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1日星期五

野檐:如果阅兵不进城

【明报专讯】9月3日北京胜利日阅兵,50个方队齐进,200架战机呼啸,威猛王师,笑吞胡虏。西方说这是"秀肌肉",北京说这是为了和平。

不管各方的感受如何,但阅兵的成本是北京,不,是中国百姓承担的,这个成本也是巨大的。阅兵花了多少钱?这几乎超出了公众的计算能力,"反正很多很多,多少亿吧?或十几亿吧?或几十亿上百亿吧?"谁知道呢,不留神就造了谣。甚至,我想,连官员也说不清成本是多少。因为,哪些算是成本,哪些不算,说不清。

连官员也说不清成本

比如,阅兵的107辆重型坦克要运进城,从军营上火车,到北京北郊的昌平落地,进城就麻烦了,有的道路要加宽,有的桥要加固,这些算不算成本?

另外,阅兵扰民,耽搁挣钱,算不算成本?那些天在北京,"等阅兵后再说"成了百姓的日常语。有的建材城,从8月26日到9月6日,关门。公众的衣食住行几乎都受影响,餐馆、医院、商店、学校、快递,甚至一些炉灶、邮筒(注意,不是邮局),都歇了。街上空荡荡的,像过春节时的冷清。

阅兵也有好处,就是空气好了。但那是京津冀周边无数的工厂停工、无数的私家车停驶换来的。只是,北京周边人民得了十几天洗净的阅兵蓝,一瞬间就被坦克的轰鸣和腾起的油烟给搅和了。

奥委会不怕北京的呐喊

阅兵和集会是一项古老的宣示手段,不论对内还是对外,都有巨大的震撼作用。但要夸大这种作用,则有点萌。有名的案例是1993年北京申奥,在9月23日奥委会委员投票当日白天,北京还组织人马在长城上摇旗呐喊,宛如人海长城,晚上电视也播放了北京人的呐喊。但怎么样呢?奥委会委员并不怕北京的呐喊,北京还是落选了。把那么多人弄到长城上,得多大成本?

在信息化的现代社会,国家宣示能否既有效又省钱?现代社会,现场规模再大,也必须依靠信息传播手段。就在这次胜利日阅兵日当天,现场观众还多通过看大屏幕来获得细节。因此,传播是第一位的,规模是其次的。慎用规模,多在传播手段上下工夫,是提高投入产出比的基本路数。

阅兵仪式,最大的成本是把兵运进城,让军队在城市里活动。如果换个思路,请各国领导去军营阅兵,比如北京军区,在演习场或内蒙古平原观看操练,甚至实战演习,性价比会大为提高。如果乐意,请普京开回坦克、打俩靶子亦可。而对军队来说,借阅兵可进行更接近实战的训练,举行对抗式阅兵,而不仅是正步走。钱反正是要花的,军队总要训练的,这样能使得军队得些实用价值。

注意,这个建议不是只为了"不扰民",而是为减少全社会,包括军队的损耗。

在城里,与阅兵相关的会谈、宴会、游园、文艺演出,这些适合城市活动的内容如常进行,这些活动有利于外国领导人与中国民众的接触和交流。其间,将包括阅兵在内的一系列活动制成宣传片,通过电视和网络传播,彰显效果。

你那自行车还是用阅兵券买的

从经济上来说,阅兵与其他行政行为有相似的效果,都是通过政府花费来刺激经济。内地这些年修建了大量的高速公路,多是政府项目。看着很美,跑着也舒服,但就是赔钱,运输量不够。赔谁的钱?当然是纳税人的钱。政府替纳税人做主投资了,建收不回本的高速公路,但窟窿还是纳税人接着。如果是民间投资,一定会算清楚才敢干。用行政手段打乱市场经济自有的规律,常常得不偿失。

而且,阅兵等军事行动比行政手段有更高的强制性,它甚至可以强征民间财产和劳务。只是,现在和平时期,这凶器不可常用吧?

刺激经济,如果用另外的方式,由民间自主支出,当更为良性。比如阅兵花费预算100亿,由于改在军营阅兵节省了50亿,把这50亿以现金或购物券的方式发放给民众,由民间自主消费,这样不仅能提高民众的幸福感,刺激社会消费,还会强化阅兵的效果。比如,过多少年,告诉儿子,嗨,小子,你那自行车,还是那年用阅兵劵买的。

当然,这里有一个认识的前提:阅兵的花费是纳税人的,节省下来的钱要返还给纳税人,而不能用这钱又去干了别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