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1日星期五

基隆级飞弹驱逐舰

(上与下)基隆级飞弹驱逐舰四号舰马公号(DDG-1805),前身为美国海军钱德勒号(ex-USS Chandler DDG-996)。

基隆级三号舰左营号(DDG-1803),前身为纪德号(USS Kidd DDG-993)。摄于2014年4月5日。

2014年9月在汉光30号演习中的左营号(DDG-1803)

并排停靠的左营号(DDG-1803) 与马公号(DDG-1805)

 

──by captain Picard

舰名/使用国基隆级飞弹驱逐舰/中华民国
承造国/承造厂美国/Litton/Ingalls造船厂
尺寸(公尺)长171 宽16.8 吃水7
排水量(ton)满载10500
动力系统/轴马力LM2500燃气涡轮*4/80000 双轴CRP 双舵
航速(节)33
续航力(海里)6000(20节)
侦测/电子战系统AN/SPS-48E 3D对空搜索雷达*1

AN/SPS-49 2D对空搜索雷达*1

AN/SPS-55平面搜索雷达*1

Sperry Marine导航雷达*1

DECCA导航雷达*1

AN/SLQ-32(V)5电子战系统*1

MK-36 干扰弹发射器*2(SRBOC)

声纳AN/SQS-53D舰首声纳*1
射控/作战系统ATDS海军战术资料系统

SYS-2整合自动侦测追踪系统(IADT)

AN/SPQ-9A平面追踪射控雷达*1

AN/SPG-51D照明雷达*2

AN/SPG-60照明雷达*1

乘员315
舰载武装MK-45 五寸54倍径炮*2

MK-26 双臂发射器*2(装弹量:前24枚后44枚,装填标准SM-2MR防空飞弹)

MK-15 Block 1/1A/1B方阵近迫武器系统(CIWS)*2

三联装324mm MK-32鱼雷发射器*2使用MK-46鱼雷)

四联装MK-141鱼叉反舰飞弹发射器*2

舰载机

反潜直升机*2

姊妹舰共四艘
舰名前身在美成军时间在美除役时间抵台服役时间
DDG-1801 基隆DDG-995 Scott1981/10/241998/12/102005/12/17
DDG-1802 苏澳DDG-994 Callaghan1981/8/291998/3/312005/12/17
DDG-1803 左营DDG-993 Kidd1981/6/271998/3/122006/11/2
DDG-1805 马公DDG-996 Chandler1982/3/131999/9/232006/11/2

前身──纪德级

在1974年,伊朗向美国订购的四艘衍生自史普鲁恩斯级的防空驱逐舰,然而在这批舰艇陆续完工之际,伊朗的巴勒维王朝却于1979年被回教革命团体推翻。由于新的回教政府采取反美立场,因此当时美国对伊朗的所有军售案全部告吹。这四艘飞弹驱逐舰随后改由美国海军接收,命名为纪德级(Kidd class),首舰命名由来的就是阵亡于战斗舰亚历桑那号(USS Arizona BB-39)上的战队长Isaac C. Kidd少将。纪德级一度是美国海军战力最强大均衡的驱逐舰,服役期间曾陆续充实装备并提升性能。在1990年代,由于配备神盾系统的柏克级飞弹驱逐舰陆续进入美国海军服役,没有神盾系统的纪德级遂在1998至1999年陆续提前除役封存。由于美国海军区另有专文介绍纪德级的技术诸元,在此遂不予赘述。在1996年,美国向澳洲推销四艘纪德级,但被澳洲政府拒绝,因为该国打算自行建造新一代大型防空舰艇,这就是后来的SEA-4000防空驱逐舰计划(Air Warfare Destroyer,AWD,配备神盾系统)。在1998年10月,希腊与美国展开交涉,试图以"租购"方式取得四艘纪德级,但此案由于美国不肯出售标准SM-2防空飞弹而告吹 。

交涉与议价

由于1990年代执行的ACS先进战系计划在1995年取消,导致台湾海军舰艇防空升级的时程延后;1996年台海飞弹危机爆发时,台湾海军高层才深感防空能力的不足;由于开战初期台湾的地面防空预警系统和空军机场很可能会因为中国的弹道飞弹攻击而全数瘫痪,使台湾海军舰艇必须在没有防空保护伞的情况下独力进行作战,然而当时ACS案取消后,台湾海军将没有任何舰艇能满足这种需求(具备大范围舰队防空能力以及舰队作战指挥管制能力)。在1996至1997年左右,台湾海军有意租借当时美国开始除役封存的史普鲁恩斯级(Spruance class)驱逐舰 ,这个构想最初出自当年先后担任国防部副参谋总长与海军总司令的伍世文,将史普鲁恩斯级改装为防空舰艇(运用ACS案的基础,而史普鲁恩斯级舰体载台较大,余裕高于原本ACS打算使用的派里级船型);这个构想由于工程过于浩大,加上ACS结束时实际上并没有留下任何可用的阶段性成果,所以没有被采纳。 另一方面,美国海军在1990年代末期陆续将纪德级飞弹驱逐舰除役封存,该级舰拥有与史普鲁恩斯级相同的舰体平台,并配备包括SM-2防空飞弹系统 以及经过NTU改进的防空作战系统,遂成为理想的替代品。

在1996年台海飞弹危机之后,美国柯林顿政府开始检视台湾的防卫需求,评估必要的军售项目,包括具备反弹道飞弹能力的爱国者-3型飞弹系统、反潜机、潜舰以及防空舰艇等。 同样地,受到台海飞弹危机时无力拦截中国弹道飞弹的刺激,台湾约在1998年开始向美国争取购买四艘配备神盾系统的柏克级飞弹驱逐舰,并有意参与海基的TMD战区反弹道飞弹系统计划;不过 , 由于神盾舰的敏感层级高,而当时美国评估中国的空中对海打击能力有限,没有必要因而出售神盾舰给台湾, 柯林顿政府遂在2000年4月左右拒绝了台湾购买柏克级的请求;不过, 稍后美国也秘密派遣评估小组来台,说服台湾将优先目标转向纪德级,而当时美方的评估就认为纪德级足以满足台湾海军的防空需求 ,而且争取到纪德级的可能性远高于神盾舰,自此台湾海军对于引进纪德级转为乐观积极 。事实上,早在1998年,就有美国海军人士私下建议台湾海军应先争取纪德级(同时期希腊正与美国交涉,尝试购买纪德级)。 由于先前纪德级出售澳洲与希腊的谈判都以失败告终,才使得台湾有机会与美方接洽相关采购事宜。 在2000年12月,台湾首度向美国提出购买纪德级的意向书;稍后在2001年1月,海军开始对外释出"美国至少要等到2008年才能考虑是否售台神盾舰,纪德级却能在三到五年内返国成军,能即时填补战力空隙"的讯息。

在2001年4月,美国国务院批准出售纪德级给台湾,列在该年度美台军售会议中批准对台军售清单上,同年10月台湾国防部也批准海军对纪德级的需求评估,准备展开采购作业。但是其对 台湾而言,美国并未同意出售柏克级神盾驱逐舰,较老旧且战力较低的纪德级似乎只是用来折冲的替代品,因此不少人瞧不起这种"二手货"。由于台湾才在2000年完成首次政党轮替, 民进党政府结束先前国民党长达五十多年的执政,岛内政坛意识型态对立日趋强烈,是否要购入纪德级,曾引发 立法院和舆论之间不小的争议。此外,纪德级是台湾第一次政党轮替后进行的首度对美重大军事采购案,也是台湾第一件依照新军备采购制度 (即2000年1月19日公布、2002年3月1日实行的"国防二法")处理的军售案,依照行政院制订的政策并受立法院监督,透明程度 以及受朝野政党和舆论关注的程度远高于以往。

在2002年2月,国防部对外说明纪德级采购案时程,当时预定在2004年编列预算,并在2006年全数返国服役,随后台美双方便即积极展开采购协商; 一连串举立刻引发不少立委反弹(包括部分具有泛蓝政党背景、从军中将官退伍的军系立委),认为国防部未经立院讨论此一决策,便迳自接受美方主导并进行谈判磋商,这迫使国防部多次澄清,保证在立院同意之前,不会有任何正式签约的举动。 2002年5月国防部针对纪德级采购案向立院进行秘密简报时,立法院却做出"以继续争取神盾级 舰或小神盾舰为目标,对纪德级舰之采购仍应再行评估"的决议,显示反弹声浪颇大。 除了不同的反对声浪之外,由于纪德级议题很快便扩大成与政党斗争挂勾,在野的泛蓝遂全力杯葛此案。

依照2002年10月26日立法院国防委员会的议事纪录,当时国防部长汤曜明接受立委高仲源质询时表示,购买纪德级案是由海军总部依建案流程完成作业后,向时任参谋总长提报;参谋本部认可之后,向国防部长(当时为伍世文)提报,而国防部认定后再向总统提报;随后接受国民党委员林郁方时,汤曜明也表示此案由美方提出(2000年)之后,国防部与海军费时二年评估,才循程序完成对国防部、总统的提报,并且是在正式的军事会谈中向陈水扁总统提报。汤曜明也强调:"没有人告诉我必顸购买纪德舰,完全是循序做出决定,将结果再向总统提报。"。而在其他质询场合,汤曜明也曾调,神盾舰是台湾原本的采购目标,但目前美国只愿意出售纪德级;而台湾也不会仅止于采购纪德级,将继续向美国争取购买神盾舰。汤曜明甚至几乎语带保证地表示"获得神盾舰不会有问题"。

纪德级的采购案被海军称为"光华七号",由于此案迅速成为舆论目光的焦点,使得台方人员 极力争取较低之价位,而美方也体认到台湾内部并非完全同意这笔采购,使得这笔交易的价格在洽商期间得以大幅下杀──原本美国开价为纪德级初始造价 (应该是以1979年度美国政府接手四艘纪德级时动用的13亿7000万美元为基准,平均每艘造价3亿4300万美元)的二成,但 在2002年9月美台双方达成的协议中,台湾争取到以报废品的名义购入,舰体仅需初始造价之5%, 连同附带采购的248枚标准SM-2MR Block 3A防空飞弹(最初预定的数量)、32枚鱼叉-II反舰飞弹以及所有训练、维修、备用零组件等,整个合约总值约7亿8500万美元,合284亿1357万新台币。在2002年10月, 国防部以类似听证会的方式向立法院做公开购案报告,不过此时国防及行政部门已告知,对合约内容的协商(尤其是价格)已无斡旋空间。

2002年10月30日,立法院国防委员会以秘密会议方式审查纪德级在民国92年度(2003年)的预算,会中国民党籍的委员会主席廖婉如不理会民进党团要求表决的提议,将之送交全院联席会处理,随即散会。次日(10月30日)民进党在国防委员会集会中强势动员,以"奇袭"方式进行纪德级的预算表决,会中表决各党团的提案;当时国民党与亲民党的泛蓝票数总和多于民进党,但民进党是握有最多席次的最大党,此次会议中民进党团有效运作,而当时反对最力的前海军总司令、时任亲民党立委的顾崇廉先行离席,国民党立委游月霞也"策略性缺席"。当时亲民党团要求将纪德级预算全数删除,没有通过;国民党团则要求删减20%的预算,也没有通过。在民进党团有效的运作下,最终纪德级的原版预算以18赞成、16票反对之下通过一读。虽然纪德级的预算通过国防委员会,但送至全立法院院会时仍旧意见纷歧,朝野协商多次破裂。在2003年1月10日,立法院才完成2003年度纪德级预算案的二、三读会;而在此时,立法院在泛蓝党团主导下,在纪德级预算案内加上一条但书──需再杀价15%(至243亿余新台币)才准许通过,如美方不同意降价就冻结预算。但美方 这回并不同意继续降价,因为先前的杀价已经使纪德级的价位远低于美国过去出售剩余军品给其他国家的水准。

以采购议价的观点而言,此条但书十分不合理,算是在野党"间接封杀"纪德级而提出的超高门槛,海军方面也很想翻案,不过并没有成功。据说美方甚至威胁,如果台湾方面不能在2003年6月之前通过预算并正式签约,就搁置此案;而台湾内部支持购买纪德级的人士也强调,如台湾不先购买纪德级,后续美国就不会出售神盾舰。在2003年5月15日国防部与立法院国防委员会的秘密会议中,国防部报告与美方的交涉结果;在此会议中,国防部对立法院国防委员会提及,"经过美台双方协议,纪德舰全案原本仍需新台币282亿余元,惟最后确定该案以采购总价款调降15%后的新台币243亿余元执行,以将标准二型飞弹之采购以减量分期方式达至"。另外,部分国防委员则提议,既然美方不同意降价,就改以工业互惠、公开招标的方式,把一部分的工程与采购交给国内厂商来做;当然,实际上此种提议根本不可行,台湾国防部或美方都不会接受。由于美方拒绝降价15%,立法院国防委员会有多位立委表达不满,又将此案送交立院全院会表决。经过朝野多次协商之后,立法院总算在2003年5月29日正式通过纪德级的预算,在2004年年度预算中执行,执行经费照立院要求的243亿9544万新台币;然而,实际上美方并未降价,而国防部的的作法就是将标准SM-2飞弹的采购数量从原订248枚(每艘62枚)删减为148枚(每艘37枚),换得43亿新台币的减价幅度,以符合立院的减价15%决议。在2003年6月,台湾与美国完成签约,购买纪德级案终于尘埃落定。

在2004年8月,美国国会批准售予台湾一批SQL-25A拖曳式鱼雷反制系统,据信将配备于纪德级飞弹驱逐舰与现役成功级飞弹巡防舰上。

启封与改装

2003年中旬,美国VSE公司击败诺格集团,获得了四艘纪德级启封、整修、改良并训练 台湾海军接舰人员的合约,总值达810万美元。诺格集团对此种结果十分不满,不仅由于该集团近年已经购并了建造纪德级的Ingalls造船厂,而且曾多次为美国巡洋舰、驱逐舰进行NTU性能提升计划,所以该集团认为自己才是此合约的最佳人选。合约中四艘纪德级都将在美国东岸南卡罗莱纳州的查尔斯顿造船厂进行启封与改良工程;但由于可拉汉号与钱德勒号封存于美国西岸的华胜顿州,势必得经由巴拿马运河千里迢迢地拖至东岸,既费时又费钱,因此曾有议员争取由俄勒冈州波特兰的卡斯凯德船厂负责这两艘位于西岸的纪德级的启封/整修工程,不过并未成功。

在2003年8月12日,纪德号(DDG-993)与已经从原东岸的封存地点拖至费城查尔斯顿船厂,史考特号(DDG-995)则于8月20日拖抵查尔斯顿,两舰在8月25日展开舰体检查。而卡拉汉号(DDG-994)、钱德勒号(DDG-996)则分别于同年12月1日与6日由美国西岸华盛顿州伯明顿的封存地点拖抵查尔斯顿船厂。 至于舰上系统的NTU改良工程则在2003年7月便已展开,包括加装Link-16三军通用资料链,以及将舰首SQS-53A声纳升级为SQS-53D。SQS-53D虽然继续沿用SQS-53A的类比式声纳波束发射器,但后端的接收、处理组件全面更新,以全数位化的COTS政府用民间组件取代原有的类比军规系统,不仅重量只剩一半、功能大幅增强,而且全数位化的系统也比原先类比系统更为稳定,万一发生错误、当机也能迅速重新启动并恢复运作。就目前所知,纪德级进行启封/改装工程时,将原本两具 美军军规AN/WSC-3甚高频(UHF)卫星通讯系统及其OE-82天线以及SRR-1、USC-38(EHF)等卫星通信系统全数拆除,加装两组中科院自制的天频卫星通信系统(其灰色圆形天线位于舰体中段鱼叉飞弹前方)以及一组民用卫星天线(其白色圆形天线位于舰桥后方);原本直升机库右上方OE-82天线的位置被一具DECCA的导航雷达取代,而在主桅杆上SPS-49对空搜索雷达与SPS-55平面搜索雷达之间的平台(原先安装SPS-64(V9)导航雷达或空着)也加装一具Sperry Marine导航雷达,不过目前不确定这些新增的平面搜索雷达是否整合入SYS-2自动侦测追踪系统(IADT)中。天频卫星通讯天线的安装位置是原本SLQ-32(V)3/5电战系统的位置,基隆级在启封翻修时将SLQ-32移至直升机库两侧,而原先位于直升机库上方左侧的MK-15 Block1方阵近迫武器系统(1980年代后期推出,与 台湾海军大部分的方阵系统相同)也因此向舰体中线方向挪移以腾出空间,并设置于一个较高的平台上。舰上 原本的Link-11/14资料链被拆除,代之以台湾自制的大成资料链系统,而后桅杆太康台下方则加装了博胜资料链系统(美制Link-16) 。此外, 头两艘基隆级(DDG-1801基隆号、DDG-1802苏澳号)的两具MK-15 Block1近迫武器系统均安置于一个增设的"凹"字型基座上,部分地遮蔽了炮座侧面,其用意不明。而三号舰左营(DDG-1803)与四号舰马公(DDG-1805)则没有设置这种凹字型基座,且机库上方的MK-15近迫系统安装位置也与前两艘不尽相同:前两舰机库上的MK-15朝向舰体后方,而后两艘的则朝向左侧。左营号从美国返台时,舰尾机库上的方阵系统是最新的Block 1B型 (这是台湾海军首度拥有MK-15 Block 1B系统),但是舰桥顶端的方阵仍为Block 1A型,未来是否统一升级为Blck 1B有待观察(Block 1B使用ELC威力强化弹药,与先前的方阵不同) ;至于马公号的方阵仍为较早的Block 1型。根据海军提供的资料,基隆级在完成启封/整修工程后,因为进行了若干改装,故满载排水量增至10500ton。

命名

本级舰的命名也引起 台湾舆论高度关注,因为近年朝野意识型态斗争日渐激烈,军舰命名一个不谨慎便会引发争议;例如本土派希望能使用与台湾相关的舰名,而不要沿用过去阳字号、山字号等地名(多半来自于中国大陆)或者成功级的中国历史人名,但这也被对手批评为"去中国化"的意识型态作祟。

海军在2003年9月4日宣布,纪德级首舰直接命名为纪德号(编号1801),后续三舰则跟着以"X德"的方式命名,依照顺序分别是明德(1802)、同德(1803)与武德(1805),意味着海军"纪律严明、同扬武德"的军风,完全与统独争议无关;平心而论,此种命名方式可谓相当"古典"。然而2005年立法院第六会期通过今后海军舰艇需以台湾的人名或地名命名,因此海军在2005年10月25日宣布变更纪德级的命名,改为海军重要军港。首舰取"纪"字谐音而更名为基隆号(1801),后续三舰依序为苏澳(1802)、左营(1803)与马公(1805)。 由于更名过于仓促,两艘基隆级舰返国成军时,基隆号的船钟上仍书写原定的舰名"纪德"。

有趣的是,马公号跳过1804显然是因为其中有4;过去台湾海军传统上也避讳的号码的总和中有4的,但马公号的编号(1805)加起则为14。

接舰、成军与部署

在2003年9月1日,台湾海军确定了"纪德级舰接舰支队部"编组,由接舰支队长蒲泽春少将率领四名接舰先遣军官,在9月22日抵达南卡罗来纳州查尔斯顿造船厂。由于纪德级的防空侦测距离较远,且拥有较大的管制能量,战时可充当备用的防空战管中心 (成功级飞弹巡防舰的测及指管通情能量远逊于基隆级,难以担负此一重任),因此 台湾空军亦派遣战管人员与纪德级接舰人员一同受训。由于纪德级的预算一度卡在立法院,使得启封工程有所延误,为此台湾海军接舰官兵向美方争取"舰力自修"以节约预算并加快启封进度,也就是舰上一些不需造船厂经手的启封工作(未牵涉重要系统,例如锚链 与舰底龙骨的除锈等)都由接舰官兵自行完成,甚至假日也由值勤官兵全面赶工,使得启封作业较原订进度超前半年。不过 也由于接舰官兵担负繁重的工作且承受庞大压力,在2005年1月26日,竟发生一名纪德级接舰 士官在舱房内上吊自杀的憾事。

在2005年8月,头两艘基隆级──基隆号(DDG-1801,ex USS Scott DDG-995)与苏澳号(DDG-1802,ex USS Callaghan DDG-994)完成启封作业与训练阶段,开始进行各项战备训练,舰上各武器系统如五寸舰炮、鱼雷、方阵快炮乃至于标准防空飞弹的都进行了实弹射击或模拟射击。两舰分别在同年10月5日、6日进行标准SM-2防空飞弹试射科目,各发射一枚标准SM-2 Block3并命中目标)。 历经一年八个月紧锣密鼓的启封工程并接受美海军严格的训练及签证,台湾海军的接舰人员在一年8个月内通过美方严格的测评与检验 ,比原订期程提前六个月,赢得美方高度肯定。基隆号与苏澳号于2005年10月29日上午在查尔斯顿造船厂举行交舰典礼,在2005年11月中旬自美启航,12月7日以全战备姿态抵达台湾苏澳军港,并于12月17日于基隆港举行成军典礼。至于后两 舰左营号(DDG-1803,ex USS Kidd DDG-993)与马公号(DDG-1805,ex USS Chandler DDG-996)则分别于2005年1月与4月展开启封训练,原本预计于2007年返国成军 ,但由于已经前两艘姊妹舰的接舰经验,使左营与马公两舰接舰进度超前(较美国规划时程提前9个月左右),而原先预定在美国东部海域进行的标准飞弹试射科目也改在台湾屏东的九鹏基地海域进行,因此两舰提前于2006年8月26日在查尔斯顿造船厂举行交舰典礼,9月启程返回台湾,两舰分别在9月25、26日完成标准SM-2飞弹试射科目,并于10月25日抵达苏澳港,11月2日在苏澳军港举行成军典礼,四艘纪德级在2006年12月达成全战备。 由于基隆级返国时也一并带回许多从美国除役的史普鲁恩斯级拆下的备料、零件,因此短期内后勤附件并不虞匮乏 。在2007年5月16日,苏澳号在宜兰举行的汉光23号年度演习中首度在台湾公开执行SM-2防空飞弹的实弹射击,并命中目标。 在2007年9月中旬,美国批准出售144枚SM-2 Block 3A防空飞弹给台湾,将原本"半弹"的基隆级补齐武装。

基隆级返抵国门后,成为 台湾海军有史以来吨位最大的作战舰艇(清末北洋水师定远级铁甲舰为7335ton,而国府海军在抗战结束后接收自英国的重庆号轻巡洋舰也只有5270ton)。在规划购买基隆级的同时,台湾海军的作战编组 运用方式也予以大幅调整,以基隆级为核心组建数支编队,每支编队以一艘基隆级作为旗舰 ,并结合不同专长的舰种来发挥完整作战机能(不过为了便于平时保养维护,舰队平日的行政编制仍维持原状,以各舰种为划分的依归);这样的编制,乃是仰赖基隆级较为优越的防空战力、长程侦搜能力与指挥管制能力,担负舰队指挥、战场 空域管理以及防空掩护等重责大任,使得台湾海军的整体战力得以加乘。

由于基隆级在启封时接受了一定的延寿与改良工程,舰体寿命从最初预定的30年增至35年,因此移交台湾海军后至少还有9年使用期;不过从台湾能把美国二次大战期间匆促成批量产的舰艇用到五、六十年高龄的先例(阳字号、中字号等)可知,以上寿命数字对于克勤克俭的中华民国海军而言"仅供参考"。另外,有鉴于基隆级身为大型远洋舰艇,作业时会长期待在外海,但目前海军唯一的一艘油弹补给舰武夷号任务早已饱和,无法肆应这四艘基隆级的作业需求;因此海军打算投资26亿新台币购置第二艘油弹补给舰以支援基隆级,排水量可能在两万吨上下,选择项目包括接收美国中古舰或由中船建造 。在2009年下旬,台湾海军正式在2010年度国防预算中纳入新油弹补给舰的建造案,总预算52亿新台币,并在2011年前获得。

依照海军原始规划,四艘基隆级将分别部署于左营与苏澳两大军港,但由于左营港的浚深作业尚未完成,故四舰服役初期以苏澳和高雄港的旗津营区为靠泊基地,并在2004年4月纳入新成立的261战队,隶属于设籍苏澳港的168舰队(以济阳级巡防舰为主体)之下。在2006年5月23日,编纳这两艘基隆级的261战队直接从168舰队独立出来,由 海军舰队指挥部直接管制,战队指挥官也提高为少将阶,这是为了在2006年年底纳编左营号、马公号预作准备,以利于舰队兵力运用并统一事权。由于基隆级在台湾舰队作战中的枢纽地位,故将四艘基隆级独立运用,似乎是十分合理。然而随着时局演变,到2008年马英九政府执政后,台湾军方执行新一轮组织裁并精简的"精粹案";在2011年9月初,军方决定将编制四艘基隆级的261战队重新并入168舰队内,战队长也降回上校阶,如此让所有设籍苏澳港的舰队单位都统一为一支舰队,利于指挥层级的整并,同时也能减少将官原额。由于诺克斯级日渐老旧,台湾军方打算在2010年代开始分批汰除,因此基隆级回归168舰队可能也是因应将来该舰队规模的缩减。

在2012年12月初,消息传出台湾海军规划在2013年下半,基隆级将在美军的支援下,于台湾周边海域实施SM-2防空飞弹试射;先前四艘基隆级除了验收成军时各试射一枚,以及在2007年5月汉光演习时发射一枚 (此次大幅缩减射程为20km,相当于SM-1的范围,并未展现SM-2的真正性能)之外,2008年以后就没有进行任何SM-2实弹射击,这是因为SM-2有效射程长达150km以上,台湾周边很难找到适合空域进行试射;而且台湾并没有支援SM-2射击的远程靶机 以及相关测评设施,需要美国支援;此外,美方也担心仍为美国海军重要现役装备的SM-2 MR Block 3一但在台湾周边海域试射,相关参数可能遭到中国方面搜集。另外,据说台湾国防部还曾向美国申请派遣基隆级参与2013年环太平洋军事演习,并在演习中进行SM-2飞弹的实战射击。 台湾海军也表示,美国方面相当欢迎台湾派遣纪德级到夏威夷的试射场进行SM-2的试射,但由于国际油价高涨,且美国海军提供相关的试射支援工作都需要台湾付费,台湾海军没有足够的经费派遣耗油量颇高的纪德级前去夏威夷进行SM-2的实弹射击。最后,这次SM-2试射在2013年9月26日执行,由马公号(DDG-1805)在台湾东部外海发射一枚SM-2,成功命中35海里(65km)外、20000英尺高度(6096m)的靶机 ;这次试射首度配合了台湾购自美国的摇测装备,发射的SM-2是摇测弹(仍拥有战斗部,飞行时会发出信号,供摇测系统一路精确追踪,作为评估之用),命中目标的距离是2007年5月汉光演习时的三倍以上。

依照后续消息,台湾海军接收基隆级时,也夹带一批从美军购买的库存M82狙击枪来汰换海军陆战队的旧型枪。

未来规划

许多人诟病基隆级部分装备老旧,以及反潜能力是大罩门等等,民间有许多五花八门的改装提议。反潜方面,纪德级的SQS-53D是 台湾海军目前功率最强大、有效使用距离最远的声纳,是台湾唯一能直接接收第二汇声区的声纳(济阳级的SQR-18A(V)1拖曳阵列声纳只能到第一汇声区), 较低频的搜索波段使其成为海军目前最能掌握中国基洛级潜舰的声纳,不过基隆级缺乏拖曳阵列声纳却是一大遗憾;舰上的反潜射控系统仅为MK-116反潜射控电脑,而非完整的SQQ-89反潜作战系统;武装方面,舰上目前只有MK-32鱼雷发射器而无VLA反潜火箭之类的远距离攻潜武器;最后, 纪德级原始设计的机库、起降甲板尺寸与强度是配合LAMPS-1 SH-2F反潜直升机,仅有史考特号(USS Scott DDG-995,即基隆号)在美国除役前曾进行飞行甲板强化工程并加装RAST辅助降落系统 来配合配合LAMPS-3反潜系统的SH-60B反潜直升机,对于操作S-70C(M)1/2的台湾海军而言较为不便。 不过,由于基隆级的原始设计系以防空见长,舰上的反潜装备不若史普鲁恩斯级完备,乃是天经地义 ;而台湾海军主要是借重纪德级的舰队防空与指管通情能力,航行时摆在舰队中央,并不是反潜舰艇的位置(反潜舰艇系部署在舰队前方,离本队有一段距离以降低友舰噪音对声纳的干扰,并放慢航速以各型声纳慢慢倾听),所以基隆级的"反潜罩门"其实根本 不是大问题。舰队本来就是由一群功能不同的舰艇所组成 并各司其职,一味追求单舰功能齐全并不实际。

升级方面,有人建议对基隆级进行大动干戈的改装,比照史普鲁恩斯级的升级方式,换装MK-41垂直发射系统,甚至有换装新型战斗系统与相位阵列雷达之议(如将神盾系统与SPY-1相位阵列雷达搬上舰)。 相较这类工程浩大、所费不赀的方案,其他如四舰统一加装RAST辅降系统并补强直升机甲板,应该是比较务实的选项。此外, 纪德级许多电子装备(如雷达组件、后端显控运算设备等)皆为1980年代的美军军规系统,不仅老旧过时,也早已停产 ,只能靠其他拆自美国退役舰艇的料件来维持后勤,台湾海军对此需有对策。在2009年5月,美国Microwave Power Products Division获得一笔1220万美元的合约,为台湾纪德级舰的MK-74 TARTAR-D防空飞弹射控系统的SPG-51D照明雷达 生产行波管(Traveling Wave Tubes,TWT)组件,预定于2014年5月交付。由于SPG-51D雷达已从美国海军除役,此种行波管组件也早已停产,因此厂商必需重新进行复刻 与生产,不仅成本高昂(因为需求量少,相当于手工订做,没有经济规模可言)且费时费事,美方相关评论甚至纳闷为何台湾不自己生产这种早已不是机密的过时零件。

 现阶段而言,美国海军对于纪德级相关战系、武器料件库存大致尚称充足,然而随着台湾操作纪德级的年日增长,迟早必须面对料件来源的问题,故未来实有必要进行一次全面升级 。在美国方面,ACDS作战系统最新规格为Block 1 level3,全面以商规组件、开放式架构取代现有的旧式封闭架构军规系统,后端硬体换成与神盾Baseline 7相同的UYQ-70彩色商规多功能显控台,此种改良颇适合基隆级参考;然而,由于美国在2000年代已决定使用舰艇自卫系统SSDS MK-2换装所有的非神盾舰艇(含航空母舰、两栖舰艇等),而防空舰艇早已清一色都是神盾舰,因此如果台湾欲将基隆级的战斗系统升级为ACDS Block 1 level3,必须出资完成后续的整合开发工作。除了战斗系统以外,随着美国最早五艘提康德罗加级神盾巡洋舰的退役,基隆级已成为全球唯一使用MK-26发射器的舰艇,已停产的料件将对未来 十数年的后勤维修将构成隐忧,而这五艘早期提康德罗加级以及四艘1990年代除役的维吉尼亚级核子动力飞弹巡洋舰,是MK-26发射系统未来唯一可动用的拆用备料来源。

反潜方面,纪德级原本使用的RUM-5型ASROC反潜火箭已经在1990年代中期除役,因此台湾引进纪德级时,并未包含此一长距离反潜武器;由于美国 在2005年台北世贸航太国防展(TATE2005)推出VLA垂直发射反潜火箭用于MK-26发射器的版本,故也传出台湾海军表示对VLA的兴趣,只是现阶段经费还无着落。

在2014年8月中旬,消息传出台湾海军即将在基隆级上部署中科院开发的雄风2E陆攻巡航飞弹,雄风2E的发射器可能装置在舰首MK-26双臂发射器后方,每艘纪德级上可能部署八枚以上。雄风2E在2008年完成量产前的战术测评,尔后台湾国防部以"戟隼案"为代号编列346亿新台币购买245枚雄风2E,装备于两个战略飞弹连。

评论

纪德级的加入对中华民国海军而言,可谓久旱逢甘霖。纪德级的综合作战能力远超过台湾原有的任何舰艇, 他们的加入使台湾海军首度拥有真正的长程防空能力、多目标接战能力以及完整的战场空域监视/管制能力的舰艇 ,更是台湾海军第一种能够在没有本岛空军、陆基防空网支援之下独立遂行舰队防空作战的舰艇;再加上考量到其低廉的成本与快速的获得时程,对于台湾海军中短期的建军规划的确是可遇不可求的最佳选项 。引进纪德级的最大立即意义,就是台湾海军首度获得了长射程、具多目标接战能力的标准SM-2区域防空飞弹, 大幅延伸了台湾整体防空体系的总体接战纵深,颇具战略价值;原本台湾海军打算在ACS小神盾舰上使用此种飞弹,但ACS于1995年遭到取消,使台湾海军防空能力的升级遭到延后。与纪德级一并买来的标准SM-2 Block 3飞弹有效射程达153km,相较于成功级、阳字号武进三的标准SM-1的46km射程高出甚多,有效接战空域至少是后二者的11倍 。

纪德级拥有两个常规的防空照明射控频道(SPG-51D)与一个备用的防空照射频道(SPG-60),搭配使用分时照射技术的SM-2,平均每次能以SM-2同时接战十个左右的目标;反观成功级只有1个照明射控 雷达与一个使用距离较短的CAS搜索/照明雷达,SM-1飞弹又需要全程照射,故最多只能同时导引两枚SM-1接战两个目标(而且以CAS照明的使用距离较短)。纪德级虽然没有 神盾舰的SPY-1相位阵列雷达,但凭藉SPS-48E/49双对空搜索雷达透过SYS-2 IADT的整合,仍提供了高水平的战场空域监视能力,搭配经过NTU升级的ACDS Block 1战斗系统(远比成功级的改良型JTDS完善),纪德级具有同时监控最多256个空中目标的能力,且战情室内配备与神盾舰相同的42寸大型显示器,能提供相当完善的战场态势显示,这 都是成功级远远无法比拟之处 。

在整体运用上,得益于大型舰体带来的续航力,纪德级能在开战之前就离开台湾本岛,前往预定作战海域;由于纪德级的防空能量与续航力高于成功级,其部署距离至少是离岸200公里,是台湾海军唯一能在本岛空军作战半径以外独立作业的舰艇(在引进纪德级之前,台湾海军开战后,舰艇几乎不可能离开本岛空军与防空网的作战范围)。由于东海海域有美日的防空识别区, 中国军机南下的范围局限在离岸300km以内的距离;考量到纪德级约150km的防空接战距离,足以画出300km左右的接战半径,意味着战时只要一艘纪德级在台湾北部海域作业,就能涵盖整个 中国空中兵力前来台湾的必经之路,成为台湾防空体系的实际第一线 ,在空军战机拦截之前就率先与共军机队与舰队交战;而整个台湾防空体系接战距离也从离本岛以外一百公里内(考虑到陆基防空飞弹阵地,以及其他无法在本岛防空网范围以外作战的海军舰艇),一举扩大到离本岛数百公里就开始拦截。由于纪德级的作战距离远离本岛上空可能的空战热点,能大幅降低战区敌我识别的困扰,基本上进入纪德级雷达侦测范围的机队多半是敌机。此外,如果配备有效的长距离陆攻武器(如具备陆攻能力的鱼叉Block 1D),纪德级甚至能继续西,朝上海、宁波的港口、机场与基地发射飞弹,或者率先以反舰飞弹攻击朝台湾方向接近的中国舰队,以迟滞共军攻台行动。当然,由于纪德级拥有较完善的战场空域指挥能力,亦可充当台湾空军备份的海上战管指挥中心与海上远程雷达站(前提是台湾海空军需要有足够的协同)。台湾海军其他三、四千吨级巡防舰如成功级、康定级等,无论续航力、防空能力与独立作业能力都远不及纪德级,无法 发挥前述的战略价值;在各项演习兵推中,纪德级总是在开战前便驶离本岛前往作战海域,而其他三、四千吨级巡防舰都需要等到敌方第一枚武器落在本岛之后才出击。

后勤方面,纪德级虽有不少台湾第一次使用的装备,不过由于绝大多数都是美军现役制式装备,现阶段料件供应都没有问题,且舰上战系、射控、侦测、电子战系统所使用的硬体装备(如UYK-43/44电脑、SLQ-32电战系统、SPS-49对空搜索雷达等)也与成功级多有雷同,要熟悉并不困难;更重要的是,纪德级也使用与成功级相同的LM-2500燃气涡轮,对于后勤保修的共通十分重要。相较于 台湾在1990年代中期放弃的ACS小神盾 舰,纪德级的整体防空战力接近(多目标接战能力、防空接战距离)甚至有超越之处(火力携行量),两者的成本更是判若泥云(区区五千吨级的ACS每艘造价已经超越当时日本建造的金刚级神盾舰,四艘纪德级要价却还低于两艘新造成功级)。因此,想在短期内以最低的成本使 台湾海军防空战力大幅提升,则是非引进现成纪德级莫属。

在实务上,对2000年代初期的台湾海军而言,购买纪德级是不做他想的唯一选择。即便当时美国便立刻批准购买柏克级飞弹驱逐舰,也 是远水救不了近火──美国海军自用的柏克级的生产作业至少会持续到2010年以后,之后船厂才有可能排入新订单 。而自行筹建新型防空舰艇更是不切实际的春秋大梦,台湾造舰事业发展并没有长远的背后政策与规划在支持,最大的成就充其量不过是依样画葫芦地建造派里级这等美国低档舰,而且成功级计划结束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建造乃至于设计主战舰艇的机会,先前的阶段性成果迅速消蚀一空;至今,台湾若想一步登天越级挑战大型高档舰艇,即便不采用自行研发新雷达战系、直接从美国引进神盾系统进行整合装配,以中船薄弱的造舰基础而言 依旧是不可能的任务,以海军现有的决心与资源,根本负担不起这样的经费与风险,遑论遥遥无期的时程。反观纪德级是现货(而且是当时最好的现货),经过短时间的重整后马上形成即战力(如果是新研发的系统,还需要冗长的测试与除错时间);如不引进纪德级,老旧的阳字号武进三号改良型根本不知由谁取代、如何退役。

何况,对于从没有操作万吨大型作战舰艇的台湾海军而言,科技水平介于成功级与神盾舰之间的纪德级,堪称良好的磨练平台;因此 理论上,先引进能尽速服役的纪德级来取代阳字号,并持续向美国争取柏克级飞弹驱逐舰,藉由操作纪德级而培养出多目标接战、大空域防空管制、万吨舰艇操纵以及以大型舰艇作为核心的整体编队运用等经验,在未来顺势接收并迅速适应更先进精密的神盾舰艇,完全合乎海军近程到远程的建军需求以及操作使用上的合理性 (虽然从纪德级返国到2010年代,台湾向美国取得神盾舰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 总而言之,美国试图向希腊、澳洲出售纪德级未果后突然宣布售予台湾,可说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 不过从2000年代初期开始,美国始终没有松口同意出售神盾舰艇给台湾的迹象。

然而,纪德级这种装备四个燃气涡轮的大舰,耗油量远高于台湾现役的三、四千吨级巡防舰,台湾军方相对应的后勤维持经费却没有针对性地提高,导致纪德级 进入台湾海军服役后,出勤与训练状况受人诟病。前述纪德级为台湾带来的种种大舰效益如舰队防空、海空协同等,需要出海勤加训练才能真正成形,但最后却因为嫌油耗太贵而减低出勤,这种适得其反的结果堪称始料未及 。此外,台湾逐渐缩减军队规模、缩小义务役的役期,人力短缺的问题日益严重;以纪德级这样的海军主力舰艇而言,原则上以志愿役士兵为操作骨干,但是台湾军方的募兵员额仍无法有效弥补义务役役期、兵源缩减的缺口;因此,纪德级这样需要更多人手操作的大型舰,对于现在台湾海军的情况而言,无疑使人力吃紧的状况雪上加霜。

由于台湾财政状况逐渐恶化,加上2008年马英九政府上台后两岸关系明显缓和 ,未来又以募兵制、大幅缩减员额为主要导向,2010年代以后台湾海军极可能缩减规模并向近岸收缩,"大舰化"发展的可能性变得微乎其微。 而2008年民主党的欧巴马政府上台后,对台湾军售的层级与质量明显减少;如果先前小布希政府尚且不愿意售台神盾舰艇,就更不用指望欧巴马政府愿意供售。事实上,台湾在马英九政府执政以来,由于国防预算日渐收缩,加上实行募兵制导致人事费用大幅增加、严重排挤装备预算,使得神盾舰这样高端昂贵的装备逐渐消失在台湾争取获得的视线中。如果四艘纪德级就已经把台湾海军压得喘不过气,就不用期待再引进如伯克级之类的大型神盾作战舰艇。

结语

在报章媒体所言,基隆级一案由于"受到媒体、舆论与国会严密监督",没有让老美"予取予求",因而得以"大幅降价";又因"官兵克勤克俭、努力不懈",因而在有限的预算内,超前进度完成启封与训练作业,博得美方高度赞赏,证实这批接舰官兵素质"优于美国"。于是乎,基隆级一案成为未来军购案的"典范"。此一说法部分固然没错,但另一个符合一切事物法则的定律则是"羊毛出在羊身上"。预算固然不能浮编,但该花的钱未花也不是件好事。军方当局、立委诸公在此案中究竟有哪些该编列而未编列的项目、该足额而未足额的预算规模,自己心里有数 。由于预算过度删减,不仅反映在装备本身以及配套武装的购买上,连带也影响到封所需的船坞、码头、厂房等设施的租期,以及官兵的食宿津贴与福利待遇。相较于以往的赴美接舰作业,在此回基隆级一案中,接舰官兵必须在较差的待遇与资源条件下,在更紧迫的时程之内更加倍努力赶工,才有可能如期如质顺利完成作业。

最初美国海军认为台湾当局在此案编列的预算,只够让三艘纪德级复役,建议将其中一艘拆解作为备料;不过接见官兵还是靠着超时 赶工、舰力自修等克难手段,硬是将四艘舰重新武装,并超前原先进度完成启封、训练作业返国成军。虽说接舰官兵居功厥伟, 然而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此种结果的背后隐藏着接舰官兵操劳过度、牺牲应有福利的代价;如果此种压榨成为常态,背后却没有相等的待遇与尊严,意味社会价值将国军"理当做牛做马,地位猪狗不如"视为常态,试问长期下来军方如何维持士气?如何吸引人才留在军中?接舰 士官上吊自裁身亡的警讯是否获得重视?接收前两艘基隆级那批经过筛选、底子不错的义务役官兵,役期届满后几乎全数无意留营,造成接回未久的两舰很快便难以运作,试问这样的大环境是否需要负起最大责任?军人固然需要为国家牺牲奉献,但军人也是人,而且还是随时准备为国家捐躯的人,该给的待遇与尊严岂可从缺 ?一支注定无法从国家社会获得尊严荣誉的军队,如何在战时誓死保家卫国?这就是克劳赛维兹所言"坚忍是美德,但不能成为制度"的意涵。美国海军是全球最强海上力量,规划的期程自然有其合理性与必要性, 台湾却碍于预算 不足而一味赶超进度 ,尽早了事,虽然可能节约了经费并提前形成所谓的帐面战力,但背后注定有更深远的损失。

此外,碍于国际环境, 台湾军方的战训工作大致上只能"闭门造车",几乎没有管道可以吸取国外更进步的观念、知识与技术 ,也没有机会与先进的北约国家进行联合勤务或演习来趁机交流切磋,因此赴美接收基隆级是个千载难逢的良机;然而,台湾军政相关单位却要求尽量完成接舰工作打道回府,已经不多的时间余裕又被"舰力自修"压榨得所剩无几,试问 海军哪里还有于裕让接舰单位在美国多看多学?军方或政府高层有谁想到要趁机从美国这个实务经验最丰富的头号海强身旁多带一些东西回来?一心只想着早早把这四个"大玩具"接收回国 ,然后照用海军的陈年老套来操作、运用她们,没有积极设法增加此次接舰的"附带效益", 白白浪费了天赐良机。当然,更别提立委强删预算,导致四艘基隆级在服役初期面临"半弹"的窘境 (这笔本来就躲不掉的支出还是在2007年9月乖乖埋单)。

有人批评海军建军没有长远建军规划,以致于到需求迫在眉睫之际,才不得不引进1970年代末期建造的二手纪德级来补充战力,使得 台湾海军的技术层次永远落后于先进国家二十至三十年。实际上,当政府当局缺乏长期的决心与资源挹注来支持国舰国造产业以及海军的建军发展,再加上政治斗争凌驾专业政策的趋势,台湾海军乃至整个国防建军的困境只能说是台湾自作自受的必然后果。从1980年代忠义计划至今,台湾的造舰事业的发展并不理想,无论是长远规划、政府决心及资源投入都是半吊子,获得几个阶段性成就之后便无以为继, 更别提1990年代以后因拉法叶弊案与国内政治斗争逐渐凌驾一切之后,直接间接窒息了各类国防建军政策的发展。对于经费资源匮乏、技术来源受限、欠缺重工业基础的 台湾而言,别提研发能力扎实的欧美日先进国家,就连韩国的水平都很难追赶;台韩双方的造舰产业几乎在同一时期起步发展,但努力不卸长年贯彻造舰政策的韩国至今飞黄腾达,台湾却 是江河日下。因此,看着台湾海军又得引进相对过时的舰艇,虽然难免有所遗憾,但部分人士喊得震天价响的"何不自制"或"何不神盾",对照现实种种因素,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何不食肉糜"的荒谬。纸上空谈、画饼充饥固然容易,然而 当外在客观环境处处受限、内部又因激烈冲突内耗而无力发展的残酷现实下,台湾还能有多少选择?当国内日趋分化激斗、国防预算 日益短缺时,又有什么"国舰国造"的本钱?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