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1日星期五

台湾采购蔚山级事略

在台湾第一个自力造舰计划──PFG-1"忠义计划"夭折后,台湾海军在1984年展开"光华一号"与"光华二号"造舰计划,寻找国际市场上现有的舰艇设计成为台湾海军第二代舰队骨干兵力。"光华一号"是3000ton飞弹巡逻舰(PFG),是 二代舰的高端;而光华二号则是1500ton级飞弹护航巡逻舰(PCEG),属于二代舰的低端,原订建造16艘。

"光华一号"的选择在1986年就已经大致底定,但光华二号则仍未明朗 。光华二号评估的设计来自于韩国、美国、阿根廷、比利时、西德(MEKO 140)、新加坡等。在1988年年底,海军向立法院提交了一份初步评选报告,列出了脱颖而出的设计,包括西德MEKO-140、 韩国HDF-1150与HDF-2000(后者就是蔚山级舰、新加坡Vosper的Type 75等。此外,台湾还曾考虑当时美国为以色列设计的新型SAAR-5匿踪巡逻舰(在1990年代中期陆续完工交舰),但由于SAAR-5报价过于高昂,且顾及可能得罪当时与我尚有邦交的沙乌地阿拉伯,SAAR-5始终只是当作备而不用的选项而已。

当年刘和谦上将领导的海总 一开始较为青睐的,似乎是拥有模组化设计的MEKO系列;无奈当年西德政府始终严拒台湾任何军购要求,如透过阿根廷(曾获得西德政府授权生产MEKO 360、MEKO 140与TR-1700潜舰)等中间国代造,也无法取得西德原厂的最终使用国证明,后勤补保根本无从维持。在政治困境之下,取得MEKO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于是海总只能将目光转向 其他选择,而韩国的蔚山级也逐渐成为有力选项。 在1988年5月5日,海军总部正式向参谋总长郝柏村提报光华二号采用蔚山级;稍后于5月17日,郝柏村在165次军事会谈中向当时的李登辉总统报告采用蔚山舰,并由韩方承造。

蔚山级来自于当时尚与 台湾有邦交的韩国,出口与零件来源自然较不成问题,而且向韩购舰可以巩固邦谊, 来挽回这个当时日益向中共倾斜的盟友;另外,韩国也保证一旦台湾选择蔚山级,就会设法取得舰上鱼叉飞弹、SLQ-25鱼雷反制系统等美制先进装备(这些都是当时台湾数度争取但被美国打回票的装备)。此外,当时中共的空中与水下武力仍然不强,且 台湾空军尚握有整个台湾海峡的制空权,因此当时台湾海军设想中的未来海战场景仍与民国五、六十年代数场国共海战差不多,也就是在台湾海峡内与中共小型舰艇的水面交锋,而这正 符合蔚山级机动性高、反水面火力强大等两大特性。此外,蔚山级与"光华一号"的成功级飞弹巡防舰采用相同的燃气涡轮,在后勤维修上也十分便利。以上的政治与技术考量便成为海军中"拥蔚山派"的重要理由 ;事实上,从1985年起,韩国就已经开始向台湾推销蔚山级了。总之,蔚山级获得了当时海总的高度支持,在1986年先后派人访问韩国并实地考察蔚山舰与现代船厂(第一次由副司令李用彪带队,第二次由刘和谦本人亲自出马),甚至在1988年主导海军总部修改"光华二号"需求,将最大航速提升至30节以上(其他候选者都无此能耐),以"技术绑标"的方式凸显蔚山级这个"唯一的选择"。根据当年派赴 韩国实地考察蔚山级的人员回忆,"由于韩国与中共越走越近,支持售台蔚山舰最力的并非韩国政府或军方,而是现代造船厂"。

"台版蔚山舰"概要

长久以来外界一直认为,韩国原本保证可以为台湾争取到蔚山级上使用的欧美装备的输出许可,包括荷兰制造的SEWACO战斗系统、义大利Breda的双联装40mm快炮、 美制鱼叉反舰飞弹与AN/SLQ-25鱼雷反制系统等,但最后却全数跳票,导致台湾购买的蔚山级形同"空壳",令台湾方面十分火大;然而实际上, 当时台湾已经确定可以获得舰上相当数量的关键装备,包括Breda 40mm快炮,而且一开始就打算采用当时美国、台湾为阳字号武进三型驱逐舰开发的新型H-930 MCS分散架构模组化战斗系统,其中前八艘采用与武进三型类似的MCS-I(头二艘直接借用阳字号的库存品),后八艘则换装进一步升级的MCS-II(预计在1993年开始使用)。 至于当时的确无法获得的美制鱼叉飞弹,也以中科院刚刚在1987年研发完成并投入量产的雄风二型反舰飞弹来代替,所以也不是大问题。

无论装备或舰体设计上,此种"台版"蔚山与韩国原装货已经有极大程度的不同,台湾方面参与的设计与系统整合工作也不在少数。 在1988年4月左右,刘和谦在离任前的几次PCEG战系与武器配置简报中 ,正式确认了此种台版蔚山级的系统装备布局,最后的修改包括将双联装40mm火炮的数量由一门增至二门(增加的一门取代原本的干扰火箭), 其中一门40mm机炮的位置则与雄风二型反舰飞弹对调;此外,刘和谦甚至裁示将原本蔚山级两门OTO 76mm快炮之中的一门换成防空飞弹系统。 此时,台版蔚山级主要作战系统中,还有中科院新开发的长风三号电战系统、雷达/电视射控系统(RADAR VIDEO SWBD)、火炮瞄准射控系统(GUN SELECTOR SWBD),此时都仍列为"未定"。AN/SLQ-25鱼雷反制系统虽也被列为"未定",但不影响造舰案执行,而刘和谦还裁示设法取得可变深度声纳(VDS) 。舰体部分,"台版蔚山"的舰舯船艛予以扩充,以抒解蔚山级原始设计舱室不足的情况。  经过上述大幅修改后,"台版蔚山"的面貌已经与原本大不相同,作战能力也更全面; 如果能顺利取得变深声纳,更可大幅强化原装蔚山级颇被诟病的反潜能力。

 在1988年6月1日刘和谦将海军总司令一职交棒给叶昌桐时,光华二号的主要设计与规格已经大致完成,只待 继任的叶昌桐签约与执行;然而,原本一帆风顺的蔚山舰在刘和谦离任后,立刻出现180度的大逆转。

变调

叶昌桐司令 在1988年6月接任后,并未立刻与韩方签约。与刘和谦大不相同,叶昌桐常毫不避讳地公开表达对蔚山舰的反感,甚至曾批评蔚山舰是二、三流货色。在6月27日,联合报首度披露光华二号将采用韩制蔚山级舰,"国舰韩造"的举动立刻在国内引发轩然大波,朝野立委口径一致炮打蔚山舰,舆论、学术界与媒体也加入论战,形成一场空前的军备采购风暴,甚至差点引发倒阁宪政危机。当时蔚山级引发大部分国人反感的主要原因 ,就是国人视韩国为一个不可输的对手,台湾与韩国同样是亚洲后起之秀,造舰产业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点上起跑,为何"韩国能,中船不能",买韩国货自然是伤害了民族情感。 此外,当时韩国在许多国人心目中观感不佳,韩国货也予人"次级品"的印象:韩国造舰工业起步未久,并未比 台湾高明多少,而且蔚山级的设计并无先进之处,原始设计仅强调反水面作战,缺乏基本的防空与反潜能力,欠缺机库与直升机甲板也饱受批评。在1988年10月28日,由一百位国内大专院校相关系所主任、教授(包括台大造船系主任李雅荣、成大造船系主任方铭川等)联名提出"二代舰建造计划建言",其中指责"以造船工业之发展而言, 台湾较韩国为甚;以造船人才之培育而言,台湾亦不逊于韩国;种种优势条件下,何以台湾之造舰技术至今仍无法落实,而尚需假手韩国建造?" 。在11月15日国防部长郑为元向立法院提报蔚山舰的决策过程与理由(包括蔚山级优秀敏捷的机动能力、后勤支援风险最低等等),加上列席的中船总经理表示"中船无法在没有蓝图与技术协助的情况下 自行建造二代舰",被立法委员猛烈炮轰,甚至有立委扬言提出覆议,准备 援引宪法第57条"立法院对行政院重要政策不赞同时,得移请行政院变更之";如果行政院提覆议,立法院表决又能通过2/3门槛,行政院长便只能辞职。这场风暴在当时解严未久的台湾社会 ,以及执政国民党在立法院占有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可谓出人意料;民意代表、学术界以及舆论不分立场地一致炮轰,让国防部与海军丢足面子。 在当时国防自主理想性与眼光甚高的年代,国人对这项决议难以接受自然 可以理解;回首于此,2000年代以降韩国造舰水平已经达到建造大型神盾舰、两栖突击舰与先进柴电潜舰,一度与韩国平起平坐的台湾造舰产业却自废武功、江河日下,实在是令人不胜感慨。

1988年10月, 海军总部正式向立院提报光华二号采用蔚山级。最初中韩双方的议约是前六艘由韩方承造,后十艘则由技术转移的方式在中船建造,每艘造价约60亿台币,相当于成功级的一半。然而在国内重重压力下,蔚山舰采购案的执行立刻面临压力。在同年11月左右,迫于立院的压力,军方要将韩方的承造量降至二艘;韩方立刻表示难以接受,并不肯提出新模式下的报价 。值得一提的是,台湾海军似乎对中船极不信任,认为宁可让韩方担任主要建造工作(海军认为中船的造价将高于韩国),还拿出中船在先前承造龙江级飞弹快艇二号舰绥江号(PG-602)时大幅延迟的旧帐。 根据台湾海军在1989年对韩方报价的底标,16艘蔚山舰总值1152.16亿新台币,平均每艘72.1亿新台币。 在1989年5月8日,立法院正式决议,将韩方承造量订为2艘,后续14艘全数转移至中船建造。此外,当时台韩双方对于合约中的责任担保部分也始终谈不拢,因为我方要求 韩国政府政治态度转变或造船厂罢工等因素,都不得列入"不可抗力"的免则事项,而韩国无法同意──事实上就在台湾转向法国买拉法叶的1988年12月,现代的蔚山造船厂因为红利发放等因素引发严重的罢工风潮,最后靠 韩国警方以武力镇压才得以平息。

烟消云散

就在蔚山舰争议不休的同时,法国突然向台湾推销新设计的FLEX-3000(拉法叶级)匿踪巡防舰(其设计极为前卫,技术水准远高于蔚山级),并获得郝柏村等高阶将领的青睐 。依照郝柏村"八年参谋总长日记"记载,在1989年3月8日,郝柏村直接告知某为蔚山舰游说的立委,不向韩国购买PCEG的理由与考量,显示法方前来推销的短短三、四个月内,郝柏村似乎已有定见,将转向法国购舰,而不向 韩国购买蔚山级。

就在1989年5月8日立法院正式决议将蔚山级的韩方承造量减为二艘的同时,在法国访问考察的郝柏村拍电回国,命令海军"与韩现代公司对光华二号计划之合约洽谈稍事拖延,勿有所定论"。在1989年6月底,法国方面向台湾海军总部提出报价;同年9月19日,海军总部正式决定将光华二号的选择由蔚山级改为拉法叶级 ,并于9月22日获得国防部的认可(关于光华二号转向拉法叶的过程,请见台湾海军康定级巡防舰一文)。现代造船厂在得知消息后,于11月15日和26日两度致函向台湾海总抗议,但海总 舰管室认为既然没有签约,就没有任何法律责任,因此不予理会,郝柏村甚至指示海总:"目前不必理会韩方任何行动,俟与B国(对法购舰Bravo专案中对法国的代称)签约后再正式通知韩方即可"。 根据当时海军总司令叶昌桐的回忆,当时台湾与韩国就蔚山舰采购案谈判了十几次,由于双方并未签下任何书面文件,当时海军曾特别请教长期协助经手重大军购案的陈长文律师, 陈长文表示既然没有任何书面文字,事情就很有弹性,双方接触期间必须自负风险,韩方人力与物力亦须自行负担。 虽然在12月4日,现代造船厂终于依照台湾立法院的要求,提出"头两艘在韩国建造"的报价,但此时大势已去。

就这样,原先采购蔚山级的决策就这样被硬生生地取消,由FLEX-3000取而代之,成为今天 台湾海军的康定级巡防舰。在1990年1月法国由于 中共压力之下,一度取消FLEX-3000的输出许可之后,现代厂遂再度拿蔚山舰来叩关,希望能再续情缘;然而这次台湾海军对蔚山舰反应冷淡,叶昌桐甚至在1990年4月明确批示: "应正告(为韩国现代厂关说的立委)韩案之技术水准比之其他新设计略逊"。到了1991年6月底,法方排除中共的政治阻力,与台湾重新展开报价程序,至此蔚山舰与台湾情尽缘绝。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