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1日星期五

214/218型传统动力攻击潜舰

2希腊订购的首艘214型帊帊尼科里斯号(HS Papanikolis S-120)。由于希腊政府一直以不合要求等理由拒绝付款,

德国厂商在2009年9月便宣布终止合约。直到2010年10月,希腊才终于与德方达成协议,同意接收帊帊尼科里斯号。

从舰尾看帊帊尼科里斯号。

HDW基尔厂一景,船台上的是德国海军的212A型潜舰U-31号,水中为帊帊尼科里斯号。

希腊海军的第二艘214型Pipinos(S-121), 是希腊船厂建造的首艘214型。 此图可清除观察214型的舰体结构,

主体是一个圆柱状 的耐压壳体,上部与下部各有一段附加的构造物(非水密)由舰尾一路延伸至舰尾。

(上与下)韩国海军的214型潜舰首舰孙元一号(SS-072)。

第二批孙元一级首舰金佐镇号(SS075)于2013年8月13日在大宇海洋玉浦厂下水的画面,

韩国总统朴槿惠(居中)与韩国国防部及海军高层都参与典礼。

在HDW基尔厂的葡萄牙两艘209PN型潜舰,实际上根本就是214型;

画面下方在水中的是首舰NRP Tridente (S-167),船台上的是NRP Arpão(S-168)

葡萄牙海军三叉戟号(NRP Tridente S-167)。

(上与下)在2015年新加坡国际海事防卫展(IMDEX 2015)中,TKMS集团展出新家坡订购的Type 218SG潜舰模型。

与214型相较,Type 218SG舰体增长6m,外型最大的区别就是改用X型尾舵。

 

──by captain Picard

舰名/设计国214型传统动力攻击潜舰/德国
使用国/承造国/承造厂希腊/

S-120:德国Howaldtswerke Deutsche Werft GmbH(HDW)承造

S-121~123:希腊HSY-Hellenic Shipyards承造。

 

韩国/

SS-072、073、075、077、079、082:现代重工(Hyundai Heavy Industries,HHI)蔚山厂

SS-076、078:大宇重工(Daewoo Heavy Industries)玉浦厂

S-081:STX Offshore & Shipbuilding

 

葡萄牙(209PN):德国Howaldtswerke Deutsche Werft GmbH(HDW)承造

土耳其:土耳其Goluck Naval Shipyards (GNSY)

尺寸(公尺)长64 宽6.3
排水量(ton)浮航1700

潜航1980

动力系统/轴马力传统柴电推进+绝气推进系统(AIP)

MTU 16 V-396 TB-94柴油机*2

西门子Permasym永磁推进电动机*1/3875

西门子BZM-120 PEM燃料电池模组*2/240kw(选配)

单轴七叶片螺旋桨

航速(节)水面12

水下20

续航力(海里)10000以上/8节(呼吸管)
最大潜深超过400
水面侦测/反制系统

Zeiss Optronik SERO-14或OMS-100光电搜索潜望镜*1(包含红外线热影像仪、光学测距瞄准仪、GPS全球定位系统)

Zeiss SERO-15光电攻击潜望镜*1(包含光学瞄准仪、雷射测距仪)

EADS/Thales FL-1800U电子支援系统*1

Kelvin Hughes Type-1007平面搜索雷达*1

水下侦测/反制系统STN Atlas Elektronik CSU-90整合式声纳系统(整合有舰首高频主动声纳、中频环形被动阵列声纳、中/低频侧面被动阵列声纳、被动测距声纳、低频拖曳阵列声纳、声纳讯号警告器等)

TAU-2000鱼雷反制系统(包含四具十联装诱饵发射器)

作战系统STN ATLAS ISUS-90整合指挥与武器控制系统
乘员27+8
舰载武装

533mm鱼雷发射器*8(其中四管能发射飞弹,能使用STN Atlas Elektronik DM-2A4/MK-48 ADCAP鱼雷)

可加挂Abeking & Rasmussen外挂式水雷布放箱

数量希腊:共六艘
舰名安放龙骨下水时间交付时间
S-120 Papanikolis2001/2/272004/4/22

2010/11/2

S-121 Pipinos2003/22006/11(2014/10/6举行命名仪式)原订2012/4
S-122 Matrozos2004/22007/11原订2013/2
S-123 Katsonis20052007原订2012/12
预定2017/8
预定2018/8
韩国:共九艘 
舰名安放龙骨下水时间服役时间
SS-072 孙元一(Son Won-il)2002/102006/6/92007/12/28
SS-073  郑地(Jeong Ji)20042007/6/132008/11/28
SS-075 安重根(An Jung-geun)2008/6/42009/12/1
SS-076 金佐镇(Kim Jwa-Jin)20092013/8/132014/12/30
SS-077 尹奉吉(Yun Bong-gil)20102014/7/3
SS-078 柳宽顺(Ryu Gwansun)20112015/5/7
SS-0792012
SS-0812013
SS-0822014

葡萄牙(209PN):共二艘,保留一艘选择权

舰名安放龙骨下水时间服役时间
S-167 Tridente20052008/7/152010/6/17
S-168 Arpão20052010/12

 (注:以上装备仅供参考,实际则依客户需求而定)


 

起源

德国209型柴电潜舰系列称霸西方市场30余年后,为了维持技术上的优势以因应21世纪的需求,德国潜舰联盟 (German Submarine Consortium,GSC)融合212型与209 TR-1400型潜舰的构型设计以及212型的技术特征,在1997年推出了新世代的外销型柴电潜舰──214型。相较于专门针对德国海军近岸环境设计的212型,214型 体型较大,续航与持续作战性能有所提升。

GSC的成员包括豪瓦德(Howaldtswerke Deutsche Werft GmbH,HDW)、布隆.渥姆斯(Blohm + Voss,B+V)、吕北克工程事务所(Ingenieurkontor Lubeck,IKL)、泰森北海造船厂(Thyssen Nordseewerke GmbH,TNSW)等厂,在日后德国造舰业的整并中,TNSW、HDW、B+V等厂都被并入泰森.克鲁伯海洋系统(Thyssen Krupp Marine Systems,TKMS)(注)
 

技术构型

214型的舰体尺寸与吨位高于212型 ,潜航排水量将近2000ton,增加了海上持续作战能力;与212型相同,214型同样拥有极为平滑流线的外型,帆罩前后端也大幅倾斜以减低阻力。不同于过去209型的纯粹单壳结构, 214型采用单/双壳复合结构,以单耐压壳为主体,在耐压壳上、下部各附加一段沿着纵向的非水密构造物,用来容纳一些设备(例如下文提到的氢、氧储存容器),而不占用耐压壳体里的宝贵空间。 不同于212型的X型尾翼,214型仍使用传统的十字形尾翼,而前方水平控制翼则位于舰身前段上方。214型使用两具与212型同型的MTU 16 V-396 TB-94柴油机(单机功率2150KW,约2883马力,212型只配备一具此型柴油机),搭配一具功率3875马力的西门子(Siemens)Permasym永磁推进电动机,驱动高曲度七叶片单轴螺旋桨,使用呼吸管以8节速率航行时,续航力 高达12000海里 。过去209型潜舰配备四具较小型的柴油主机,而214型潜舰则配备两具功率较大的柴油主机,能节省更多空间。214型能选择配备西门子研发的第二代 的BZM-120型高分子电解质膜(PEM)燃料电池系统(详见212型潜舰一文),由两组功率各120kw的燃料电池模组构成,每具燃料电池模组功率120kW,总功率240kW。214型以及德国海军后三艘212A型潜舰(U-32~34)都使用此种第二代PEM燃料电池,比德国首艘212型潜舰(U-31)使用的第一代PEM燃料电池更为先进, 使其持续潜航时间达到U-31号的三倍,能持续在海上作业84天,或以2至6节的航速连续潜航三周。 214型将燃料电池所需的氢气与氧气储存槽设置在舰底压力壳外部、沿着龙骨的纵向长条结构内。

214型也拥有与212型相同的各种减噪科技。214型的压力壳以HY-80和HY-100高张力钢板制造(并非德国自用212型的无磁性钢板),最大潜航深度大于212型,超过400m。214型的自动化程度极高,全舰仅需编制27名乘员,另外还可再容纳另外8名人员。214型采用许多静音科技,机舱内所有设备都安装于减震浮筏上, 尽可能降低辐射出去的噪音与振动,舰内所有管线的安装也都考虑到隔音制震,舰体表面并有能吸收主动声纳波能量的涂层。与212相同,214型还是保有传统铅酸蓄电池,用于高速水下航行。

属于葡萄牙海军的214型潜舰三叉戟号(NRP Tridente S-167)。注意舰底附加的条状结构,靠近

后段部位已经打开,里面放置着氢储存容器与液态氧储存槽。

214型配备STN Atlas Elektronik的新型CSU-90水下声纳系统(Integrated Sensor Underwater System),是德国自用212型的DBQS-40声纳系统的输出型号,整合有高频主动声纳、中频环形被动阵列声纳、被动测距声纳、中/低频侧面阵列声纳、低频拖曳阵列声纳以及声纳讯号警告系统等等,此外也拥有与212型 相似的光电潜望镜 组。战斗系统方面,214型配备STN Atlas Elektronik的ISUS-90整合指挥与武器控制系统,同样为德国本身212型的MSI-90U战斗系统的输出型号,整合程度与自动化程度极高,将舰上所有感测、反制、武器系统都连结在一起运作。此外,本级舰还拥有英国BAE提供的战术资料通讯系统,使用Link-11资料链。武装方面,214型舰首拥有八具533mm鱼雷发射管,其中四管为气压弹射式,除了鱼雷外还能发射飞弹、水雷等,其余四管则为只能发射鱼雷的游出式 。214型拥有高度自动化与模组化的武器发射/装载系统,系依照过去德国长年外销的潜舰设计所发展而成,具备自动化程度高、人力需求少、反应速率快、易于维护更换等特性。自卫方面,214型能配备STN ATLAS Elektronik与Allied Signal ELAC合作开发的TAU-2000鱼雷反制系统,包含四具十联装发射器,能发射音响诱饵或噪音干扰器等,能发射多个诱饵来反制使用反覆攻击模式(re-attack mode)的鱼雷。与209型的弹性作法相同,214型也能依照客户的需求选配射控、侦测、武器等系统。

希腊的214型

214型潜舰的第一个客户,是先前也曾操作209型的希腊。在1998年 ,作为希腊展开的"海军十年现代化"的重点项目,希腊展开了名为Archimedes Program的潜舰采购计划,开始与德国洽商采购214型潜舰,并要求转移技术在希腊建造,双方在2000年2月签订合约,希腊订购三艘214型 并附带增购一艘的选择权,配备PEM燃料电池系统;除了第一艘在 泰森.克鲁伯海洋系统(Thyssen Krupp Marine Systems,TKMS)建造之外,其余便转移至希腊造船厂(HSY-Hellenic Shipyards)承造;而为了这项承造案,HDW在2002年6月完成对希腊船厂的购并。同样在2002年6月,希腊追加订购第四艘214型,仍由Hellenic建造。希腊订购的首艘214型在2004年4月22日于HDW的基尔船坞下水,被命名为帊帊尼科里斯号(HS Papanikolis S-120),成为第一艘完成的214型。至于由希腊船厂建造的二号舰Pipinos号(S-121)据说在2007年2月下水。希腊采购四艘214型的合约总值约4300亿德拉马克(依照1998年汇率约合14亿美元),首舰造价约760亿德拉马克(依照1998年汇率约合2.5亿美元) 。武装方面,希腊214型使用美制MK-48 ADCAP重型鱼雷。

最初帊帊尼科里斯号预计于2005年12月移交希腊海军并开始服役,二至四号舰则从2008至2010年陆续服役;不过根据2006年11月的消息,帊帊尼科里斯号在试航中被挑出多达400项左右的缺失,包括 在较高海象下浮航操舰稳定性不佳,有时会出现35至58度的摇晃(某种说法是2005年该舰在恶劣海象中试航,导致颠簸情况较为剧烈)以及向右偏航;AIP机电转换装置过热,运作几个小时后就不能继续工作;此外,其他问题包括ISUS战斗系统运作不良、部分外壳 与水管路漏、水螺旋桨空蚀现象使其噪音过大等等,导致希腊海军拒绝从HDW接收该舰,并因品质不良、延迟交舰而向HDW求偿 。然而根据德方的说法,德国方面后来已经完全解决帊帊尼科里斯号的问题,希腊的指控只是要求降低价格的手段;此外,希腊内政与内部利益分配也与214潜舰的争议有关,向德国购买214型潜舰以及HDW并购希腊船厂均在希腊社会党执政时期(1993~2004)执行 ,然而2004年大选产生的新民主党政府对HDW的态度与前任政府大相迳庭 ;由于与世仇土耳其的军备竞赛,希腊长年以来从欧美国家购入许多先进武器,使得这个经济不算富裕、人口只有1100万的国家,成为世界主要的军火进口国之一,国防经费占GDP比例经常在欧洲国家名列前茅,这被诟病为希腊财政问题的远因之一 ,自然也是民主党在野时抨击的重点;此外,举办2004年雅典奥运的庞大支出 ,也导致希腊财政在2000年代急速恶化。为了214型潜舰的问题,希腊与德国政府在外交关系方面产生了严重摩擦。

到了2007年10月,HDW虽然表示帊帊尼科里斯号已经具备完全的行动能力,并且拥有出色的性能与绝对的安全性,同时经过调校后也以易应改善了原本的噪音问题,超过合约所定的标准,德国联邦国防技术采购办公室(BWB)证实希腊国防武器和投资局(GDAEE)也对该舰展现的低噪音性能感到满意;但希腊方面依旧拒绝接收该舰,双方主要的歧见仍在于横向稳定性与电池方面。HDW方面表示,该舰在基尔湾测试时,于15.5~16m的潜望镜深度时是相当容易控制了,超过了合约规定的需求;该舰在作为测试过程的访问挪威航程中,有许多时间处于浮航状态,并展现了优良的耐波能力;虽然在海面航行时遇到短波、陡波的情况时,会出现较大的纵摇与横摇角度,但潜舰仍在可控制范围,透过降低航速或改变航向等措施就能改善此一情况。操舰人员也证实,舰上的西门子Permasyn永磁电机的各项性能出色,比起上一代传统电动机扭矩更大、加速性能更好、控制系统也更简洁有效率。在该舰进行第一次航行测试时,曾有一艘商船突然进入潜舰航道,而舰员出色地完成一次紧急煞车,证实了214型良好的操控性能。而舰上的OMS 100光电搜索桅杆与包含光学瞄准仪、雷射测距仪的攻击潜望镜在测试中也表现优秀的性能,能在7海里的距离有效探测一艘长度50m的船只。 而在2008年10月新一轮的测试中,德国厂宣称原本帊帊尼科里斯号的横向稳定问题已经获得解决。

2009年12月,在HDW基尔船台上的帊帊尼科里斯号;此时该舰的交付合约暂告终止,

帆罩上原有的舰名已经被涂消,压力壳外的 上部构造被拆开,螺旋桨也被拆卸另外储存。

直到2010年10月27日,希腊才正式同意接收帊帊尼科里斯号。

在希腊船厂建造的两艘214型,水中的为希腊建造的二号舰Matrozos(S-122),船台上为

三号舰Katsonis(S-123)。此图摄于2009年下旬。

然而,希腊始终拒绝验收帊帊尼科里斯号并付清后续船款, 德国方面对此强烈不满,认为这是希腊政府财政困难而搞出的把戏;希腊认为有权对于"品质问题"进行扣款, 但德方认为这些潜舰已经完全合乎合约标准,坚持希腊必须支付合约规定的全数款项。 此外,新民主党希腊政府也有意片面改变希腊船厂的 经营权分配,相关可能买主包括希腊国内的集团(例如与法国DCNS有合作关系、位于Neorion旗下的Elefsis Shipyards),若干来自俄罗斯或中国的集团也曾表达兴趣。 在2009年3月下旬,TKMS集团(由HDW与泰森北海等厂组合而成)宣布从4月起展开法律行动,扬言如果希腊仍不付清款项,在9月就要展开行动,取消合约并关闭希腊船厂、遣散员工 ,已经建造完成的潜舰则设法脱手(目前可能有兴趣的买主包括波兰等)。在2009年9月下旬,希腊已经支付TKMS约20.32亿欧元,但仍积欠5.2亿欧元(7.62亿美元),因此TKMS便在9月21日宣布终止所有合约,包括在希腊建造的后续舰。 新民主党政府在2009年的选举败北,社会党政府在2009年10月重新上台;在10月27日,希腊国防部对外宣称,希腊仍将接收在希腊船厂建造的三艘214型,唯有在德国建造的帊帊尼科里斯号不予接收,并由德国方面设法转手 。

希腊财政赤字在2004年雅典奥运以来日益严重,2008年底全球金融风暴使局势雪上加霜,其外债到了2009年已经高居欧盟27个会员国之冠,此时要继续购买昂贵的国防武器似乎不切实际。然而,希腊政府显然 无法取消在希腊本国建造的214型 ,首先这项潜舰案总共提供约1400个工作机会,如果合约取消,德国方面关闭希腊船厂,当地的失业问题将雪上加霜 ;另外,德国政府也成为欧盟体制中,贷款给希腊政府抒解财政危机的最大国家,希腊势必不能在此议题上得罪德国。在2010年3月13日,希腊政府公开宣布与德国方面达成共识,双方于3月18日正式 签署:希腊在形式上接收首舰帊帊尼科里斯号,然后转手给第三国;至于希腊船厂 已经建成的两艘同型舰仍将继续完成并交付,而希腊政府也承诺让希腊船厂再增购两艘价值13亿欧元的214型潜舰,作为TKMS集团不向希腊索取违约赔偿金的交换;如此,既能使希腊政府免于需要立即支付钜额罚金的窘况,又能提供希腊船厂更多就业机会──前提是未来数年希腊财政能够好转,有余力 实际下达增购潜舰的订单。此外,在2009年TKMS的重整中,将希腊船厂75%的股份转售给阿布达比的MAR集团(见下文),因此希腊政府保住希腊船厂以及承诺未来继续增购潜舰,也等于为这个合资案铺平道路。随后 帊帊尼科里斯号的争议又出现最新转圜,希腊当局与德国在2010年9月29日签署协定,接收这艘2006年就已经完工的潜舰,并批准恢复后续两艘同型舰的工程;随后在同年11月2日, 帊帊尼科里斯号交付希腊海军。 在这项协商中,希腊需支付德国3.9亿美元,而不是2000年合约的4.63亿美元;此外,第二艘新潜舰的造价则为5亿美元。这项结果显然是希腊与德国方面的妥协,希腊接收潜舰,作为德国-阿布达比方面不关闭希腊船厂的交换,而德国则在价格上有一些让步。 由希腊船厂建造的首艘214型Pipinos号(S-121)排定在2012年4月交付,二号舰Matrozos(S-122)在2013年2月交付,三号舰Katsonis则预定在2013年12月交付 (然而实际上这三舰到2015年第一季都还没服役);至于希腊在2010年3月宣布增购的两艘则预定分别于2017年8月与2018年8月交付。 然而,前述三艘由希腊建造的214型潜舰在2012年完工后,于Skaramangas的船厂停放两年之后,才终于在2014年3月交付希腊海军,不过还无法成军服役。 在2014年3月,首舰帊帊尼科里斯号才终于交付希腊海军;至此,希腊为这批潜舰已经花费至少30亿欧元,这是欧盟要求希腊删减财政开支额度的三倍(主要透过删减社会福利、公务人员薪资等)。在2014年10月6日,希腊第二艘214型(本土船厂建造的首艘)Pipinos(S-121)举行命名仪式,希腊总理等高官都有参与。

希腊在财政如此艰钜、政府面临破产的情况,仍继续执行昂贵潜舰计划,也引来希腊国内以及欧盟的挞伐。虽然财政压力沈重,希腊国防预算占GDP比例竟然是欧盟会员国第一,军火进口总额在全球排名第五,仅次于中国、印度、阿拉伯联合大公国和 韩国。希腊内部许多人士认为,希腊在财政日益困难之际,仍向德国、法国、美国进口大量昂贵军火,对于已经摇摇欲坠的希腊财政等于是最后的致命一击;此外,许多欧洲官员更指控,德国和法国以希腊购买武器,当做援助希腊的先决条件,而德国一方面贷款给希腊、一方面却迫使希腊继续吞下剩余三艘潜舰的订货,是标准的"两手策略",当然德国与法国政府都予以否认。除了214潜舰之外,法国在2000年代积极向希腊推销六艘FREMM飞弹巡防舰,原本寄望在2010年内签约;此外,也向美国采购了20架F-16。讽刺的是,德国人民对于希腊债台高筑、濒临倒债最为不满,因为德国负担了最多的希腊金援,德国总理梅克尔 (Angela Merkel)也多次不客气地要求希腊认真对待债务问题;然而,同一时间德国却继续出售潜舰给希腊。在2010年5月土耳其总理厄多冈(Recep Tayyip Erdogan)访问雅典期间,希腊副总理潘加洛斯(Theodore Pangalos)曾表示,希腊"被迫买我们不需要的武器",这些军火交易是"国家耻辱"。 在2010年4月,希腊一名海军将领Stelios Fenekos因为反对继续执行214潜舰案而辞职,他认为此项交易存在"政治动机";他表示,"在政府要求人民减薪时,如何告诉人民 ,国家还要买更多潜舰?"。在2012年4月,希腊船厂许多员工遭到裁员;在2014年中旬,消息传出希腊船厂愿意重新雇用这些工人,但薪水比原先减少35%。

对于这笔极负争议的军火交易,德国与希腊双方司法单位也陆续介入调查。德国调查单位首先将矛头指向德国一家参与希腊潜舰案的Ferrostaal公司,该公司原属于德国MAN集团(主要制造卡车与柴油机等)旗下,尔后多数股权被TKMS购得(而MAN集团的持股比例至此降到30%)。在2010年2月,德国慕尼黑的检察官表示,Ferrostaal公司最初为了在2000年初的决选中获胜,透过希腊一个名为海洋工业企业(Marine Industrial Enterprises)的公司对希腊政客行贿,金额达100万欧元;到了3月间,Ferrostaal公司的办公室遭到德国检调单位搜索,该公司包含总裁在内的数位执行长在5月被迫下台。在2010年5月起,希腊司法单位也开始调查过去10年间希腊购买的军火(总值160亿欧元)是否为必要,以及希腊官员与出口国政府、军火商是否有不法利益勾结。 在2013年,希腊前国防部长Akis Tsochadzopoulos因为先前在这批潜舰采购按时收取Ferrostaal公司800万欧元贿赂而入狱服刑,而Ferrostaal公司也同意支付希腊政府1400万欧元罚金。在2014年6月中旬,消息传出希腊对德国TKMS集团以及持有希腊船厂的MAR集团提出70亿美元的求偿。

 

韩国的214型

在韩国,靠着HDW较具优势的价格、工业互惠条件,以及韩国先前已经获HDW授权建造九艘209型TR-1400潜舰(KSS-I计划 ,又称张保皋级)等优势,214型潜舰于2000年11月初击败法/西合作的天蝎座型(Scropene)潜舰,夺得韩国KSS-II潜舰案的合约,而韩国也成为亚太地区最先引进AIP潜舰的国家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俄罗斯方面曾在1999年直接向韩国金大中总统推销三艘Kilo 877型潜舰,以抵偿俄罗斯积欠韩国的部分债务(为了抵债,俄罗斯在1995年的协议中已经提供了包括T-80U战车、BMP-3装步战车在内的武器给韩国);不过由于 韩国海军向来使用西方武器系统,引进俄制潜舰对于后勤维持或资料通连都会有极大的困扰,双方对技术转移的范围也有歧见,再加上Killo 877的整体性能(包括持续潜航能力、侦测、射控与通信等)均不如214型等西方最先进柴电潜舰,此提案遂在2001年10月遭韩国拒绝。在KSS-II案中, 韩国厂商将获得HDW技术转移 总成本1.27万亿韩元(约11.2亿美元),自行组装214型潜舰 ,总价约11亿美元,平均每艘造价3.67亿美元(约3500亿韩元)。最初中选的韩国厂商是先前负责组装张保皋级潜舰的大宇重工(Daewoo Heavy Industries),但该集团因财务危机而于1997年底解体,于是韩国又在2000年11月选择现代重工(Hyundai Heavy Industries,HHI)成为首批三艘KSS-II(S-072、073、075)的承包商,由现代重工蔚山厂建造。

与希腊版相较,韩国的214型不仅战斗系统与武装不同,排水量也有100ton左右的差异。武器方面, 韩国的214型潜舰配备德制SUT型鱼雷,2010年代起则 开始换装韩国研发中的K-731白鲛533mm鱼雷;白鲛鱼雷由韩国国防科学研究院(Agency for Defense DevelopmentADD)主导开发,研发作业始于1995年 ,投入300亿韩元的预算。白鲛鱼雷可能是根据先前韩国海军使用的德制SUT鱼雷改良而来,采用电力推进,全长6.4m,航速55节,导引方式为线导与终端主/被动声纳归向;白鲛鱼雷在2003年5月由 韩国海军209型潜舰李纯信号(SS-068)进行首次实弹试射,结果由于引信问题而未能成功引爆,第二次试射则在同年5月进行,成功击沈靶舰。而从第四艘本级舰开始,将配备 韩国新开发的天龙陆攻巡航飞弹(详见KDX-3一文)。 韩国首艘214型命名为孙元一号(SS-072),以纪念韩国立国后海军首任参谋长。孙元一号在2006年6月9日下水 ,得知希腊同型舰发生问题后,韩国海军赶忙在2006年详细检查孙元一号,防止类似缺陷在自家潜舰上重演 ;幸好孙元一号在2007年1月底的潜航测试时并未发生与希腊相同的问题,韩国海军这才松了一口气。孙元一号 试航的整体表现虽优于希腊的同型舰,但噪音仍超出合约规定的范围,而HDW并未如期解决;随后HDW与韩国海军签约,保证在孙元一号服役一年内解决噪音的问题,否则没收50亿韩元的保证金,而孙元一号则于2007年12月28日正式成军 。在2008年3月14日,韩国方面报导孙元一号排定于2008年4月回到船厂更换推进器的传动轴,以解决噪音问题。此外,韩国也曾花钱请澳洲顾问公司来研究孙元一级噪音过大的问题;欧洲国家出口的柴电潜舰基于欧洲海域(如地中海、波罗的海)的环境设计,到了水温、深度与开放程度截然不同的亚洲海域,经常发生静音性能不如预期的现象(澳洲先前从瑞典引进柯林斯级潜舰设计时也面临类似问题,故拥有相关经验)。

 韩国214型的二号舰郑地号(SS-073)在2007年6月13日下水,2009年成军,三号舰安重根号(SS-074)在2008年6月4日下水,在2009年12月1日服役。 安重根是韩国近代历史上著名的抗日人物,在1907年日本并吞朝鲜时曾参与朝鲜义勇军反抗行动,尔后在1909年10月26日在哈尔滨火车车站刺杀日本首任朝鲜总督伊藤博文, 随后便遭到逮捕,于1910年3月26日被日本在旅顺监狱内处决,日后被韩国尊为"义士";韩国海军将潜舰命名为安重根号,与首艘LPX两栖突击舰命名为独岛号般,向日本叫阵的意味十足。

在2011年5月中旬,韩国媒体报导由于固定舰体上层结构的螺丝经常发生松动与断裂,有影响航行安全之虞,导致三艘已经服役的孙元一级潜舰在稍早全部停航,进行必要检修工程。依照 韩国国会议员表示,首舰孙元一号在2006至2009年间六次航行之中,20余处固定上层甲板的螺丝先后发生松动;二号舰郑地号在2009至2010年间发生六次螺丝松动或折断情况;三号舰安重根号在2009至2010年期间发生三次螺丝问题,总共有两个螺丝松动,两个折断。依照 韩国海军的调查,螺丝问题的主因是负责生产螺丝的韩国厂商,其产品质量不符合德国HDW原厂的咬合强度要求;尔后韩国海军与现代重工依照HDW公司的规格,更换所有固定甲板的螺丝,但情况依旧发生;于是接下来HDW公司的技术人员亲自抵达 韩国,从2010年6月至2011年3月期间,在韩国214型舰内再加装一层钢板来强化结构,并以支撑螺拴加以固定。依照韩国海军说法,由于每次出问题时都会对螺丝进行检修,所以作战时不会受到影响;然而,由于潜舰在海面下数百公尺潜航时,舰体结构承受巨大压力,因此重要部位的固定螺丝如果在此时松动失效, 将酿成严重事故。 然而根据2012年11月初的消息,孙元一号在2011年4月又发生严重的推进电机故障,而且原因没有查明,使得该舰被迫停役并进行为期20个月的大规模检修。

 在2006年12月,韩国海军宣布追加购买六艘214型(每艘价格约5000亿韩元,约合5.35亿美元),预计在2012~2020年成军,使KSS-II总数达到九艘。在2008年,由于国际各原物料、油价大涨 、经济衰退等不利因素,韩国国防部门一度是否删减KSS-II的采购量,并研究韩国海军究竟需要6艘或9艘214型潜舰 ;不过在2008年12月,韩国国防采购管理局(DAPA)正式与HDW船厂和国际海上武力(Marine Force International,MFI)公司签约,购买后续六艘214型潜舰;第二批214分别由大宇造船/船舶工程(Daewoo Shipbuilding and Marine Engineering,DSME)、现代重工与STX Offshore & Shipbuilding 建造,相关的签约发包于2009年夏季完成。 第二批214的基本设计仍与前三艘相同,并参考前三艘的测试结果进行相关改进。然而,当时韩国内部也批评第二批一口气建造六艘的合约架构并不合理,是一种预算浪费;此时HDW仍与其他多个国家洽商销售214型,因此未来理当有降价空间。 相较于第一批孙元一级,第二批六艘孙元一级换装改良后的ISUS 90-61潜舰作战系统(能同时处理300个目标),并增加韩国国产天龙对地巡航飞弹的使用能力(由舰首鱼雷管发射 ),而PEM燃料电池也使用更新的产品。

第二批孙元一级首舰金佐镇号(SS075)于2013年8月13日在大宇海洋玉浦厂下水的画面,

由韩国总统朴槿惠(右)亲自主持剪彩。

第二批孙元一级的首舰金佐镇号(SS-075)在2013年8月13日于大宇海洋玉浦厂下水;金佐镇是20世纪初朝鲜抗日独立运动领袖之一,曾在1920年10月20日指挥朝鲜独立军于中国东北吉林省龙县青山里大破日军,歼敌3300余人,被称为"青山里大捷",是朝鲜独立运动史上最大的单一战役胜利,在1929年遇刺前曾担任朝鲜独立运动组织如大韩独立军团副总裁、新民府总司令、韩族总联合会主席等。

 

挂名209PN的葡萄牙214型

葡萄牙方面,为了取代该国海军两艘在1960年代末期服役的老旧青花鱼级(Albacora clss,法制海豚级)柴电潜舰,葡萄牙海军遂在1990年代末期展开"2000年葡萄牙柴电潜舰"(SS PO 2000)计划,打算建造2至3艘新一代柴电攻击潜舰,并特别要求具备发射反舰飞弹的能力并配备绝气推进系统(AIP)。根据SS PO 2000的需求定义,葡萄牙新潜舰的最大潜深约需达375m,最大潜航速度21节,未使用AIP时持续潜航能力需达450海里,使用AIP则需达到1400海里,编制约32名船员(旧有的青花鱼级编制53人)。

SS PO 2000案吸引德国与法国/西班牙等厂商前来竞争,HDW最初以209型TR-1400潜舰搭配燃料电池AIP来角逐,然而相对于最主要对手──法国/西班牙全新设计的天蝎座型潜舰,已有二十年之久的TR-1400设计未免逊色不少,实在没什么卖相。于是,HDW随即阵前换将,派出最新推出的214型潜舰上阵;然而由于HDW在投标时系以TR-1400规格报名,如果迳自更换设计,难免有违规触法之嫌。于是,HDW厂想出一个妙招,即以"209型葡萄牙海军型(209PN)的名目,对外宣称此为209型为葡萄牙海军而设计的全新衍生型,实则换上了不折不扣的214型。原本葡萄牙海军认为德国的燃料电池是比法国MESMA更理想的AIP系统,然而由于TR-1400较老旧的设计而使葡萄牙海军三思;等到HDW换上名为209PN的214型潜舰,葡萄牙海军自然不再有悬念, 旋即确认209PN获胜。当然,心有不甘的法国人随即对这种挂羊头卖狗肉的"作弊手段"展开诉讼,不过这丝毫不影响葡萄牙海军的决定。

在2004年4月22日,葡萄牙海军与德国潜舰联盟(German Submarine Consortium,GSC,包括HDW、B +V、IKL、TNSW等厂)签约,正式采购两艘209 PN型潜舰,并保留采购第三艘的优先选择权,建造工作由HDW、北海造船厂(Nordseewerke GmbH, Emden,NSWE,前TNSW)与佛尔塔斯(Ferrostaal AG, Essen)负责,葡萄牙在此案中也获得相当的工业互惠 ;在2005年下半,HDW与葡萄牙EID公司签约,由EID负责开发此型潜舰所需的整合式通信系统(ICS)。葡萄牙这笔交易总值约7.7亿欧元(签约时约合10亿美元),尔后由于延误而稍有涨价。

209PN全长67.9m,宽6.3m,高13m,浮航吃水量6.6m,浮航排水量1700吨,潜航排水量2020吨,配备BZM-120燃料电池AIP系统,配套武装包括法/义合作开发的黑鲨重型线导鱼雷以及美制UGM-84鱼叉反舰飞弹;首舰在2008年7月15日于基尔的HDW厂房下水,命名为三叉戟号(NRP Tridente S-167),于2010年6月17日交付葡萄牙海军,同年8月2日返抵葡萄牙军港,至于二号舰Arpão(S-168)则于2009年5月26日下水,2010年 底交付。不过,德国GSC集团为了赢得葡萄牙潜舰案而涉嫌行贿,因此在2010年遭到德国和葡萄牙双方的调查;葡萄牙方面主要调查相关的 七家葡萄牙国营公司和三家德国厂商,这些公司涉嫌在交易案的相关帐单中作假。

土耳其的214型

在2000年代,土耳其海军开始规划购买新型柴电潜舰,取代阵中六艘日益老旧的Atilay级柴电潜舰(209 TR-1200型)。在2008年7月下旬,土耳其从三组候选团队──HDW及其夥伴英国海上力量公司(Marine Force International,MFI)的214型潜舰、法国DCNI/西班牙纳凡提亚的天蝎座潜舰与西班牙纳凡提亚的S-80之中挑选了214型,作为土耳其下一代潜舰计划的优先考虑选项;随后双方洽谈顺利,土耳其在2009年7月2日与HDW厂、MFI签署六艘214型所需的物料包(material packages)的合约。 土耳其这六艘214型潜舰称为214TN(Turkish Navy),HDW将提供优渥的工业互惠条件给土耳其,六艘214型潜舰均将转移技术在土耳其伊斯坦堡附近的Goluck海军造船厂(Goluck Naval Shipyards,GNSY)进行舰体组装工作,合约总值初估约35亿美元;过去Goluck厂曾在HDW授权下组装过四艘TR-1200与八艘TR-1400潜舰供土耳其海军使用。 为了筹措这项潜舰交易所需的钜资,土耳其财政部在2011年1月中旬与德国银行达成协议,由德国银行贷款21.87亿欧元(约29.21亿美元)给土耳其。 在2011年7月1日,土耳其支付德国厂商20亿欧元预付款,合约正式生效。

土耳其本土厂商参与的工作量将占Type-214TN合约总额的80%,包括舰体的最后组装 。这批潜舰的侦测、通信、战斗管理与武器系统的开发整合工作,也由土耳其厂商负责(可能会在美国厂商协助下进行);而潜舰的基本架构、轮机推进装备与AIP燃料电池等,则由德国原厂提供,战斗系统也以德国Atlas公司的ISUS90-72整合作战射控系统为基础。 在2010年4月底,负责214潜舰案软体整合的土耳其厂商MilSoft与TKMS船舶系统分部签署价值2300万美元的合约,提供土耳其七套整合式资料链系统(含Link-11/22),其中一套用于陆地测试,另外六套将安装在六艘潜舰上。土耳其首艘Type-214TN在2011年展开制造工作,预计可在2013至2015年成军。

这六艘新型柴电潜舰是土耳其在2000年代中期提出的十年海军发展计划的重心之一,另一主要项目是"土耳其国家舰"(Milgem),包括八艘岛级巡逻舰(Ada class) 与四艘F-100巡防舰。

在2014年11月上旬,土耳其媒体披露,土耳其这项潜舰案面临严重的落后。土耳其官员此时拒绝透露造成延误的原因,只表示土耳其、德国双方正尽力让计划重回正轨。稍早在同年8月,德国媒体披露德国情报单位的文件,显示德国从2009年开始对土耳其方面进行大量窃听等情搜,导致土耳其与德国关系紧张,土耳其还召唤德国大使前往土耳其说明,而且德国政府从未正面否认对土耳其进行窃听;因此,有人怀疑土耳其方面打算以取消合约作为报复手段。对于这种推测,德国与土耳其双方都予以否认。

其他

此外,印度的Project 75潜舰计划打算自法国引进天蝎座型(Scorpene)柴电潜舰,但双方始终存在歧见,导致合约长期以来一直谈不拢,尤其是首批六艘天蝎座型是没有AIP的CM-2000型(另一种AM-2000则配备DCN开发的MESMA无氧动力模组),让印度海军十分不满;结果在2005年中,有消息指出印度向HDW洽商引进214型潜舰,并转移技术在印度马札刚造船有限公司(Mazagon Docks Limits,MDL)建造。除了拥有燃料电池AIP之外,214型另一大优势是印度在1980年代引进HDW的TR-1500潜舰时,已经在MDL厂建立了组装能量,未来如要装配同由HDW设计的214型,便能利用这些既有设备来发展出建造能量,而不若授权生产 天蝎座般需另起炉灶。不过或许是由于印度抬出德商逼宫,法方急忙使出浑身解数强力游说并端出其他附带条件,双方还是在10月6日正式签约。 虽然印度首先购买六艘天蝎座,然而印度还有另外18艘左右的新柴电潜舰的需求,打算重新招标,引进拥有AIP绝气推进系统的国外设计。在2008年10月,针对下一阶段柴电潜舰需求,印度向国际间几个主要柴电潜舰大厂发出需求征询书(Request for Infornation,RFI) ,对象包括法国专门负责军火出口的Armaris、德国HDW以及俄罗斯Rosoboronexport等;因此,214型仍然是印度新一代柴电潜舰考量的重要对象之一。

在印度的死对头──巴基斯坦方面,在2005年底印度敲定向法国采购六艘天蝎座型潜舰后,巴基斯坦也积极恰购新型潜舰来抗衡。在2006年,有消息传出法国军工产业有意推销改良自天蝎座型的马林鱼型(Merlin)潜舰给巴基斯坦,不过之后就没有下文了,这可能是因为法国才在2005年10月正式与印度敲定出售六艘天蝎座型潜舰,使法方不敢立刻明目张胆地向巴基斯坦销售同系列潜舰。从2007年起,巴基斯坦便与德国展开协商,希望购买三艘214型潜舰。 在2008年4月,巴基斯坦海军代表团前往德国洽商合约细节。 在2008年11月,国外媒体盛传巴基斯坦即将针对此一军购与德国签约,总值预估为10亿美元,巴基斯坦方面并宣称将由德国授权巴基斯坦的国营卡拉奇造船厂建造。消息发布时,德国HDW表示双方已经敲定绝大部分的合约内容,并且在双方正式签约后64个月内交付第一艘潜舰给巴基斯坦海军,接下来的两艘则以每12个月的速度交舰。然而, 德国与巴基斯坦的潜舰交易再度引发印度的不满;尤其是2008年11月印度孟买遭到严重恐怖攻击之后,印度认定巴基斯坦的恐怖组织涉嫌重大,导致印巴之间急速紧张,相关的情势为214型潜舰军售案带来变数。随后,巴基斯坦向德国购买潜舰就没有下文,这可能与德国政府向来不愿对敏感地区输出军火。在2010年3月,又有消息传出巴基斯坦 打算放弃向德国购买潜舰,转而向法国与中国洽商;在2010年在4月27日,巴基斯坦政府派遣一个高阶代表团前往法国,针对购买三艘马林鱼型潜舰进行协商。

从1980年代便屡次申购209型潜舰却不得其门而入的 台湾,也把214型列为心仪的梦幻选择。HDW曾表示他们非常希望为台湾承造潜舰,但始终卡在德国不敢得罪中国以及严格的军火销售管制。2002年3月,美国民间的OEP投资公司(One Equity Partner)买下HDW造船厂75%的股份(注),此举应与美国允诺台湾的八艘柴电潜舰有密切关连,打算迂回取得德国潜舰设计并替台湾建造(与HDW为希腊承造214型潜舰采相同模式);不过即便取得HDW的经营权,最终输出许可仍掌握在德国政府手中,因此这条路照样行不通,尔后OEP还是将手中大部分的HDW股份释回德国国防工业。

 

新加坡:218SG潜舰

IMDEX 2015展出的Type 218SG潜舰模型的正面,有八门鱼雷发射管。

在1995年,新加坡海军向瑞典购买四艘中古的A12挑战者级(Challenger class)柴电攻击潜舰,随后创立了潜舰部队。开始操作挑战者级之后,新加坡继续寻求新造传统动力攻击潜舰 ,候选者包括德国212/214型、法国/西班牙的天蝎座型,以及瑞典与丹麦合作研发的维京型等等。在2013年11月29日,新加坡海军与德国ThyssenKrupp Marine Systems签约,购买两艘配备PEM燃料电池绝气推进系统的Type 218SG潜舰来取代挑战者级,预定2020年起交付,两舰价值据说约10亿欧元(13.6亿美元)。Type 218SG击败的对手包括DCNS的方案,后者打算以18亿美元供应新家坡三艘AIP潜舰。值得一提的是,属于ThyssenKrupp 集团的瑞典Kockums厂原本也打算参与投标,但是被母集团ThyssenKrupp总裁否决,而瑞典对于ThyssenKrupp集团蓄意打压Kockums厂相当不满,终于在2014年2月取消原本与Kockums厂签署的两艘A26潜舰的研制合约,随后在2014年6月底,瑞典终于与德国达成协议,由瑞典SAAB出面将原Kockums厂从HDW手中买回。

218SG潜舰发展自214型,舰体长度比214型增加6m,全长约70m,舷宽约6.3m,浮航排水量约2000吨级,舰首配备八门533mm鱼雷管。218SG构型的最大特点是采用X型尾舵,成为外型上与214型最大的区别。

 

结语

作为过去西方最畅销209型柴电潜舰的继承者,214型也是近年各国考量的热门选择,舰上的燃料电池AIP系统堪称最大的卖点;然而,同时期法国与西班牙合作的天蝎座型柴电潜舰来势汹汹,与214型形成分庭抗礼之势, 两者大致平分了1990到2000年代以来西方柴电潜舰的销售成绩,使214型无法复制过去209系列几乎垄断市场的压倒性表现。更严重的是,214型在希腊与韩国陆续发生 相当严重的质量问题,尤其是在希腊案的一连串纠纷, 对于昔日HDW潜舰累积的口碑无疑是一大打击,多少也将影响到未来214型在市场上与天蝎座型的竞争。

注:

长年以来,德国政府都致力于促使泰森北海(TNSW)与HDW两大具备潜舰生产能力的厂商进行整合,但由于种种因素没有成功。在1999年,HDW购并瑞典潜舰/军舰生产厂商Kockums,此时HDW由德国BabcockBorsig和Preussag公司(原HDW的控股公司,后改为TUI)持有50%股份,瑞典Celsius集团(原Kockums的控股公司)持股25%,其余25%股份则由小额持股者所拥有。由于BabcockBorsig公司营运状况不佳,在2002年初将手中HDW的股份(占25%)卖给美国芝加哥的One EquityPartners(OPE)投资公司,稍后BabcockBorsig便告破产。在同一时间,OPE有计划地收购HDW的股权,除了BabcockBorsig之外,也向TUI取得HDW的50%控股权;尔后OPE又从接管已破产的Babcock Borsig的公司手中,购得HDW另外25%的股权,至此OPE已经掌握HDW百分之百的股权。OPE大动作收购HDW之后,又表示将与美国诺格集团以及通用等武器大厂合作,遂被联想成美国准备利用HDW厂为台湾生产潜舰;事实上,OPE购并HDW的行动,背后应该也是出于诺格等集团的主使。

德国潜舰设计、制造的第一大厂HDW被美国掌握,引发德国政府的不安;基于国家安全的考量,德国政府出面整合造船界,一方面购回HDW的股权,并趁机重新整并德国造舰工业。经过折冲之后,OPE公司在2003年9月同意此一方案,与德国泰森.克鲁伯集团(ThyssenKrupp Crop. )的造船业务整合,成立泰森.克鲁伯海洋系统(Thyssen Krupp Marine Systems,TKMS)。TKMS整合了HDW船厂(包括位于基尔的HDW总厂、位于伦茨堡的HDW NO-biskrug修船厂、位于瑞典的Kockums以及位于希腊的希腊造船厂)、TNSW与B+V等德国主要军舰厂商;泰森.克鲁伯集团持有TKMS公司75%的股份,而美国OEP投资公司则保有其余25%。在2004年12月,欧盟批准了前述的整并案。德国军舰/潜舰厂商完成整并后,将有助于保持德国在国际造船/造舰业的竞争力,并巩固德国舰艇/潜舰的市场地位,同时防止外资收购,导致德国军舰技术与产能的丧失。

2008年底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对德国造船业造成重创,TKMS集团蒙受严重亏损。为此,TKMS集团只好在2009年展开一连串重整与重组动作。TKMS旗下位于恩登的北海(Nordseewerke)船厂在2009年下水该厂最后一艘货柜船Frisia Cottbus号,随后便结束了该厂106年以来的造船事业。随后,TKMS集团北海造船厂出售给生产发电机设备的沙夫集团(SIAG Schaaf  Industrie AG),购并协议于2010年1月正式生效。沙夫特集团投资4000万欧元将船厂设施转型为风力发电设备技术中心,原来1200名造船工人中有720人可留在工作岗位。

在2009年10月下旬,TKMS集团宣布将旗下B+V造船厂、B+V修理厂与B+V工业公司的80%股份,出售给阿拉伯联合大公国阿不达比的MAR集团。在此波关于B+V厂的经营权改组中,TKMS集团 与MAR集团建立新的合资企业,双方各拥有50%股份,主要业务包含各型水面舰艇的建造工作 。TKMS方面认为与MAR集团的合作有助于船厂未来的发展,为船厂赢得更多的新客户,并长期提供汉堡地区足够的就业机会。除了B+V船厂之外,HDW旗下所属的希腊船厂的75%股份也出售给MAR。

在2010年,TKMS集团继续进行重整,把位于恩登的海军水面舰艇工程中心与位于汉堡的类似设施合并成单一公司(在两厂一同运作),将位于恩登的潜舰工程部改为基尔HDW造船厂的一个分部;而恩登的Emder Werft und Dockbetriebe厂则继续留在TKMS集团旗下并进行舰艇维修工作。

在2014年2月,由于瑞典基于不同意本国柴电潜舰经由德国TKMS集团研发(因为原瑞典Kockums船厂已经属于TKMS),终止A26潜舰的合约,TKMS随后开始商谈将原Kockums船厂的设施转卖给SAAB,并在2014年6月29日达成协议,将原Kockums厂设施以340亿瑞典克朗的价格(约5100万美元)卖给SAAB(过程详见瑞典A26潜舰一文)。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