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1日星期五

济阳级巡防舰

派里级飞弹巡防舰瓦兹.沃斯号(USS Wadsworth FFG-9)与诺克斯级巡防舰罗伯特.派里号(USS Robert E. Perry FF-1073 )

。此照片为冷战期间摄影。在1990年代以降,台湾陆续透过授权建造、租借、购买二手舰等方式取得派里级和诺克斯级

作为海军骨干兵力;而画面中的罗伯特.派里号就是台湾海军接收的第一批诺克斯级首舰,改名为济阳(FF-932)。

 

济阳级二号舰汾阳号(FF-934),这是服役初期的面貌。

首艘完成"武三化"改装的济阳级舰──凤阳号(FFG-933)。标准SM-1防空飞弹的箱型发射器设置

在船艛中段与直升机库上方。

一艘济阳级舰发射鱼叉反舰飞弹。

2014年9月汉光30号演习中的兰阳(935),已经是移植武进三系统的构型。

2014年9月汉光30号演习中,一艘济阳级发射ASROC反潜火箭。

 

──by captain Picard

舰名/使用国济阳级飞弹巡防舰/中华民国
承造国美国/

FF-932

──由Lockheed Shipbuilding厂承造

FF-933~939

──由Avondale Shipyards厂承造

尺寸(公尺)长134 宽14.3 吃水4.6
排水量(ton)标准3075 满载4260
动力系统/轴马力锅炉*2 蒸汽涡轮 *1/35000 单轴 单舵
航速(节)27
侦测/电子战系统AN/SPS-40B 2D对空搜索雷达*1(FF-933~938武三化时拆除)

DA-08/2 2D对空搜索雷达*1(FF-933~938,由武进三号移植,2004年起进行改装)

AN/SPS-67平面搜索雷达*1

LN66导航雷达*1

AN/SLQ-32(V)2电子战系统*1

MK-36干扰弹发射器*2(SRBOC)

声纳AN/SQS-26CX舰首声纳*1

AN/SQS-35变深声纳*1

AN/SQR-18A(V)1拖曳阵列声纳*1

射控/作战系统

H-930MCS作战系统(FF-933~938,由武进三号移植,2004年起进行改装)

MK-68舰炮射控系统(含一具SPG-53F射控雷达)*1(FF-933~938武三化时拆除)

MK-114水下射控系统

MK-115飞弹射控系统

STIR 180照明雷达*1(FF-933~938,由武进三号移植,2004年起进行改装)

LIOD光电射控系统*1(FF-933~938,由武进三号移植,2004年起进行改装)

乘员267
舰载武装MK-42 Mod9 127mm 54倍径炮*1

MK-16 ASROC反潜火箭发射器*1(装填8枚ASROC反潜火箭 ,部分舰只其中两管可装填鱼叉反舰飞弹。具再装填能力)

双联装324mm MK-32 Mod9鱼雷发射器*2(使用MK-46鱼雷)

标准SM-1防空飞弹发射器*10(FF-933~938,由武进三号移植,2004年起进行改装)

MK-15 Block 1(FF-932~934)/Block 1A(FF-935~937)方阵近迫武器系统(CIWS)*1

舰载机休斯500MD反潜直升机*1
姊妹舰

共八艘

舰名安放龙骨下水时间在美服役时间在美除役时间移交台湾时间在台服役时间在台除役时间
FF-932 济阳(ex-USS Robert E.Peary FF-1073)1970/12/201971/6/231972/9/231992/8/71992/8/71993/10/62015/5/1

FF-933 凤阳(ex-USS Brewton FF-1086)

1970/10/21971/7/241972/7/81992/7/21992/7/21993/10/6

FF-934 汾阳(ex-USS Kirk FF-1087)

1970/12/41971/9/251972/9/91993/8/61993/8/61993/10/6

FF-935 兰阳(ex-USS Hewes FF-1078)

1969/5/141970/3/71971/4/241994/6/301994/6/301995/8/4

FF-936 海阳(ex-USS Cook FF-1083)

1970/3/201971/1/231971/12/181992/4/301994/7/11995/8/42015/5/1

FF-937 淮阳(ex-USS Barbey FF-1088)

1971/2/51971/12/41972/11/111992/3/201994/7/11995/8/4

FF-938 宁阳(ex-USS Aylwin FF-1081) 

1969/11/131970/8/291971/9/181992/5/151998/4/291999/10/18

FF-939 宜阳(ex-USS Valdez FF-1096) 

1972/6/301973/3/241974/7/271991/12/161998/4/291999/10/18

 


 

1990年代台湾海军除了自制成功级飞弹巡防舰、向法国采购康定级巡防舰之外, 台湾海军也在同一时期1990年代进行了"光华四号"计划,总共向美国租借了八艘诺克斯级(Knox class)巡防舰,先后分成三批接收。诺克斯级为美国在1967至1974年建造的反潜巡防舰,共建造有46艘,数量仅次于派里级,在1990年代陆续退出现役,许多并转售或租借他国。早在1980年代, 台湾海军便向美国争取诺克斯级巡防舰,但被美方拒绝,只愿意出售四艘已经转入备役、从薛曼级(Sherman)改装而来的迪卡图级(Decatur class)飞弹驱逐舰(DDG-31~34)。由于薛曼级舰龄与设计老旧,反潜能力连成功级都比不上,加上该级舰为美国海军第一批采用1200psi高压蒸汽锅炉的舰艇,其设计仍未成熟、维修不易,旋即被 台湾海军拒绝。当时台湾海军负责向美方交涉的是雷学明,恰巧他的英文名字就是Sherman,当时便出现"薛曼不要薛曼"的笑话。

1990年代美苏冷战结束,美国海军再也不需要这么多船舰,加上新一代 伯克级飞弹驱逐舰在此时进入美国舰队服役服役,遂有大量诺克斯级可以释出;加上此时台湾已成功向法国采购了康定级巡防舰,为了保住市场,美国遂于1991年批准台湾采购诺克斯级的要求。美方移交给 台湾的前两批六艘本级舰是以租借方式取得,首批三艘(FF-932~934)于1993年8月6日在加州长堤移交给台湾接舰官兵,都是热舰移交,同年10月6日在高雄左营港成军;第二批三艘(FF-935~937)于1994年6月30日在加州长堤移交 台湾(只有935兰阳舰是热舰移交),1995年8月4日在苏澳成军。 依照后续消息,台湾引进诺克斯级时,随舰移交的装备还包括具有热影像仪的损管防护衣,能在浓烟中清楚找到火源,当时是台湾海军首度拥有这类高档军品。

(上与下)汾阳号(FF-934)的前身柯克号(USS Kirk FF-1087)在1975年4月29日的频繁之风

南越撤退行动中收容了许多从南越逃出的军用直升机的人员。在上图中,每降落一架UH-1直升机,

舰上人员就将之推入海中,腾出甲板容纳下一架。而下图则是一架庞大的CH-47,该机飞行员精湛

地将直升机靠近甲板,让机上所有人员安全空投到柯克号上,随后自己成功迫降海面并获救。

值得一提的是,汾阳号(FF-934)的前身柯克号(USS Kirk FF-1087)在1975年南越沦亡时美军启动的频繁之风(Frequent Wind)撤退任务中有着出色的表现,在4月29日一天内陆续收容了来自南越军方的17架直升机带来的157名南越军民(原本这并非该舰的任务),随后还带领并支援32艘原南越海军满载三万军民的军舰前往菲律宾;当这支船队来到菲律宾时,南越共和国政府已经无条件投降北越,北越政府通知菲律宾政府,要求将这批前南越舰队连人带船遣返;而柯克号与第七舰队商议之后,决定让这32艘南越船舰全部改挂美国国旗,才得以进入菲律宾,而这批船舰带来的三万南越军民随后被转运到关岛。而济阳号(FF-932)的前身罗伯特.派里号(USS Robert E. Peary FF-1073)曾在1979年5月3日,于南中国海域拯救了一艘被泰国海盗盯上、满载着400名从北越 流亡的华裔难民;这批不堪越共政府排华政而流亡的华裔难民被美国海军从海盗手中救出之后,被罗伯特.派里号送至泰国的移交给联合国难民营,稍后全部获准迁居美国。

美国在1998年同意再提供四艘诺克斯级给台湾(FF-1062、1070、1081、1096),并让台湾买断先前租借的六艘;当时台湾打算接收三艘作为现役舰,但由于其中一艘状况不佳,启封后还要进行大修,且当时美国军方委托处理的管理公司迳自指定在南卡罗莱纳州的船厂进行 启封工程,且报价高昂(启封工程报价300万美元,但是泰国海军租借的诺克斯级启封却只要150万美元),引发台湾海军不满,要求由美国各船厂公开比价,引发若干风波 。最后,台湾海军只同意接收两艘 (USS Aylwin FF-1081与USS USS Valdez FF-1096),并自行选定船厂 ,两舰在1999年10月18日成军(分别成为FF-938与F-939)。原本传闻另外两艘美国海打算卖给台湾的诺克斯级(USS Downes,FF-1070与USS Whipple,FF-1062)仍会由台湾冷舰购入并当作备料来源,但实际上台湾并没有接收,Whipple号在2002年4月10日移交给墨西哥,Downes号在2003年8月被美军作为靶舰击沈。在1999年9月29日,台湾正式买断前六艘诺克斯级。

这批中古诺克斯巡防舰的命名与编号均接续自阳字号驱逐舰,称为济阳级;故在本质上,这些巡防舰可视为是"新一代的阳字号"。在光华二号由蔚山舰变更为贵得多的拉法叶舰、导致 数量从原订16艘降为6艘之际,价格远比新造舰便宜(还不到1亿美元,相当于每艘康定级平均成本的1/5)的中古诺克斯级大量进入台湾海军服役,适时弥补了二代主战舰艇数量上的不足。虽然济阳级反潜能力充裕,价格远低于订购新造舰,似乎是便宜又大碗, 但是购买这种年纪偏高的二手货必须在另一方面付出代价:诺克斯级原始设计以及装备已经老旧,后续改良空间有限,人员编制庞大;其老旧的蒸汽涡轮动力系统不仅难以维护且人力需求惊人,机件老化更使其具有相当的潜在危险。

由于另有专文介绍诺克斯级,一些基本资料在此便不予赘述。本舰长处在于反潜,由于配备ASROC反潜火箭使其具有中长程反潜能力,而舰首大型的SQS-26声纳、舰尾SQS-35主/被动变深声纳与SQR-18被动式拖曳声纳阵列,都是 台湾海军首次使用的装备。根据海军使用经验,SQS-35功率强大,拍发时附近的鱼都跳水面;而在台湾海军的反潜演习中,海龙级潜舰便领教过被SQS-35波束 直接打中的威力,宛若头戴钢盔、被铁锤连续击打。也由于济阳级反潜能力强大,故主要作业于濒临深海、他国潜舰经常出没的台湾东部海域,充分发挥其反潜长处。受限于诺克斯级的机库、飞行甲板大小不足,无法搭载 台湾海军现役S-70C(M)1/2反潜直升机, 因此海军原本打算采购一批美军当年配属于此级舰的SH-2F海妖或翻修升级的SH-2G超级海妖反潜直升机,不过由于SH-2G必须由中古的SH-2F机体改良而来,综合性能逊于现有S-70C(M)1),并加剧后勤负担 ;经通盘考量后, 台湾并未采购此种反潜直升机 。

美国海军曾建议台湾对诺克斯进行改装,扩大机库与飞行甲板来容纳S-70C(M)1/2反潜直升机,不过台湾海军并未付诸实行 ; 因此,济阳级作业时,主要与岸基或其他友舰的S-70C(M)1/2配合作业,而舰上只能起降停放500MD轻型反潜直升机(主要作为训练之用)。不同于SH-2F,由于S-70-C(M)1/2都直接配备了声纳讯号处理系统,所以不需要将声纳浮标的原始资料讯号传回舰艇处理,因此济阳级只需装设与S-70C(M)1/2的ASN-150机载资料链共通的终端,就可以进行协同作战。部分济阳级换装了FFISTS水下作战指挥系统,其中包括利用水文资料预估主动声纳操作性能的AIMS单元和预估被动声纳性能的STOPPS单元,此外还整合有还有能进行自动化目标动向分析(Target Motion Analysis,TMA)的C-STEMS系统。除了反潜之外,台湾引进的济阳级之中,某几艘具备鱼叉飞弹的射控系统与发射能力,装填于ASROC反潜火箭发射器位于侧面的发射管内。 运用鱼叉飞弹时,除了传统透过直升机进行目标标定之外,济阳级也能利用SQR-18A(V)1拖曳声纳侦测水平线以外的水面目标并予以定位识别,提供鱼叉飞弹的初步发射指引,大幅增加了远程反舰攻击能力。 在1998年8月,美国批准售台58枚RGM-84舰射型鱼叉反舰飞弹,这是美国首度出售舰射型鱼叉飞弹给台湾。

 济阳级服役以来,台湾海军在东部深海发现的不明潜舰次数急速增加,证明了当初购入本级舰以加强反潜战力的目标的确达到了。但是诺克斯级最大的弱点在于防空自卫能力不足:舰尾的方阵快炮是本舰唯一的防空武器,遇到反舰飞弹饱和攻击时,火力明显不敷使用。台湾引进的首批济阳级(FF-932~934)的方阵系统为MK-15 Block 1(炮座编号为MK-16 Mod1),与成功级、康定级配备者相同;第二批济阳级(F-935~937)则配备更新型的MK-15 Block 1A(炮座编号为MK-15 Mod11 Block 1B),具有炮管支架与新型射控电脑。

凤阳舰的十具SM-1飞弹发射箱。

济阳级的"武进化"

由于2003年台湾成功自美购得纪德级飞弹驱逐舰,劳苦功高的七艘阳字号武进三号驱逐舰遂得以从2003年底陆续除役;而舰上的防空相关装备如H-930MCS战斗系统、独特的箱型发射标准SM-1防空飞弹(原为美国厂商针对飞弹快艇设计的发射器构型)、导引标准飞弹的STIR 180照明雷达、Signnal DA-08/2二维对空搜索雷达、LIOD光电射控仪等装备则将移植到除了首舰济阳号之外的七艘济阳级上 (由于济阳号的许多装备零件与其他姊妹舰相异,导致后勤维修困难,出勤率极低);而其他武进三号的系统如W-160射控雷达、雄风二型反舰飞弹、OTO 76mm快炮则移植到锦江级巡逻舰上,真可谓"物尽其用"。

武进三型是阳字号驱逐舰战系化升级(即武进一、二、三计划)的终极改良版,在1980年代末期陆续安装在七艘基灵级驱逐舰上,其核心H-930 MCS战斗系统由美国 汉纬(之后被休斯购并)与台湾中科院合作开发,是先前武进一型改良的H-930 Mod1的 后继型。H-930 MCS是全世界第一种实用化的开放式、分散架构战斗系统,由九个分散式运算单元(Distributed Computing Unit,DCU)组成,透过雷达、声纳与光电侦测系统,可同时对24个空中、水面与水下目标进行精确追踪,并 同时攻击其中四个目标,系统反应时间(从侦获目标到完成射击解算、武器备便,不含最后的攻击决策)只需8秒。即便是1990年代进入台湾海军服役的成功级,其JDTS战系架构源于 1970年代水平的旧式集中式架构,整体运算速率仍不及1980年代新开发的H-930 MCS。 为了简化系统整合的工程,海军只把原先武进三的防空机能移植到济阳级,而不会更动济阳级原有的反潜射控系统;由于H-930 MCS的全分散架构,虽然原本每一艘武进三驱逐舰的相关装备分到两艘不同舰艇上,但由于每个DLU都有完整的机能,因此能轻易拆散并分别在不同的舰上重组成系统,软硬体架构不需要修改。在2004年3月,第二艘本级舰凤阳号(FF-933)进入船坞,成为首艘展开"武三化"工程的济阳级。凤阳号的改装于2004年10月31日完成,工时为耗费7个半月,总经费仅7127万元新台币。"武三化"后的济阳级不仅保有原先杰出的反潜能力,原先贫弱的防空自卫也获得改善 。

移植至凤阳号上的十具标准飞弹发射箱完全没有更动,烟囱后方02甲板纵列两组横向的三联装发射箱(开口分别朝向两舷),其后机库结构上方则以并列方式安装其余两组双联装发射箱(开口分别向内倾斜)。为了配合前述改装,凤阳号的舰体细部也经过若干修改,包括:舰桥后方射控装备舱间向后延伸至主桅杆基部的信号旗箱附近,以容纳武进三系统的H-930 MCS战系电脑、显控台以及DA-08雷达的相关装备(包括双工器、发射机、接收器、显控台、电源设备等等)等,但此举无可避免地压缩了信号手的操作空间;为了横向安装两组三联装标准飞弹发射箱,主桅杆后方原左舷小艇挂架拆除,该处甲板向外延伸以增大可用空间,左舷舰体该处亦以焊接方式加装补强壁,并在横向发射箱后方加装尾焰折流板,避免飞弹发射的高温喷流伤害右舷小艇。

电子系统方面,济阳级原先位于舰桥顶部的SPG-53F射控雷达以及主桅杆顶上的SPS-40B对空搜索雷达均被拆除,舰桥上方由前而后安装了LIOD光电射控仪与STIR 180照明雷达,原先SPS-40B的位置则被DA-08/2雷达取代。与1960年代水准的SPS-40B相较,1980年代水准的DA-08/2功率较低 (145kW)且使用波长较短的S波段,虽然最大使用距离只有170km(SPS-40B为320km),但解析度高于后者 ,可在170km外搜获雷达截面积只有2平方公尺的小型目标;此外,DA-08/2天线转速较高,目标资料更新较快,技术亦比SPS-40B更为先进,故防空效能较佳 。相较于原版的DA-08,武进三型的DA-08/2改用重量较轻的DA-05雷达的天线(DA-08原本的天线重2500kg,DA-05则只有725kg),这是因为武进三型前桅承载能力有限而作的妥协,因此DA-08/2的效能可能略逊于原版DA-08。至于LIDO光电射控仪则整合有电视摄影机与雷射测距仪,能追踪10km以外的海面与空中快速目标,并具备同时导控2门舰炮的能力,操作人员在战情室以具备15寸萤幕的显控台来操控光电系统。 而STIR 180照明雷达则用于导控标准SM-1防空飞弹与舰炮的接战。

在2005年3至4月间,凤阳号完成标准飞弹与五寸舰炮的射击测试。在2005年6月21日的海军在台湾东北海域的"护渔秀"中,便由甫完成改装的凤阳号担纲。 由于海军先前拥有七艘武进三型阳字号驱逐舰,因此只能改装七艘济阳级。八艘济阳级中,只有首舰济阳号由Lockheed厂建造,并属于较早期的设计,其余七艘都 由Avondale船厂建造,并属于后期的生产批次(FF-1078以后);因此,济阳号不仅排水量较轻,而且锅炉与部分零组件型号和其他七艘不同,许多装备无法通用,后勤维修作业最为困难,因此海军自然将济阳号排除在武进三改装之外 ,而济阳号也是被排定第一艘汰除的同级舰;其余七艘济阳级系配合大修期程来进行"武三化"工程,除了首舰凤阳号外,兰阳(FF-935)与宜阳(FF-939)在2006年先后完成改装,宁阳(FF-938)于2007年中旬完成改装,汾阳(FF-934)与海阳(FF-936)分别于2008年上旬与下旬完成改装,而最后一艘淮阳号(FF-937)则于2009年中旬完成改装。

 

汰换济阳级之议

在1990年代,台湾海军分批陆续从美国引进8艘诺克斯级(Knox class)级巡防舰,台湾海军称为济阳级。 虽然济阳级有效强化了台湾海军的反潜战力,但这批军舰移交台湾时就已经有20余年的舰龄,不仅机械状况日益老化,而且仍然采用蒸汽推进系统 ,所需的人力、操作的复杂度以及潜在危险性都高 ,对台湾海军造成的后勤压力与日遽增 。 在1995年4月22日,编入年度敦睦支队的汾阳号(FF-934)进行环岛航行训练、行经巴士海峡时,锅炉舱上方、位于主甲板左舷的蒸气管失火,火势随后被舰上官兵扑灭。2007年新闻曾传出八艘济阳级中,有七艘都发生舰炮炮机漏油的情况,海阳号(FF-936)某次大修时发现锅炉受损不轻,但由于海军经费不足,导致该舰随后长达九个半月无法出海值勤 。而历年济阳级值勤时,航行中因故障或操作不良而"倒炉"( 紧急停炉)失去动力/电力的情况,也不时发生 ,例如2009年6月海阳号(FF-936)执行东北海岸侦巡任务时发现炉水过低而紧急停炉,重新启动锅炉的尝试没有成功(可能锅炉管因水位过低而已经爆裂),在海上无动力漂流15小时,最后由友军舰艇拖带回到基隆港;甚至传闻曾有济阳级在所有武器系统都无法有效运作的情况下,仍然出海巡航,完全无法应付任何突发状况。 由于后勤补保上的问题,加上兵源短缺、义务役期缩短导致人员技术难以熟练,已经严重影响了济阳级的妥善率与出勤率。

几经折冲后,台湾决定先向美国购买至少二艘派里级飞弹巡防舰来替换状况最差的济阳级,美国在2014年底批准了军舰转移的法案,授权向台湾提供四艘派里级,而台湾选择的两艘是泰勒号(USS Taylor FFG-50)与盖瑞号(USS Gary FFG-51),分别在2015年5月与8月除役并热舰移交台湾海军,台湾海军分别命名为"葆祯"与"福星"(另有专文介绍)。

在2015年5月1日,济阳级的首舰济阳号与海阳号除役,是最早除役的两艘济阳级。

 

性能重建方案

在2014年2月台湾海军司令部提出的"15年兵力发展愿景"中,包括为现役济阳级进行大规模性能重建,使济阳级能服役更长的时间,同时降低人员需求。此一计划中,最重要的项目是将原本难以维护且危险性高的蒸气涡轮推进系统换成柴油推进系统(如此舰体必须切开,除了更换主机之外,传动系统、配重、通风排气等都要重新设计,工程量不低),并且大幅变更直升机甲板 与机库设计,使之能起降海军S-70C(M)1/2反潜直升机(原本济阳级搭配使用的500MD直升机退役)。由于此次变更如此重大,推测济阳级的上层结构也将有相当变化 。此外,这份"15年兵力发展愿景"也包括以国产天弓、天剑二型防空飞弹为基础,衍生舰载防空飞弹系统来取代舰队中的美制标准SM-1/2,相关的原型系统测试会在济阳级上进行。

由此可知,济阳级的反潜装备(包括SQS-26大型舰首低频声纳、SQR-18拖曳阵列声纳以及配备ASROC反潜火箭等,即便派里级配备拖曳阵列声纳,也还是没有低频舰首声纳与反潜火箭)在台湾海军中仍无法替代,并且大致可以推测美国仍不愿输出SQR-19拖曳阵列声纳给台湾,导致台湾海军决定大规模重建济阳级的性能,使之能继续担任反潜主力一段很长的时间。预估除了两艘状况最差的济阳级 (包括首舰济阳号)先行除役并由新购的两艘二手派里级取代之外,其余都将接受大规模改装。台湾海军预计第一艘进行大规模改装的济阳级需要花费3到5年。

为济阳级换装舰射型天剑二防空飞弹的案子称为"定海专案", 以淮阳号(FFG-937)作为测试载台,中科院在2014年6月初在苏澳军港完成了系统安装作业。在淮阳号的改装作业中,天剑二型飞弹的发射箱固定在原本SM-1的斜向发射架上,直升机库上方则装置配套的三维搜索/追踪雷达(据信为中科院"锋眼专案"的研发成果)。完成改装的淮阳号首先参与年度反潜与防空演训科目,测试新的三维雷达系统的搜索/追踪与目标索与锁定等功能,9月间进行海上实境战术测评以及实弹射击验证;各项作战测试评估耗费一年,如顺利通过验收则将全面取代济阳级的标准SM-1防空飞弹以及康定级巡防舰的海丛树飞弹。 依照后续消息,淮阳号于2014年7月成功进行首次舰上实弹试射,试射时飞弹电子虚拟标靶的位置而判定拦截成功,淮阳号回港后隔天就由中科院人员拆除测试装备 。此次测试也包括将配套的三维相位阵列雷达放置在船舰上(临时固定在直升机甲板),测试雷达在船舰摇晃的情况下是否能有效运作而并未与剑二实际整合,此测试仅进行一天,结束后与飞弹等设备一同被从舰上移除。接下来的第二次实弹试射则使用实体靶机,在2015年上半举行。如果一切顺利,"定海专案"将在2016年开始编列预算,为济阳级全面换装海剑二防空飞弹。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