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1日星期五

伊莉莎白级航空母舰

(上与下)皇家海军21世纪前期主力──两艘伊莉莎白级(Queen Elizabeth class)航空母舰的想像图。

两舰分别是伊莉莎白号(HMS Queen Elizabeth R08)与威尔斯亲王号(HMS Prince of Wales R09)。

2008年欧洲海军展中展出的CVF伊莉莎白级(Queen Elizabeth class)航空母舰的模型,此时为滑跳起飞构型。

英国政府在这一年正式签署伊莉莎白号的建造合约

伊莉莎白号(HMS Queen Elizabeth II)与威尔斯亲王号(HMS Prince of Wales)。由于国防预算持续紧缩与

2008年金融海啸,英国国防部大幅删减F-35系列战机的采购数量,并开始考虑取消威尔斯亲王号。

(上与下)于2011年底出现的CVF想像图;由于此时将机种换成传统起降的F-35C,因此舰首滑跳甲板便遭到取消,

改成了弹射器。 然而到了2012年5月,英国又将舰载机种改回F-35B,恢复滑跳甲板设计。

由苏格兰克莱德河厂区建造的伊莉莎白号(HMS Queen Elizabeth R08)的舰底三号船段(Lower Block 03),

由拖船拖至罗赛(Rosyth)的厂区进行总装。摄影于2011年8月左右。

在2013年4月,伊莉莎白号的前舰岛已经就位,舰体已经大致成形,主要分段就只差后舰岛还没到位。

2013年6月28日,伊莉莎白号的后舰岛与舰体结合之前,由皇家海军(中)、皇家空军(右)

与英国陆军(左)代表将一块牌子放入舰岛下方。

摄于2014年1月的照片,二号舰威尔斯亲王号(HMS Prince of Wales R09)的舰首船段(左)正进入罗赛的船坞进行组装。

右侧为伊莉莎白号。

摄于2014年初的伊莉莎白号。

摄于2014年中的伊莉莎白号 ,距离下水只剩不到一个月。此时舰面涂装已经大致完成。

在2014年7月初,皇家海军光辉号(HMS Illustrious CV-06)航空母舰抵达罗赛船坞,准备参加

伊莉莎白号的下水典礼。这是从光辉号甲版上拍摄伊莉莎白号。

(上与下) 在罗赛船坞并排的光辉号(左)与伊莉莎白号(右),摄于伊莉莎白号下水之前。

(上与下)下水前夕的伊莉莎白号,滑跳甲板前方放着一架F-35B战机的模型。

(上与下二张)由光辉号分别拍摄伊莉莎白号的前、后舰岛。

(上与下) 下水典礼前夕的伊莉莎白号,左为参与典礼的光辉号,此照片充分显示两型航空母舰的体型差距(约三倍)。

2014年7月4日伊莉莎白号下水典礼时,皇家空军红箭(Red Arrow)特技小组编队飞过上空。

伊莉莎白号下水典礼时,由梅林、海王、超级大山猫直升机组成的编队飞越上空。

伊莉莎白号滑跳甲板摆放着一架F-35B战机的模型

伊莉莎白二世(Queen Elizabeth II,中)到场主持下水典礼,左为伊莉莎白的丈夫爱丁堡公爵.菲利浦亲王

(Prince Philip, Duke of Edinburgh),右为第一海务大臣(First Sea Lord)乔治.山比拉斯上将(Admiral George Zambellas)

(上与下三张)2014年7月16日,伊莉莎白号完成船坞注水作业,被拖出船坞至舣装码头。

(上与下)在罗赛的干坞建造中的威尔斯亲王号以及舣装中的伊莉莎白二世号,摄于2015年中旬

皇家海军配合伊莉莎白号而向美国订购的F-35B STOVL匿踪战斗机。英国是第一个接收F-35系列的国外客户。

在2015年6月19日,F-35B在美国马里兰州的海军航空展中,在一个模拟皇家海军光辉号航母的滑跳甲板起飞。

这是F-35B第一次在滑跳甲板起飞。

 

舰名/使用国伊莉莎白级航空母舰/英国

(Queen Elizabeth class)

承造国/承造厂英国/Babcock Rosyth、Govan、Barrow-in-Furness、Portsmouth,BVT
尺寸(公尺)长283 舷宽39 吃水10.3

飞行甲板长263.5 宽69

排水量(ton)满载约65000
动力系统/轴马力IFEP

Rolls Royce Marine Trent MT-30燃气涡轮*2/96000(36MW*2)

Wartsila 16V38B级柴油主机*2/30000(11MW*2)

Wartsila 12V38B级柴油主机*2/24000(9MW*2)

Converteam先进感应电动机*4/107281(20MW *4)

双轴

航速(节)26.5
续航力(海里)10000/15节
侦测/电子战系统S-1850M 3D对空搜索雷达*1

Artisan E/F频三维轻型多功能雷达*1

I频导航/平面搜索雷达

其余不详

射控/作战系统CMS战斗管理系统

JDITS联合战术资料分配系统(Link-16])

其余不详

乘员船员679

航空人员约900

舰载武装MK-15 Block 1B方阵近迫武器系统*3

MSI DS-30B 30mm遥控机炮*4

其余不详

舰载机标准编制:

F-35B战斗攻击机*12(平时)/24(重大演习与作战任务)(至多36架)

梅林预警直升机*4~5

梅林HM1/2反潜直升机*6~9

 

突击模式:25架CH-47运输直升机

数量共两艘──

Queen Elizabeth

Prince of Wales

备注

共二艘

舰名签约时间安放龙骨下水时间服役时间
R08 Queen Elizabeth II2008/7/32009/7/72014/7/4(实际上2014/7/16)原订2014,目前至少推迟至2017/5
R09 Prince of Wales2008/7/32012/2/16原订2016,目前至少推迟至2019。

──by captain Picard

起源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大英帝国的国力不再强盛,连历史悠久、传统优良的皇家海军也无力维持传统起降航舰。在1960年代,英国曾进行CVA-01传统起降航舰计划以汰换二次大战时代建造的传统起降航舰,但因过于昂贵而 在1966年遭工党政府封杀。之后皇家海军退而求其次,在1970年代推出操作STOVL战机与直升机的无敌级轻型航空母舰,来满足反潜与有限度的制海、制空等任务。在冷战时代,由于欧洲盟国在大西洋上的主要任务就是防堵苏联潜舰的封锁,北约海上打击主力落在美国强大的航舰战斗群身上,因此以反潜为主要任务的无敌级航舰还算是适得其所。

然而在1982年的福岛战争中, 皇家海军只有两艘携带STOVL战机的轻型航空母舰(无敌号与竞技神号)为远征舰队提供防空掩护,面对阿根廷空军超过百架岸基飞机的挑战时已经有点力不从心 ,经常处于被动迎战状态。由于搭载机数量有限,加上海猎鹰STOVL战斗机的速度与航程都不足,使得皇家海军在战争中实质上无法维持高强度的战斗空中巡逻(CAP);而欠缺有效的舰载预警机(只拥有搭载雷达的预警直升机,算是聊胜于无),也让皇家海军不得不将几艘Type 42防空驱逐舰布置于舰队前端充当雷达哨戒舰,成为阿根廷机群来袭时首当其冲的牺牲品,付出了两艘沈没、一艘受创退出战场的代价;在圣卡洛斯湾登陆作战期间,阿根廷军机也多次突破英国远征舰队防空网,击沈、击伤多艘军舰(若不是阿根廷空军的炸弹引信不适用于低空轰炸导致许多命中弹未爆,皇家海军蒙受的损失将更为惨重)。而如果阿根廷海军不是因为贝尔格拉诺上将号巡洋舰被击沈而立刻全面撤出战斗,则无敌号与竞技神号的机对就要同时担负防空掩护与对海攻击任务,势将更加力不从心。

为了能在2010年代即时替换无敌级航舰,英国早在1994年便展开新一代航舰的初期评估研究,计划名称最初为CVSG(R),稍后演变成CV(R)。经过检讨之后,英国DOR在1996年公布初期评估结果,认为 皇家海军必须建造两艘三到四万吨级、能搭载最多40架固定翼机的大型航空母舰来取代现役三艘无敌级 (尔后研究显示船舰排水量必须放大到五、六万吨级左右,才能携带足够的舰载机燃料、弹药与零件物资来支持足够的出击架次)。先前福克兰战争等教训已经证明,只有较大型的航空母舰才能搭载足够的舰载机队来满足皇家海军的各种任务需求,并在战争爆发时提供足够的战斗力。除了自制新航舰之外,英国也曾研究取得两艘美国海军已经除役的佛瑞斯塔级(Forrestal class)传统动力航空母舰,不过这么庞大而老旧的航舰明显不符合成本效益。在1997年5月,当选未久的工党政府展开新一轮战略防卫评估(Strategic Defense Review,SDR),并在1998年7月公布,其中正式确立发展新一代航空母舰,计划名称为"未来航空母舰"(Future Aircraft Carrier,CVF)。 这份战略防卫评估报告认为,在未来英国需要投射武力的场合中,有可能无法获得海外蒙国配合借用基地,或者是即便盟国同意借用基地,也无法在第一时间内部署备便,因此英国希望CVF航空母舰能成为英国最快展开投射武力,并具备强大威吓影响能利得平台。

在1999 年1月,英国国防部采购执行局(MODPE)批准CVF的初期规划工作,为期一年,并开始招标选商。随后,英国国防部筛选出两组CVF的设计建造团队,并在1999年11月与双方签署初期发展合约。这两个实力雄厚的团队都结合海内外厂商,其中一支团队由英国航太系统(BAE System)主导,旗下有劳斯莱斯(Rolls Royce)、韦斯伯造船厂(Veosper Thorneycroft)、阿勒尼亚.马可尼(Alenia Marconi Systems,AMS)、史特根.汉萧(Strachan & Henshaw)、美国的诺斯洛普格拉曼(Northrop Grumman)与洛克西德.马丁(Lockheed Martin)等公司。另一支团队则由法国的特拉斯公司(Thales,前身为法国汤姆笙CSF)为首,成员包括达文浦管理公司(Devonport Management)、奥斯通海洋系统(Alstom Naval Systems)、史文.杭特造船厂(Swan Hunter)、哈兰伍尔夫(Harland & Wolff)、哈里波顿(Halliburton)、BMT Defence Systems、美国的雷神(Raytheon)与洛克西德.马丁等。在这个阶段,CVF的预算估计为29亿英镑。

 

初期构型考量

1999年提出的CVF想像图,上为传统起降构型,下为STOVL构型。

在1999年11月CVF第一阶段初期规划展开之际,皇家海军总共提出九种方案构想进行评估,其中有七个为全新设计建造,大致分为短场起飞/垂直降落(STOVL)型、传统起降型(CTOL)以及滑跳起 飞/捕捉降落型(STOBAR)三类;其中,CTOL方案有两个,分别搭载40与36架飞机;STOVL方案有四个,搭载机数量分别为40、26、20、15架;STOBAR方案有一个,搭载26架。除了前述七个新造案之外,另外两个方案则由现有船只改装,最为廉价保守但性能也最低:一个是购买现成货柜轮再进行改装的方案(STUFT),可搭载20架飞机,再来就是将现役无敌级进行大规模延寿改装(SLEP),同样约搭载20机。评估阶段开始后, 皇家海军自然首先排除由货柜轮改装与无敌级延寿这两项;而BAE、Thales集团初步设计的范围,则集中在可搭载30至40架舰载机的区间。以下就分别介绍: 

1.STOVL构型:

就是现在无敌级航舰的模式,也是 皇家海军在CVF中列为第一优先的选择。在三种构型中,STOVL所需的飞行甲板设施最少,充其量仅需一个滑跳飞行甲板就能让战机升空,而垂直降落 (相对于传统的阻拦索降落)的简易性更不在话下,因此笨重复杂又昂贵的弹射器与拦截索等都 不需要,大幅降低操作、购置成本和故障率。此外,由于起降的简易性,STOVL机种的施放速率与起降安全性均高于传统起降舰载机,而且在传统起降舰载机已经无法操作的恶劣海象中仍能正常起降。最重要的是, 皇家海军飞行员早已熟悉STOVL操作模式,因此CVF若选择STOVL构型,可将成本与换装时的适应问题降至最低。

在1982年,皇家海军曾进行滑跳起飞的扩大研究,这是1971年P.1127(猎鹰式的原型机)以6度、9度、12度仰角滑跳起飞的初期测试的延续,参与的机种包括猎鹰系列新的GR.5以及传统起降的海军F-4K幽灵式、加勒比海盗式(Buccaneer)和空军美洲虎攻击机、龙卷风ADV拦截机等,其中猎鹰GR.5与F-4K都测试12度与15度滑跳起飞(F-4K为了进行15度滑跳台起飞,在进器道两侧增加一对额外的小型侧板来增加最大攻角),而较老旧的加勒比海盗以及起落架未强化的空军美洲虎、龙卷风ADV则都只使用12度滑跳起飞。其中,F-4K推重比最大、并可将发动机部分气流引进到襟翼上维持舵面周边气流品质的装置,在22.7吨最大起飞重量、94%发动机推力、使用15度斜角甲板起飞时,不使用襟翼吹气装置需要155~161公尺的滑行距离,而使用襟翼吹气装置则只需119m的滑行距离起飞。在1988年,由英国建造实验、为了验证EFA欧洲共同战斗机(后来成为EF-2000)技术的EAP验证机也进行15个架次的滑跳起飞测试,在12度滑跳甲板测试、使用94%发动机推力时,于推重比0.78、0.87的状况下分别只需要滑行123m与101m就能起飞。英国这些测试显示,多数传统起降喷射机只要能一定程度地适应低速飞行阶段,都能直接改成以滑跳起飞。

STOVL构型的缺点在于机种选择弹性较低,只能让性能较高、推重比较大的飞机起飞,而无法使用推重比低的飞机(如空中预警机);而以滑跳台能产生的升力效应还是不如弹射器,即便是高性能喷射战机需要满载油弹起飞,还是需要较长的滑行距离,对整个飞行甲板起降调度造成困扰(以美国尼米兹级航空母舰的蒸汽弹射器为例,最大弹射行程为95m,在这个距离内能让34吨重的飞机加速至185节,可让E-2这样的低性能重型飞机顺利起飞)。而如果不具备拦截索,就只能让具备STOVL能力的飞机以垂直方式降落。换而言之,STOVL构型的主力舰载战机非JSF的STOVL型不可,如果该机型无法顺利完成,CVF就不能采用STOVL构型。

2.CTOL构型:

BAE在2002年提出的CVF传统起降想像图,此时的CVF仍是排水量65000ton、搭载50架舰载机的庞然大物。

此为传统的方式,以弹射器让飞机升空,飞机降落时则以拦截索使其急遽减速,美国航舰以及法国航舰都采用这种构型。靠着弹射器与拦截装置的帮忙,CTOL构型航舰 能为起飞的舰载机提供最大的额外动力辅助,效率超过滑跳甲板,这能让满载油弹的重型攻击机或者推重比较低的大型预警机起飞,机种选择弹性最大,而且舰载机升空时能拥有较大的筹载(含武器、油料),作战半径与武力最高 。而且如采用弹射升空,以CVF的吨位起码能安装两具弹射器,每一波让两架飞机连续升空,而如果使用滑跳台就只能在舰首安装一座,由于每次战机起飞后,下一架必须等待前一架留在滑行道的废气消散才能再起飞(不同弹射器之间由于间隔足够,不会有这种问题),因此起飞速率不如弹射升空 。此外,在与盟国联合作战时,唯有CTOL构型航舰才能在必要时让美、法等盟国的舰载机着舰。

不过CTOL构型对飞行甲板的相关配备要求也最多,除了要配备弹射器、拦截装置之外,还得采用斜角飞行甲板的设计将起飞与降落的动线方线错开,以免降落的飞机若没被拦截索成功捕捉便一头冲撞停在前方的飞机 (事实上,蒸汽弹射器与斜角飞行甲板都是英国人的发明,只因为二次大战之后英国无力继续维持传统航舰兵力,结果这些成果被美国航舰发扬光大,目前美国反倒成了唯一有现成蒸汽弹射器设计的国家 )。当然,斜角飞行甲板会让航舰的尺寸(成本)增加,弹射器不仅会占空间、花成本,还会消耗舰上的动力。由于牵涉的硬体设备多(主要是弹射器与阻拦索),与船舰设计和动力系统高度相关,且降落速度高,传统起降型航舰在操作上的风险大于STOVL模式,也有许多必须长期累积才能获得的经验,对于已经30年没 使用传统起降舰载机的皇家海军而言将会遇到许多麻烦。

弹射器方面,由于CVF最初便打算采用整合电力推进系统,因此如果想使用传统蒸汽弹射器,就必须增设额外锅炉来提供蒸汽。另一种前瞻的选择是使用崭新的电磁弹射器,QinetiQ公司与美国海军研究新一代的电磁弹射器(Electromagnetic Aircraft Launch System,EMALS),目前的研究目标是弹射所需的300尺长(91.4m)、功率90MW的线性马达;未来此型先进弹射器将用于美国新一代的CVN-21航空母舰。

 

STOBAR构型:

此种构型首见于俄罗斯库兹涅左夫海军上将号(Admiral of Soviet Fleet N.G. Kuznetsov)航空母舰,舰载机藉着滑跳甲板起飞,降落时以拦截索回收。STOBAR同时融合CTOL与STOVL的部分构型,因此其特性也介于后二者之间,包括舰载机的选择弹性、成本、起降风险、出击率等 ;它可以操作一些STOVL航舰无法运用的高性能传统起降定翼战机,但无法操作重型攻击机或大型预警机。

英国将STOBAR纳入CVF的考量的主因就是担心JSF惨遭不测;STOBAR的 建造与运作成本仍低于CTOL构型,而且可操作EF-2000、飙风、F-18E/F等传统起降高性能舰载战机。万一JSF无法成行,则英国还有上述几种传统舰载战机可作为替代方案。此外,相较于STOVL构型,STOBAR构型在必要时可收容盟国海军的传统起降型舰载机 (当然,不一定能从CVF上再升空)。

构型的确定

单就舰载机的使用弹性与操作效率,弹射起飞的CTOL似乎是不做他想的选择,然而皇家海军航空队已经操作STOVL战机数十年,如要引进复杂得多的CTOL起降模式,从航空到勤务人员的训练与作业都要重新训练;即便是折衷的STOBAR模式, 相较于垂直降落,仍然多了阻拦索拦截飞机的步骤,整个甲板运作模式也和STOVL大不相同。更何况持续以弹射器、阻拦索来进行起降作业,相关消耗成本都比STOVL大得多。另外,F-35B具备过去海猎鹰所没有的超音速和中高空拦截能力,几乎与一般战斗机同级,这弥补了过去STOVL航母的缺憾。

在2002年, 皇家海军选择了最保守稳健的STOVL构型,而FJCA也 在同年9月正式选定了F-35的STOVL型。虽然如此,皇家海军还是在CVF的设计上预留改装为CTOL构型的余裕,包括保留安装弹射器与拦截装置的空间、足以承受重型定翼舰载机的甲板强度、斜角甲板配置等等 ;此举除了保留未来的选择弹性外,也是因为CVF有50年的使用寿命,显然F-35B会更早除役,为了避免没有适当的STOVL机可资接替,故CVF必须因应变更为CTOL构型的可能。

动力方面,最初CVF预计采用与Type-45相同的整合式全电力推进系统(Integrated Full Electric Propulsion,IFEP),主机为四具与Type-45同型的革命性WR-21循环式(IRC)燃气涡轮机,每具输出功率25MW,以此带动发电机来驱动舰上的所有系统,包括两具可旋转的囊夹式电力推进系统(Pod Propulsion System)。IPS、WR-21与囊夹式电动推进器的简介见美国海军区DD-(X)一文)囊荚式电力推进器。由于早期CVF的预设排水量还不到五万吨,由四具WR-21构成的100MW级动力系统足以让CVF达到30节的航速。不过随后CVF的尺码不断加大,到了2002年已经突破六万吨,前述动力系统已经不敷使用,再增加燃气涡轮主机数目则成本过于昂贵,故研发单位 决定改用两具功率各36MW的劳斯莱斯(Rolls Royce Marine Trent)MT-30燃气涡轮再加四具柴油机(于下文详述),总输出功率在110MW以上,推进器也改成传统的大轴形式。MT-30不仅单具功率较高,体积重量也比拥有中段冷却再加热系统的WR-21为低。采用传统设计的MT-30采购成本低于WR-21,不过整体寿命周期的油耗大于WR-21系统。

 

舰载机

英国空军与海军猎鹰/海猎鹰系列基本上只有攻击机的等级,而且为了STOVL而在性能上有所牺牲,其速度、航程、武器筹载量等都不是一般正规超音速战机的对手。早在1980年代,英国就开始寻求一种能取代猎鹰的超音速STOVL战斗攻击机,来取代日渐老旧的猎鹰/海猎鹰系列 ;由于在同一时期美国也有类似的计划,因此两国便在1990年代初期展开合作,初期计划是发展一种具备超音速能力的先进STOVL展示机(ASTOVL),其中英国的投资额占35%。在1994年,ASTOVL被并入美国的联合先进打击技术计划(Joint Advanced Strike Technology,JAST),而JAST在1996年又演变成联合战术打击机(Joint Strike Frighter,JSF)。而皇家海军本身则在1996年展开"未来舰载作战飞机"(Future Carrier Borne Aircraft,FCBA)计划,寻觅 新一代的舰载多功能战机。FCBA将是一种不折不扣的正牌超音速多用途战机,具有全天候作战能力、高战场存活率与持续战力,能担负空优、舰队防空、为地面部队提供空中掩护、对地与对舰火力投射、战术侦照等任务。当然,FCBA的速度、武器筹载量、续航力都必须胜过海猎鹰;不过在此阶段,FCBA并没有限定究竟采用传统或STOVL构型。由于FCBA的性质与美国进行的JSF颇有雷同(事实上英国也已经投资了这个计划),因此评估工作便集中在JSF的航舰传统起降(CV)与STOVL两种形式上。在同一时间,英国空军也在进行未来联合作战飞机计划(Future Joint Combat Aircraft,FJCA),以取代阵中现有的龙卷风GR.4战斗攻击机与猎鹰式攻击机(虽然英国已经与德、义、西合作开发了EF-2000空优战斗机,但仅具备空优与空防拦截能力,至于对地打击功能则另待高明),由于性质与海军的FCBA颇有雷同,于是英国国防部在2001年1月将FCBA与FJCA合并 ,改称为联合战斗机(Joint Combat Aircraft,JCA)。

皇家海军最意属的当然是美国主导的JSF联合战术打击机的STOVL型,该机不仅有 皇家海军偏好的STOVL起降性能,而且各项性能都满足FCBA的需求,此外该机的高度匿踪性也非常吸引人 。在2001年1月17日,英国与美国国防部签署一项备忘录,让JCA参与JSF计划。不过JSF一开始就同时规划了传统起降空军型、传统起降舰载型与STOVL构型,开发风险相当高,其前途一直充满不确定性。为了以防万一,在JSF尘埃落定之前, 皇家海军还是审慎地评估了其他可能作为CVF舰载战机的传统起降机种,包括法制镖风-M、美国F/A-18E、EF-2000海军型(需另外研发)等。也因为机种悬而未定,英国并未立刻决定CVF的构型。随着2001年10月26日JSF确定由洛马的F-35胜出,代表该计划的前景日益明朗,英国终于 在2002年9月30日正式宣布JCA的获选者为F-35 STOVL战机。在最初的计划中,皇家海军打算购买60架F-35B来取代海猎鹰FRS.2,编成五个中队,每中队12架,其中四个作为前线中队部署于两艘CVF上,另一个作为任务转换中队;而英国空军则购买90架来取代猎鹰GR.7与龙卷风GR.4,并有可能后续追加22架。不过考虑到JSF成本高涨以及预算等因素,英国的实际采购总数可能会低于138架(删除一个 舰载机前线中队)。在2006年12月,英国宣布将购买138架F-35B来装备皇家海军与皇家空军。

由于F-35B一直面临机体超重问题,因此部分英国国防部与海军人士主张CVF改用F-35C CTOL传统起降战机,相较于F-35B不仅结构较简单、成本较低且空重可能较轻,但是作战半径与武器携带量却比较大,同时也有顺便让原先被不断"阉割"的CVF(下文将详述)恢复CTOL操作能力的意味 。不过英国国防部仍旧坚持F-35B是第一志愿,而洛马也在2004年9月宣布解决了F-35B的超重问题,然而F-35B的交付时程也将延后两年左右。根据预定计划,F-35B于2008年进行首次试飞,并于2012年起 进入量产服役阶段,而英国采购的F-35B交机时程将不会早于2014至2015年。 皇家海军希望在2014年上半能进行F-35B的首次上舰操作测试,第一个作战中队则于2017至2018年上舰;预估第一批进入服役的F-35B机队规模有8架,只能在必要时于小规模作战行动中发挥有限度的作用。为了因应F-35B的延迟交付,英国国防部在2008年初表示,CVF在服役初期将编制现有的猎鹰GR.9,至少使用到2018年。

随着英国国防预算删减以及F-35B不断地超支与滞后,英国 一度在2010年11月宣布CVF的舰载机改用F-35C,CVF也跟着需要修改成传统起降构型 ;然而由于随后又发现修改为传统起降构型需增加弹射器、拦截索等,相关设计变更所费不赀(见下文),因此在2012年5月又改回F-35B以及滑跳起降的设计。

左为V-22的预警衍生型,右为EH-101直升机AEW型,二者为CVF早期考量的舰载预警机。

新一代预警机方面, 皇家海军称此案为海上监视/管制机(Maritime Surveillance and Control aircraft,MASC),竞争者包括美制E-2D以及由1梅林(Marlin)反潜直升机或美制V-22倾斜旋翼机衍生而来的预警机,这些机种的选择当然也跟航舰构型息息相关:V-22与EH-101可在上述任何构型的航舰上操作,而E-2D则非得是CTOL不可。然而,由于V-22本身就十分昂贵,进入美国海军陆战队服役后的表现也有若干问题,以英、美两国从2000年代后期逐渐短缺的国防预算,要再耗资发展V-22预警机型几乎是不可能。 由于日后CVF确定使用STOVL构型,因此唯一的选项就剩下以梅林直升机改装的预警直升机。

Thales集团英国分公司针对梅林预警直升机"瞭望台"的方案,以安装在原本皇家海军

海王预警直升机的水侦2000(Searchwater 2000)雷达系统为基础,在机身下方安装一个

半球型的雷达天线罩。在2015年5月下旬,英国国防部正式选择以Thales集团的水侦2000作为

梅林预警直升机的设备。

洛马集团英国分部针对梅林预警直升机"瞭望台"的方案,在机体两侧各加装一个以色列

IAI Elta的EL/M-2052相位阵列雷达荚舱。此方案体积紧致且重量轻巧,对梅林预警直升机的

飞行性能影响不大。 此方案最后并未获得英国国防部的青睐。

基于梅林开发预警直升机的计划被称为瞭望台(Crowsnest),打算为梅林HM.2发展一套预警套件;透过更换套件,梅林HM.2就能在反潜作战与预警机模式之间转换 ,不需要变更机体结构。皇家海军打算购买10套"瞭望台"预警套件,耗资5亿英镑(8.06亿美元),2016年4月达到主要决定节点(Main Gate investment decision),预期能在2018年起服役,2019年形成初始战斗能力(IOC);不过现役海王预警直升机(Sea King ASaC)在2016年起就会开始除役,而且由于预算吃紧,梅林预警直升机实际上的服役时间可能不早于2022年。 在2010年的英国国防战略审查报告(2010 SDSR)中,决定由洛马集团(Lockheed Martin)英国系统整合分部(UK Integrated Systems ,UKIS)和Thales集团英国分公司竞标;随后英国国防部选择洛马UKIS负责管理"瞭望台"计划的评估发展阶段。其他设备供应商包括提供Cayman战术资料链的英国BAE Systems以及提供整合光电感测夹舱的Vector Aerospace等。

Thales集团英国分公司的方案以目前安装在海王预警直升机的水侦2000(Searchwater 2000)雷达系统为基础进行改良,包括升级雷达、软体与任务系统,具有系统成熟、能顺利衔接皇家海军现有的海王预警直升机训练与后勤维持体系。而洛马集团的方案则是在机体两侧加装相位阵列雷达套件;一开始洛马集团打算与诺格集团(Northrop Grumman)合作,以基于F-35的APG-81主动相位阵列雷达来开发,不过随后则改与以色列IAI Elta合作,机体两侧各加装一个IAI Elta的EL/M-2052主动相位阵列雷达荚舱,能对周遭360度的空域进行扫描,雷达阵面由1024个T/R组件构成;洛马方案的梅林预警直升机起飞重量只比梅林反潜直升机重不到100kg,加上机体两侧的预警雷达荚舱十分紧致,对梅林直升机的飞行性能表现影响不大。

在2013年下旬,洛马UKIS与Thales英国分公司都获得英国国防部的合约,进行"瞭望台"评估阶段3(Assessment Phase 3 ,AP3),包括完善系统需求、系统设计、关键技术、发展寿期后勤保障能力并进行技术演示等,两团队需在2015年1月底提交成果;其中,英国国防部与洛马UKIS签署的AP3合约价值2400万英镑(约3630万美元)。洛马与Thales两组团队。洛马与Thales两组团队的梅林预警直升机原型机在2014年下半试飞。洛马UKIS团队的EL/M-2052雷达原型(由320个T/R模组构成)在2014年1月在一架波音737进行测试,雷达套件安装在波音737的机鼻,相同规模的原型雷达在2014年11月在一架梅林直升机上进行测试,安装在机身两侧、预量产构型的荚舱内;在2015年初,由1024个T/R组件的全尺寸EL/M-2052雷达套件在梅林直升机上进行测试。在2015年5月22日,英国国防部正式选择Thales团队作为梅林预警直升机的装备供应商。

竞标过程

特拉斯集团竞标CVF的航舰构型,绘制于2003年,具备两个舰岛是其最大特色 。

上为STOVL方案,下为传统起降方案。注意STOVL方案中,滑跳甲板占据

整个舰首,与上方的新版想像图并不相同。

BAE推出的CVF的构型,同样绘制于2003年, 采用传统构型的舰岛。

上为传统起降方案,下为STOVL方案。BAE的设计最后败给了上面的Thales双舰岛案。

由于两支参与CVF案的团队都是跨国集团,因此建造工作将在不同的地点(甚至是不同的国家)进行,故舰体与系统安装采用模组化设计,以利于最后的组装并确保品质;其中,BAE的航舰设计由19个结构模组构成,而特拉斯的航舰设计则仅分成五个结构模组。此外,各团队内部资讯的沟通整合也是相当重要的。两个团队的领导中,BAE System是英国本地的企业,当时正进行英国新一代的Type-45飞弹驱逐舰的建造工作,而其团队中的诺格公司也正在为美国海军设计新一代的航舰,成为此团队的竞争优势。BAE的航舰设计在外观上相当传统,相形之下特拉斯的设计就抢眼得多,拥有两座位于右舷的舰岛;其中,船舰本身的操控机能集中于前方的舰岛内,后方舰岛(FLYCO)则以飞航控制为主。 双舰岛设计的主要优点 ,就是让船舰航行舰桥与飞航管制塔分别能拥有各自最佳的位置。以船舰航行而言,航空母舰的航行舰桥宜设置在较前方,避免前部飞行甲板遮档视野;然而,飞航管制中心却必须布置在舰体较后方,使得航行舰桥不得不迁就 。将航行控制与飞行控制分开之后,两者的设计就不再矛盾,不过这样的设计也多少影响了布置飞行甲板的便利性。 特拉斯选择双舰岛构型的另一重要原因是迁就于舰上主机的配置:为了提高存活性,特拉斯方案将主机分置于一前一后的两个独立机舱中,而两座烟囱便直接向上垂直伸出甲板,尽可能减少进气与排气管道占据的空间,因此舰岛构造便一分为二,分别依附两个烟囱。除此之外,分置于两座舰岛顶端的各型天线由于距离拉开,相互干扰的情况也减少了。

CVF正式签约后,两组竞争团队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花一年的时间,各自评估 前述英国国防部要求三种基本构型(STOVL、CTOL、STOBAR)的可行性与所需技术,而这个阶段在2001年6月完成。在2001年11月,英国国防部与两支团队签约,进行CVF第二阶段研究,也就是设计与风险评估 ,主要是降低工程技术风险并增加可负担性。在2002年中,BAE与Thales团队各公布两种CVF基本构型;在2002年11月20日,CVF第二阶段研究完成。在此同时,英国国防部也进行FJCA的评估,其结果在2002年9月揭晓(由F-35获选)。2003年1月30日,英国国防部宣布特拉斯的构型获胜,但建造的主承包商为BAE团队,特拉斯团队则为关键系统供应商:其中,BAE将获得2/3的建造比例与总经费,而特拉斯则占建造比例与总经费的1/3,合约在2004年正式签署。为了携手进行CVF的研发与建造,特拉斯与BAE必须合组航舰联盟(Aircraft Carrier Alliance)。英国国防部宣称这是为了结合两个集团的力量,但是一般相信这还是政商运作下的结果,显然 皇家海军青睐特拉斯的设计,但又不想得罪英国国防工业龙头老大BAE。特拉斯对此项安排相当不满,坚持自己才应该是主承包商,并认为此举将导致CVF案走向风暴与纷争的道路;因为BAE有权更改特拉斯的设计,两集团在日后CVF设计、建造工作中的冲突恐怕无法避免。在2003年9月,CVF进入第三阶段评估,并于2004年3月完成。

与法国合作 的开始与终结

就在CVF进行的同时,法国也在研拟该国第二艘航舰(PA2,原本为第二艘戴高乐级核子动力航舰)的建造。法国早在1999年初便建议英国一同进行合作,双方政府对此进行过相当程度的互动;当然,法国政府也有顺便帮特拉斯拉生意的意味,结果该集团的设计果然夺标。法国政府对于新航舰事务合作方面表现得非常热中,在2003年2月甚至提议英、法的合作范围不止于航舰建造的技术,还包括新航舰活动周期(值勤与入坞整修)以及训练等,使两国"永远有一艘新型航舰在海上运作";不过英方对此的回应始终相当保留,认为两国间最佳的合作层次仅应局限于厂商对厂商,也就是技术上的合作。即便将合作范围局限于船舰设计,两国的互动也不算顺利,因为英、法的需求本来就有不小差异──法国PA2肯定是传统起降构型,但英国却迟迟未能决定是否要在STOVL构型中预留操作传统起降机种的潜能,连带也会拖累PA2的定案;此外,特拉斯与BAE在CVF案的互动并不愉快,英国更以法义合作的水平线驱逐舰为例,批评法国的固执坚持与差劲的管理能力会严重影响整个计划。另外,供应F-35联合战术打击机的美国也在2003年10月警告英国,如果让法国主导CVF计划,就得取消对英国的技术转移,以免F-35B的技术流入法国人手中,这很可能是提供设计的特拉斯无法成为CVF主承包商的原因之一。

在2004年2月,英国BAE总裁便对法国厂商介入CVF表达不满,认为这个政治味道浓厚的决议只会让法国人坏事,而且也可能让BAE集团取得美国F-35B技术转移的计划生变;不过由于BAE就是CVF的主承包商,应该很容易让特拉斯沾不到F-35B的机密技术。法国似乎也认清与英国进行过度广泛的合作只会造成麻烦,故MOPA2(特拉斯与DCN在2004年6月合组的公司,专门负责PA2的开发)在2004年9月公布的最新版PA2想像图中,其构型比较接近法国现役的戴高乐号 。在2004年6月,英法两国的国防部长针对双方未来一系列合作事宜进行会商,其中包括联合建造航空母舰的可能性。 在2004年9月,MOPA2将CVF的Delta设计方案提交给法国造舰局进行评估,认为只需稍做修改就能满足PA2的需求;而在10月,MOPA2也向法国政府表示,CVF与PA2的合作是完全可行的。在2005年7月,BAE与特拉斯宣布CVF与PA2将合并为NVF联合专案 。

由于英国方面不愿意为了迁就与法国的合作而拖延业已进行多时的CVF,始终坚持如果法国要与英国合作,就必须以CVF的方案为主,否则拉倒。而在法方还举棋不定之际,英国方面便 宣布于2005年12月14日正式展开CVF的细部设计工作,意图造成既成事实逼法国就范。随后法国终于同意合并CVF与PA2,并放弃原本DCN与特拉斯规划的PA2构型。 在2006年1月24日,英、法双方政府就合作建造航空母舰的经费分摊事宜达成协议。在2006年3月6日 在奥地利因斯布鲁克(Innsbruck)召开的欧盟防务会议期间,英法两国国防部长正式签署 两国航舰案的合作备忘录,PA2与CVF终于完成统一。为了取得英国CVF设计的使用权,法国政府历来已经支付英国CVF当局超过一亿欧元 ;在2006年1月,法国支付英国3000万英镑,2006年7月支付2500万英镑,在2007年3月又支付约5000万欧元。

不只在设计上,英法两国的航舰合作计划甚至曾提及建造的范围,初步协议阶段曾探讨2/3的建造工作(含舰体)在英国进行,其余1/3则在法国DCN的圣纳泽尔船厂完成。不过最后这方面的探讨无疾而终,因为英国与法国对新航空母舰的技术条件与急迫性南辕北辙,法国因为顾虑财政而将PA2新航空母舰案一延再延,但 皇家海军则已经不容耽搁;如果两国航舰计划的进展不能同步,要谈合作建造无异于痴人说梦;而过去水平线驱逐舰计划的不愉快经验(包括需求歧见以及法方要求高得不合理的工作量)等也在在提醒英国造舰产业,绝不能重蹈覆辙。此外,如果让法国船厂介入,则整个CVF的建造与测试验收计划将变得空前复杂,船体在全部完工之前还得在英吉利海峡两端奔波,难保建造可以按照进度进行。因此,扣除政治因素之外,对 皇家海军与造舰界本身而言,可说是完全没有让法国介入建造工作的实质诱因可言。最后,英国国防部表示法国仍可以参与英国CVF航空母舰的建造,但最多只能到零部件的层次,而这自然是遭到法国方面的拒绝。

到了2008年中旬,法国新任总统萨科奇(Nicolas Sarkoy)正式宣布推迟PA2;此时,英国CVF仍依照既定计划进行,但法国方面许多重要规格争议都还无法厘清。这使得双方的合作注定无以为继。在2009年,法国政府命令DCN重新提出PA2的设计方案,此后PA2就开始与CVF分道扬镳。虽然这项英法合作最终未能实现,但仍在CVF的计划中留下了若干影响;例如,最初考虑到与法国PA2的合作,英国造舰产业观摩了法国DCNS的相关造舰设施,并依照法方规范修改了英方船厂的标准与制造方法。此外,考量到法国的需求,CVF的设计也配合扩大了储存舰载机弹药的空间,并设置专门储存核子武器的空间。

 

基本设计

Alpha方案

在2003年9月CVF进入第三阶段评估阶段 时,CVF的构型称为"Alpha"方案,系以Thales集团在前一阶段时于2002年11月提出的方案为基础,经由BAE System大量修改而成。依照Alpha方案,其满载排水量将高达65000ton,光是战斗机编制就达到40架 (最多可达50架),机库可容纳26架,每天能起飞150架次,并预留加装两座先进电磁弹射器的空间,使其具备操作传统定翼机的潜力,整体航空作战能力仅次于美国超级航舰 。Al;pha方案全长288.5m,采用前述的双舰岛结构,舰体分为10层甲板、19个水密舱区,舰体设有两对可收放的稳定鳍和一个压载水舱作为平衡之用,拥有两部大型侧舷升降机,舰体完全符合劳氏海军舰艇标准。Aphla方案总共拥有三个位于舰体深处的弹药舱,并配置半自动货盘输送系统。舰上预定编制1593名人员,其中舰载机联队占632人;住舱采用模组化设计,拥有两个厨房和餐厅。动力系统为IEEP整合电力推进,主机为四具MT-30燃气涡轮,总功率160MW,发电机电压11KV,驱动四个可转式囊荚推进器,舰首还设有辅助推进器;整体动力系统方案参考了玛莉皇后II号(RMS Queen Mary 2)豪华邮轮,玛莉皇后II号系由Thales集团旗下 Chantiers de L'Atlantique船厂位于圣纳泽尔(Saint Nazaire)的大西洋船厂建造。

Alpha方案还预定配备高度整合的先进作战系统以及侦测、电子战和自卫武装,例如英国BAE的Sampson 3D多功能相位阵列雷达、装填32枚Aster-15短程防空飞弹的四组八联装Sylver A-43垂直发射系统等等。舰上的指管通情装备将由AMS整合,包括Link-10/11/14/16等资料链(Link-16即联合战术情报交换系统,Joint Tactical Information and Distribution System,JTIDS)。总括而言,Alpha方案将是一艘由划时代尖端科技构成的精锐巨舰,不过根据英国国防部的评估,Alpha方案每艘整体成本将高达38亿英镑(75亿美元),远超过英国国防部计划的28亿英镑。

Bravo方案

于是当年英国Type-42/45飞弹驱逐舰、新一代核能攻击潜舰缩斤减两的历史再度重演,以特拉斯与BAE为主的CVF联合研发团队只好回归基本面,在2003年6月提出降级的"Bravo"方案,满载排水量减至55000ton,舰体长度缩短为265m,舰体甲板数缩减为九层,放弃操作传统固定翼机的保留余裕,而机队也予以缩水:在标准的编制下,Bravo方案预计搭载一支由35架舰载机组成的舰载机大队,包括25架多功能战斗机、4架早期预警机与6架反潜直升机;必要时,舰载机总数可扩充至40架。动力方面,Bravo保留IFEP整合电力推进架构,但 主机规模也缩减为两具MT-30主燃气涡轮与两具12.6MW柴油发电机,并舍弃先进而技术困难的囊荚推进器,代以布置 限制较多但成熟而便宜的传统固定距双轴螺旋桨 ,由主发电机带动电动机来加以驱动;此外,也省略舰首推进器。Bravo方案采用半自动武器控制系统与传统的货盘搬运系统,舰上编制1450名人员(其中舰载机联队为608人),并降低人员起居标准,只设置单一厨房。同样为了省钱,Bravo方案暂不考虑较为豪华高档的防空作战装备(但仍保留日后安装的余裕)。

折衷的Delta方案

2005年12月发表的Delta版CVF想像图 ;与 前文2003年绘制的版本(Alpha版)相较,新版CVF的

滑跳甲板只占舰首的一半,另一半用于停放飞机。

然而英国国防采购署(Defence Procurement Agency,DPA)的海洋科技小组审查Bravo方案时,发现其无法满足先前该小组提出的最新版船舰损管作业(DCD)要求,于是CVF研发团队又提出三个修正方案:最保守的"Charlie"方案以Bravo案为基础进行修改,加装符合最新版船舰损管作业要求的装备,至于舰体尺寸规模则不予更动,因此其内部可用空间比已经缩水的Bravo案更少;折衷的"Delta"方案将Bravo的舰体规模略为放大,使其容纳符合最新版船舰损管作业要求的装备后,仍有与原先Bravo案相当的内部可用空间;至于"Echo"案则是旧事重提地以"Alpha"方案为基础,增加符合最新版船舰损管作业要求的设施,不用想也知道英国国防部没这么多预算。在2003年12月间,英国国防部选择了Delta方案,作为CVF后续发展的基础。在2005年2月,英国政府选择由KBR公司(Kellogg, Brown & Root UK)担任CVF案的实体整合者(Physical Integrator),负责协调此案的各项工作。

Delta方案的舰体全长约283m,舷宽约39m,满载排水量 约65000ton(将近无敌级的三倍),因应未来升级的预留浮力占排水量约10%,飞行甲板长263.5m、最大宽度69m,仍维持Thales集团独创的双舰岛设计 ,舰内分为九层甲板;舰上人员编制包括近700名船员与900名航空人员,还不到美国尼米兹级航舰的1/4,可说是相当精简 ;700名船员中还包括全天候医疗团队的81名人员,以提供船舰本身人员、飞行员乃至对外人道救援所需的医疗服务,而舰上的医疗设施包括含八个床位的诊疗室、手术室与牙科室等等 。舰体结构最大幅度地应用英国劳氏舰船标准,而建造材料、柴油发电机、发电机变压器、舵锚设施、居住设备等则大部分采用民规品,以降低成本。两个舰岛之中,位于前方的舰岛负责操舰航行机能,而位于后方的舰岛则专司飞航管制。此外,必要时两座舰岛之中任何一座都可以独立承担作战指挥功能,增加了在战斗中的生存性。

舰载机方面,CVF最多能容纳36~40架F-35战机,机库最多可容纳 两个中队共25架F-35。舰载机有数种编制:在平时状态下,舰上编制一个中队9至12架F-35战机、4架MASC预警机 与6架HM-1梅林(Merlin)反潜直升机,,并另外配置1至2架通用直升机执行垂直补给或海面搜救任务;在危机时期或北约重要演习中,CVF采用"打击编制",搭载两个中队共30架F-35(实编可能只有18至24架)、4架MASC预警机和6架EH-101反潜直升机;在作战时,CVF将对敌国陆地打击能力提升到最大,搭在两个中队共36架F-35B以及4架MASC预警机,不搭载EH-101反潜直升机;在两栖突击模式下,舰上全部装载直升机,可选择混合编组(18架梅林运输直升机、6架CH-47运输直升机、6架WAH-64攻击直升机、4架监视海洋用的UAV无人飞行载具等),或25架CH-47运输直升机。

CVF的飞行甲板配置两座升降机,均位于右舷,一座设在两座舰岛之间,另一座位于舰尾右侧,两座升降机的载重能力为70吨级,能在60秒内将飞机从机库运送至飞行甲板 ,每个升降机的尺寸足以同时容纳两架未折叠机翼的F-35战机。CVF的飞行甲板总面积约13000平方公尺,涂有防华抗热涂装,舰首设有一个仰角13度的滑跳甲板,起飞跑道动线长160m,跑道末端并设有一个折流板 ,整个飞行甲板规划有六个直升机起降点,能同时操作六架CH-47等级的重型直升机,必要时可同时操作10架中型直升机;如果将整个飞行甲板的260m纵深都作为起飞助跑距离,则能让定翼机在满载情况下起飞。在初始方案中,CVF的滑跳甲板占据整个飞行甲板前端,与俄罗斯库兹涅索夫海军上将号航舰类似,但到了Delta案则改回英国航舰一贯的设计,滑跳甲板只占据飞行甲板前端的一半,另一半用于停放飞机。CVF下甲板机库长163m、宽26m、高7.1~9m,面积29000平方公尺,设有20个飞机修护区,能容纳20架F-35B,或者26架猎鹰系列,或是45架海王等级的中型直升机 ;CVF的机库能容纳、处理旋翼没有折叠的CH-47契弩克(Chinook)重型运输直升机,以及体型更大的美制MV-22鹗式(Osprey)倾斜旋翼机。CVF被要求能在15分钟内让24架航空器起飞,24分钟内回收24架航空器 。在搭载36架F-35B的情况下,CVF在作战首日必须出动108架次的战斗机 ,接近美国九万吨超级航舰的平均每日出击架次(如果舰上再追加10架战斗机,CVF首日出击架次可达150,但舰上的空间设施调度与后勤都会受到影响);接下来的10天维持每天平均72架次,再下来的20天仍可维持每日36架次;总计在开战的前五天内,CVF最多能出动396架次,而无敌级则只能出动50至60架次 。如果以每天72架次为基准,CVF舰上的燃料与物资能支持15天的作业。 由于F-35B推力更大于海猎鹰,垂直降落时发动机会在舰面甲板上产生更高的温度,因此需要改进材质的耐热飞行甲板才能因应。CVF操作时,舰载机航空弹药由高速武器弹药处理系统(Highly Mechanised Weapons Handling System,HMWHS)处理,武器弹药被放置在托盘上,由远端控制的无人载具和电梯在机库/甲板与弹药库之间传递穿梭,运作效率是原本无敌级系统的六倍;HMWHS在标准情况下约需50人操作,必要时12人就能操作,而如果是传统的航空母舰的装备,理论上需要编制160人来才能达到等同于HMWHS的运作能量。

虽然早期CVF以STOVL起降为优先考量,但由于F-35B STOVL战机研发进度落后、成本飞涨,英国方面始终保留改用F-35C传统起降战机、换装弹射器的可能性。在2007年,英国Converteam UK便完成了电磁弹射器的缩尺原型并展开测试,包括线性马达、电力储能等技术。在2009年7月20日,Converteam UK宣布获得英国国防部65万英镑(约100万美元)的合约,设计、开发电磁弹射器所需的高能电力系统。万一皇家海军放弃采购问题重重的F-35B,就会以上述技术储备为基础,推出全尺寸的电磁弹射系统来装备CVF,使之能操作传统起降战机。 到了2010年11月初,英国终于正式宣布放弃购买F-35B,改引进传统起降的F-35C(这也是配合同时期英、法通过的共同运用航空母舰的协议),因此CVF终于转为传统起降构型;为此,舰上细部设计势必又要有一番更动,以容纳传统起降所需的弹射器、拦截索、辅助降落系统等设施,而甲板与机库的动线和整补设施也必须配合进行修改。 依照规划,Converteam UK发展的EMCAT电磁弹射器轨道长度约为100公尺,安装于CVF飞行甲板上深1.5公尺的凹槽内,弹射能量可达60~80MW,能将30吨重的飞机以150节(78m/s)的速率弹射升空。 然而,英国在2011年下旬还是向美国提出购买电磁弹射系统与先进飞机拦截系统(Electromagnetic Aircraft Launch System/Advanced Arresting Gear,EMALS/AAG,见下文)的需求。 当然,等到2012年5月英国重新将舰载机选择改回F-35B,CVF就不再需要考虑弹射器方案。

动力方面,Delta案的IFEP整合式电力推进系统 以两具单机功率36MW级(48000马力)的劳斯莱斯MT-30燃气涡轮(详见美国海军DDG-1000一文)、两具单机功率11MW级 (15000马力)的Wartsila 16V38B柴油机以及两具单机功率9MW级(12000马力)的Wartsila 12V38B柴油机作为发电机动力来源, 总输出功率在108MW(约145000马力)以上,其中80MW用于驱动四具法国Converteam(原为Alstom的机电部门,又称Alstom Power Conversion,2005年成为独立公司,2011年9月被美国GE集团购并完成)生产的先进感应电 动机(单机功率20MW),带动双轴螺旋桨(桨叶直径6.7m);每轴由两个电动机驱动,两机可单独分割操作,需要高功率输出时则串联使用 ;未来MT-30主机的功率可望提高到40MW级。先前皇家海军Type 45飞弹驱逐舰与美国DDG1000松华特级(Zumwalt class)驱逐舰的电力推进系统,也都采用Converteam的先进感应电动机。最初Alpha方案规划使用的囊荚推进器, 但此种推进器将电动机放在船舱以外,需要进入干坞才能维修,不利于第一线即时处理,遭受鱼雷攻击时也不耐爆震,因而改回较便宜也较为可靠的传统大轴 设计;虽然如此,由于电动机可以布置在离大轴较近的位置,使大轴长度得以缩短,对于减少机械重量与占用的空间还是颇有帮助。CVF最大航速预估为26.6节,以15节巡航速度航行时航程可望达10000海里,并能持续在海上操作45天。为了节约成本,CVF的电力推进系统相当程度地参考了先前法国为英国建造的玛莉皇后二号(Queen Marry II)豪华邮轮。使用IFEP全电力推进系统不仅便于全舰动力的分配管理,未来若要加装电磁弹射系统(EMALS)也能十分便利地纳入电力架构中 ;此外,由于IFEP不再需要大轴,使得主机不必迁就大轴而需要设在船底,因此CVF将两个主机舱分别设置在右舷两个舰岛下方船舷外飘处,位于水线以上,上方排烟道直通两个主烟囱;此种配置的优点是大幅缩短进排气道长度,减少占用的舰内空间,并且便于燃气涡轮的检修更换,但相对也使主机舱遭敌方飞弹命中的机率增加,不利于战损。

 电子系统与武装方面,碍于预算拮据,CVF的自卫武装相当精简;根据目前最新版本的想像图,CVF采用的自卫武装包括三座美制MK-15 Block 1B方阵近迫武器系统,以及四座MSI DS-30B 30mm遥控机炮;雷达方面,在2009年2月11日,Thales的S-1850M电子扫瞄雷达正式确定为CVF的主要对空雷达。为了最大幅度地降低人力需求,CVF尽可能提高自动化程度,例如以更多机械设施来减少弹药搬运/挂载作业所需的人力,同时也在舰上人员的日常管理花了许多功夫(例如机械化的仓储设施、将厨房减少为一个、同时为军官与士兵供餐、以可重复使用的杯子盛装饮料而不供应易开罐以减少垃圾.....等)。与尼米兹级等美国核子动力航舰相同,CVF的服役年限也预计长达50年。后勤方面,CVF预计能在7天内完成例行补给,每次入坞大修之间有六年间隔,而每次入坞大修需时六个月。

与Alpha方案相较,Delta方案的吨位减少10%以上,发电总功率下降30%以上,舰载机数减少15%-20%,航空打击能力下降28%,而节约的成本则约10%。

发展/与签约过程

在2003年11月,英国正式公布两艘CVF的命名,并由英国女王伊利莎白二世正式批准;两舰分别命名为伊莉莎白号(HMS Queen Elizabeth R08)与威尔斯亲王号(HMS Prince of Wales R09),在皇家海军历史中都是颇具传统的舰名。值得一提的是,1966年被英国政府取消的CVA-01航空母舰计划也预定被命名为伊莉莎白级(Queen Elizabeth class)。

在2004年7月21日,英国国防部宣布CVF计划暂停一年,针对CVF的计划与成本执行一个详细的评估,这个阶段在2005年3月完成。在2005年12月14日,英国国防部 宣布CVF确定CVF计划通过第一次主节点(Main Gate)的审查,并正式进入演示验证、细部设计阶段;进入这个阶段后,参与CVF主要工作团队的成员进一步增加,包括英国国防部、BAE Systems、Thales、KBR,此外还有VT集团与 巴布克(Babcock)海军造船厂等。其中,主承包商BAE System负责领设计、建造、试航、验收工作的系统整合工作,以及设计相关任务系统和建造舰体中段和后段等;Thales集团负责舰体平台、主机和推进系统与舰载机/船舰整合的设计;KBR公司为整个CVF计划提供管理服务;Babcock和VT负责设计和建造船体的前段,并由 巴布克海军船厂的罗赛船坞(Rosyth shipyard)进行最后总装;在此阶段,CVF预定的设计建造总预算为35亿英镑。 由于英国现在只有巴布克海军船厂的罗赛船坞能容纳最终完整的CVF,因此英国将CVF的舰体分成四个大区块(Super Block),分别在BAE System旗下的高文厂(Govan)、位于佛内斯半岛的巴罗厂(Barrow-in-Furness)、朴次茅斯厂(Portsmouth)以及巴布克 罗赛等四个船厂建造,最后运至罗赛厂完成组合。四个大区块均采用模组化建造,各区块的管路、线路等配件在最终组合之前均会安装完毕,以降低建造成本。四个大区块的建造成本占CVF总成本的六成,其余40%部分(包括舰岛)则开放各厂商竞标。

最初首舰伊莉莎白号预计在2006年开始切割钢板,2009年起进行船段模组的组装,2010年展开试航,2013年进入 皇家海军服役;而二号舰威尔斯亲王号则预计在2015年10月服役 。在2006年12月19日,英国国防部宣布推迟CVF的第二次主节点审查,这是因应英国国防部颁布的"海洋工业战略"中对英国造舰工业的整合;在此前提下,英国国防部表示CVF建造合约签署的先决条件,是英国两大造舰集团──BAE与VT的整合(两者包办英国85%的造舰业务),当时两集团对于合并案还在初步协商阶段 ,因此开工建造的时程必须等到2007年夏季以后才能明朗。在2007年1月1日,英国财政部表示两艘CVF的预算不得超过39亿英镑,然而日后的涨价趋势使这个目标不可能达成。在2007年4月20日,英国国会同意拨款40亿英镑来作为CVF的建造预算。在2007年7月24日,英国国防部正式与BAE签署CVF的发展与建造合约,总值40亿英镑 。在2008年5月20日,英国国防大臣布朗承诺将确保两艘CVF的建造预算,英国政府也表示再追加2亿英镑预算来保障CVF与相关项目(前提是必须先对CVF计划进行一次大规模审查,以确保预算支用的合理性),因为此时CVF的预估成本已经上涨到42亿英镑。

在2008年3月4日,英国国防部与钢铁厂商签约,供应建造两艘CVF所需的80000吨钢铁,价值6500万英镑;同时也签署舰上若干装备的供应合约,包括由布朗光纤厂(Blown Fibre Optic Cable Plant,BFOCP)提供的舰内光纤整合区域网路系统(价值300万英镑)、能每日从海水中制造500吨淡水的淡水制造净化机(价值100万英镑)以及舰上的航空燃油供应/装卸系统(价值400万英镑)等等。2008年4月3日,英国国防部与MacTaggart Scott of Loanhead签约,提供CVF所需的飞机升降机,价值1300万英镑。在2008年6月,BAE与VT集团签署具有法律效力的联合协议,同意合资成立BVT水面舰艇公司 。BVT公司于2008年7月1日正式成立,其中BAE出资占55%,VT占45%。BVT公司的业务将包括VT集团的所有水面舰艇建造和全寿命管理,这部分将整合VT集团和BAE系统 已经合资成立的全寿期保障公司──舰艇保障有限公司,以及BAE系统的水面舰艇解决方案业务。

在2008年5月中旬,英国政府开始与BVT公司拟定两艘CVF的建造合约 ,并在7月1日完成所有内容,在7月3日正式签署,总值30亿英镑(59.5亿美元), 合约内容大致如下:13.25亿给BVT位于格文港(Govan)与朴次茅兹(Portmouth)的造船厂来建造大型船段,3亿英镑给巴罗厂(Barrow,原属BAE System)来建造船段;6.75亿给位于罗赛(Rosyth)的Babcock海军造船厂,负责舰首船段承造以及船段最终组装业务;4.25亿给Thales集团进行设计与相关工程发展,另外还有2.75亿给BAE System的整合系统科技公司(Integrated Systems Technologies)进行任务系统的设计与支援。在2008年9月1日,英国国防部与相关厂商签署一批CVF装备的供应合约,总值5100万英镑,包括舰载机队所需的高速武器弹药处理系统(Highly Mechanised Weapons Handling System,HMWHS)的制造与安装(价值3400万英镑)、航空管制软体的研发合约(500万英镑)、舰上所有轮机泵浦的整合工程(价值300万英镑)、紧急柴油发电机(价值100万美元)等等。在2008年10月6日,英国国防部宣布完成CVF所需的燃气涡轮主机、推进系统、发电机、输配电、平台管理、螺旋桨、稳定鳍等主要航行/操纵装置的签约,其中Rolls Royce获得9600万英镑的合约,提供CVF所需的推进电机、稳定鳍等装备。总计超过100家英国厂商参与伊莉莎白级的建造工作,提供了超过8000个工作岗位。

建造过程

在阿尔普尔多船坞建造的伊莉莎白号的舰首船段,漆着的图案是该舰舰徽。

在2010年4月初,伊莉莎白号的舰首船段完工,并由拖驳船拖至该厂的Rosyth船坞。

CVF建造的10至15年内,估计将可为英国国防产业与造舰业带来140亿英镑的商机,并提供10000个工作机会 。在2009年7月1日,位于格拉斯哥(Glasgow)、克莱德河畔的格文船厂(Govan shipyard)切割了CVF首舰伊莉莎白号的第一块钢板,正式展开建造作业,首先建造的是编号第三号的船段,四号船段则在2010年1月开工建造。由于CVF的建造一拖再拖,期间内国际原物料价格不断上涨,加上其他通膨因素, 到2009年底,建造两艘CVF的费用已经上涨到50亿英镑。

伊莉莎白号的舰艏一号船段((Lower Block 1)由位于北达文(North Devon)的阿尔普尔多船坞(Appledore Shipyard) 建造,在2010年3月完成后拖至罗赛船坞进行组装。在2010年1月25日,英国政府宣布将保障价值4400万英镑的伊莉莎白号飞行甲板建造工作,由位于布莱肯荷德(Birkenhead)的卡梅尔.拉尔德船厂(Cammell Laird shipyard)负责。在2010年2月25日,伊莉莎白号的二号船段(Lower Block 2)在朴次茅兹开工,这是一个重达6000吨、长70m、宽40m与高18m的重要的大型船段。

在2011年5月26日,伊莉莎白级二号舰威尔斯亲王号切割第一块钢板。在2011年8月,由克莱德河畔的格文船厂建造的舰底三号船段(Lower Block 03)由水路运往罗赛船坞。 在2012年2月16日,BAE Systems位于朴次茅斯的船厂开始建造威尔斯亲王号的舰艏底部02号船段总成,此船段总重约6000公吨,其内包括轮机舱室、储藏区、主要输配电室以及85间人员舱室等。

在2012年4月9日,伊莉莎白号的两个大型船段(LB-04)完成合拢,其中一个船段由格拉斯哥的格文厂制造(包括2个轮机舱、一个医疗舱区以及其他居住舱等),另一个船段则由朴次茅兹建造,重4087吨;随后,这个船段在于另一个长80m、重11500吨的大型船段结合。在2012年4月中旬, 伊莉莎白号的第一个可变距螺旋桨(直径近7m)在Rolls Royce制造完成,而将装备于该舰的第一具MT-30燃气涡轮也成功地进行了测试。在2012年10月14日,伊莉莎白号最大的船段──由Govan厂建造、重达11300吨的舰尾船段(长80m、宽20m)完工出厂,这也是 伊莉莎白号最后一个需由其他厂区经由水路运至罗赛船坞的 舰体船段。在2013年6月11日,伊莉莎白号最后一个完工的分段──编号14号的后舰岛完工在格拉斯哥的斯高顿厂(Scotstoun)完工,此分段重750吨,高度超过30m,总共分为110个隔间,其内铺设44000m以上的电缆线;在6月16日,后舰岛分段由水路运抵罗赛,随后在6月28日安装在舰体上。

伊莉莎白号在2012年7月4日举行了下水典礼,由女王伊莉莎白二世主持命名掷瓶仪式,而掷瓶使用的是一瓶苏格兰威士忌而非惯用的香槟,希望争取在2014年9月进行独立公投的苏格兰的民心。 伊莉莎白号在7月16日完成船坞注水作业。

 

在厂房中的伊莉莎白号前舰岛模组,摄于2013年1月。

(上与下) 在2013年6月6日,在斯高顿厂建成的伊莉莎白号后舰岛模组正进行吊装作业,

准备海运至罗赛船坞总装。

伊莉莎白号后舰岛安装在舰体上之前,这块铭刻了皇家海、空军与英国陆军

的牌子被放在后舰岛的下方。这块牌子将随着整个伊莉莎白号一辈子。

吊运中的伊莉莎白号的主机。

伊莉莎白号舒适的舱房空间。

伊莉莎白号上层建筑,摄于摄于2014年初。

 

金融海啸后的变局

面对2000年代持续紧缩的预算,以及深不见底的伊拉克/阿富汗驻军开销,英国国防部不得不以大福缩减兵力规模以及裁减新武器的采购来节约开支。以2004年中期公布的军备整编计划 为例,包括在2006年将现役Type-42飞弹驱逐舰全数汰除,新一代Type-45勇敢级飞弹驱逐舰的产量由12艘减至8艘 ,至2008年再度减至六艘,此外核能潜舰与水雷反制兵力也遭到缩减。在这些裁减过程中,皇家海军绞尽脑汁设法保存两艘CVF而不被删减,因此Type-45驱逐舰、机敏级核能潜舰、新一代巡防舰等项目都曾成为"弃车保帅"的牺牲品。

在2008年底爆发的全球金融海啸对英国国防预算造成重创,而未见平息的阿富汗战事更让情况雪上加霜。原本 皇家海军预计两艘CVF别定在2014与2016年服役,然而在2008年12月12日,英国国防部又宣布另一波预算删减计划,包括将CVF的建造时程推迟至多两年,以因应全球金融风暴带来的空前不景气 ,因此两艘CVF的服役期程分别延迟到2016至2018年。 将CVF延迟也有另一个用意,就是配合F-35B联合战术打击机的服役期程,避免CVF完成但没有战机可用的窘境。

不过来到2009年下旬,先前躲过多次裁减的CVF计划终于难逃魔掌。鉴于此时F-35B已经涨价到接近每架9000万英镑(约1.45亿美元), 未来恐将涨到每架一亿英镑(约1.6亿美元以上),英国政府遂决定大砍采购数量。在2009年10月底,皇家海军宣布同意政府的裁减计划, 将F-35B的采购量从原订138架大砍为50架左右,以节省约76亿英镑的开支;这个数量的F-35B只够装备一艘CVF航舰, 然而两艘业已签约并开始执行的CVF已经不可能再有变动,否则英国国防部必须支付庞大的违约金,并丧失近10000个工作机会。因此,皇家海军开始考量各种可能方案: 根据2009年10月英国太阳报的消息,皇家海军打算让首舰伊莉莎白号照原订计划建造,但威尔斯亲王号降级为两栖指挥舰,舰上只搭载直升机, 省略与F-35B相关的操作与后勤设施,并在2018年服役时取代现役的海洋号(HMS Ocean L-12)两栖突击舰;这项变更可再节省6亿英镑, 使皇家海军这项大砍的规模达到82亿英镑;然而,英国军方随后立刻郑重否认这种传闻,表示这只是新闻界的"胡扯",皇家海军从未考虑这种可能性。稍后在2009年11月,英国卫报又撰文声称印度有意购买威尔斯亲王号, 且英国国防部也打算认真研究这个提案;不过此举争议也不小,威尔斯亲王号毕竟是英国最尖端科技的结晶,如果售予印度,势将造成邻近地区的高度紧张 ,尤其是引发与印度敌对的巴基斯坦与中国的不满。此外,如果未来皇家海军只保留伊莉莎白号,该舰进坞整修时,皇家海军航空队就没有任何海外平台可以操作,除非向 法国或美国借用。

在2010年下旬,英国国防业界被英国政府告知,研究取消其中一艘或全部两艘CVF造成的影响。 英国政府取消CVF的构想,也引发国防部长伦.福克斯(Liam Fox)与首相大卫.卡麦伦(David William Donald Cameron)的对立;福克斯站在支持海军的立场,认为皇家海军迫切需要CVF航空母舰,并认为如果将之取消,由于考虑赔偿问题,可能省掉的钱也只有10亿英镑,然而主张删减造舰来节约开支的麦卡伦首相却质疑这种说法。 卡麦伦在2010年10月宣布,英国将在往后四年内减少约369亿英镑的国防支出。依照英国下议院的估计,取消一艘CVF能节省10亿英镑,而取艘两艘则能节省20亿。

在2010年10月19日,英国政府正式公布新的国防战略审查决议 (Strategic Defence and Security Review,SDSR)。在海军部分,此报告虽然保留CVF项目与F-35,但只有伊莉莎白号进入现役,第二艘在完成建造后就封存作为预备舰(也不排除干脆取消)。另外,皇家海军在眼下就必须付出惨痛代价:2010年结束前将 无敌级三号舰皇家方舟号(HMS Ark Royal R-07)以及皇家海军航空队的猎鹰GR.9战机全面除役 ,自此到F-35装备之前,皇家海军完全丧失喷射舰载机的操作与训练传承;此外,皇家海军还必须在无敌级二号舰光辉号(HMS Illustrious R-06)与海洋号(HMS Ocean L-12)两栖突击舰之间选择一艘提前除役封存,结果皇家海军选择让光辉号提前在2014年除役,只保留海洋号当作直升机预备舰,撑到首艘CVF服役。此外,皇家海军还必须在2011年4月以前将四艘Type-22巡防舰除役,两艘堡垒级(Albion class)两栖船坞运输舰从2011年开始只保留一艘在值勤状态,另一艘则停泊封存;此外,补给舰乔治堡号(RFA Fort George A-388)、月桂叶号(RFA Bayleaf A-109),以及2007年才服役的湾级后勤/登陆舰拉杰斯湾号(RFA Largs L-3006)在2011年4月除役;而其他节约开支的措施包括延后取代先锋级(Vanguard  class)的新一代核能弹道飞弹潜舰计划(首艘服役不早于2028年),并放缓机敏级(Astute class)核能潜舰的建造计划(整体延后八年)。依照2010年的战略审查报告公布 以后的规划,伊莉莎白号的计划期程进一步延后,预估在2016年8月展开海试,2017年5月交舰,2018年开始接收机队并进行航空操作的测试和训练,约在2020年 开始战备。

在2012年7月,英国防卫大臣(Defence MMinister)菲利普.哈蒙德(Philip Hammond)宣布,英国采购的首批F-35B数量为48架,用来装备伊莉莎白级航空母舰,此外英国也考虑另外购买F-35A来取代皇家空军的台风式战斗鸡;而F-35系列最终采购数量将在2015年战略防卫审查中决定。 依照2012年11月初的消息,防卫大臣菲利普.哈蒙德表示,在2015年度战略防卫审查(strategic defense review)之前,将不会决定是否让威尔斯亲王号进入服役,然而他也表示每年增加投入7000万英磅让威尔斯亲王号投入运作,使皇家海军有两艘航空母舰可用,将是一笔极佳的投资。菲利普.哈蒙德也表示,2012年上旬英国重新将舰载机种改为F-35B(见下文),意味着同时维持两艘航空母舰具有很大的合理性。此外,菲利普.哈蒙德也澄清一些外界对于伊莉莎白级搭载机数量的传闻,皇家空军主张平时只配置极少量的F-35B于伊莉莎白级上,外界猜测是个位数字,不过菲利普.哈蒙德表示平时搭载12架F-35B,遇到重要任务、演习、局势升高或实战时,舰上配置 的F-35B就增加到24架(或更多)。 在2013年10月初,菲利普.哈蒙德正式提出建议,让威尔斯亲王号也投入服役,但也表示在英国删减国防支出的政策下,就必须从其他方面进行牺牲,以支应操作威尔斯亲王号的每年7000万英磅开支。 依照2014年上旬的估计,威尔斯亲王号的舰体结构预计在2016年7月完成,2019年1月展开海试,同年8月交付。

依照2013年英国下议院公共帐目委员会报告,到此时伊莉莎白级航空母舰项目的总花费已经达到55亿英镑,而在2007年时预估的总花费是36.5亿英镑。另一个问题则是梅林预警直升机搭载的"瞭望台"(Crowsnest)预警雷达 系统,依照现阶段时程,要到2022年左右才能上舰部署 ,这使得伊莉莎白号在开始战备的前两年将没有预警机可用。 到2013年11月秋季的政府预算出炉时,英国国防部为两艘伊莉莎白级预算已经达到60亿英磅 (至2014年为62亿英镑,2007年7月签约时为40亿英镑);此时英国国防部表示正与主承包商重新谈判,以避免未来成本进一步大幅上扬。

 

英法共用航空母舰

如同前述, 为了减轻英国政府的赤字压力,英国在2010年打算减少国防开支达10~20%,即便是已经进入建造执行阶段的CVF都成为可能的开刀对象。在2010年8月,英国官员透露,英国政府有意取消一艘CVF,甚至两艘全砍。

为了在删减开支的同时继续维持CVF的建造工作,以保住英国造舰产业数以千计的工作机会,英国国防部在2010年9月初又提出英、法共用航空母舰的计划,由英、法两国共同出资建造航空母舰,依照双方各自原本计划(CVF与PA2)的规模,英国建造两艘而法国建造一艘,服役后作为欧盟共同武装力量来运用,执行各种欧盟境内与防区以外的共同军事或维和任务,并采取"一艘在航值勤、一艘在港、一艘维修整备"的值勤。如此,英国两艘CVF就能获得法国资金挹注;为了共同运用航空母舰,英国与法国必须在战略上达成一致,以便共同操作运用航空母舰来维护两国的国家利益。法国总统萨科奇也表示,愿意与英国方面协商此一议题。然而,由于长久以来英、法向来是潜在的战略竞争对手,双方的国家利益大不相同,在过去许多军事合作案例中也经常发生矛盾冲突,彼此的信任不高。因此,英、法共同建造/维护航空母舰的计划,立刻招致双方国内强大的反弹声浪。英国国防部内部人士批评,此举等于将英国国防安全的核心问题交在法国手中,违反英国国家利益;例如,如果航空母舰在法国轮值操作值勤期间,福克兰群岛发生需要出动航空母舰的状况, 法国是否会同意航空母舰的派遣?或者,在英国轮值操作航空母舰,也必须执行与法国有关的军事投射任务,也可能使英军面临尴尬并引发国内反弹。

虽然如此,由于英国与法国都面临国防预算删减的沈重压力,因此在2010年11月2日,两国联合发表防卫与安全合作宣言,同时签署了时效50年的军事合作协议;这项合作的范围相当广泛,包括共同开发与测试核子武器(双方仍各自掌握自家核武的控制权)、诸多军事科技的研发(无人飞行载具、人造卫星、潜舰和飞弹等)、成立一支员额5000名的"联合远征军"(包含特战部队、陆战队和空降部队,指挥官由两国军方派遣出任 ,英、法两国对每一任务都有否决权)、共用空中加油机队等;此外,此合约也正式确立英、法两国共用航空母舰的原则,希望从从2020年起,英、法两国都能随时保持一艘航空母舰在值勤。 根据2010年10月英国的国防战略审查决议,英国只能确保一艘CVF的服役,如此势必无法确保至少有一艘航舰在职勤状态(考虑到船舰的维修),所以与法国共用航空母舰似乎势在必行。 不过在2012年6月上旬,英国政府又决议两艘CVF都会进入服役。

2010年12月中旬猎鹰GR.9除役后,皇家海军丧失了全部的固定翼舰载机,然而F-35距离成军还远在天边。为了避免这批舰载机飞行员的技术与经验完全流失,皇家海军甚至祭出非常手段,将这些没有本国飞机可以驾驶的舰载机飞行员送到法国,接受法文训练并驾驶法制飙风战斗机,并在法国戴高乐号航空母舰上值勤,直到英国新造的CVF航空母舰与F-35舰载战斗机机开始交付,才会再度为 皇家海军舰载机部队效力;让英国舰载机飞行员熟悉法国航空母舰与战斗机的操作,算是英、法共用航空母舰政策 中的一环。

在2013年4月28日,法国公布新的国防白皮书,正式停止延宕多年的PA2航空母舰计划。法国现役戴高乐号航空母舰预定在2025到2028年除役,法国计划在戴高乐号退役后一段时间内,以英法共用航空母舰的方式支援法国海军作战,具体事项仍在研拟探讨中。

 

变更舰载机的波折

在2010年11月1日,英国国防部宣布,完全取消大幅超支落后的F-35B采购计划,改引进F-35C传统起降舰载型。这项重大转变也意味CVF将面临重要修改,终于从操作STOVL的构型转变成操作传统起降的构型。理论上,F-35C的构造比F-35B更简单, 作战半径与武器筹载量都比较大,而且帐面的全寿期成本减少25%,能节约英国的财政开支 (不过考虑到CVF因而必须变更设计以及开发新弹射器,支出费用可能因而增加10亿至20亿英镑)。此外,使用弹射器也让CVF能有更大的机种操作弹性,例如可以考虑引进E-2C预警机;而使用传统起降构型也比较能相容法国的航空母舰舰载机队,能配合英、法共用航空母舰的政策。然而, 皇家海军必须放弃从1980年代建立的STOVL战机操作能量(皇家海军最后一批猎鹰机队在2010年12月中完成最后一趟飞行任务后除役),并另耗费昂贵的成本向美国海军重新学习操作传统起降的舰载机 ;而由于F-35B的垂直起降举升风扇系统是英国Rolls Royce的产品,故此时英国政府的决定等于是又打击到本土国防厂商。

由于换成传统起降构型,英国也必须为CVF张罗弹射器与飞机降落拦截系统。在2011年11月15日,美国国防安全合作局(Defense Security Cooperation Agency)通知美国众议院,英国政府透过军售管道(FMS)向美国提出采购电磁弹射系统与先进飞机拦截系统(Electromagnetic Aircraft Launch System/Advanced Arresting Gear,EMALS/AAG,详见美国海军福特级核子动力航空母舰一文)的需求,连同附带的后勤补保、零附件与训练等,总值约2亿美元。EMALS/AAG的主承包商是美国加州的通用动机(General Atomics),将装备于美国福特级(Ford class)核子动力航空母舰上。

到了2012年3月,消息又传出英国对于CVF的舰载机选择再度陷入犹豫与混乱 ;在2010年时,英国评估CVF变更设计、加装弹射器等增加的支出为每艘5到8亿英镑,然而到了2012年5月这个数字就暴增到18至20亿英镑,英国政府负担不起。此外,稍早F-35C的测试也传来诸多不利消息,尤其是其尾钩长度过短导致降落时拦截索捕捉率过低,但碍于机体设计却难以修改 。除此之外,传统降落的F-35C对于法国戴高乐号航空母舰而言也实在过于沈重。在2012年3月下旬,英国媒体报导防卫大臣菲利普.哈蒙德(Philip Hammond)建议将CVF的舰载机选择改回F-35B,起降构型也回到最初的滑跳起飞型,不再配备弹射器(这也意味着法国舰载机若想在CVF上操作,将遇到困难)。在2012年4月中旬,消息传出英国军方相关首长一致认为应将舰载机选择改回F-35B,并向英国首相提议。 在2012年5月8日,英国国家安全会议做出决定,正式将舰载机型改回F-35B。这次舰载机种反覆变更的波折,显示一开始英国估算F-35B/C的成本时有所失误,而这次反覆决策浪费了7400万英镑。日后英国国防部承认,2010年是在时间紧迫、必要资讯不齐的情况下做了错误决定,甚至犯下忽略增值税和通货膨胀等基本因素的低级错误。

 在2012年7月19日,英国接收第一架F-35B,而这也是F-35系列首度交付国外客户;至2013预算年度,英国共订购四架F-35B,前三架用于测试,2015至2016年交付的第四架则是英国第一架用于训练工作的飞机。

 

"威尔斯亲王号"改名为"皇家方舟号"的请愿

在2010年上旬,部分皇家海军官兵私下发起将CVF二号舰威尔斯亲王号改名为皇家方舟号(Ark Royal),使这个拥有超过300年以上历史、皇家海军最具代表性之一的传统舰名能够延续;同年10月的战略审查报告中,英国国防部就宣布提前将无敌级航空母舰三号舰皇家方舟号(HMS Ark Royal R07)除役。在2011年5月2日,英国每日电邮(Daily Teligraph)报导一位皇家海军高阶军官已经私下晋见拥有威尔斯亲王头衔的查尔斯(Prince Charles),表达了将威尔斯亲王号改名为皇家方舟号的提议,而威尔斯亲王私下表示不反对这项改名。不过,目前英国皇室以及皇家海军并未做出任何命名更动。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