问题,但由于把电动机与推进器都整合在一起并放在船舱以外,需要进入干坞才能维修,不仅不利于第一线即时处理,遭受鱼雷攻击时更需要直接承受爆震,甚至可能直接掉落脱离船体;而传统布置方式则可确保主机、传动系统都在舰体内部,不仅受到保护,也 能对电动机实施第一线的即时维修作业。再者,囊荚推进器把电动机放在囊荚之中,因此比传统舰内布置方式更容易遇到尺寸问题;对于中型的高速作战舰艇而言,功率足够的囊荚推进器很可能超过舰体所能安装的上限,除非采用新科技的马达在更小的体积内产生更高功率。由于这些因素,1990年代英美几种打算采用全电力推进配合囊荚推进器的舰艇,包括美国DDG-1000驱逐舰与英国Type-45和CVF航空母舰,最后纷纷改回传统的大轴/船舵配置。虽然如此,这些全电力推进舰艇仍能将发电机设置得比较后面,使得大轴长度比传统设计缩短不少,对于节省体积、降低成本以及减少维修负荷仍颇有帮助。BAE Systems宣称拜高效率全电力推进系统之赐,Type-45驱逐舰每日燃油消耗量平均比Type-42驱逐舰和Type-23巡防舰减少1/4。

Type-45的所有推进、机电与辅助装备都由一套利顿海洋系统(Litton Marine Systems,LMS)开发的平台管理系统(Platform Management System,PMS)实施集中监视与控制,同时也负责全舰损害管制作业的监控。PMS也透过一个单一介面与舰上的资料传输系统(DTS,见下文)与FICS区域网路系统(LAN)连结,可随时交换各项主要平台与系统资讯。

勇敢号(HMS Daring D32)舰上的控制中心。

勇敢级高度现代化的舰桥。

勇敢级的驾驶席,舵手正在操舵。

勇敢号舰桥的航行操控席特写,可看到舵轮与燃气涡轮控制手柄。

战斗系统与开发工作

(上与下)勇敢级驱逐舰的作战室(Operation Room)的各种工作站。

勇敢级驱逐舰的作战室,摄于作业中

作战系统方面,勇敢级采用BAE旗下BAE战斗与雷达系统公司(Bae System Combat and Radar System)与义大利阿勒尼亚.马可尼公司(Alenia Marcon System,AMS,后成为BAE Systems Insyte)合作开发的战斗管理系统(Combat Management System,CMS),合约价值5000英镑。CMS由指挥系统(Command System,CS)与其他若干战斗系统装备(Combat System Equipment,CSE)等部件组成,透过BAE System与AMS开发的资料传输系统(Data Transfer Systems,DTS)与舰上各系统连结。CMS采用分散式架构 ,大约拥有25个多功能显控台,不仅速度比传统集中式系统快,而且部分系统失效后仍不会丧失所有功能。这套战斗系统将拥有极高的整合度,把全舰所有的武器与感测器整合在一起运作,获得最高的战斗效率。本级舰的软硬体设备将采用开放式架构,大量使用与民间同步的商用政府组件(commercial off the shelf,COTS),不仅能降低成本,还能随着科技的进步随时进行更新与升级,与最先进科技水平同步 。为了降低成本,CMS的开发工作以皇家海军既有的ADAWS与SSCS系统为基础,并使用商规的Windows作业系统。

在2003年8月,AMS公司首度首度交付CMS的功能软体给Type-45主合约办公室,随即转移UKAMS公司。CMS的软体交付计划分为8个阶段,每个阶段间隔约6至9个月;其中,在2005年初交付的2.1.0版首度具备全部PAAMS与长程搜索雷达(Long Range Radar,LRR)功能,而在2005年11月交付的2.2.0版软体则用于整合开发工作。在测试阶段的指挥系统(CS)包含8个迷你显控台,使UKAMS能进行PAAMS的指挥管制与武器控制功能的整合开发工作。CMS软体原订在2005年6月进行最终交付,并整合于英国用来测试Sampson雷达、PAAMS防空系统和Aster飞弹的长弓海试平台(见下文),但这个进度延迟了约2年。

在2003年9月,AMS将资料传输系统(DTS)的软体交付Type-45主合约办公室,以配合其他战斗系统组件的测试工作;除了交付UKAMS进行开发工作之外之外,也交给MISC测试中心。在2003年下旬,气象与导航系统(meteorological and navigation systemMETOC)软体交付MISC,不过部分系统在2003年9月仍在厂方验收测试(Factory Acceptance test),导致交付进度落后。原订系统整合开发工作应在2003年10月完成,并在2004年交付。

Type-45二号舰不屈号(HMS Dauntless D-33)舰桥近照,摄于2012年4月4日,舰桥顶部

两侧各装有一个EOGCS光电火炮射控系统的旋转塔。

Type-45的光电火炮射控系统(Electro-optical Gunfire Control System,EOGCS)由AMS与雷德马克防卫系统(Radamec Defence Systems,现属于Ultra Electronics)开发。EOGCS的初期整合与测试工作最初在Frimley进行,后来转移到AMS Broad Oak的战斗系统初期整合设施(Combat System Preliminary Integration Facility ,CSPIF)进行。EOGCS由几个子系统整合,其中光电观测平台(Electro Optical Sensor Platform,EOSP)的组装、整合与感测器测试工作由次承包商进行,在2003年9月进行雷德马克的第一次厂方验收,同年底AMS还接收另外两项子系统;在2004年1月,由Sofresud提供的快速瞄准装置( Quick Point Device,QPD)交付AMS。EOSP与QPD在CSPIF设施进行整合测试,整个EOGCS的开发工作也在此完成。在2005年7月,EOGCS进入厂方验收阶段。

其他电子/武器系统

其他方面,Type-45的通信、导航等电子系统如下:由BAE与Thales Communications Ltd领导的团队(包括BAE Systems Avionics、Selex Communications等)所开发的全整合式通讯系统(Fully Integrated Communications System,FICS),包含船舰内/外部通信与资料传输,并允许舰上人员使用电子邮件,合约价值3800万英镑;Astrium(由Thales与BAE合资成立)的SCOT-3卫星通讯系统、美国诺格集团海事部门(Northrop Grumman Marine Systems)与洛克威尔自动化(Rockwell Automation)公司研发的平台管理系统、阿勒尼亚.马可尼(Alenia Marconi Systems)METOC的海洋气象(Meteorological and Oceanographic)系统等装备。美国雷松(Raytheon)则为Type-45提供整合式导航系统(次系统供应商为Raytheon Marine GmbH of Kiel),合约价值1200万英镑,整合了电子海图显示与资讯系统(Electronic Chart Display and Information Systems,ECDIS)、惯性导航装置 、GPS以及舰上的导航雷达 ,能对船舰操舵、航行与运转实施自动化中央监控,并随时计算船舰位置、速率与运作机能给舰上其他相关系统,此外也提供精确导航、视觉或纯仪器导航、海上避碰、监视水面与近水面空中物体功能,而舰上的敌我识别系统亦由雷松提供。舰上的资讯传输系统为BAE System与AMS开发的资料传输系统(Data Transfer Systems,DTS),合约价值7000万英镑,使用商规高速乙太网路(ethernet)连接舰上战斗系统与各感测、武器系统以及平台管理系统(PMS),是各主要作战相关次系统的战术和管理资料都由DTS负责传输交流。

此外,皇家海军最初也打算在Type-45上配备美国开发的联合接战能力(CEC);在2002年4月,一个由美国洛马集团英国整合系统(Lockheed Martin UK Integrated Systems)公司领导的小组针对英国CEC计划的评估阶段2(Assessment Phase 2)进行概念展示以及降低风险评估;在2002年12月,英国CEC计划正式签约,原本一切进行顺利,但评估若需在Type-23巡防舰(预定从2008年起)与Type-45驱逐舰(2012年起)上装备,需要2亿英镑的支出。因此在2005年12月,消息传出英国国防部决定变更CEC计划的需求,并重新评估整个计划,整合入英国的跨军种资讯传输计划中,势必变成无法满足皇家海军现阶段的需求。

勇敢级最重要的武装──主要防空飞弹系统(PAAMS),是许多新一代欧洲海军舰艇的重要武装。PAAMS的雷达系统因使用国不同而异,但是飞弹都是一样的,即由法国研发、垂直发射的Aster-15/30防空飞弹。PAAMS的雷达部分,英国的选择乃是一具由BAE旗下英国航太防卫公司(BADS)研发的参孙(Sampson)主动式多功能相位阵列雷达(多功能电子扫瞄雷达(Multi-function Electroically Scanned Adaptive Radar,MESAR)的舰载衍生型),此型雷达的技术层次与性能皆属发烧级, 甚至连美国神盾舰艇使用的SPY-1A/B/D都甘拜下风。然而,Sampson顶尖的性能背后却是令人扎舌的高昂造价:虽然Type-45防空驱逐舰的排水量虽比柏克级少2000ton,防空飞弹搭载量更只有后者的一半,但是总成本却比柏克级高出三至五成,Sampson雷达系统堪称 主因之一(当然,柏克级由于产量大,单位成本压低也是原因之一)。Sampson负责对空监视与导控飞弹,具有良好的侦测弹道飞弹潜力,未来可望以此发展英国版的海基弹道飞弹防御系统。此雷达安装于舰桥上方高大的塔状桅杆顶端,此乃全舰最高的位置,可以俯瞰、监视来袭的掠海反舰飞弹 ,其安装高度大约是美国柏克级的SPY-1D雷达的两倍,故拥有更好的低空目标侦测能力。Sampson雷达是英国在参与CNGF计划时坚持的配备,而法、义则主张使用EMPAR被动式相位阵列雷达,这是双方在CNGF计划的重大歧见之一。在 福克兰战争中,英国特遣舰队由于两艘航舰实力不足(仅配备STOVL机种),Type-42飞弹驱逐舰的区域防空本事也不够高明,导致整体舰队防空网漏洞百出,吃了不少苦头;这使 皇家海军坚持CNGF必须 比照美国神盾舰艇的能力,为整支舰队撑起有效的防空保护伞,不仅要击落朝着自己而来的飞弹,也必须拦截其他朝着己方舰队而去的飞弹。而在今日,皇家海军常常要与美国海军一起进出冲突地区实行武力投射,为了避免 福克兰战争的惨况重演,自然迫切需要本事高强的区域防空舰艇。但对法、义海军而言,CNGF最多当成两国航空母舰的贴身护卫,只要在安全距离外成功拦截那些朝着自己而来的目标即可,对雷达与飞弹接战距离以及多目标接战等需求自然比英国低得多。因此,英国坚持使用长距离搜索能力与技术水准均属高档的Sampson,但对法、义而言,性能与技术水准低于Sampson、但价格低廉得多的EMPAR便绰绰有余 ;而Aster飞弹系统对法、义而言,也只不过是标准SM-1防空飞弹的替代品,不要求等级上飞越的提升。除了Sampson之外,勇敢级还装有一具S-1850M 3D旋转式对空搜索雷达做为Sampson雷达的辅助(由SMART-L雷达的天线与Marconi的后端系统组成,水平线飞弹驱逐舰也拥有一具同型雷达,详见德/荷TFC飞弹巡防舰一文),负责长程对空搜索与平面监视。

声纳方面 ,为了节省成本,英国国防部最初不打算在Type-45上配备声纳;然而,基于实战中可能遭遇敌方潜舰攻击的考量,英国国防部还是在2001年1月决定在Type-45上配备 舰首中频主/被动声纳,当时还一度打算等Type-42驱逐舰除役后将其Type-2050声纳拆来给Type-45用。英国最初中意的是法国Thomson Marconi Sonar(目前为Thales Underwater Systems)为该国水平线驱逐舰开发的TMS 4100CL声纳系统,但由于索价过高而作罢。接着皇家海军宣布公开招标,并在2002年1月15日选定了英国Ultra Electronics的海洋系统(Ocean System)部门的MFS-7000中频声纳系统夺标,此系统曾售予巴西,性能与价格均比原先中意的TMS-4100CL低 ,但仍可提供中短距离的水雷与潜舰侦测能力;六套供Type-45使用的MFS-7000声纳系统的总成本约2000万英镑,其中系统本身购置成本为1100万英镑,其余为整合开发经费。鱼雷反制系统方面,Type45使用 英国与美国合作开发的水面舰艇鱼雷防护系统(Surface Ship Torpedo Defence,SSDT,另有专文介绍 ),英国版的制式型号为2170型。2170型SSDT是一种整合式鱼雷反制系统 ,包括核心处理器、Type-2070鱼雷侦测声纳、拖曳式主动鱼雷反制系统(TBF拖曳弹性阵列)以及两组八联装诱饵发射器,处理器还与舰上的MFS-7000固定式声纳整合,能提供自动的鱼雷预警,发现鱼雷后发出警告并采取建议的对策 ,例如采取的回避机动与航速,反制手段包括以拖曳式诱饵发射欺诱信号、以诱饵发射器投掷声标等"软杀"方式。法、义为水平线级装备的SLAT鱼雷反制系统就比较阳春, 造价与复杂度不如SSDT。

 

安装于Type-45舰首垂直发射器后方的Outfit DELH IDS 300水面诱饵发射管。

摄于2011年7月23日朴次茅兹军港。

电子战系统方面,本级舰的电子反制系统可能是西方世界目前功能最强大的新型海鸦式反制系统,此系统号称能干扰俄罗斯SS-N-22超音速反舰飞弹的逆合成孔径雷达寻标器。此外,舰上还配备BAE的Seagnat与IDS 300外置(Outfit DELHI)水面诱饵系统,其中IDS 300的发射管设置于舰首垂直发射器后方(两舷各两管),可在水面投掷投掷带有电磁干扰源的海妖(Siren)有源诱饵或者是无源的快速充气海上假目标,因为 舰载主动电子反制系统对使用单脉冲雷达寻标器测定角度的反舰飞弹没什么效果,传统舰载主动电子反制系统甚至还可能招来干扰 归向反舰飞弹的攻击,因应方法之一就是让电磁干扰源离开舰身,使反舰飞弹搜索目标时就上当,这是未来消耗性反制系统的发展趋势,另一代表性系统就是美国与澳大利亚合作开发的NULKA。 电子支援方面,勇敢级采用Racal Defence(现为Thales Sensors)的雷达频率电子截收装置(Radar band Electronic Support Measures,RESM) ,以及Shaman通讯频率截收装置(Communications band Electronic Support Measures,CESM)。Shaman由BAE Systems的C4ISR Networked Systems & Solutions (NS&S) 部门开发,采用开放式系统架构,大量应用COTS商规组件,未来将普遍应用于皇家海军舰艇上。

勇敢级舰首的Sylver A-50垂直发射器。摄于勇敢号(HMS Daring D-32)2012年1月20日通过苏伊士运河。

由此可看见配备Sylver垂直发射器的空间利用效率不佳,大量甲板空间被浪费

;换做是MK-41,相同空间能配置八个八联装单元。

武装方面,第一批三艘勇敢级飞弹驱逐舰 的舰首配备六组八联装Sylver A-50垂直发射器,与水平线驱逐舰相同,混合装填Aster-15/30防空飞弹;而皇家海军则将这套使用Aster-15/30的防空飞弹系统称为海毒蛇(Sea Viper)。由于Aster-15/30性能极为优异,加上成本考量,皇家海军最初不打算为勇敢级装备任何近迫武器系统,单靠Aster-15来担负近程防空任务 。勇敢级的舰首垂直发射器空间足以装置八组八联装美制MK-41垂直发射单元,而Sylver垂直发射单元的空间利用率较差,每个单元之间的间隔较大,相同空间只能 装置六个单元共48发。舰炮方面,第一批三艘Type-45 一开始就确定配备一门MK-8 Mod1 4.5寸55倍径舰炮,稍后在2004年下旬又决定Type-45四至六号舰亦采用MK-8 Mod.1。与早期型MK-8相较,MK-8 Mod.1换装匿踪炮塔外壳 ,并且以电子驱动组件取代了原本所有的液压部件,使得可靠度、安全性与射击精确度大幅提升,系统重量也减轻不少;除了勇敢级之外,Type-23式公爵级巡防舰与 仍在服役的Type-42驱逐舰亦陆续换装MK-8 Mod1舰炮。MK-8 Mod1的最大射速约每分钟20至26发,使用标准高爆弹的射程约20km,使用增程高爆弹(HEER)时射程增为26km,舰上总共可携带800发4.5寸炮弹。至于Type-45的舰炮控制,则仰赖 两座分别安装于舰桥两侧的光电火炮射控系统(Electro-optical Gunfire Control System,EOGCS),此为阿勒尼亚.马可尼与雷德马克防卫系统(Radamec Defence Systems,现属于Ultra Electronics)的产品;不过,前三艘Type-45在完工初期并未安装EOGCS光电射控系统,事后才予以补装。

除了4.5寸舰炮外, 皇家海军在2003年2月正式决定在Type-45上装置两门MSI-Defence Systems的DS-30B 30mm/75倍径机炮,作为本级舰近距离防空、反水面自卫武器,设置在上层结构两侧。DS-30B射速达650发/分,反水面射程达10km,防空射程3km。勇敢级的直升机甲板十分宽敞,是Type-42驱逐舰的四倍 ,机库尺寸可以容纳一架HM-1梅林(Merlin)重型反潜直升机(EH-101的英国版)或两架HMA.8超级大山猫反潜直升机,而且甲板强度足以承受CH-47重型运输直升机的起降停放,因此必要时能支援两栖垂降或相关特种任务。 不过出于预算考量,Type 45服役初期还是只配备超级大山猫反潜直升机;原本皇家海军预定在第二批(四至六号舰)Type 45上配备梅林反潜直升机,但目前并没有实现,这显然是因为Type 45并非以反潜任务为主,因此重型的梅林式只配置在Type 23反潜巡防舰上,而Lynx HMA.8则会在2015年左右陆续被AW159野猫(Wildcat,超级大山猫的大幅度改良版)取代。 为了增加直升机在恶劣海象的起降操作能力,直升机起降甲板设有Mac Taggart Scott公司生产的Prism直升机辅助降落系统(详见Type 23巡防舰一文)。

勇敢级的直升机库尺寸是依照梅林(Merlin)重型反潜直升机而设计,不过最后仍决定使用

较小的超级大山猫型。勇敢级的机库空间足以一次停放两架,不过实际上只部署一架。

由于英国国防预算缺得紧,一些驱逐舰应有的配备都无力采购,导致勇敢级飞弹驱逐舰东缺西缺。第一批勇敢级 服役时暂不配备反舰飞弹、鱼雷发射器;在2011至2015年,皇家海军陆续为勇敢级加装两门美制方阵MK-15 Block 1B近迫武器系统,设置在舰舯两侧。在未来,勇敢级将配备鱼叉反舰飞弹,以及隐藏在两舷舱门内的两组Cray Marine 324mm双联装固定式鱼雷发射器(可能使用Marconi的黄鲷鱼(Stingray)轻型反潜鱼雷,采电力推进,主/被动声纳寻标器导引,速度45节时射程11km,最大攻击深度750m,弹头重35kg)。原先也有人提议在勇敢级上加装美制21联装RAM或英制24联装海纹(衍生自英国陆军的星爆肩射防空飞弹)短程防空飞弹系统,但除非经费充裕否则实现的可能性不大。 在2013年,英国国防部决定让四艘勇敢级安装鱼叉反舰飞弹,而这四套鱼叉飞弹系统系统来自于2011年前半除役的四艘Type-22 Batch 3巡防舰。

摄于2011年7月23日朴次茅兹军港的勇敢号侧面,由左而右分别是K-15 Block 1B近迫武器系统

DS-30B 30mm/75倍径机炮

 

STP-2与MICS

为了进行PAAMS防空作战系统的测试工作,英国事先建立了一些陆上与海上整合测试设施,最主要的包括由长弓海试平台(Longbow Sea Trials Platform)改装的STP-2,以及包含完整PAAMS、雷达与作战系统在内的海事整合与支援中心(Maritime Integration & Support Centre,MISC)。

被用来测试英国版PAAMS的长弓海试平台,上装有Sampson相位阵列雷达与

一套Sylver A-50垂直发射器。

长弓平台正发射一枚Aster-30防空飞弹进行拦截测试。

在2001年9月,UKAMS与英国海洋科技(British Marine Technology,BMT)签署价值1200万英镑的合约,由BMT负责协助PAAMS英国版以及配套Sampson相位阵列雷达海上测试工作的相关工程。为此,BMT向英国国防部借用长弓海试平台;这是英国国防部在1984年购入的一个浮动船坞平台,长108m、重12000吨,当 年曾用于测试垂直发射的海狼(Seawolf)GWS.26舰载短程防空飞弹系统,完成测试后该平台就存放于Brixham港。长弓平台在2003年9月被拖至朴次茅资,从2004年4月起由BMT转包的舰队支援公司(Fleet Support Limited,FSL)进行8个月的全面的翻修与改建,在2005年5月完成。随后BMT对长弓平台进行必要改装,在上面设置一个高25m的桅杆来架设Sampson雷达(距离水线高度35m),以模拟Type-45驱逐舰桅杆的实际高度;此外,长弓平台还安装一套八联装Sylever A-50垂直发射器用来装填测试的Aster防空飞弹。担负PAAMS测试工作时,长弓平台被赋予STP-2的代号。原本英国打算在2005年中于Aberporth进行Aster的飞弹测试,后来改在2003年于法国南部土伦港附近的飞弹测试中心(Centre d'Essais de Lancement Missiles,CELM)进行 。由于原订在2005年6月完成交付的Type-45驱逐舰战斗管理系统(CMS)软体延迟两年之久,导致长弓平台测试PAAMS的进度跟着延后。 在2006年5月,CMS的部分次系统开始在长弓平台上测试,而进一步的系统整合测试则等到指挥系统(Command System,CS)与其他若干战斗系统装备(Combat System Equipment,CSE)抵达后才进行。在2007年10月开始,一切备便的STP-2平台被拖到地中海。在2008年6月4日,长弓平台在法国南部海岸CELM测试场进行 皇家海军首次PAAMS实弹试射,发射Aster-30防空飞弹拦截一枚时速450英里、高度10000m的目标,而这枚Aster-30在距离发射地点35km处成攻击毁目标。 完成测试工作之后,长弓平台又遭到停用,最后在2012年8月由土耳其的船厂进行拆解。

(上与下)位于朴次茅资军港附近山丘上的海事整合与支援中心(MISC)

,上面装有Type-45驱逐舰完整的雷达系统,包含Sampson第三号原型与S-1850M雷达。

这个中心负责Type-45的雷达侦测系统的开发测试工作。

至于海事整合与支援中心(MISC)则由BAE System委托VT朴次茅资设施建造,位于朴次茅兹海军基地附近的波特登山丘(Portsdown Hill)上,造价约1500万英镑,2004年启用,其中设置了完整的Type-45驱逐舰的雷达与战斗系统,包括安装Sampson与S-1850M雷达的桅杆 、EOGCS光电射控仪、导航雷达等 ,整个布局与Type-45的上部构造类似。在2006年底,BAE System生产的第三套Sampson原型雷达交付,并装置于MISC。MISC成立时自然首先负责进行Type-45的雷达、战斗系统开发工作,其安装位置提供了极佳的雷达视野。 当Type-45的研发工作告一段落之后,MISC就转而负责CVF伊莉莎白级航空母舰战斗系统的开发工作。

计划期程与数量删减

Type-45的建造、服役期程不断延后 。依照2001年中的计划,Type-45的细部设计工作应在2002年12月完成,首舰勇敢号在2003年1月切割第一块钢板开始建造,2004年10月下水。然而到了2002年11月,英国国防部证实在主承包商与船厂分配工作的阶段已经出现延误,虽然主合约允许六个月的空窗期,但审查报告指出计划延误的可能性极高。在2003年3月28日 ,首舰勇敢号才切割第一块钢板开工建造,2003年8月11日在BAE斯高顿厂区展开主要船段的建造工作;此阶段下水期程已经延后到2005年9月,然而建造工作中又发生问题导致进度进一步落后,2006年2月1日才下水 。依照2004年11月的规划,勇敢号预计应在2007年11月成军,但BAE早在2004年1月就表示该舰至少在2008之前都无法交舰 (防空系统关键的Sampson雷达也在2008年8月因许多技术问题而进行计划重整,据信是Type-45进度延后的重要原因之一),而且Type-45第一批的交舰时程 平均会延后12至18个月;随后,英国国防部与BAE同意将勇敢号的交付时程延后到2009年5月,比原订延期18个月。在2006年度,由于勇敢级的核心装备──Sampson相位阵列雷达在勇敢号公试的对空威胁分析课目中,显示还需要花费更多时间进行评估,导致勇敢号成军的期程又从预定的2009年5月延后到该年底 。

最初勇敢级预计建造12艘,总共分 三批 ,第一批从原本的三艘扩充为六艘(实际上四到六号舰的建造合约到2005年以后才完全确定),第二批与第三批各三艘。依照原订计划,英国国防部应在2003年底与承包商进行第二批三艘Type-45(7至9号舰)展开相关协商作业;然而此时英国国防部已经出现减少订购Type-45的迹象,例如2003年国防部发布的年度装备计划(Equipment Plan 2003,EP03)就不包含第三批Type-45(10至12号舰)。直到2004年1月,BAE System仍对建造10艘Type-45抱持希望;然而 皇家海军经费持续缩减 ,2003年之后每年又要耗费钜资维持驻伊英军,加上筹建中的两艘CVF航空母舰所费不赀,故英国国防部在2004年中的军备整编计划中决定裁减舰队规模来节省开支, 包括将驱逐舰/巡防舰队的规模由原本的31艘缩至25艘,勇敢级也受到波及,产量由原先12艘降至8艘 ,后续的陆攻能力强化计划也被搁置;在当时,英国国防部就有意暂缓Type-45四至六号舰的建造,而是否建造第七、八号舰仍未确定。在2005年6月,BAE Type-45主合约办公事(Prime Contractor Office,PCO)提交Type-45四至六号舰的报价建议,同时也附带提出第七、第八艘Type-45的报价;当时BAE Sysetm希望在2005年底获得第七、第八艘Type-45的合约,然而英国国防部似乎认为价格太贵而没有动作。虽然英国国防部在2005年12月发布的"国防工业战略"指出,以长期维持英国造舰能量的观点,英国必须每年建造一艘主力水面舰艇,每两年建造一艘核能潜舰,然而这只能极尽讽刺地对照同时期 皇家海军一再推迟或删减的舰体/潜舰建造计划。 更糟的是,在2005年底,英国国防部首度提出"至多建造八艘Type-45"的说法,另一方面意味着第三批两艘最后有可能遭到取消。到2006年,英国相关业界已经非常怀疑英国政府是否会订购第七与第八艘Type-45。

由于驻伊英军继续吞吃大笔军费,英国国防部在2006年底又宣布新一波的舰队裁减计划,除了前述六艘提前除役的驱逐舰/巡防舰外,还包括将两艘辅助舰艇除役, 当时就考虑把单舰成本已经涨到10亿英镑的勇敢级进一步砍至6艘。皇家海军希望这些裁减措施能在2007年节省2.5亿英镑,并于2008年节省1亿英镑。在2007年7月25日两艘CVF航空母舰签署发展与建造合约之际,当时消息也指出勇敢级的数量可望维持在八艘 (依照当时规划,应在2013年左右服役) ;然而在2007年12月初,英国为了因应未来在阿富汗与伊拉克的庞大驻军开支,又打算在未来十年内大砍150亿英镑左右的军费,海军方面不仅考虑将Type-45数量降至6艘,更考虑将机敏级核能攻击潜舰由原本的8艘打对折砍至4艘。

在2008年6月7日,英国政府正式确认取消第三批两艘勇敢级的建造 (实际上相关消息已经在2008年春季透露),使Type-45的总数确定停格在六艘;稍早,英国政府正式确认会执行两艘CVF航空母舰的建造 ,随后也宣布将经费投注于不容再拖的Type-22/23巡防舰替代计划(即FSC未来水面作战舰艇计划),因此删减后续勇敢级具有"弃车保帅"的意味,在预算持续紧缩之际仍能确保CVF与FSC等必要项目的 执行。

成本上扬

依照1999年英国国防采购局(DPA)的估算,希望Type-45首制舰以外后续11艘的平均成本控制在每艘2.7亿英镑(这个数字应该不含PAAMS防空系统)。依照2001年11月英国国家审计署(National Audit Office,NAO)的报告,估计12艘Type-45的总经费达80.87亿英镑(超支10%的上限为88.55亿英镑),这包含PAAMS的全工程发展与初期生产(FSED/IP)合约、测试评估阶段费用,以及28亿英镑的PAAMS总采购费用;而支付经费的高峰估计在2007至2008年和2008至2009年。依照这个数字,平均每艘Type-45的成本为6.75亿英镑。

依照2001年4月英国国防部的报告,认为建造六艘Type-45的总花费为55.65亿英镑;而在2001年7月10日,英国国防部宣称前六艘Type-45的造价为43亿英镑(应不含PAAMS的研发与初期生产经费),测试评估阶段则需要2.42亿英镑。依照国家审计署(NAO)的报告,PAAMS的全工程发展以及购置Type-45所需的PAAMS装备/飞弹的总费用为1.02亿英镑。而在2002年2月,估计六艘ype-45的建造舰体费用为20亿英镑。至于首制舰以后第二到第六艘Type-45的建造总费用(不含PAAMS的研发经费)估计为16.2亿英镑。而BAE System还估算,后续6至12号舰不含PAAMS装备的平均建造成本为每艘3.86亿英镑,包含PAAMS之后则为每艘5.48亿英镑。

依照2002年英国审计署(NAO)的主要计划报告(Major Projects Report 2002),前六艘Type-45的总成本为43亿英镑,而再增购后续六艘之后总成本会加到90亿英镑,平均每艘造价6.327亿英镑,不过这个数字不包含非经常性支出(non-recurring expenditure)或间接成本(indirect resource expenditure)。在2002年,Type-45每年运行的经费预估为1800万英镑(不包含维修)。依照2004年1月英国审计署,的国防部主要计划报告(Major Projects Report 2003),现阶段估计六艘Type-45的成本为55.46亿英镑,每艘平均成本为5.527亿英镑。在2004年11月审计署的2004年国防部主要计划报告中指出,前六艘Type-45整体支出已经增加9.23亿英镑,不过由于一些减少采购的作为而又节省7.68亿英镑,此时每艘Type-45的单位成本为5.767亿英镑。在2005年12月审计署公布的2005年国防计划报告中,六艘Type-45的成本估计上涨到5.896亿英镑,每艘单位成本为5.616亿英镑;审计署并建议降低一些性能规格,以控制Type-45价格上扬的趋势。到2006年8月,BAE内部资料指出希望Type-45后续五艘的建造工作能比首舰减少30%的人力工时成本。在2006年11月审计署的国防部主要计划报告指出,六艘Type-45的整体成本已经上涨到61.1亿英镑,这可能是因为BAE提交了四至六号舰的建造成本。

为了因应延后成军造成的研发/测试上扬,英国国防部在2006年追加了3亿1000万美元的预算 ,然而根据英国政府监察审计单位表示,Type-45在2007年的支出经费比2007年3月底预定的额度超支了3.54亿英镑(7.3亿美元),是此年度英国国家审计委员会审查的20个军备案里超支最严重者。与2000年7月主要项目审查的预算与进度相较,Type-45至2007年底已经超支9.89亿英镑(20.39亿美元),进度落后约三年。在2009年初,六艘勇敢级的总预算已经从原本的55.6亿英镑,大幅上涨到将近65亿英镑。 依照2013年1月英国政府审计署的报告,整个Type 45的研发经费达55亿英磅。

 

服役成军

测试大角度转弯的勇敢号。一架EF-2000台风战机在此时由舰尾通过。

勇敢号在2007年7月18日展开第一阶段海试,为时四周并于8月14日圆满完成 ,主要项目包括验证船体载台、动力系统 以及结构荷重等测试;在第一阶段海试中,勇敢号从静止加速到设计要求的29节航速只需70秒,并在120秒时加速到31.5节。 而从29节航速煞停时,也只会往前冲730m。

2008年3月30日,勇敢号开始Stage 1.2海上测试 ,至5月2日结束,五周期间内航行了4100海里,只补充了一次燃料,其燃油消耗率只有42式驱逐舰的1/4,此外也进行长程对空雷达与导航雷达的测试,曾在曼彻斯特至苏格兰西海岸成功地以雷达追踪一架英国空军的EF-2000战机 ;部分武器系统测试也在此阶段进行,包括舰炮弹道测试、武器瞄准测试等。在2008年6月4日,皇家海军首度成功进行了PAAMS防空飞弹系统的试射,发射一枚Aster-30飞弹成功击落距离35km之外、高度10000m左右的模拟目标。在2008年8月26日,勇敢号展开Stage 1.3海试,至9月22日结束,项目包括全程的通信系统测试;同时,舰上人员也在试航中熟悉各项操作与训练,为验收交付进行准备。在2009年1月28日,勇敢号首度抵达设籍的朴次茅兹海军基地,并在7月23日 正式交付皇家海军;在2009年底,消息传出勇敢号上整体防空作战系统的整合测试工作并不理想,需等到2011年以后才能发挥完整功能。 经过为期一年的军方测试之后,勇敢号在2010年7月31日正式宣告成军服役,担负战备任务;然而该舰稍后在9月7日就于南安普顿港与一艘拖船发生擦撞意外。

根据2003年初的规划,Type-45二号与三号舰应在2009年服役,前两批六艘应在2011年全数交舰。二号舰不屈号于2004年8月26日开工,2007年1月23日下水, 于2010年6月3日交付皇家海军;三号舰钻石号于2005年2月25日开工,2007年11月下水,原定在2010年服役,不过实际上到2011年5月6日才成军;四号舰龙号(HMS Dragon D-035)于2005年12月19日开工,2008年11月17日下水, 原定于2011年成军。由于勇敢号的成军延后多时,后续舰的时程也遭到拖累。

在2011年5月上旬,首舰勇敢号首度进行Aster防空飞弹(英国称为Viper)实弹试射。 在2011年11月上旬,消息传出勇敢级首舰勇敢号将在2012年初准备妥当,开始首度执行正式的战备任务,这也意味先前进度严重落后的战斗系统整合开发工作终于告一段落;直到此时,虽然已有四艘勇敢级进入皇家海军服役,但全都还在测试调整阶段,没有一艘真正担负战备任务 。在2011年6月,Type-45二号舰不屈号(HMS Dauntless D-33)前往大西洋彼岸的美国海军基地诺福克(Norfolk)参与FRUKUS演习,包含美国、英国与俄罗斯的军舰都有参与;而这次演习也是Type-45驱逐舰首次部署两架大山猫反潜直升机。 在2012年1月,首舰勇敢号被派往波斯湾,这是该舰第一次长期海外部署;随后在2012年4月初,Type-45二号舰不屈号被派往南大西洋水域(含福克兰群岛周边)执行勤务,这是该舰服役后第一次长期部署。 在2012年3月,在波湾地区的勇敢号与美国海军卡尔闻森号(USS Carl Vinson CVN-70)航空母舰打击群进行联合作业演习,期间勇敢号为该航母战斗群提供防空监视掩护;在这些联合作业中,英美双方以卡尔文森号的舰载机联队测试了勇敢号上Sampson雷达与舰上战斗系统的防空监视、目标追踪能力,其表现颇受美军赞赏。

在2013年3月20日,最后一艘勇敢级邓肯号(HMS Duncan D37)交付皇家海军,同年9月23日服役 ,随后在同年12月底宣告形成战斗能力(比原订提前四个月)。至此,Type 45驱逐舰的建造工作全部完毕。

 

升级改装计划

在原本冷战体系的架构以及 福克兰战争的教训,Type-45的定位是专职的舰队区域防空护卫舰,几乎将所有的 精力集中于防空能力,舰上精良的Sampson雷达以及PAAMS防空系统成为Type-45的精华;不过进入21世纪后,西方几个主要海上强权发现他们的舰队最常执行的作战型态再也不是舰队反潜或防空,而是对陆地实施武力投射,尤其是跟着美国南征北讨的 皇家海军感受最深刻。在这种情况下,Type-45的定位如果还是局限于纯粹的舰队防空,以其在皇家海军的主力地位,就显得不合乎效益,难以满足皇家海军日趋多元的需求 。在这种状况下,增加Type-45的多功能性──尤其是陆攻火力,可谓势在必行。不过,纵然皇家海军先后为Type-45拟定了几个颇有野心的升级计划,然而在经费拮据的现实下, 进度并非一帆风顺。

英国研发中的155mm陆攻舰炮,称为第三代海上火力支援系统(TMF),将AS-90自走炮的

155mm 39倍径炮身整合至既有的MK-8 Mod1匿踪炮塔。此计划在2010年底因预算删减而遭到取消。

1.陆攻强化计划

皇家海军曾 在2000年代初期为Type-45提出陆攻强化计划,应用于后续批次的Type-45(最早可能从第四艘开始);最初的提案为未来海军火炮系统(Future Naval Gun,FNG),使用全新开发的155mm 52倍径炮身以及新炮塔/弹舱系统,使用北约标准155mm炮弹以及既有的陆军155mm榴弹炮增程导向炮弹技术,相关概念研究从2002年左右展开。然而,由于新开发155mm 52倍径舰炮的成本相当高昂,其弹舱体积也不小,而当时英国有意在Type-45驱逐舰上保留扩充16个垂直发射器的空间来装填陆攻巡航飞弹(见下文),不太可能修改设计来配置一个比现役MK-8更占体积的火炮系统,因此这个计划在2004年中寻左右遭到搁置。2003年开始,美国联合防卫(United Defense,2005年6月被BAE购并)就打算以该公司MK-45 Mod4 5寸(127mm) 64倍径火炮配合EX-171增程弹药(ERGM)来竞争Type-45的陆攻武器系统。不过在2004年11月,英国第一海相(first Sea Lord)West上将表示,前六艘Type-45都会采用现行的MK-8 Mod1 4.5寸舰炮,因为当时考量的所有陆攻武器都过于昂贵;然而,West上将也证实英国国防部正在审查BAE System的一个新提案,以现有的MK-8 Mod1炮塔结合陆军AS-90自走炮的155mm 39倍径炮身(炮口初速827m/s),称为第三代海上火力支援系统(Third generation Maritime Fire Support,TMF)。

BAE System在2004年12月正式提出TMF的提案,宣称155mm 39倍径火炮的后座力不大于既有的MK-8 4.5寸火炮,无须修改就能直接整合于既有的MK-8炮座,而TMF的预估总重也只有24.5 ton(第一代的MK-8 Mod0为26.4ton,改良后的MK-8 Mod1为22.5 ton),预估最大射速为12发/分;而BAE System预估TMF最主要的变更在于修改火炮装填的机构,以相容于 新型155mm火炮的L15A1模组化装药(原本使用L10装药),此外火炮前端的炮盾也需要修改以增加炮身最大仰角。依照BAE System的评估结果,MK-8 Mod1的炮塔/炮座系统也能换用155mm 52倍径炮身(炮口初速945m/s),不过炮座系统需要经过额外强化来承受较大的后座力。TMF的第一阶段系研究将陆军AS-90自走炮的155mm 39倍径炮身整合于现有的MK-8 Mod1炮塔的概念可行性,其重点是配套供弹系统的发展,此阶段耗资150万英镑。在2007年,英国国防部与BAE System达成TMF的概念研究合约,从2008年2月底进入 研发的第二阶段,主要目标是深入研究第一阶段所规划的输弹系统的具体技术细节和风险,耗资70万英镑 。在2008年8月,BAE System宣布获得英国国防部一纸价值400万英镑(约755万美元)的合约,用来制造一座155mm原型舰炮(使用MK-8 Mod1的炮塔),并从2009年 起展开一系列陆地试射。然而在2010年10月19日英国政府公布的国防战略审查决议 (Strategic Defence and Security Review,SDSR)的裁军之中,TMF由于预算删减而遭到取消。

除了陆攻舰炮之外,英国原本计划强化最后一批(9至12号舰)Type-45的飞弹携行量以携带陆攻飞弹,第一种方案是以64管MK-41垂直发射器取代原有的48管Sylver A-50;其次则是保留原有48管Sylver A-50,另外找空间安装两组八联装MK-41或Sylver A-70垂直发射器以使用对地攻击武器。然而,根据BAE System的内部评估,以Type-45的原始设计,很难腾出空间同时安装MK-45 Mod4 五寸62倍径舰炮以及16管额外的MK-41垂直发射器。随着Type-45减产至八艘,陆攻能力提升方案曾打算改在第二批Type-45(六至八号舰)上执行。 事实上,皇家海军本来就比较希望在Type-45上安装MK-41垂直发射系统,而不是Sylver,这是因为皇家海军向美国购买战斧Block 4巡航飞弹并对SM-3反弹道飞弹产生兴趣,这些只有MK-41才能相容;而Sylver A-50垂直发射器只能装填Aster-15/30飞弹(能装填陆攻武器的Sylver A-70 VLS最快也不会早于2008年发展完成),这对需要多种功能与对地投射火力的皇家海军而言实在是缺乏弹性;因此1998年PAAMS系统决定采用Sylver A-50垂直发射器曾导致皇家海军相当不满。MK-41虽然比Sylver更重也更昂贵,但占用面积较小,勇敢级装载48管Sylver A-50的空间足以容纳64管MK-41,而且能装填几乎所有的美制飞弹如标准、海麻雀、VLA反潜火箭以及战斧巡航飞弹等 。英国已经向美国购买了战斧飞弹 (1995年购买第一批65枚战斧Block 3,2004年购买64枚战斧Block 4),并已经配备于英国的核能攻击潜舰上,皇家海军自然也希望战釜Block 4能纳入Type-45的陆攻提升方案中;而法国、英国近年合作研发的风暴之影陆攻巡航飞弹的海军版(SCALP-NAVAL)也是Type-45陆攻能力提升方案的选项,不过在美国老牌战斧飞弹的强势挤压下,前景仍有待观察。

为了配合在2010年建立"全球舰队"的愿景, 皇家海军希望前两批六艘Type-45都能在2009年之前开工,并在2006年8月初宣布第二批Type-45级(四至六号舰)将实施 部分前述的升级项目,以提升Type-45的多用途能力,特别是陆攻能力的强化;这显示勇敢级飞弹驱逐舰势必会在英国这支"全球舰队"中,扮演吃重的要角。在这此一改良计划里,第二批Type-45将换装陆攻能力更强的舰炮(型号尚未确定),并以美制MK-41垂直发射系统取代目前的Sylver A-50,而发射管数量是否增加则还不得而知。然而,由于预算删减,这个构想再度无疾而终,第四至第六艘勇敢级并未进行任何更动。而皇家海军在2010年迎来的不仅不是"全球舰队",反而是财政赤字之下的国防预算大删减, 皇家海军在这波裁军之中失去皇家方舟号(HMS Royal Arc R-07)航空母舰以及所有的GR.9猎鹰STOVL战机,皇家海军舰载固定翼作战飞机的能量就此中断。

2.反弹道飞弹能力

早在1998年,英国国防部就提出英国弹道飞弹防御(British Ballistic Missile Defence)的政策提出战略审查报告(Strategic Defence Review),当时计划还处于"静观其变"的状态,各项考量都还有待研究。随着美国联合一些欧洲盟邦开始发展甚至部署反弹道飞弹系统,英国开始感觉到有被孤立的风险,于是开始加快相关的研究进度。由于当时英国没有陆基反弹道飞弹系统的现成选择,因此在Type-45驱逐舰上部署反弹道飞弹就是一个理所当然的考量。在2000年5月,英国国防部发言人表示Type-45将纳入反弹道飞弹能力,不过这项声明并没有出现在同时期任何正式的官方文件中。Type-45的原始设计就足以容纳长度大于Aster-30的飞弹,而当时英国与法国都有意从Aster防空飞弹系列衍生出反弹道飞弹。法国为Aster-30发展反弹道飞弹能力分为两个阶段,分别为Block 1与Block 2,其中Block 1只是以现有Aster-30弹体与硬体为基础,透过软体改良使之能拦截600km级的短程弹道飞弹;而改称为Aster-45的Block 2则换装更强大的火箭助推器以及动能撞击战斗部。无论Aster-30 Block 1与Block 2都是陆基的计划,而英国有意以Aster-30 Block 2的技术为基础发展供Type-45使用的反弹道飞弹,称为Aster-30 Block 3。

然而,Aster-45的发展工作在2002年才展开,不仅获得期程比SM-3慢许多,成本、风险也高得多(事实上,由于财政困难,Aster-45约到2005年中旬就没有具体开发时间表);即便发展完成,Aster-45也只能在弹道飞弹落下阶段实施拦截,相当于美国的SM-2 Block 4A NAD系统,而不及SM-3。因此皇家海军一直有希望能获得SM-3的呼声。然而,由于勇敢级的核心系统就是包含Aster防空飞弹在内的PAAMS防空系统,整体系统设计都是围绕PAAMS;而现阶段Aster无法相容于MK-41垂直发射系统,需要额外的整合工作。如果 打算在勇敢级上配备美制标准SM-3,意味核心的作战与射控系统必须做大幅度更动,而Sampson与S-1805M雷达组合势必要进行相对应的升级修改来增加侦测弹道飞弹的能力;如果皇家海军仍想保留原有的Aster防空飞弹体系,起码必须设法将SM-3与其相关BMD射控处理系统纳入PAAMS,然而SM-3与配套的反弹道飞弹处理系统又是美国神盾作战系统的一环,与英国PAAMS/Sampson雷达的体制毫无关连,如要修改则工程不小;然而,如果干脆以美制核心系统和标准SM-6、ESSM等飞弹取代原本PAAMS以及Aster飞弹,先前皇家海军的钜额投资以及相关后勤设施都要从新建置,并且要将Sampson雷达整合于新的美制战斗系统中(原本搭配神盾系统的向来是美制SPY-1相位阵列雷达),工程更为浩大。因此,Type-45如想加装标准SM-3,将是一个非常困难的工作。

虽然目前英国并没有为Type-45驱逐舰和Sampson雷达进行反弹道飞弹能力升级的正式项目,但美国弹道飞弹防御局(Missile Defense Agency,MDA)与英国飞弹防御中心(Missile Defense Centre,MDC,主要是Chief Scientific Adviser's S&T执行的计划,2003年成立)一直合作进行相关研究。在2013年初,MDC宣布一个研究计划,并派遣皇家海军Type-45型驱逐舰参与,由美国MDA与英国MDC一同验证Sampson雷达侦测与追踪弹道飞弹的实际能力 ,称为Type45驱逐舰技术项目(TSAT),这是MDA的战区弹道飞弹防御(Theatre Ballistic Missile Defence,TBMD)的一环。依照2014年5月的报导,由于测试Type 45驱逐舰的反弹道飞弹侦测能力的结果良好,英国政府承诺将投入更多资金进行相关研发,后续计划打算在2015年底展开,将弹道飞弹防御的功能整合到Type 45的作战系统中,并确保与原有防空功能的相互操作性。

 

Type-45的衍生案

由上而下:Type-45标准型、Type-45加长陆攻版、Type-45缩小巡防舰版。

至2002年底,BAE已经因应 皇家海军本身或外销需求,提出几种Type-45的衍生型,简介如下:

1.Type-45陆攻版:此乃因应 皇家海军未来水面作战舰艇(FSC)而提出的方案,为FSC数种候选构型中最保守的设计,沿用Type-45的舰体基本设计再予以拉长,加大飞行甲板与机库以强化航空器操作能力,换装一门MK-45 Mod4 5寸62倍径陆攻舰炮(另一说是换装155mm陆攻舰炮,但成本就会提高),VLS容量扩充至64管,装填美制战斧或欧制SCALP对地巡航飞弹(前者可能性最大);此外,扩大的舰内容积也用来增加特战部队的容纳空间,而指管通情机能也有所强化,能作为特遣舰队的旗舰。为了因应舰体尺寸吨位的增加,陆攻版Type-45可能会换装更强力的动力系统,由两具MT30 Rolls Royce燃气涡轮为核心的全电力整合推进系统或许是不错的选择。由于陆攻型舰艇仅需点防御自卫能力,所以陆攻版Type-45将取消原有的Sampson高性能相位阵列雷达、S-1850M长程电子扫瞄防空雷达以及Aster-30区域防空飞弹,改采有效距离较短、重量成本较低的多功能相位阵列雷达(如ARABEL或Sampson的简化版Spectar等)以及Aster-15短程防空飞弹;此外,配备较高档的Type-2087主/被动拖曳阵列声纳以强化反潜能力。相较于原本Type-45,此种陆攻版Type-45还将拥有多种改良,包括配备UAV无人遥控飞行载具、引进"SMART ship"概念来降低人力需求、降低寿命周期成本等。在2004年11月FSC遭英国国防部取消之际,英国提出了几种替代方案,而Type-45陆攻版也是 其中的选项。

2.Type-45通用/反潜巡防舰版:此乃因应英国国防部过渡巡防舰(Interim Frigate Capability)需求而提出的设计,希望设计一种用来取代现役Type-23的中小型巡防舰,作为现役Type-23延寿/改良之外的另一项选择。之所以名为"过渡"是因为相对于缓不济急的FSC计划,所以此种新巡防舰势必得具有设计成熟、成本较低、获得时程快等特性。Type-45巡防舰版的基本设计与原版类似,但舰体规模缩小,VLS容量也予以缩减。由于并非担任区域防空任务,Type-45巡防舰版不具备原本的PAAMS防空系统,取消了高档的Sampson雷达、S-1850M雷达与Aster-30区域防空飞弹;不过,应该还是拥有轻型相位阵列雷达与Aster-15组合成的SAAM近程防空自卫系统,使之具备充足的反飞弹自卫能力。基于反潜任务需求,Type-45巡防舰版配备完整的整合反潜作战系统,包括低频舰首主/被动声纳、Type-2087主/被动拖曳阵列声纳等装备;此外,也降低舰上产生的噪讯。BAE最初打算以此种Type-45巡防舰版为基础,发展一种更先进、匿踪能力更佳的中小型舰艇,作为FSC的可能选项。

Type-45的外销尝试

为了参与澳洲皇家海军在2000年代初期展开的SEA-4000防空舰艇竞标,BAE遂 在同时间以Type-45提案参与角逐,此衍生型以美制神盾作战系统/MK-41 VLS/标准SM-2系列防空飞弹取代原本PAAMS防空系统/Sylver VLS/Aster-15/30飞弹的组合,但仍保留英国引以自豪的Sampson雷达;不过就连英国本身的首艘Type-45都要到2007年才问世 ,遑论还要修改舰上设计来相容美制神盾系统,风险与不确定性最高,所以率先遭到澳洲排除。

在2007年3月,沙乌地阿拉伯曾表示有意采购两艘Type-45飞弹驱逐舰,总价值高达20亿英镑(合39亿美元) ;当时勇敢级的预定总生产量为三批共八艘,但英国已经再考虑取消第三批2艘,而如果沙乌地阿拉伯能接手这笔订单,对英国造舰产业自然是再理想也不过。在勇敢号进行第一轮试航时,部分沙乌地阿拉伯官员便应邀观礼。 然而,这项消息并没有下文,而沙乌地阿拉伯还是将目光转向美制舰艇;从2005年开始,沙乌地阿拉伯就开始考虑购入美国开发中的三千吨级滨海作战舰艇(LCS),并曾考虑以通用公司的独立级(Independence class)三体LCS设计加装迷你神盾系统、SPY-1F相位阵列雷达与防空飞弹。而在2011年6月,消息又传出沙乌地阿拉伯打算向美国购买两艘大型的柏克级飞弹驱逐舰,搭配若干LCS。

结语

等待了二十年,Type-42飞弹驱逐舰的替代计划终于底定, 皇家海军对于这个迟来的喜讯恐怕是百感交集。身为21世纪初期最尖端科技的产物,勇敢级无论在建造观念、自动化程度、动力系统、科技层次等方面领先群伦,其Sampson雷达/Aster防空飞弹的技术层次与各项性能皆优于美国SPY-1D雷达/标准与海麻雀防空飞弹的组合。然而受限于经费与国力,导致Type-45的舰体规模与火力都与最初的雄心壮志有段落差,限制了新型Sapmson防空雷达与战斗系统的潜能发挥,而一再删减的国防预算也导致勇敢级的产量缩水,许多装备暂时从缺。

自从大英帝国解体以来,英国的整体军力便江河日下,老牌皇家海军的衰退便是一个代表性的缩影。从1960年代以来,皇家海军眼高手低的事情不少,许多空有雄心壮志却无财力支援的计划最后多半落得草草了事的下场;相较之下,性能规模下修且建造数量打对折(从最初预定12艘一路降至六艘)的Type-45飞弹驱逐舰也脱离不了这种趋势,不过比起过去遭到腰斩的几个计划仍算是幸运得多。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