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1日星期五

难民潮的重担与转机

【明报专讯】近日,欧洲难民潮再度引发广大关注。继德国宣布欢迎难民入境申请庇护后,本周一法国亦宣布为欧盟分担救援难民的责任。在这次事件里,德国率先负起救援难民的重担,并拨备60亿欧元应付救援开支,包括由联邦政府兴建15万个收容单位,地方政府兴建额外30万个。可说在欧盟中扮演了最鲜明的人道救援的角色。此举不但体现了欧洲向来引以为荣的道德精神,更可以令总理默克尔有力地驾驭德国国内和国外形势。

默克尔力压国内的极右派

早前默克尔处理希腊债务问题时,一贯其强硬作风,几乎自始至终都没有让步。这次难民潮却恰当地借民意之势来推出政策,积极回应民众对收容难民的道德诉求,高调宣布预备迎接80万名难民,接收从匈牙利和奥地利过来的难民,又称逃避战祸的叙利亚人可以安心留在德国。有趣的是,德国电视二台(ZDF)在7月做的民意调查显示,有54%德国人支持收容难民,而8月则上升至60%。另一个调查由周刊《亮点》(Stern)所做,有76%德国人认为必须无条件援助逃避战火的难民。与此同时,德国各处发生反移民的暴力事件。据统计,至8月中已有130宗,当中61宗发生在前东德地区,这个地区的暴力事件较去年上升约四成。反穆斯林的极右分子发起"爱国的欧洲人反对西方的伊斯兰化"(Pegida),这年来多次大型动员,甚至称默克尔为"叛国者"(Volksverrater)。在这个背景下,默克尔呼吁"全国努力"(nationale Kraftanstrengung)来处理这次难民的"冲击",不但令德国象征欧洲的良心,尽得支持者的掌声,且有效凝聚民意,视极右为影响社会团结的力量。同样不能忽视的是,在国内政治光谱里,这个貌似左倾的收容难民政策,可以赢得民意来维持中间路线,一方面可以借助民意力压近年新兴的极右政党德国新出路(AfD),拒绝他们反欧盟和反欧元融合的极右立场,同时抗击左翼如部分德国社会民主党(SPD)和左翼党(Die Linke)的挑战。

加强领导欧盟的姿态

默克尔曾运用过类似的策略,提出政策回应民意,来以巩固支持。在2010年,默克尔原先通过法案来延长德国核电厂的运作期限,但在2011年日本福岛核灾难发生后,立即顺应民意而停止较旧的核电厂运作,并宣布最迟于2022年全面停用核电。这次,默克尔在欧盟中率先高调收容难民,相比匈牙利总理欧尔班(Viktor Orbán)在边境修筑长达175公里带倒�h的铁丝网、捷克总统在民意大比数反移民的情况下同样抗拒收容难民,形成鲜明的对比,更显德国文化开放的形象。众所周知,法国近年极右派国民阵线(Front National)崛起,主席勒庞(Marine Le Pen)曾称"移民是法国的负担"。该党在2012年的总统选举得票近18%,2014年欧洲议会选举升至25%,有机会影响总统奥朗德(社会党)连任。奥朗德执政后民意支持却下跌,自然对移民议题有所顾忌,立场不敢随便再向左移,以免助长极右势力。德国本就是欧盟经济的火车头,在这个情况下,可以更有力地和法国竞争,成为欧洲的道德象征,包容外来人口和文化。国际关系学者莫尔斯(Dominique Moisi)就认为,默克尔所体现的"德国梦",一改二战以来的形象,今天代表着欧洲的基本价值,成为其他国家的楷模。

促进欧洲社会团结

有论者指默克尔此举是左派政策,如果我们批评过德国强迫希腊接受纾困(bail-out)条款,这次就要称赞默克尔了。然而,这种观点并非无可置疑。有分析员就指出,德国的基本国策是维持财政稳健、鼓吹自由竞争和建立强而有力的政府形象。正如德国财长所讲,不靠借贷,要用尽一切方法来应付难民所需。用傅柯的话来说,经济自由像一条吸管,是政治主权得以形成的诱饵,此谓秩序自由主义(ordoliberalism)。这种路线一方面崇尚经济交易的自由,另一方面不会放弃政府的主权。如果欧盟以发债的方式来解决希腊债务问题,就等于要德国放弃部分制定经济政策的主权,这样德国就不能再以自身的经济实力在欧盟中维持独立而优越的地位。故此,德国鼓励各国共同收容难民,但不会牺牲自己的财政主权为代价。由此来看,德国在希腊债务问题和难民潮两件事件上,其国策一贯,维持自己的独立主权,拒绝深化欧盟框架里各国联合的机制。这种做法令欧洲的团结(solidarity),只能建立在人道主义的精神和市场交易上,而非为欧洲整体社会的好处(social Europe),也不利于促进社会各族群和阶层的平等。

难民要成为主体

目前的难民潮难免成为欧洲各国的重担,要在短期内为难民提供住房、医疗、食物和教育,诚非易事。然而,研究移民的学者维多.德.温登(Catherine Wihtol de Wenden)认为,国际关系里一向以国家为主体,视难民和移民为管治的对象,这无助为他们谋求更好的出路。我们应该视难民或移民为主体,国家体制应保障他们的人权,包括跨国移动的权利。德国知名建筑师弗里德里希(Jorg Friedrich)就提议为难民设计新的住所,在市中心找寻空间建屋,以便融合社会。例如活化平底船为居所,在平坦的天台加建住房,在屋与屋之间用木材建造轻省的房屋,方便拆卸和改装。再者,这次难民潮里,不应忽视各地民众的努力,自发提供食物、衣服、药物和居所、义务教育当地语言和熟悉政府程序。每有政治和经济不稳,难民就会出现,我们不应视之为欧洲末日的危机,不应受极右派反伊斯兰教的说辞所误导,我们需要更积极的社会政策和外交,令重担变成转机。

作者是旅欧学者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