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1日星期五

KDX-3世宗大王级飞弹驱逐舰

KDX-3世宗大王级飞弹驱逐舰首舰世宗大王号 (DDG-991)。

操演中的世宗大王号。

航行中的世宗大王号。

由舰尾看世宗大王号。

前方看世宗大王号。

(上与下)2013年12月2日,韩国海军第二艘KDX-3栗谷李珥号(DDG-992)与一架同属韩国的P-3C反潜机

飞越东海上与中国有主权与经济海域争议的离于岛(中国称为苏岩礁,低潮时礁石顶部仍离海面有4.6公尺,

韩国在上面建造一座称为"韩国离于岛综合海洋科学基地"的设施)。在稍早的11月23日,

中国片面宣布东海防空识别区(ADIZ),范围包含离于岛上空。

(上与下)2014年环太平洋军事演习(RIMPAC 2014)中的KDX-3三号舰西厓柳成龙号(DDG-993),

画面左侧是日本海自派遣参演的金刚级神盾驱逐舰雾岛号(DDG-174)

(上与下) 在2015年1月初,世宗大王号在冰天雪地中,于韩国、日本有主权争议的独岛(背景)附近巡航。

2015年美韩联合演习中的KDX-3栗谷李珥号(DDG-992)的画面,一架超级大山猫反潜直升机正在施放沈浸声纳。

2015年美韩联合演习的韩国海军编队照片,由右而左是一艘KDX2飞弹驱逐舰、一艘209型张保膏级潜舰、

KDX-3栗谷李珥号(DDG-992)以及一艘蔚山级巡防舰。

2015年中旬KDX-3三号舰西厓柳成龙号(DDG-993)通过独岛的画面。

 

──by captain Picard

舰名/使用国KDX-3世宗大王级飞弹驱逐舰/大韩民国

(King Sejong class)

承造国/承造厂大韩民国/

DDG-991、993:现代重工Hyundai Heavy Industriesi)

DDG-992:大宇造船与海洋工程(Daewoo Shipbuilding & Marine Engineering)

排水量(ton)估计值:

标准7650

满载10290

尺寸(公尺)

长165.9 宽21.4 吃水6.25

动力系统/轴马力

COGAG

LM-2500-30燃气涡轮*4/105000

双轴CRP

航速(节)

30

续航力(海里)

5500/20节

侦测/电子战系统AN/SPY-1D 3D长程对空搜索雷达系统*1(固定式相位阵列天线*4)

SPS-59K平面搜索/导航雷达*1

SLQ-200(V)5K SONATA电子战系统(含AR-700电子支援/反制系统、APECS-2电子支援系统与四具DAGAIE MK.2干扰弹发射器)

ADD SLQ-261K TACM鱼雷反制诱饵系统

AN/SLQ-25A拖曳式鱼雷反制系统

声纳

STN Arlas Elektronik DSQS-21 BZ-M舰艏声纳*1

CAPTAS Mk.2v1主/被动拖曳阵列声纳*1

射控/作战系统神盾(Aegis)Baseline7.1舰载战斗系统

ASWCS-K反潜作战系统

SPG-62照明雷达*3

VAMPIR-MB光电射控系统*2

资料炼Link-16
乘员

约300

舰载武装MK-45 Mod4 五寸62倍径舰炮*1

八联装MK-41垂直发射系统*10(VLS)

(发射管数80,装填标准SM-2 Block3A/SM-6防空飞弹、海麻雀ESSM短程防空飞弹)

21联装MK-49公羊(RAM)短程防空飞弹发射器*1

四联装SSM-700K反舰飞弹发射器*4

三联装324mm MK-32 Mod5鱼雷发射器*2(装填青鲛鱼雷)

八联装KVLS垂直发射系统*6(发射管数48,装填天龙陆攻巡航飞弹 *32、K-ASROC反潜火箭*16)

门将近迫武器系统*1

舰载机

反潜直升机*2

姊妹舰

第一批:三艘

舰名安放龙骨下水时间服役时间
DDG-991世宗大王(Se-Jong the Great)2004/11/112007/5/252008/12/22
DDG-992 栗谷李珥(Yulko Yi)2007/92008/11/142010/8/31
DDG-993 西厓柳成龙 (Yu Seong-ryong)2011/3/242012

第二批:三艘

舰名安放龙骨下水时间服役时间
DDG-994   
DDG-995   
DDG-996   

计划

KDX-3是韩国"韩国驱逐舰实验"(Korean Destroyer Experimental,KDX)计划的终极阶段,目标是研发一种标准排水量七千吨、具备强大舰队区域防空能力的大型防空驱逐舰,使得 韩国舰队拥有一流的远洋防空战力。相较于先前的KDX-2,KDX-3除了吨位更大、载弹量更多之外,最大的不同乃是配备最先进的相位阵列雷达与新型防空作战系统,空中目标搜获能力与多目标接战能力都与是前者无法望其项背的。除了舰队防空之外,KDX-3另一重任就是拦截战术弹道飞弹。由于 中国、朝鲜从1990年代末期起都强化了弹道飞弹的部署,尤其是后者在21世纪初期多次进行挑衅意味浓厚的弹道飞弹试射,颇让日本与韩国感到不安,而两国具体的因应对策都包括建造具有反弹道飞弹能力的先进大型防空舰艇: 韩国研发的就是KDX-3,而日本则打算建造两艘改良自现役金刚级的新型飞弹驱逐舰。

KDX-3计划在2001年正式启动,建造工作由大宇重工(Daewoo)、现代重工(Hyundai)、韩进重工(Hanjin)等 韩国知名厂商角逐 。其中,呼声最高的现代重工在2003年便完成KDX-3的构型设计,并在2004年8月12日正式夺标。KDX-3的系统整合工作由韩国与欧洲合资的Thales-三星公司(Thales、三星各出资一半) 负责。韩国海军规划建造三艘KDX-3,第一与第三艘由现代重工承造,二号舰由大宇承造。

命名

命名方面,韩国海军一开始打算以曾经守护韩国疆土的人物(包括平民与军人)作为KDX-3的命名。根据最初的消息,首艘KDX-3(DGG-991)的命名来自于17世纪 因为与日本渔民间的纠纷,而以积极行动强力主张郁陵岛、竹岛 (朝鲜称之为独岛)为朝鲜领土的渔夫安龙福,当时他甚至召集朝鲜渔民以强硬手段对付在该岛停留的日本人,造成轰动一时的"安龙福事件"。 时值韩国与日本为了独岛主权争议而颇不愉快的敏感时刻,韩国海军刻意以安龙福作为王牌作战舰艇的名字,又将首艘LP-X两栖突击舰命名为独岛,摆明就是冲着日本而来。而二号舰的命名则来自于越战中为了拯救同僚而牺牲的医疗副官池德七中士(DDG-992);三号舰 命名为尹永夏号(DDG-993),纪念在2002年6月29日南、朝鲜"西海冲突"(2008年5月改称为"第二次延平海战")中阵亡的韩国虎头海鲷357号炮艇的少校艇长尹永夏(详见PKM虎头海鲷型巡逻炮艇一文)。然而韩国军方却在2007年4月21日公布,首艘KDX-3将以朝鲜王朝(西元1392~1910年)的第四位国王──1418年至1450年在位的 世宗大王来命名 ,也就是回归KDX-1/2使用韩国古代君王、将领命名的规则。世宗大王是朝鲜王朝著名的君主,他最大的事迹是制订了韩文字母表,从此创立了韩国本土的文字体系。至于KDX的二号舰则命名为栗谷李珥号(DDG-992),是朝鲜历史上著名的儒学者 。至于三号舰则命名为西厓柳成龙号,柳成龙是16世纪朝鲜宣宗时代的性理学者 与著名政治家("西厓"为其号),在壬辰倭乱时期担任领议政并总管军务,采取一系列有效措施加强对日本入侵势力的抵抗,启用李舜辰、权慄等将才,最后终于击退倭军。

建造

目前韩国海军确定建造三艘KDX-3,首舰世宗大王号(DDG-991)在2004年11月11日在现代造船厂开工,2007年5月25日下水,并于2008年交舰 ,2008年12月22日在斧山海军基地成军 ,比原订期程提前约半年,且据说经费完全控制在预算之内;且适逢南朝鲜关系紧张,世宗大王号在成军后三个月内便接受第一次实战部署,用于监控朝鲜可能发射的弹道飞弹(见下文)。 在2009年5月,美国国务院批准以军售管道(FMS)对韩国出售46枚标准SM-2 Block 3A和35枚SM-2Block 3B防空飞弹,装备于世宗大王号。KDX-3二号舰 栗谷李珥号(DDG-992)于2007年9月开工,2008年11月14日下水,2010年8月31日成军服役,2011年6月初展开实战部署。在2012年6月,栗谷李珥号在太平洋夏威夷海域的美军飞弹测试场地完成了关于神盾作战系统的作战测试,这也是对于该舰系载台建造、统设计、软硬体整合以及人员训练的最后一项测试,以验证该舰的各项作战系统与人员训练足以担负完整的作战任务;在这项测试中,栗谷李珥号进行了几个综合任务作战演习,并评估战斗系统与资料链在战备状况下处理各项情资的能力。至于三号舰 西崖柳成龙号则在2012年8月30日交付韩国海军,年内成军,三舰分别配属于韩国三大作战舰队 。韩国为建造三艘KDX-3,总计在2012年前斥资3136亿韩元,合计31亿美元,首舰造价约12亿美元。届时,3艘KDX-3配合既有的12艘KDX-2与3艘KDX-2, 韩国海军三大舰队将可形成三支各拥有六艘KDX系列舰艇的"六六舰队"阵容,能有效进出韩国本土周遭1000海里的范围。

配备Thales集团APAR/SMART-L雷达组合的KDX-3想像图,不过最后败给神盾系统。

韩国KDX-3飞弹驱逐舰较早期的想像图,高耸的船艛颇有金刚级的味道 。

此图摄于2003年8月台北世贸航太展美国洛马集团 (即神盾系统的制造商)的摊位。

另一种版本的早期KDX-3想像图。

KDX-3首舰世宗大王号(DDG-991)于2007年进行下水作业的画面。

防空系统

2000年11月,韩国海军为KDX-3的防空作战系统展开评估,竞争者包括美国洛马集团的神盾战斗系统Baseline7.1版本/SPY-1D相阵雷达的组合(前述日本筹画中的新型飞弹驱逐舰也预计采用神盾Baseline7.1)、英国BAE以新型Sampson主动相位阵列雷达为核心的战斗管理系统(CMS),以及以荷兰为首的欧洲多国Thales Naval Nederland集团的APAR主动相位阵列雷达/SMART-L 3D电子扫瞄阵列雷达(两者均由Thales荷兰分公司(前Signnal)研制)/SEWACO XI战斗系统的组合。2001年10月25日,韩国海军宣布神盾与APAR/SMART-L/SEWACO XI通过第一阶段评估,进入第二阶段的竞争。经过2001年11月至2002年5月的多次测试与评估,韩国在2002年7月24日正式宣布洛马的神盾系统获胜,而 韩国也将成为亚洲第二个、全世界第三个自美国取得神盾系统的国家。神盾Baseline7.1之所以获得韩国海军的青睐,最重要的原因是神盾系列已经发展了20年,已经十分成熟,风险自然比另外两种全新的欧洲系统低得多;此外, 韩国海军在KDX-3计划中非常强调反弹道飞弹能力,而神盾Baseline7.1无论在雷达、战斗系统部分或配套的 反弹道飞弹发展已经发展多年且趋于完成,而甫研发完成的Sampson与APAR/SMART-L连最基本的舰队防空能力都还有待验证发展,要发展反弹道飞弹能力自然还得等更多年,风险大大地增加,更别提配套的Aster-45反弹道飞弹起步也远比美国晚。

在反弹道飞弹系统的选择上,韩国的考量迥异于美日两国:原本美国海军有两个相关计划,即SM-2 Block 4A海军区域战术飞弹防御飞弹(NAD)以及SM-3海军战区广域弹道飞弹防御(NTW),其中NAD负责在大气层内拦截弹道飞弹(升空或下落阶段),而NTW则在大气层外拦截飞行中途的弹道飞弹,因此NAD除了增加向量推力技术之外,发动机与战斗部都沿用SM-2的现有系统,而NTW则需引进射程更远的推进系统以及在太空中能精确控制飞弹航向的技术,并改用动能撞击战斗部。由于 朝鲜紧邻韩国,双方战略纵深狭小,朝鲜只需动用全程在大气层以内飞行的短程地对地战术飞弹就可以攻击韩国境内的主要目标,因此能在大气层内拦截的NAD明显比在大气外拦截的NTW更符合 韩国的防卫型态;而且韩国 还可以将神盾舰部署在朝鲜海域附近,有更多机会在飞弹升空阶段就于朝鲜领空进行横向拦截。由于NTW明显比较符合美国防务上的需求,加上NAD以传统高爆破片弹头搭配横向拦截技术面临技术困难,美国在2001年底宣布取消NAD,但是当 韩国进行KDX-3战斗系统的最后评估阶段时,又改口说"NAD仍将继续发展",显示美国也知道韩国对弹道飞弹的防御需求。更有趣的是, 韩国始终不愿意正式加入美国与日本近年倾力开发的战区弹道飞弹防御系统,而且拒不加入SM-3 NTW的开发行列,咸信是因为这等于要把韩国纳入美、日的联合反弹道飞弹体系,其利益出发点终究是为了美国 ;而NTW等系统会拦截的弹道飞弹射程较长,显然不会是朝鲜针对韩国发射的飞弹,而可能是朝鲜或中国、俄罗斯对更远的日本或美国据点(如关岛)发射的弹道飞弹,如果韩国加入这个体系,就等于要分担更多额外的防务与政治责任,因为加入反弹道飞弹系统明显会引发中国与俄罗斯的不满。由于美国已经把NAD的几种关键技术(如向量推力)转移至增程型标准飞弹(ERAM),即射程大约400km的SM-6,因此 韩国的采购目标也改为SM-6;根据2008年1月底的消息,韩国已经就引进SM-6与美国完成初步的谈判,准备在2010年代之后部署在KDX-3上,使之能有效对付 朝鲜的短程战术飞弹。而韩国在宣布准备引进SM-6时还特别澄清,这个举动与美国主导的反弹道飞弹体系无关,纯粹是用于韩国 自身的低高度反飞弹系统。 不过在2013年10月,还是有消息传出韩国军方考虑引进SM-3并装备于KDX-3驱逐舰上,这是因为北朝鲜的弹道飞弹进入大气层后下降速率颇高(至少5至8倍因素),爱国者PAC-3或SM-6等只能在弹道末端拦截的时间仅有5到7秒,成功率有限,所以打算引进能在更早阶段就开始拦截的SM-3,以提高拦截成功率。

为了训练海军官兵适应神盾系统操作以及神盾舰带来的高资讯量/高度整合战场资讯等新一代战场能力,韩国海军还从美国引进先进的训练模拟设施,在位于镇海的海军教育/训练司令部设置了 神盾系统操作管理培训中心(AOMTC),提供训练课程以及操作模拟功能,以培养韩国海军官兵操作与维护神盾系统的能力。韩国海军宣称其AMOTC是继美国海军神盾训练与 准备中心(Aegis Training & Readiness Center,ATRC)之后,世界上第二个类似的完整神盾地面训练设施,于2009年5月正式启用。镇海的AMOTC占地2190平方公尺,总共有设有七间电子教室,以及高度拟真的 模拟指挥和控制中心(模仿KDX-3驱逐舰战情中心),其装备设施足以容纳100名学员进行训练模拟课程。 学员在模拟训练中逐渐熟悉神盾系统的设备配置,以及作业时的相关指挥控制规则;例如,此中心可提供20个连线的显控台终端,进行实际作业情境下的个人或团队决策/操作模拟训练。 至AOMTC的培训给学员可学习操作神盾系统的技术能力,以及与神盾系统相关的新一代战场作战观念、决策、作战训练等新知。 此外,AMOTC也负责韩国海军的技术维修人员,使之具备管理/维修神盾系统的能力,降低对美国方面的支援需求,可节约维护成本。

在2009年3月,西方国家透过卫星照片发现朝鲜正准备试射火箭;虽然朝鲜宣称是卫星发射,然而西方研判照片中出现的很可能是弹道飞弹;为了以防万一,韩国海军在3月28日将 甫成军三个月左右的世宗大王号派往东海海域待命监控。

水下作战/电子战系统

虽然KDX-3核心战系为美制神盾Baseline 7,但是韩国仍自行挑选了许多国产或欧制的次系统,包括声纳、水下作战系统、指管通情与电子战系统等等,这似乎是韩国自主造舰的"惯例"。

水下作战部分,韩国意属的并非 美国原版神盾系统下辖的SQQ-89反潜作战系统,而是挪威新研发的MSI-2005F反潜作战系统,此系统是该国筹建中的新一代南森级(Fridjof Nansen class)巡防舰的重要装备 ;而整合至KDX-3的韩国版MSI-2005F则称为韩国反潜武器控制系统(Anti Submarine Weapon Control System-Korea,ASWCS-K)。声纳方面,KDX-3将采用德国STN Arlas Elektronik公司制造的DSQS-21 BZ-M中频舰艏声纳,以及Thales集团的CAPTAS(Combined Active Passive Towed Array Soner)Mk.2v1主/被动低频拖曳阵列声纳;之所以不沿用美制的SQS-53大型舰艏声纳,是因为韩国海军多半在较浅的水域作业,因此才使用体积与成本较低且较适合在浅海操作的DSQS-21 BZ-M,而这个中频舰首声纳似乎也是KDX-3唯一比伯克Flight 2A"降级"的配备。相较于KDX-2飞弹巡防舰的DSQS-21 BZ,DSQS-21 BZ-M的性能又获得进一步的提升。新型的CAPTAS Mk.2v1主/被动拖曳阵列声纳也被挪威南森级巡防舰使用,能有效侦测潜舰、鱼雷或水雷。

此外,KDX-3也将整合英国BAE与Thomson合作研发的指管通情装备 ,以及美国的JTIDS/Link-16三军联合资料传输系统。KDX-3的反制系统包括韩国国防科学研究所(ADD)整合的SLQ-200(V)5K SONATA电子战系统 (整合有AR-700电子支援/反制系统、APECS-2电子支援系统以及四具DAGAIE MK.2干扰弹发射器)、ADD主导开发的SLQ-261K鱼雷反制诱饵系统 以及AN/SLQ-25A拖曳式鱼雷反制系统。 桅杆上的其他装备包括一具大宇公司的SPS-95K(美国授权生产的SPS-55M)导航雷达、1部美国Raytheon公司司UPX-274K敌我识别器(IFF)、1具NRBP-2B太康(TACON)战术导航系统、GPS全球卫星导航定位系统、直升机资料链、各种通信天线/卫星接收天线与终端设备等等。

基本设计

KDX-3的基本构型大致沿用自柏克Flight 2A,两者外观与后者极为相似;但KDX-3的舰体长度比柏克Flight 2A增加8m左右,武装配备更丰富,满载排水量达到10300ton左右,飞弹携行量超过原版柏克级与日本金刚级,所以有人认为称KDX-3为"巡洋舰"还比较恰当。 不像美国伯克Flight 2A为了大量建造,必须严格地控制成本,KDX-3是韩国最高档的舰艇,因此设计上允许更大的舰体与更多的装备,不像伯克Flight 2A做出诸多妥协与牺牲。 KDX-3的动力系统与美国柏克级相同,为四具美国GE的LM-2500燃气涡轮(授权韩国三星组装与制造部分组件),带动双轴Rolls Royce制可变距螺旋桨,最大航速约30节。除了防空之外,KDX-3与柏克级、金刚级最大的不同,就是具有强大的反舰与长距离对地打击火力,舰上配备陆攻舰炮与数量惊人的陆攻/反舰飞弹;所以KDX-3不仅能使 朝鲜弹道飞弹的影响力大打折扣,还可直接威胁朝鲜内陆目标,但此举是否会对朝鲜造成重大刺激则不得而知。

KDX-3也延续柏克级对舰体防护设计的重视,舰体与上层结构都以钢材制造,吃水线以下的舰壳厚度达0.5寸,舰体关键部位总共使用了170吨重的凯夫勒装甲,以降低破片的杀伤效果,舰体结构能抵抗每平方寸51000磅的超压。舰上的战情中心(CIC)位于舰首艛的第二层甲板,两侧均被通道所保护。与柏克级相同,KDX-3的四具LM-2500-30燃气涡轮主机分成两组,分置于前、后两轮机舱中,各有一套传动系统,两个机舱之间相距10m左右,前机舱偏向左舷,后机舱偏向右舷,两舱之间设有辅机舱,此种分离与不对称设计能降低一次命中同时波及两个机舱的机率。此外,KDX-3也具有核生化防御能力,舰内的空间可形成气密堡垒,经过具备滤毒能力的空调系统加压后,就可防止受核生化污染的气体入侵;同时,舰内亦设有清洗消毒站,其通风空调系统采用独立设计,与舰上一般区域的空调系统完全隔离,而舰体外部也设有洒水系统来冲洗核生化落尘。 KDX-3的航行与运转也由高度整合的平台管理系统控制,人员可在舰桥或控制室的整合显控台集中监控全舰的动力、电力、航行操作与损管系统,自动化程度颇高。 为了降低辐射至水中的声噪讯号,LM-2500燃气轮机被安装在双层弹性制震基座上,主机舱采用隔音制振舱壁,而Rolls Royce提供的五叶大侧斜可变距螺桨(直径5.4m)则可降低螺桨转速,桨叶尖端可释出气泡以减低空蚀现象带来的噪音。 为降低雷达截面积与红外线热讯号,KDX-3也采用与柏克级类似的匿踪措施,上层结构与烟囱以7至10度的角度内倾,各平面交界处采用圆弧过渡,避免在舰体表面形成垂直的角反射面 ,舰面使用不少雷达波吸收涂料;同时,也使用与柏克级类似的新型后倾式棱柱型桅杆。在降低热讯号方面,KDX-3的烟囱口、通风口、机舱等高热部位都使用遮罩和绝缘材料来降低热讯号的对外辐射,主机烟囱顶部排气口设有红外线抑制装置,舰上的洒水喷淋系统也有助于降低舰体的温度。KDX-3的烟囱排气口 不仅具有抑制红外线讯号的功能,而且本身为棱柱型,雷达截面积比伯克级简单的圆柱型排气口更低。 KDX-3舰首艛底部的构造向后方第一烟囱延伸,里面的空间设置了密闭式的小艇容舱,把舰载小艇与吊挂装置收容于内,能使舰体外观更为平整,降低舰体雷达节面积;原本美国伯克Flight 2A也曾考虑采取类似措施,不过由于预算限制而作罢。KDX-3的两组MK-32鱼雷发射器也隐藏在船楼结构的舱门内,发射时才打开舱门,能降低雷达截面积。与伯克Flight 2A相较,KDX-3的舰首甲板多了一圈挡浪板。

武装

图为KDX-2飞弹驱逐舰王建号(DDG-978)的KVLS垂直发射器发射的画面,清楚显示

此为热发射。注意到两排发射管之间的排焰道板盖正打开宣泄高温压燃气,此设计与MK-41类似。

武装方面,KDX-3舰首配备一门MK-45 Mod4 五寸62倍径舰炮,可发射ERGM导向炮弹攻击117km外的沿岸目标。KDX-3最主要武装为10组八联装MK-41垂直发射单元,外加48管由韩国自行开发的韩国垂直发射 系统(Koeran Vertical Luanch System,KVLS,同样以八管为一单元,共配备六组),故舰上垂直发射器的总发射管数高达128管,超过了柏克级与金刚级的90~96管,而与美国提康德罗加级飞弹巡洋舰同级 。根据早期的资料,KVLS是一种冷发射式VLS,发展过程曾获得俄罗斯的协助(俄罗斯对冷发射VLS有丰富的实作经验);然而根据日后公开的KVLS发射武器(K-ASROC反潜火箭)的照片,却显示出热发射的排焰特征。KDX-3的10组MK-41单元中,有六组位于舰首B炮位,其余四组位于直升机库结构上,主要装填SM-2 Block3B/4A等标准系列防空/反弹道飞弹,未来也会加装美制海麻雀ESSM短程防空飞弹;至于48管KVLS则位于直升机库结构上, 位于烟囱与后部MK-41之间,其中32管装填韩国国防科学研究院(ADD)研发的天龙陆攻巡航飞弹,另外16管装填同样由韩国ADD开发的K-ASROC红鲨反潜火箭。

KDX-3的近迫防空武器配置与KDX-2相同,包括位于舰桥前方的一座21联装MK-49公羊(RAM)短程防空飞弹系统,以及尾艛上一座荷兰 授权韩国生产的门将(Goalkeeper)近迫武器系统。此外,舰上还设有两组三联装MK-32鱼雷发射器 ,使用韩国韩国国防科学院(ADD)主导开发的K-745 324mm青鲛反潜鱼雷。KDX-3舰尾设有两个直升机库, 使用的反潜直升机则在日后才展开招标,计划购买8架。美国赛考斯基的MH-60R以及欧洲直升机公司的AW-159野猫(Wildcat)参与竞标,其中后者是韩国现役的超级大山猫(Super Lynx)反潜直升机的大规模改良型号,属于一种六吨级直升机;一开始韩国海军青睐筹载能力较、功能较多的MH-60R( 韩国海军希望新直升机能担负反潜以及运兵突击等多种任务,10吨级的MH-60R具有明显优势),然而MH-60R的报价(6000亿韩元)比AW-159(4500~5000亿韩元)高出许多,而且欧洲直升机公司提供的技术转移条件也比赛考斯基为佳;依照 韩国防卫事业厅的透露,一开始韩国国防部打算的出价是每架5890亿韩元(显然是基于购买MH-60R为准),然而赛考斯基的报价高于此数字,而如果选择AW-159,平均每架就能节省将近1000亿韩元。另外,由于 韩国海军已经操作超级大山猫机队多年,换装野猫在训练与后勤上具有一定的延续性优势。因此在2013年1月15日, 韩国防卫事业厅正式宣布购买8架AW-159,在2016年前交付完毕。

从2010年开始,KDX-3都曾参加以美国和其盟国举办的环太平洋演习(RIMPAC),然而演习中SM-2防空飞弹发射后失效的比例却略嫌偏高。在2010年环太平洋联合军事演习(RIMPAC 2010)中,世宗大王号(DDG-991)发射四枚SM-2之中,有高达2枚失效;调查后发现发射失败的SM-2飞弹出现1次自动驾驶仪内电源启动开关故障信号以及2次操纵舵面驱离装置失效,这些随后被认定是生产缺陷造成。之后在2012年6月在夏威夷举行的环太平洋联合演习(RIMPAC 2012)中,KDX-3二号舰栗谷李珥号(DDG-992)发射的四枚SM-2之中也有一枚失效;总计从2010到2012年间,韩国海军发射的10枚SM-2之中有三枚在升空后失效。

KDX-3舰体后段的两组垂直发射器里,近处是MK-41, 远处则是韩国自行开发的KVLS。

青鲛鱼雷/红鲨反潜火箭/天龙陆攻飞弹/海星反舰飞弹

K-745青鲛鱼雷的研发工作始于1995年,主要技术来自于法义合作开发的MU-90轻型鱼雷, 韩国的研发单位包括韩国国防科学研究院(ADD)与LG公司 。青鲛鱼雷长2.7m,全重280kg,战斗部重60kg,直径319mm,使用铝氧化银电池作为动力,以主/被动声纳寻标器归向,并采用喷射泵推进器,水下航速超过45节,最大射程12km,而且拥有极佳的静音性能 ;青鲛鱼雷的战斗部采用定向爆炸弹头,能穿透敌方潜舰的双层外壳。青鲛鱼雷于2004年7月至9月进行了八次试射,多次命中深度40~50m的水下标靶,表现出色,随后此鱼雷便 完成定型并投入量产,2006年正式进入服役,研发过程耗资4300万美元,每枚单价86万美元。除了舰艇搭载外,青鲛鱼雷亦可由P-3C反潜机或反潜直声音携带,并作为K-ASROC红鲨反潜火箭的战斗部。

K-ASROC红鲨反潜火箭也由ADD主导研发,弹长5.7m,直径38cm,重820kg,一枚单价为18至20亿韩元,整个研发历时9年,耗资1000亿韩元 (800万美元),共经过十几次舰艇发射测试,在2009年6月22日由ADD宣布研发成功。 在2011年7月底,韩国海军在世宗大王号上正式装备K-ASROC以及配套的控制系统,并从8月初展开验收测试。在最终验收阶段,K-ASROC经过四次测试,三枚命中目标,由于命中率达到75%,被判定通过。K-ASROC在2012年8月展开实战部署 ,首批少量生产的50枚部署在KDX-2忠武公李舜臣级等舰艇,然而在同年8月25日K-ASROC在服役后首度由 韩国海军舰艇的实弹试射(攻击20km以外深度60m的目标)就以失败收场,因而被外界批评研发过程过于草率。随后韩国海军暂停K-ASROC的量产,针对首批50枚小批量生产的K-ASROC展开一系列试射,从2012年9月至2013年2月先后发射5枚测试弹与3枚实弹,这些测试结果中只有5枚(4枚测试弹与1枚实弹)命中目标,命中率为62.5%,低于韩国海军"适合战斗"的标准(命中率75%以上);在2013年7月起,韩国又在东海(日本海)试射K-ASROC测试弹与2枚实弹,2枚测试弹与1枚实弹命中目标,一枚实弹未能命中目标,此次整体命中率虽达75%,但加上先前发射的8枚,整体中率只有62.5%,而且其中实弹的命中率(总共发射5枚,只命中2枚)更只有40%。如果在2013年7月的测试中,四枚K-ASROC都能命中目标,则还比较有希望恢复量产;此后韩国防卫事业厅根据试射结果,并与国防科学研究所、国防技术品质院等相关机构进行协商,决定是否恢复K-ASROC的量产工作。

具备强烈攻击性质的陆攻飞弹大概是KDX-3最让人瞩目的武装, 曾考虑的对象包括美国研发中的JASSM联合距外陆攻飞弹舰射版、陆军ATACMS炮兵战术地对地飞弹舰射版或韩国自制的飞弹,目前则预定使用韩国自行研发的天龙陆攻巡航飞弹 (由LIG Nex1公司开发)。天龙飞弹的构型与战斧飞弹类似,采涡轮发动机推进 ,皮氏进气口摄于弹体末端腹部。早期型天龙飞弹的最大射程约500km,并预计在今后五年内提升到1000km。天龙飞弹巡航时以介于50~100m低空飞行 ,速度约0.73马赫,利用地形掩蔽来躲避雷达侦测。天龙飞弹采用全球定位/惯性导航(GPS/INS)搭配地形比对系统,由飞弹前部的红外线热影像仪取得地形影像,再与资料库中预先输入的飞行路线地貌进行比对,圆周误差公算仅3m左右 。有消息指出天龙飞弹的发动机获得俄罗斯方面的技术支援,因为美国不愿意对韩国输出巡航飞弹的相关技术,不过是否真实仍有待查证。除了前述的KVLS外,天龙飞弹也可与美制MK-41 VLS相容,并开发潜射型。天龙飞弹初步将部署于KDX-3、后三艘KDX-2飞弹驱逐舰,随后开发的潜射型则打算配属于第二批六艘孙元一级(214型)柴电潜舰 以及韩国国产的KSS-3大型柴电潜舰上;KSS-3还特别设置了一个六联装垂直发射器,专门容纳天龙飞弹。

KDX-3的四组四联装SSM-700K海星反舰飞弹发射器,发射器后方是弯起的排焰导引架。

韩国国产SSM-700K反舰飞弹的发射器,摄于仁川号(FFK-811)巡防舰上。

除了数量惊人的陆攻飞弹外,KDX-3还配备多达四组四联装SSM-700K海星型反舰飞弹发射器 ,共16枚。SSM-700K由韩国国防科学研究院(ADD)主导开发,在2003年8月21日正式公开 ,随后便由蔚山号(FFK-951)巡防舰进行试射,成功命中70km外的靶舰,2004年投入初期少量生产,2005年正式量产部署,成为韩国海军新一代的反舰飞弹,并首先装备于KDX-2忠武公.李舜臣级飞弹驱逐舰上。SSM-700K海星飞弹全重660kg,弹长5.7m,直径540mm,战斗部重120kg,动力包括一具三星生产的SS-760K巡航用涡轮发动机以及一具固态助升火箭,采用中途惯性/GPS+终端主动雷达导引,最大射程150km,巡航速度为0.85马赫,航程中最大飞行高度不超过60m,在弹道终端能以0.95马赫的速度冲刺并做剧烈机动,以反制敌方近迫武器系统的拦截 ,弹头引信具有碰撞与延迟穿甲等两种模式。为了加强突防能力,SSM-700K导引系统的电脑能预先储存200个导航转折点,能依据程式采取回避航行,以迷惑敌方的侦测与防空系统;此外,弹体具有部分降低雷达截面积的设计,能降低被敌方防空系统搜获的机会。

开发了次音速的SSM-700K之后,据信韩国又进一步研发超音速反舰飞弹,可能以俄罗斯P800宝石(Yakhont,北约代号SS-N-26)为蓝本,飞行速率2.5马赫,射程250至300公里,具备程式化机动规避能力,并配备250kg重的高爆战斗部。此种超音速反舰飞弹预定在2015到2017年推出。

 

第二批KDX-3

在2008年2月,韩国海军开始筹拟订购第二批三艘KDX-3(DDG-994~996),并希望能从2015年开始交舰;由于2009年朝鲜核试与飞弹试射等行动日益频繁, 韩国海军希望能加快计划期程,在2013年就接收第二批KDX-3的首舰;不过由于2008年底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啸,导致韩国财政压力沈重,使得第二批KDX-3目前还没有下文。

鉴于2010年代韩国周边局势逐渐紧张,除了北朝鲜弹道导弹威胁、中国在2000年代后期大力扩充海军且与韩国在经济海域重叠与离于岛(中国称为苏岩礁)争议升温 (中国在2013年11月下旬又片面宣布东海防空识别区,包含苏岩礁等与韩国经济海域重叠的部分),与日本之间的独岛 (日称为竹岛)争议在几年来也有增高的迹象;在2012年下旬,韩国国会国防委员会遂决定在2013年国防预算中增加"装备航母的关联研究"项目(原本不在 韩国国防部防卫事业厅编列的2013年度预算里),投入1亿韩圆预算来评估装备航空母舰的可行性研究,这是韩国国防预算中首度正式出现关于航空母舰的项目。此外,韩国国会也将先前预算委员会在2013年度预算中删除的第二批三艘KDX-3的先期预备项目重新加回,编列100亿韩圆预算,这意味着第二批KDX-3的建造工作获得确保 ,预计这三艘在2023年前服役。

 依照韩联社在2013年12月的消息,韩国参谋本部透露在12月10日的参谋联合会议中,已经确定建造第二批三艘KDX-3,估计耗资四万亿韩圆。如此,韩国的神盾舰数量增为六艘,并能够建立三个机动舰队以及三个机动舰队司令部。在韩国防卫事业厅在2012年制定的"海上战略增强方案",为了强化防守独岛与离于岛的能力,韩国有必要建构3到4个专职的机动舰队,每个机动舰队配备两艘神盾舰、两艘4200吨级的新型KDDA驱逐舰、一艘两栖突击舰、两艘3000吨级新型潜舰、一艘补给舰和16架作战直升机。

依照韩国方面消息,第二批KDX-3将进行诸多改良:在关于韩国军工高层的 Marine Week 2013会谈中,通用集团沿岸海洋分部(GE Offshore & Marine)与三星科技(Samsung Techwin)就探讨为第二批KDX-3提供最先进复合燃气涡轮与柴电推进系统(CODLAG)的可能性。装备方面,KDX-3可望装备若干新的作战装备,包括韩国国产超音速巡航飞弹、新型多重静态主动拖曳阵列声纳(multistatic active-passive towed sonar)、韩国国产中/短程防空飞弹以及整合电子/光电监视桅杆(例如Thales的IMAST整合桅杆系统)等;韩国也考虑在KDX-3上使用最先进的主动相位阵列雷达(应该是美国海军为柏克Flight 3开发的AMDR)与改良型战斗系统。此外,舰体匿踪外型将进一步改良,以降低雷达截面积。

在2015年6月9日,美国国防安全合作局(Defense Security Cooperation Agency,DSCA)公布韩国向美国申请购买三套神盾作战系统、相关装备、零组件与后勤训练支持等,已经通知美国国会展开审理程序。韩国要求购买的项目包括三套神盾作战系统、三套MK-41垂直发射系统、三套通用资料链管理系统(Common Data Link Management System)、三套AN/UPX-29(V) 敌我识别系统、前述装备的零组件以及相关维修支援设备、测试装备、工具、技术文件、训练装备、后勤支援服务、人员训练服务等,总价值约19.1亿美元。

 

技术评析

KDX-3基本架构师法美国柏克级Flight2A,而且舰体尺寸与排水量进一步加码,纳入比伯克Flight 2A更高档的配备与更强大的火力。值得一提的是,美国海军在1989年也曾提出一个以伯克级Flight 2为基础的大幅强化方案,称为伯克Flight 3,不仅加装直升机库,还将垂直发射器容量扩充至122管,舰体长度增加12m,满载排水量突破一万吨;然而,这个方案却由于冷战结束、国防预算删减,在1991年遭到删除。之后的伯克Flight 2A便极力在性能与成本之间拉距取舍,为了平衡增设直升机库而增加的造价,因而删除了拖曳阵列声纳、鱼叉反舰飞弹等装备(必要时仍可装回)。而KDX-3则没有这些成本限制,其舰体规模与垂直发射器容量都与胎死腹中的伯克Flight 3十分相似,而且不必牺牲反舰飞弹与拖曳阵列声纳,由门将30mm近迫机炮与RAM短程防空飞弹构成的双层近迫防御体系更是堪称"豪华"。

虽然KDX-3的核心──神盾Baseline 7系统系直接从美国横向移植,但由于整合许多韩国自行选用或国产的装备,包括欧洲制造的反潜作战系统与声纳系统、韩国自制的反舰飞弹/垂直发射陆攻飞弹/舰载鱼雷与国产电子战系统等等,可说是美国、欧洲与韩国各路系统的大集合。虽然此种"欧、美、韩并列"的状况在 韩国过去的造舰计划中早已屡见不鲜,然而神盾系统的复杂度与整合程度却非以往韩国各舰艇所能企及,更何况神盾系统的原始码掌握在美国手中;如果缺乏美国方面的有效协助,这些来自欧洲与韩国的次系统,势将无法与舰上的神盾系统顺利整合,这是KDX-3面临的最大隐忧。KDX-3的系统整合工作由三星-Thales公司担纲,目前还不清楚KDX-3这些自行选择的装备系整合于神盾系统或独立运作。总之,虽然KDX-3帐面上采用最高规格并集结大量顶尖配备,甚至被 韩国夸为"全世界最强的神盾舰",然而整合出来的整 体系统运作效果,仍有待实际的验证。

 

结语

KDX-3成军后,韩国海军将脱胎换骨,从以往近海舰队的形象脱胎而成大洋海军阵容,令日本、中国等亚洲主要对手不敢小觑。韩国与台湾的自主国防产业均萌芽自1980年代,经过二十年的此消彼长后, 韩国造舰业已堂堂迈入时下水面舰艇领域最高档次的大型神盾舰,反观一事无成的台湾在2000年代还得回头引进1980年代水准的美制二手纪德级驱逐舰,整体环境与实力的高下 立判。

1970年代开始,韩国政府就开始仿效日本,以国家的力量锐意扶植大型工业集团,例如韩国造船业的发迹,就是在政府大力补助之下展开削价竞争,以接近欧洲老牌传统造船产业成本的售价杀退对手;虽然韩国近乎"蛮干"的激进作法容易衍生产业风险集中、供需产能失衡、银行放款不当导致企业财务体质脆弱(由于政策使然,这些韩国重点集团能轻易向国内金融机构举债, 而过度扩张导致以债养债,进而埋下债务风暴的炸弹)、效能低下以及官商贪污腐化利益输送等副作用,终于造成一度让韩国一蹶不振的金融风暴;然而,韩国颇具规模的重工业、已经夺得全球龙头的造船业乃至于 日益兴盛的国防工业,就是在官方不计代价大力拉拔挹注、能容忍长期投入亏损而不见立即成效的发展(早年韩国造船业采取削价竞争时,等于是卖一艘赔一艘,全靠政府补贴才能存活,但也因为长年的削价策略,终于打下造船市场的大片江山),最后才得以茁壮。反观台湾的产业发展与国内资金环境一向急功近利 ,采取民间中小企业各凭本事自生自灭的美式产业政策,尽量减少政府的干预(因此没有日韩式的国家级大财阀),虽然使产业风险分散并增加各企业的存活力,然而若论及需长期持续投资而无法立即回收的高门槛产业(如重工、机械、造船、航太),台湾政府没有强力的支持与整合作为,大部分民间企业亦无承担此一风险的能力,加上先天产业区位不利,自然无法生根茁壮,而国防工业也是其中之一;而台湾特殊的国际政治困境,也使得台湾国防事业无法得到欧美先进国家的技术奥援。2000年代以来台湾政坛意识型态斗争挂帅, 官僚体制僵化、绑手绑脚且内斗优先,要求短时间内(或某主事者任期内)见到大量回收,畏惧承担风险与扛责任,加上屡见不鲜的政治炒作,国防发展等专业议题便屡屡成为牺牲品。台湾的国防产业在此先天不良、后天失调的成长背景环境下,从1980年代 以军方/政府主导的"阶段性任务"模式,缴交出IDF战斗机、成功级巡防舰等大型武器计划之后,接下来便完全无以为继,只残存研发飞弹、轻装甲车辆、 低阶小型快艇的能耐,甚至多数无法顺利进入军中服役,整个国防产业的跟韩国已经完全不是同一个档次。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