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1日星期五

054A级护卫舰

由黄浦造船厂承造的054A首舰徐州号(F-530)。相较于054,054A最大的改良就是换装垂直发射防空导弹

,而舰上的搜索、射控雷达也不相同。

054A的五号舰运城号(571),是第二批054A的首舰,注意其舰首挡浪板改成向内收缩。

(上与下二张)运城号在2015年1月中旬编入第十八批索马利亚护航编队,回程路上访问英国朴次茅兹港时的照片。

(上与下)属于第二批054A的烟台号(538)。

第二批054A运城号(571)发射HQ-16防空导弹的画面。

054A的潍坊号(550),部署于北海舰队。

一张摄于2012年5月的照片,三艘已经下水的054A同时在黄埔造船厂舣装。从2009年以后,054A以相当快的速率建造。

(上与下)054A的柳州号(573)在2013年下旬访问南美期间与巴西海军联合操演时的画面。

(上与下二张)中国海军编队在2013年下旬访问南美期间与巴西海军联合操演时的画面。

画面中包括中国海军编队的054A导弹护卫舰柳洲号(573)、052C导弹驱逐舰兰州号(170)以及

巴西海军尼泰罗伊级(Niteroi class)巡防舰Constitucao(F42)

054A的柳州号(573)与052C导弹驱逐舰兰州号(170)并排航行。

一个中国海军驱逐舰/护卫舰编队,两侧为054A(近处为衡阳号,568),中间为一艘052C导弹驱逐舰。

054A的盐城号(546,左)与俄罗斯基洛夫级(Kirov class)飞弹巡洋舰彼得大帝号(Pyotr Velikiy,099)并排航行。

摄于2014年1月联合国销毁叙利亚化武的国际行动中,当时这两艘舰艇都被派遣参与护航工作。

正进行索马利亚护航任务的054A护卫舰常州号(549,前)与黄山号(570,后)。 摄于中国派遣的第12批与第13批

护航编队的交接。其中,黄山号是第一批四艘─54A之一,其舰首挡浪板没有后续舰的折线造型。

一张摄于2013年8月中旬的照片,上海沪东厂 舣装中的两艘054A在舰尾增加一个大型开口,这是下水以后才补进行

的工程,加装新开发的主/被动拖曳阵列声纳。中国在同时期下水的其他054A都在舰尾补装此种声纳。

2013年9月30日在上海沪东厂下水的第十八艘054A,下水时舰尾就已经有主/被动拖曳阵列声纳的开口。

稍早下水的几艘054A则在下水之后进行这项工程。

(上与下)准备参加2014年环太平洋军事演习(RIMPAC 2014)的054A导弹护卫舰岳阳号(575),在拖船协助下进入

珍珠港的船席。这是中国海军第一次派舰参与环太平洋军事演习。

(上与下)在2014年12月初启航的中国第19批亚丁湾护航编队,此为054A临沂舰(547)

临沂舰的桅杆特写。

正面看054A潍坊舰(550),该舰也是中国第19批亚丁湾护航编队一员。

2014年12月11日,美国海军史特拉特号(USS Sterett DDG-104)飞弹驱逐舰(前)与中国海军护航编队的

运城号(571)导弹护卫舰与巢湖号(890)补给舰在亚丁湾海域进行反海盗联合演练。

(上与下)054A舰首在风浪中穿入海面的瞬间。

2014年9月26日东海舰队在南海海域操演时,054A首舰徐州舰(530)的人员进行鱼雷实弹射击准备。

(上与下三张)2014年9月26日东海舰队在南海海域操演时,054A首舰徐州舰(530)进行Ka-28反潜直升机降落作业

(上与下)2014年9月26日东海舰队在南海海域操演时,054A首舰徐州舰(530)指挥控制室一景。

 

 

 

──by captain Picard

舰名/使用国江凯-II级护卫舰/中国(Jiangkai-II class,Type-054A)
建造国/建造厂中国/

F-529、568、569、549、546:上海沪东中华造船厂

F-530、570、571、548、538:广州黄浦造船厂

尺寸(公尺)全长134 水线长125 舷宽16 水线宽14 吃水4~5
排水量(ton)

标准3600

满载4000以上

动力系统/轴马力

CODAD

S.E.M.T.Pielstick 16PA6STC柴油机*4/27000(陕西柴油机厂生产)

双轴CPP

航速(节)

27

续航力(海里)

4000/18节

乘员

180

侦测/电子战系统

382型3D E频对空搜索雷达*1

364型 X频2D对空/对海搜索雷达*1

754型 I频导航/直升机管制雷达*2

922-1型电子支援系统

751型电子反制系统

卫星通讯天线

656型敌我识别器

726-4A 24联装干扰弹发射器*2

声纳

183型水声系统,包含:

307型中频舰首主/被动声纳*1

H/SJG-206拖曳阵列声纳*1

311型主/被动拖曳阵列声纳*1(576起)

066型水下通信声纳*1

723型本舰声纳环境监测设备*1

 

562型水声对抗系统包含231型鱼雷探测用拖曳阵列声纳、576型拖曳式鱼雷诱饵)

射控/作战系统ZKJ-5作战指挥系统

MR-90照明雷达*4

366型反舰 导弹/舰炮射控雷达 系统*1

H/LJP-349A舰炮射控雷达*1

GDG-775光电射控仪*1

舰载武装

六联装WHH003A型反潜火箭发射器*2

PJ-26单管76mm快炮*1

H/AJK-16八联装垂直发射短程防空导弹系统*4(备弹量32枚,装填HHQ-16防空导弹与鱼-8火箭助飞鱼雷)

H/PJ-12(730型)30mm近迫武器系统*2(1~16号舰)

H/PJ-14(1130型)30mm近迫武器系统*2(17号舰起)

四联装鹰击-83反舰导弹发射器*2

三联装VJQ-004A324mm鱼雷发射器*2(使用鱼-7A/B/C鱼雷)

舰载机

Ka-28C反潜直升机*1

姊妹舰

054A:目前至少22艘

舰名建造厂下水时间服役时间备注
F-530 徐州广州黄埔厂2006/9/302008/1/27东海舰队
F-529 舟山沪东中华2006/12/212008/1/3东海舰队
F-570 黄山广州黄埔厂2007/3/182008/5/13南海舰队
F-568 衡阳 ex-巢湖沪东中华2007/5/232008/6/30南海舰队
F-571 运城广州黄埔厂2009/2/82010/1/27南海舰队
F-569 玉林沪东中华2009/4/282010/2/1南海舰队
F-548 益阳广州黄埔厂2009/11/17  2010/10/26东海舰队
F-549 常州沪东中华2010/5/212011/5/30东海舰队
F-538 烟台广州黄埔厂2010/8/242011/6北海舰队

F-546 盐城

沪东中华2011/4/272012/6/5北海舰队
F-572 衡水广州黄埔厂2011/5/212012/7/9南海舰队
F-573 柳州沪东中华2011/12/102012/12/26南海舰队
F-547 临沂广州黄埔厂2011/12/142012/11/22北海舰队
F-550 潍坊沪东中华2012/7/92013/6/22北海舰队
F-575 岳阳广州黄埔厂2012/5/92013/5/3南海舰队
F-574 三亚沪东中华2012/11/302013/12/13南海舰队
F-577 黄岗沪东中华2013/4/282015/1/16东海舰队
F-576 大庆广州黄埔厂2013/9/28(实际上2013/10/8)2015/1/16北海舰队
F-578 杨州沪东中华2013/9/30
F-579 邯郸广州黄埔厂2014/7/26
沪东中华厂2015/1/22
 广州黄埔厂2015/3/20  

前言

在2003年, 中国广州黄埔造船厂与上海沪东造船厂各推出了一艘054型江凯-I级 护卫舰 (另有专文介绍),虽然其简洁的构型被外界誉为"中华拉法叶",但舰上仍配备以往的八联装HHQ-7防空导弹发射器 ,装备似乎有些落伍。随后网路上出现一种改良后的054实体模型照片,在设计与装备方面进行了诸多重大改良,大幅强化其防空战力,包括舰首改装垂直发射系统,防空雷达换成俄式顶板(Top-Plate),并换上 中国在2000年代开始实用化的730近迫防卫系统来取代AK-630机炮;因此,当时便推测前两艘054只是一种过渡型舰,后续建造的将是如模型一般的新构型。沈寂数年后,2006年在网路上终于出现了一艘正在建造的新版054护卫舰 照片,除了主炮型号之外几乎与模型完全相同(模型上似乎仍沿用旧有的100mm快炮,但实舰则换成76mm快炮),而这种改良型054便被赋予054A的代号,西方称之为"江凯-II级"(Jiangkai-II class)。显然地,一开始054的设计工作与HHQ-16防空导弹系统的发展为成套展开,只由于HHQ-16的发展时程跟不上 舰体载台,为了避免对 中国海军造舰/建军造成太大的空档,才先造了两艘装备现有HHQ-7防空 导弹的054来垫档,以提前验证舰体设计 ,作为后续舰设计改进的依据。

最早显示054A存在的,就是此照片中的模型,主要特征几乎都与日后054A实舰相同。

依照汉和信息的报导,俄罗斯北方工业设计局曾协助054A舰上作战系统的先期开发工作(主要应该是防空作战系统),北方工业设计局将此案称为978号工程(Tema 978)。由于054A在设计上与主战装备的变更,加上等待HQ-16的最终国家验收以及S.E.M.T.Pielstick柴油主机 国产化进度落后等因素,其推出遂稍有延后 。 不同于052B/C与051C等 导弹驱逐舰,每型只建造两艘,054A由两个船厂以流水线方式持续建造,成为中国新一代水面舰艇的骨干兵力,显示其设计已 相当于成熟。每艘054A的总合约价格约18亿人民币(不含弹药)。

值得一提的是,在建造054A的同时,中国海军也曾考虑建造一种成本比054A更低的护航舰艇,藉由压低成本来建造更多的数量;其中,相关设计单位曾提出一种3000吨级的护卫舰,武装规格较低,而中国海军自己考虑的则是054A的简化降级版,舰体载台与推进系统不变,主要透过删减武器与简化电子系统来降低成本。然而这种低成本护卫舰的方案遭到上级否决,命令中国海军大量建造054A作为骨干兵力。

建造

与先前的江凯-I级相同,广州黄浦与上海沪东造船厂(437号厂)继续以轮流交替的模式建造054A,舷号也是交错的。由于527、528这两个舷号已经分别被沪东、黄浦两厂在2004年下水的两艘江卫II级(053H3) 护卫舰占用,因此054A的舷号由529起跳。接续 江凯-I级的顺序,沪东厂负责建造054A的第一( 舷号529)、第三号舰(舷号568),黄浦厂则建造第二(舷号530)、第四艘(舷号570),后续也以此类推。

由黄浦厂承造的首艘054A(530),正移出厂房拖至移动式干坞中,准备沈降入水。

由上海沪东厂建造的首艘054A(529)下水后的画面。

进度方面,黄浦厂承造的054A首舰 (530)是最早开工的同级舰,2003年左右开工,2006年九月30日 率先下水,并于10月30日正式命名为徐州号;而由沪东建造的054A二号舰(529)的开工在黄浦首舰之后,于2006年12月21日下水(当天还有沪东建造的071型 综合登陆舰 一号舰在同一个干坞一起下水),尔后命名为舟山号(原东海舰队有一艘名为舟山舰的江湖III级护卫舰,舷号537,在2006年12月30日改名为沧州号)。由于这两个船厂都以干坞注水的方式让船只下水,没有传统船台下水时冲击力的顾虑,因此054A下水时的完成度都相当高,各项武器、电子天线都已经安装完毕。 舟山号于2008年1月3日率先举行命名仪式成军,徐州号则在2008年1月27日服役,两舰都配署于东海舰队。值得一提的是,当首艘054A在2003年开工时,舰上许多主要作战装备都还没有定型,例如海红旗-16防空飞弹系统还没有进行陆上封闭测试,382型三座标对空搜索雷达(Top Plate的中国版)在2004年才完成定型,鱼-8火箭助飞鱼雷则在2006年定型。

在2007年3月18日,黄浦厂的第二艘054A下水 ,舷号为570,在2007年10月左右正式命名为黄山号,随后在2008年5月13日进入南海舰队服役;而沪东厂造的第二艘054A则在同年5月23日下水,2008年6月30日命名为巢湖号并加入南海舰队服役 (2011年7月22日巢湖市由地级市降为县级市而丧失为导弹护卫舰命名的资格,原管辖区域被分别并入合肥、芜湖、马鞍山三市,巢湖号也在2012年2月28日改名为衡阳号 ;而巢湖这个舰名日后被第二批福池级补给舰的二号舰继承,舷号890),至此第一批四艘054A全数成军 。

在2008年9月中旬,网路上又出现一艘正在黄浦造船厂建造中的054A,由于这艘054A与前四艘之间的间隔较长,因此 在建造合约上应该属于不同的一批。这艘054A五号舰在2008年8月被命名为运城号,在2009年2月8日夜间下水,舷号为571,在2010年1月27日 在南海舰队成军;从运城号开始,后续054A的舰首折线设计就不同于前四艘。在2009年初,由沪东造船厂承造的054A六号舰获得确认;原本六号舰的建造进度应不落后于黄浦的五号舰,然而沪东厂在2007年5月30日发生龙门起重机倒塌意外,导致六号舰工程受到延误 ,直到2009年4月28日才下水,舷号569,命名为玉林号 ,2001年2月1日正式加入南海舰队成军。运城与玉林两舰在下水后不到一年内成军,可能是为了因应索马利亚护航任务常态化,中国海军对新一代远洋型护卫舰需求孔急之故。在2009年8月初,第七艘054A在黄浦厂获得确认,该舰于2009年11月17日下水 ,命名为益阳(548),在2010年10月26日进入东海舰队服役。在2010年1月,在沪东建造的054A 八号舰获得确认 ,该舰在2010年5月21日下水,命名为常州(549),2011年5月30日进入东海舰队服役。在2010年8月24日,在黄浦厂建造的第九艘054A下水,该舰 命名为烟台号,是第一艘拨交北海舰队的054A,舷号为538,在2011年6月成军。 在2011年2月,由沪东厂建造的10号舰获得确认,该舰在2011年4月27日下水,命名为盐城号,舷号546,在2012年6月5日进入北海舰队服役。在2011年4月中旬,由黄埔厂建造的第11艘054A获得确认 ,该舰在2011年5月21日下水,命名为衡水号,舷号为572,在2012年7月9日进入南海舰队服役。在2011年2月底,在沪东厂建造的第12艘054A获得确认,该舰在2011年12月10日下水 ,命名为柳州号,舷号为573,2012年12月26日交付南海舰队。在2011年8月,在黄埔建造的054A第13号舰获得确认 ,该舰在2011年12月14日下水,命名为临沂号,舷号547,2012年11月22日交付北海舰队。在2012年1月初,在黄埔建造的054A第15号舰获得确认 ,并在同年5月8日下水,舷号575。在2012年5月初,在沪东厂建造的第14艘054A获得确认,该舰的建造进度落后于黄埔的15号舰,在2012年7月9日下水 ,命名为潍坊,舷号550,2013年6月22日服役 。在2012年以后,沪东、黄浦两厂开始成批建造056轻型护卫舰,054A的建造速率随之放缓。至于054A预定的建造总数为何,目前还不得而知。

在2013年,一艘054A进行了实船水下爆震抗冲击试验任务,这可能是中国海军第一次在水面作战舰艇上进行这种测试。

一个中国海军编队,前三艘都是054A导弹护卫舰,殿后为一艘现代级导弹驱逐舰。

技术剖析

由于054A的基本设计、推进系统、机电等大致上仍与054相同,所以本文便不再予以赘述,仅就054A的改进部分进行介绍 。相较于054,054A增加了不少新装备,在精心配置之下(包括以较轻的76mm快炮取代100mm快炮),满载排水量只比054增加数十吨,达4100吨左右 ,最大航速不小于27节,巡航速率约18节,自持力不小于15昼夜,最大抗风能力约12级。054A的推进系统的总线控制系统有三种运作模式,其中包含静音模式,能将自身噪音降至最低,减少对自身声纳的干扰。舰体更改方面,054A的水线宽度维持与054相同;054的侧面折角线系从舰首开始直到舰尾,因此从舰首、上层结构到直升机甲板上部都是内收,而第一批四艘054A的折角线则于以提高,因此整个船舷从舰首到舰尾都是外飘,直到船艛部位才开始向内收缩,如此可能会部分地增加雷达截面积 以及增加上部重量,但也加大了舰首与舰尾的可用甲板面积 (故其最大舷宽增为16公尺),尤其是直升机甲板面积因而增宽,对于直升机起降较为有利 。从第五艘054A运城号(571)开始,舰首挡浪板部位改为折线向内收缩,似乎是为了降低雷达截面积,不过整体折线位置仍与前四艘054A相同。

1.热垂直发射系统

054A舰首32管垂直发射器特写,基本构型与欧美现代化VLS完全相同。注意发射管之间

的燃气排气道板盖,清楚显示此发射器为热发射型。

一艘054A垂直发射器导弹盖口与排焰道全部打开。此时只有前16管装填导弹。

一艘054A装填HQ-16防空导弹的照片,导弹预置于一个密封的方形发射箱内。

在防空方面,054A最大的改良,就是以新的垂直发射防空导弹系统 取代原本054使用的海红-7型。054A的垂直发射防空导弹是中国在2000年代开发的红旗-16(HQ-16),解放军正式编号为H/AJK-16。 为了配合垂直发射器的安装,054A将054型原本船艛前方一块高起的平台(即安装HHQ-7发射器的位置)取消,以扩大B炮位的甲板面积。054A的 垂直发射系统(VLS)一改以往俄系的"转轮式"与"冷发射"特征,而使用与西方惯用的"每管一发"方格状设计以及"热发射",而每个VLS模组八管(2X4) 的设计也与美国MK-41、法国Sylver等西方主要VLS相同。054A舰首B炮位装有四组八联装VLS单元,每个VLS单元的配置方向系长边(4管)为纵、短边(2管)为横 ,整个B炮位的VLS配置为纵向4管,横向8管。仔细观察这套垂直发射系统的外观,包括发射板盖以及转轴、中间的燃气排气道板盖等特征,与法国Sylver垂直发射系统 有些相似,反而比较不像MK-41,因此不排除中国从法国管道获得相关技术支援的可能。根据照片显示,中国海军用来测试许多新一代舰载装备的毕升号实验舰上,除了装置 用于052C导弹驱逐舰的HQ-9防空导弹的轮型VLS单元外,还安装了另一种采用类似于美制MK-41的方管固定式VLS,这很可能就是HQ-16使用的发射器。

同时期俄罗斯也在发展Shtil防空导弹的垂直发射版,并采用新开发的方格状3S-90E1垂直发射系统(详见印度海军Project 15A加尔各达级 导弹驱逐舰一文) ,但仍为冷发射。因此,HQ-16虽然借鉴了Shtil-1的气动力外型乃至导引、射控系统,但显然仍经过中方相当幅度的修改来适应热垂直发射。

在2012年4月下旬,54A的运城号(571)结束索马利亚护航任务在香港开放参观时,根据舰上展示的资料,其垂直发射系统是一种通用系统,可容纳HQ-16防空 导弹以及鱼-8型"火箭助飞鱼雷", 这是一种与美制VLA、澳洲投仗(Ikara)、义大利米拉斯(Milas)反潜飞弹同级的武器;而未来其他新弹种也可能可以相容。

鱼-8型火箭助飞鱼雷系由中国船舶重工集团705研究所昆明分部负责研制,在2002年立项,2006年通过试验定型,与红旗-16防空导弹共用H/AJK-16垂直发射器,发射控制系统也相容,首先装备于054A导弹护卫舰上。鱼-8型火箭助飞鱼雷的发射箱高度5.2m, 最大飞行距离长达数十公里(高于美国垂直发射的VLA,攻击半径甚至大于直-9反潜直升机的50公里作战半径) ,飞行速率在音速以上,最短攻击距离小于舰载的鱼-7反潜鱼雷,使舰上各种反潜武器的有效作战距离得以衔接而不出现盲区。使用时,鱼-8火箭助飞鱼雷可由本舰的声纳、反潜直升机或通过数据链从其他舰艇取得敌方潜艇位置参数,输入舰上的作战系统,并透过二余度Ethernet区域网路实时(Real Time)、连续地传给反潜射控系统,最后由反潜射控系统产生射击参数,并输入发射器中待命的鱼-8。鱼-8具备单向资料链,在飞行期间能透过舰艇或反潜直升机进行资料更新、修正弹道;飞抵预定的海域落点时,火箭与筹载的鱼雷分离,鱼雷后端减速伞打开,鱼雷入水后减速伞分离,而鱼雷则开启寻标器搜索敌方潜艇并高速接战。整个鱼-8系统具有同时接战多个水下目标的能力。

2.红旗-16防空导弹

中国海军毕升号(891)实验舰进行某热垂发防空导弹试射,咸信就是HQ-16。

2009年9月在中国国庆阅兵预演中首度出现的HQ-16载防空导弹,外观酷似Shtil-1。

HQ-16防空导弹方面,不少人一开始就推论HQ-16就是Shtil-1/9M-317防空导弹系统的仿制修改版 (中国先前购入现代级导弹驱逐舰时首度引进此一导弹系统,随后052B也继续使用),这是因为054A装有四具俄制MR-90型H/I频照明雷达(北约代号 为Front Done),其中两具位于舰桥上方两侧,另外两具位于机库上方两侧;而MR-90射控雷达是Shtil-1导弹系统的一部份。 根据2009年10月1日中国国庆阅兵的画面,展出的红旗-16防空导弹的气动力构型的确酷似9M-317,弹体中段有边条翼,弹尾有一组十字控制面。

根据汉和防务评论的报导,北方设计局在Tema 978工程的具体建议书中指出,054A使用的防空导弹系统为HQ-16(此时俄罗斯本身的垂直发射版Shtil-1还未通过国家验收),而MR-90照明雷达为了与之配合,还特别修改了操作频率与模式。每具MR-90能以轮流照射方式同时导引两枚SA-N-12导弹攻击同一个目标 (另一说是同时追踪两个目标并导引导弹攻击其中一个),因此理论上054A可能最多可同时导引八枚HQ-16防空导弹攻击四个目标。由于防空导弹系统的变更,054A就没有装备搭配海红旗7的345型射控雷达。

054A舟山号(529)在2010年7月初在东海演习中发射HQ-16防空导弹的画面面。

054A发射红旗16的照片,摄于2013年10月军事演习

在2013年10月北海舰队与东海舰队的联合实弹演习中,一艘054A连续发射两枚HQ-16防空导弹。

054A同时发射四枚HQ-16防空导弹接战的镜头。

由于HQ-16的弹道并非直线,因此飞行与导引体系应该与改良后的Shtil-1(9M-317导弹)类似,飞行中途由无线电指令指挥修正,并在较高的空域飞行来减少阻力,弹道终端才向下飞入照射雷达波束直到命中目标 。HQ-16的 中国军方正式编号是H/AJK-16,即"海军/导弹舰空-16型"。汉和信息中心 曾引述位于北京的西方造舰业界消息,未来中国可能以HQ-16取代现役若干舰艇上的HHQ-7系统,包括旅沪级驱逐舰、旅海级驱逐舰以及头两艘054型,但换装工作将在2010年 代才会展开,且此消息至今未经证实。

根据后续中国透露的资料,HQ-16计划于1999年7月立项,由位于上海的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八研究院担纲研发 ,搭配的垂直发射器则由河南郑州的713所研发。 在1960年代,上海航天八院曾研制红旗-61(HQ-61)短程舰载防空 导弹,但直到1988年才定型,此时其设计早已落伍,性能评价十分糟糕;据说上海航天八院刻意采用与"61"相反的"16"当作新舰载防空导弹代号,就是将新计划视为上海航天的"翻身仗"。HQ-16研制初期曾探讨传统与垂直两种设计, 最后决定采用垂直发射。除了大量仿照Shtil-1之外,HQ-16也参考了欧洲Aster防空飞弹系统(例如垂直发射器构型就与配合Aster飞弹的Sylver类似)。在2005年初,HQ-16进行了首次陆地上封闭回路飞行测试,同时陆用的HQ-16A防空导弹也由中共中央军委批准立项。HQ-16首度进行陆上试射时,导弹发射后18秒在空中解体;7天后,第二枚原型弹仍于射出后10秒解体,于是整个试射计划暂停,重新审视失败原因;三个月后,第三枚原型弹终于试射成功。在2006年10月, 陆基的HQ-16A进行首次拦截靶机的测试。在2007年底,HQ-16进行首次舰上射击测试, 应该是在实验舰毕升号(891)上进行 ,据说第一枚就命中目标,在中国舰载导弹发展史上缔造可贵记录。在2008年,HQ-16进行定型测试,连续七天内共射击七枚,全部命中;而陆用的HQ-16A也以总计29次试射成功28次的优异成绩完成研发工作。在2009年10至11月, 刚从完成护航任务从索马利亚归国的054A黄山号(570)在海上进行实弹测试,这是HQ-16首度在054A型舰上进行实弹射击 ,并成功拦截了模拟掠海反舰导弹的靶弹。 在中国海军"蓝鲸-1"、"南字2010"等重大军事演习中,HQ-16都成功命中目标。 由于HQ-16的研发进度不如预期,跟不上054护卫舰载台,使航天八院早期承受不少压力与指责。

陆上机动版HQ-16A以猎鹰-80型(LY-80)的型号投入外销市场,使用与舰载HHQ-16不同的射控雷达。LY-80系统由一辆指挥车、一辆搜索 雷达车为核心,能指挥三个飞弹发射单位;而每个飞弹发射单位由一部追踪/射控雷达车与四辆导弹发射车构成,每辆发射车配备一个六联装举升型垂直发射器 (因此总共有三辆追踪/射控雷达车与12辆导弹发射器)。每辆发射车都具有独立的定位装置,能实现无依托发射 。LY-80系统的搜索雷达车配备一个S波段的无源相控阵,单面旋转天线,最大侦测距离140km,侦测高度20000m,具备敌我识别功能。而追踪/射控雷达车也采用相控阵天线,有效追踪距离85km,单一雷达能同时追踪6个目标,并对其中4个建立射控等级的追踪,至多能同时发射8枚飞弹攻击四个目标(每两枚飞弹接战一个目标)。LY-80从行军状态展开部署到发射第一枚导弹,约只需12到13分钟的反应时间。依照外销资料,LY-80弹体长5.01m,直径34cm,发射重量690kg,战斗部重70kg,射程3~42km,最大有效射高10000m,飞行速率3马赫。

衍生自舰载HQ-16的HQ-16A陆用机动防空导弹,发射车配备了一组六联装垂直发射器。

其外销型号为LY80。

根据后续的消息,HQ-16/HQ-16A完成研发之后,改良的HQ-16B也获得立项,引进烧蚀燃气舵(向量推力技术)、主动/半主动复合雷达寻标系统等关键技术 。舰载版HQ-16改良型是中国海军在"十二五"的重点发展项目之一;依照后续消息,HQ-16的后续改良型号在2010年3月于中国西北内陆的测试场地展开飞行测试。

2012年11月珠海航展期间,上海航天技术研究院副院长在受访时表示,HQ-16在历年来演习中表现十分优良,命中率高,而且对付高、低空目标都游刃有余,其最低射界高度在15m以下,在海军实弹演习时多次获得验证,能有效对抗掠海反舰 导弹。HQ-16A弹体的边条翼提供了较好的高攻角飞行性能,能更有效地拦截高机动性的目标 。HQ-16A配备双层预置破片战斗部,外层有4000个质量较大的预置破片(每个重8.1克),内层有1500至2000个质量较小的预置破片(每片2.3克)。HQ-16A/LY-80能攻击的目标很多,涵盖高空高速飞行的飞机以及低空飞行的巡航、反舰 导弹,乃至敌方飞机投掷的精确导引炸弹,并可有效对付飞行速率2.5马赫以内的小型目标、飞行速率300m/s而高度50m的巡航飞弹,可用来对抗敌方的防空压制攻击(Suppression of Enemy Air Defenses,SEAD);测试显示HQ-16A典型目标的脱靶量普遍在2公尺以内,单枚飞弹对飞机类目标的杀伤概率达85%、对巡航飞弹类目标杀伤概率为60%。中国方面宣称,HQ-16在设计上参考了Shtil-1,但许多技术经过改进与突破,整体性能超越Shtil-1;不过实际使用上,据说HQ-16的可靠度不如Shtil-1。

 

3.H/PJ-26 76mm快炮

054A的H/PJ-26型76mm快炮系俄罗斯AK-176M的中国仿制/改良版。注意炮身基部上方

装置一具CS2炮口测速雷达。

054A舰首的H/PJ-26型76mm快炮正在发射。

孟加拉海军的英制城堡级巡逻舰BNS Dhaleshwari(F36)舰首加装的H/PJ-26型76mm快炮外销版。

与中国海军自用版相较,外销版的炮身基部并没有装置CS2炮口测速雷达。

主炮方面,054A并未继续沿用052B/C以及054的中国自制87式100mm单管舰炮, 而改采以一门中国国产的76mm快炮,此炮堪称俄罗斯AK-176M型76mm快炮 的中国版。中国海军为了寻求一种新型中口径快炮,以取代原有的旧式双联装57mm快炮,早在1994年就决定自俄罗斯引进AK-176M以及所属RFCS LASKA射控系统的技术 ;当时中国从俄罗斯引进两套AK-176M,一套装置在红箭级导弹快艇的五号舰廉江号上(774),另一套则交给位于河南郑州的713研究所(郑州机电工程研究所)进行 绘测与仿制 ,在2003年通过国家靶场的鉴定测试并定型,中国军方编号为H/PJ-26。

054A舍弃87式100mm炮的主因,在于法制紧致型100mm快炮的原始设计过于紧凑复杂,有一些求好心切的精巧构想反而使其可靠度骤降,故障率高而难以保修,而 中国的仿制品自然也遗传了这些问题(由于中国的工艺技术不如法国,仿制100mm紧致型快炮衍生的可靠度问题更加明显)。此型快炮在炮塔内纳入一个 容量18发的中继弹舱,短时间急射不需要从下甲板弹库提取弹药,可增加射速;然而这种设计却导致其结构过于复杂,炮弹从下甲板弹药库被抓弹机提取 、经过中继弹舱到上膛,需要经过三个大转弯才能抵达炮尾进弹位置,高速射击或动作时更容易卡住 ;而炮塔内部有限的空间也被这个中继弹舱占据,对维修造成很大的麻烦 ;由于紧致型100mm快炮完全实现炮塔无人化,万一火炮自动机构发生故障,也无法提供手动操炮能力 。100mm紧致型快炮的设计思维是以供弹速率决定火炮射速(传统作法是由火炮射速来控制进弹速率),为此需要复杂的机电同步技术,不仅要配备更多的液压装置与电机机柜,而且其位置伺服回路中的同步发送器和同步接收器极易产生误差,进而发生故障;而机电可靠度问题又因为采用复杂的双向可逆传动输弹带 ,而变得更加显著。据说 这种中国仿制版的100mm快炮在快速连射时,经常未打满一个基数就会卡弹 。

相形之下,AK-176M的结构便简单得多,使用单纯的单向供弹链,供弹系统主要由摇弹臂与两套扬弹机/弹鼓组成,每套扬弹机/弹鼓结构相同,两个弹鼓各容纳152发炮弹。供弹时,炮弹由链式扬弹机中的弹托和推弹装置带动向上扬至炮塔内,以两个 分别位于炮耳两侧的摆臂式提弹机将炮弹送到炮尾进弹机入口,随即完成上膛;高速射击时,两个提弹机可交替取弹,低速射击时可只靠一个提弹机运作。火炮发射时,弹壳经向后方抽出,再送至弹壳槽向前抛出,然后直接进入下层弹舱室里。如果供弹系统发生故障,也能由人员进入炮塔手动供弹。与AK-176M相较,100mm紧致型快炮足足 重了4吨,液压、机电设备也多出一倍。AK-176M的可靠度颇佳,机械部分的故障率为0.2%,电气部分的平均故障间隔时间(MTBF)为300小时;炮塔上设有多个用于维护设备的舱门,方便维修人员进出,通常排除一个机械故障一般只需10至12分钟,排除一个电气设备故障(如伺服驱动系统)也只需30分钟。

AK-176M系统全重 (含下甲板装弹机)16.5ton,射程11.5~15.5km,炮身俯仰范围-15~+85度,水平回旋范围左右各175度,拥有两套位于甲板下方的自动供弹系统,储存152发炮弹,炮身使用海水冷却 ;在两套供弹回路同时供弹的情况下,最大射速可达130发/分左右,单回路供弹则有30、60发/分等射速选择。AK-176M炮口初速980m/s,最大射程约17km;射击精确度方面,AK-176以连发射击1000m外目标时,弹着密集一般能达到0.8毫弧度。AK-176M以射控雷达和电视追踪系统导控(俄罗斯原版系统的射控雷达为MR-123-02),具有全自动、半自动与人工操作模式:平时采用自动模式,只需两人在战情室内遥控即可 ,火炮依照射控系统的指令进行伺服;在半自动模式下,由人员进入炮塔操作,以KA-221光学瞄准具进行瞄准;而人工模式则以双联瞄准装置进行手动瞄准。如果需要人员操作,AK-176炮塔编制四名人员。

定型后的中国国产化版AK-176M型号为H/PJ-26,全炮重11.5吨,由中国第一重型机械集团生产,主要结构与设计都参照原本的AK-176M。H/PJ-26最大射速约120发/分,最大对海有效射程约12km,对空最大有效射高约6000m,具有拦截小型略海反舰导弹的一定能力(指标上是对雷达截积0.1平方公尺、速度300m/s、飞行高度5m典型掠海反舰导弹)。一般而言,一套H/PJ-26舰炮系统的配置包括一座火炮、一部H/LJP-349射控雷达、一部 安装在炮管基部用来追踪炮弹速率并修正弹着的CS2测速雷达、两套001型捷连垂直基准、一部显控台,此外可选配光电追踪仪。原本AK-176M的LASKA射控系统使用两个旧式设计的圆形萤幕显控台,而 中国获得的则是更先进的改良设计。在仿制的同时,713所也对原本AK-176M的设计与次系统进行改良,最明显的就是改 用具有匿踪设计的复合材料制炮塔壳,此外内部机构也进行了不少改进,包括改用控制较为精确的中国国产新型数位化电气伺服驱动系统,并改良射控系统与装填机构等,性能 与可靠度有所提升。在2003年5月, 中国海军进行了一项试射,由同一套LASKA射控系统指挥的两门 H/PJ-26 76mm快炮与二门H/PJ-1330mm机炮( 俄罗斯A-630M的中国仿制版,两型炮均由713所进行仿制工程)进行射击测试,据说发射的45发76mm炮弹中只有一发脱靶。

因此,中国后续推出的新舰如054A、071型综合登陆舰等 ,均改用较为简单可靠的H/PJ-26 76mm快炮。此外,由于054A换装HQ-16垂直发射器,导致舰艏重量大幅增加,如换装重量较轻的76mm快炮,便有助于减轻舰首重量 ,而76mm炮也具有射速较快、较具防空效益等优点 ,比较适合054A的任务性质。 除了自用之外,H/PJ-26也已经销售到巴基斯坦、孟加拉等国;根据图片,外销版H/PJ-26似乎没有在炮身基部装置CS2测速雷达。

4.电子系统

电子装备方面,054A的主要侦测/射控雷达系统如顶板(Top-Plate-B)3D对空搜索雷达(中国国产版称382型)、MR-331  MINERAL-ME(北约代号为Bandstand,中国国产版称为366型)反舰导弹射控雷达以及用来导引防空飞弹的MR-90照明雷达,都已经出现在购自俄罗斯的现代级、自行建造的052B等舰艇上;然而, 从052C导弹驱逐舰与054A导弹护卫舰上的相关装备,却是中国自行仿制成功的国产版本。俄罗斯从未将顶板与MINERAL-ME雷达的技术与生产授权给予中国,因此这纯粹是中国单方面的仿制行为,而这样的举动也引发了俄罗斯的不满。

根据汉和信息的报导,中国至今只在Tema 968(052B)与Tema 988(051C)两个项目中购入总计四座的原装MINERAL-ME系统,外加四艘进口的956E/EM现代级导弹驱逐舰上的四具,总计有八具原装MINERAL-ME;但是除了完整成品之外, 中国同时也订购了相当多的雷达零组件;对此,俄罗斯方面一开始就觉得事有蹊跷。俄罗斯方面也表示,中国曾要求俄罗斯派遣专家来协助中国海军"组装备用雷达",但遭到俄方拒绝,因为这需要专业的设施与许可才能作业。稍后,俄罗斯专家在协助中国海军解决俄制电子系统运作时出现的技术问题 (应为现代级),发现雷达上面出现许多非原厂零件,这意味中国从实际操作购自俄罗斯的原装品之中,开始练习模仿生产。由于无法从俄罗斯原厂取得进一步技术, 中国方面极可能转向乌克兰Kvant雷达设计局 寻求协助,提供设计纸图、资料甚至部分组件实体等协助;该设计局存有前苏联时代的早期型MINERAL-ME设计图,并能生产部分组件 。就这样,透过一连串实际的尝试、解决各种技术问题以及针对各子系统重新整合开发,中国终于推出了这些俄制雷达的仿制版本。当然,中国方面始终坚持这些雷达是"自行研发、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在仿制过程中, 中国自然在细部设计上做了很大的重整,应用中国自行开发的技术、组件,取代原系统中较为老旧 的部位(尤其是与电子、软体相关方面,俄罗斯原装系统经常明显落后),但这并不足以改变这些雷达仿自俄国系统的事实,它们的基本架构与运作原理大同小异。

上为052B导弹驱逐舰上的俄罗斯原装的顶板雷达,下为054A的382雷达,两者天线构型类似。

在外观上,382雷达省略顶板雷达顶部的一个一座标天线,是最大的区别。

(上与下二张)上为俄罗斯原装顶板雷达天线,下二张为中国382型雷达。注意两者的背接天线

结构类似,而且都使用频率扫描天线阵面,天线横向波导由侧面的蛇形延迟线连结。

054A的主桅杆顶端加装了一具管产382型三座标对空搜索雷达 (取代原054型的360型雷达),外销型号据说为海鹰S/C型(Sea Eagle S/C)382型雷达 立项于1990年代中后期,于2004年完成 所有测试定型,随后就装备于054A导弹护卫舰上。382明显参考了从俄罗斯引进的MR-750 FREGAT-M2EM三座标对空搜索雷达(北约代号顶板,Top Plate), 例如两面接背天线的构型,并使用频率扫描技术来使波束在垂直方向移动,但两者的运作原理不完全相同。相较于顶板,382型硬体、各次系统与后端等都做了改进,发射机功率增加,最大侦测距离、高度、资料处理与分辨能力都优于原装的MR-750雷达。382型雷达的功能包括对空搜索警戒、超低空搜索和对海搜索等、为HHQ-16防空导弹系统提供修正参数等,具备两种目标指示工作方式。382型的天线的波束最大俯仰角度约70度,后端拥有两部发射机, 每部发射机的尖峰发射功率100KW;天线每转一圈能处理超过100个目标轨迹,能同时精确追踪高于20个目标轨迹,对空探测距离超过250km相较于俄罗斯原版顶板,382型的天线外观有所不同,外型比较简洁,省略了原装顶板 雷达转轴顶端的一个小型一座标接收天线,天线的机械结构也有所变更。在382雷达之前,中国第一种国产的三维对空监视雷达381型虽然看似采用较为先进的相位扫描体制,但由于中国电子科技不成熟,可靠度无法让军方满意,因此只有两艘实验性的051Z防空指挥舰以及唯一的一艘051B导弹驱逐舰深圳号采用;而382雷达则是中国海军第一种性能成熟可靠并且大量装备的三座标对空监视雷达。

054A的舰桥顶部装有一套 中国国产化的俄罗斯MINERAL-ME射控雷达系统 (详见中国海军052B导弹驱逐舰一文) ,中国称为366型,取代了原本054所使用的344型射控雷达,而第一个装备366雷达的是052C导弹驱逐舰。366型具有利用大气导管效应进行超视距侦测的能力,能为鹰击-83反舰飞弹提供目标指引。366型的系统架构、功能与工作方式都与MINERAL-ME相似(包括主动、被动探测以及协同定位),但细部设计有较大的差异,例如后端使用较新的电子与软体技术,工作频段与同时处理目标的数量都与INERAL-ME不同 。366雷达结合一个主/被动雷达天线、两个协同被动接收天线以及两个协同发射天线(区分为一个主动探测单元与四个被动接收单元) ,安装在巨大的半球型天线罩里;所有主/被动系统涵盖五个工作波段,其中一个是主动探测波段,涵盖360度水平方位。与原版MINERAL-ME类似,366型拥有主动、被动和主/被动协同运作等模式;主动模式分为一般大气条件下(直线传递,距离为视距)和具备大气导管条件下的超水平线工作模式;在被动模式时,使用的四个工作频段的探测距离有所不同,最大探测距离超过300km。与原版MINERAL-ME相较,366型的主/被动协同运作模式的定位方式更为先进。

054A后方桅杆顶部仍维持拥有球型外罩的364型X波段短程对海/对空搜索追踪雷达,主桅杆前方的平台装置一座用来导引76mm快炮的H/LJP-349A舰炮射控雷达,H/LJP-349下方的甲板还装有一具GDG-775光电射控仪 ,整合了一具红外线热影像仪、一具CCD摄影机与一具雷射测距仪,同样可用于导控76mm快炮。直升机库上方装有一座仿自SNIT 240的卫星通讯天线,取代了054的两座战术卫星通讯天线。

054A型配备ZKJ-5作战指挥系统, 这是中国在2000年代推出的先进全分散、开放式舰载作战系统,052C/D导弹驱逐舰也使用这种弹性极佳、能轻易扩充与裁减来适应不同舰种的作战系统。ZKJ-5整合全舰各种水上、水下的主/被动探测设备、电子战装备、武器系统及直升机指挥管制等,可以真时地处理来自各主动与被动感测装置获得的资讯,进行资讯融合并实施分类判断,形成战术态势图以及威胁等级评估,并具备辅助作战决策的功能,可选择由全自动指派武器与射控通道进行接战,或者由人工介入下达接战指令。舰上作战指挥系统还可透过数位资料链接收上级单位下达的协同作战计划与单一战场态势情资,与任务编队完成协同打击任务,或者自动将本舰获得的战术情资与武器状况回报指挥单位。 后期的054A换装了包含通用联合信息分配数据链在内的新型数据链系统。

(上与下)054A的显控台。下图是730近迫防御系统的人工显控台。

(上与下)054A的战情室

 

6.声纳/水声对抗系统

一张054A施放拖曳式水声装备的照片,可能是206型拖曳阵列声纳或562型水声对抗设备的

拖曳式鱼雷警报声纳/水声诱饵组合。

 

054A发射反潜火箭的画面。除了反潜之外,反潜火箭也是舰上反鱼雷水声对抗系统的一环,

以"硬杀"方式用震波摧毁来袭鱼雷。

 

(上与下)舣装中的第十六艘054A护卫舰(577,由上海沪东厂建造)的舰尾大型主动拖曳阵舱口

照片,可以看到用来部署拖曳声纳的吊车,摄于2014年8月中旬。这是该舰下水(4月28日)

之后才追加的工程。

054A大庆舰(576)舰尾主/被动拖曳声纳的拖曳体露出舱门。

054A韩郸舰(576)舰尾的主/被动拖曳声纳的舱门处于开启状态

声纳方面,054A的配置与054相同,舰首装有307型主/被动声纳系统(位于舰首的球型护罩内 ,估计采用中频操作,用于中/短距离侦测),舰尾亦设一具H/SJG-206拖曳阵列声纳(侦测距离数十公里),此外还有064型通信声纳以及723型本舰声纳环境监测设备 ;前述水声设备都整合在183型水声系统之中。2013年9月30日在沪东厂下水的第十九艘054A(578舰)的舰尾出现新的大型开口,安装了新开发的311型主/被动拖曳阵列声纳 ;而同时期稍早下水的第十七、十八艘054A(577、576两舰),也在舰尾设置舱门来补装这种新型主/被动拖曳阵列声纳系统。

此外,054A装备562型水声对抗设备(这是054所无),是一种结合各种水下探测、软硬杀手段的鱼雷侦测/反制系统,与美国AN/SLQ-25类似。中国海军相当重视鱼雷防御,在2000年代初期就开始装备整体式水声对抗反鱼雷系统,功能涵盖鱼雷侦测识别、来袭报警、威胁程度判断、辅助决策、态势显示、对鱼雷实施软杀干扰或硬杀等能力。中国的鱼雷反制系统由鱼雷警报声纳、拖曳式声学诱饵、火箭助飞式声学诱饵及声噪干扰器、相关显示及控制装置和拖曳装置的绞车等组成,并仿效俄罗斯的路线,由反潜火箭来兼任"硬杀"的角色。

562水声对抗系统采用开放式架构,尽可能结合船舰其他既有的传感或投送设备,包含各型反潜声纳、干扰弹发射器(用来投掷水声诱饵)以及反潜火箭发射器(进行硬杀)等,透过网路系统进行有机的结合,能提高作业效率、充分利用舰上已有资源,并并减少专属设备的数量,节约体积和成本。显控装置是562型水声对抗系统的核心,采用中国海军标准显控台,只需编制一名操作手。显控装置能显示水声对抗系统的作战态势以及来袭鱼雷的状态,并透通过作战网络与舰上作战指挥、导航、声纳、射控和电子战系统连接。作业时,水声对抗系统向舰上战斗指挥系统回报系统状态、来袭鱼雷目标参数以及产生的对抗作战方案,战斗指挥系统分析决策之后,允许或禁止水声对抗系统的作战方案,或将水声探测系统获得的来袭鱼雷参数转给反潜火箭射控系统,发射反潜火箭弹进行拦截。水声对抗系统透过舰上所有固定或拖曳式声音传感装置取得目标参数,并据此制定作战方案,同时根据导航系统传来的本舰航速、航向等资料,对于作战方案进行误差修正;此外,也透过电子战系统与诱饵发射器中的水声诱饵弹或水声干扰器材连结,包括发送用来装订诱饵的参数、下达发射命令以及获得诱饵回传的状态等。

中国海军现役舰体声纳和线列拖曳阵声纳都具有侦测来袭鱼雷和发出警报的功能,以054A为例包含307型中频舰首声纳以及H/SJG-206拖曳阵列声纳(后期型换成311型主/被动拖曳阵列声纳),都整合至562型水声对抗系统中;此外,562型水声对抗系统也有专用的231型拖曳式鱼雷警告声纳,由拖缆、拖曳体、绞车和显示控制等四个部分组成,具有探测、追踪、测向、测距、辨识左右侧、辨识目标类型、发出鱼雷警告、多批次目标同时追踪、辨识来袭鱼雷主动寻标信号等功能。231型拖曳式鱼雷警告声纳与576型拖曳式声学诱饵部署在同一套拖缆和绞车上,当舰上其他声纳发现来袭鱼雷之后,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施放部署并开始工作。231型拖曳式鱼雷警告声纳部署时,会在一定范围的深度工作,在较高的海况下仍能正常工作和收放。576型拖曳式声学诱饵则可发射扫频信号、宽频带噪声信号及组合信号,产生一个度超过本舰声场的噪音源,在船舰后部一定距离上形成一个声噪源来掩盖本舰辐射的噪音场,吸引来袭鱼雷奔向拖曳式诱饵。火箭助飞式水声诱饵和声噪干扰器能产生涵盖舰载声纳与鱼雷寻标器的频段,声场强度超过本舰辐射噪声强度;火箭助飞式干扰器入水后能在水中悬浮并作用15分钟以上。水声对抗系统的火箭助飞式声学诱饵与舰上电子战系统的雷达/热焰诱饵共用发射器,而没有专用的发射器,易于船舰系统布置。此外,诱饵发射器也能投掷制造气泡幕的干扰器材,在鱼雷和本舰之间制造一个大型气泡幕(分布面大于本舰),气泡幕的阻隔能使鱼雷寻标器获得的目标噪声强度衰减10dB以上 ,或者用气泡幕制造一个假的尾迹来诱骗尾流归向鱼雷。

鱼雷硬杀方面,俄罗斯原本的思想是善用海军舰艇普遍设置的RUB系列反潜火箭发射器,齐射反潜火箭深弹在水下引爆,产生的冲击波理论上能使100公尺内的鱼雷的导引系统完全失效,使其失去功能;理论上,在来袭鱼雷航道上发射多枚火箭深弹,可能将鱼雷完全击毁。中国海军曾全面评估用反潜火箭深弹拦截鱼雷的效果,取得了不同组合方式之下深弹拦截鱼雷的典型效率,并就反潜火箭系统针对拦截鱼雷功能进行了软件优化。

以反潜为主的054A护卫舰与辽宁号(16)航空母舰配备较为完整的水声对抗系统,涵盖各种侦测与软/硬杀手段(因为054A配备003型反潜火箭发射器);而辽宁号航空母舰由于搭载射程更远的反潜火箭,因此进一步将鱼雷"硬杀"防御半径向外围拓展。至于052B/C/D导弹驱逐舰的鱼雷对抗系统则使用较为单一的手段(例如以防空为主要任务的052C/D没有配备反潜火箭,只能具备"软杀"手段)。

 

5.其他

除了换装新的垂直发射防空导弹系统与76mm快炮外,054A也以2000年代制式化的730型30mm近迫防御系统取代原本的054的H/PJ-13(仿AK0-630)30mm快炮,两座730型分别安装于 烟囱的两侧。从第17艘054A(577)开始,将原本730型近防系统换成H/PJ-14(1130型)近防系统,具有11根炮管,理论射速提高到约10000发/分,威力更为强大。054A的电子战系统与054大致相同,但是两座干扰弹发射器改为726-4A构型,每个具有24个发射管(分为四层,比原726-4增加一层)。

054A的推进系统设计与054相同,主要变更在于改采四具法国S.E.M.T.Pielstick 16PA6STC柴油机的国产化版本,但生产进度有些落后;至于螺旋桨推进器则与054相同,继续沿用英国Rolls Royce的XF5E双轴可变距螺旋桨。

海上自卫队在2012年5月中旬公布的监视照片,左边照片中054A舟山号(529)正在操作一架

无人直升机,极可能是奥地利Schiebel公司的Comcopter S-100无人直升机。 右边照片显示

舟山号甲板上停放至少三架无人直升机。

Comcopter S-100无人直升机。

在2012年5月中旬,日本公布一张054A护卫舰舟山号(529)操作无人直升机的监视照片,推测极可能是奥地利Schiebel公司的Comcopter S-100无人直升机。在2011年6月一支中国海军编队在西太平洋冲之鸟岛周边海域进行训练时,监控的海上自卫队巡逻机就首度拍摄到中国海军正在操作一种垂直起降的无人载具,不过当时的照片不够清晰,无法确认机种。根据业界消息,中国在2010年向Schiebel公司购买了18架Comcopter S-100。Comcopter S-100是一种能在小型舰艇上部署操作的轻型无人直升机,机体采用轻量、高强度的碳纤复合材料制造,机腹下方的主筹载区能搭载约50kg的筹载,通常装置一座日/夜间光电侦搜系统,携带25kg筹载时能滞空约6小时,并能以100节(185km/hr)的速率巡航。

054A的三联装鱼雷发射器设置于侧舷舱内,发射前才打开舱门将鱼雷管转出舷外。

054A的RHIB小艇,收容在上层结构后部(机库之前)两侧的舱门内。在亚丁湾反海盗护航勤务中,

RHIB小艇是执行勤务的重要载具。

(上与下)054A发射鱼-7鱼雷的画面,鱼雷管由侧舷舱盖伸出。鱼-7使用同轴反转螺旋桨推进器,

与美国MK-46类似。

2015年7月下旬中国南海舰队演习中发射的舰载轻型鱼雷,注意此种鱼雷使用新型喷射泵推进器,

整体结构有点类似法国MU90。

 

6.小结

整体而言,054A的构型洗炼,防空/反舰/反潜配置均衡,技术水平与成本适中,堪称颇具水准的设计。就数量而言,054A将成为中国新一代舰队组成的骨干,其适航性与作战能力都 远优于过去 中国海军主力的旅大级 驱逐舰;服役以来,054A型积极参与远航操练、索马利亚反海盗等活动,为中国海军累积了可观的远洋操作经验。

 

对外派遣

(上与下)054A黄山号(570)在索马利亚执行反海盗勤务的破浪镜头;

这是中国派遣的第二批护航编队,也是054A首度参与这项任务。

正在亚丁湾海域护卫一艘货轮的舟山号(529),这是中国第三批轮派的护航编队。

(上与下)2014年12月11日,美国海军史特拉特号(USS Sterett DDG-104)飞弹驱逐舰与中国海军

护航编队在亚丁湾海域进行反海盗联合演练,包括双方直升机互降。上为美军MH-60R反潜直升机

降落中国运城号(571)导弹护卫舰,下 二张照片为中国直-9直升机降落在史特拉特号上。

运城号在2015年1月中旬编入第十八批索马利亚护航编队,回程路上访问英国朴次茅兹港时的照片。

摄于Spinnikar Tower。

在2008年,鉴于索马利亚海盗活动日渐猖狂,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于该年6月2日和10月20日分别通过第1816号和1838号决议案,允许外国军舰进入索马利亚领海追捕海盗,并可使用"必要方法"打击在国际水域活动的海盗。在2009年1月, 中国海军派遣的第一批反海盗护航特遣编队开始在索马利亚至亚丁湾海域值勤;在2009年4月2日,中国第二批换防索马利亚的编队出发,包括054A的黄山号(570)以及051B驱逐舰深圳号(167) ,而054A自此就成为索马利亚护航编队的常客。054A适中的吨位、足够的装备以及柴油主机良好的油耗经济性,使之成为索马利亚护航任务的理想舰种。

根据中国派遣的第一批护航编队(包含052B的广州号与052C的海口号)的经验,海盗使用的快艇速度快、体积小、雷达信号微弱,很难及时以舰上平面搜索雷达找出,而肉眼与一般光学仪器在恶劣天候则无法发挥作用。因此, 中国海军决定在派遣的护航舰艇上加装光电侦搜系统,中国船舶重工(717所)在第二批护航编队出发前三个月接获任务,在短短一个月内完成一种包含红外线热影像仪在内的光电感测系统(应该是利用现货整合而成),每套有两具感测器,分别设置在船舰左右舷的上层建筑,能在各种天候下监控周遭海面的物体并分辨目标颜色和轮廓;此系统整合稳定基座,能抵销舰体在风浪中的摇晃,并自动追踪/锁定目标。从第二批护航编队开始, 中国派往索马利亚的舰艇都装设此一装备。

在2013年12月,国际禁止化学武器组织展开对正在内战的叙利亚的销毁化学武器工作,该国政府军手中的化学武器都由海运至 义大利,运上美国军事海运指挥部的MV Cape Ray(T-AKR-9679)号进行销毁(该船为此安装两个水解中和系统),而英国也将支援销毁一部份的化武。在12月18日,国际禁止化学武器组织宣布美国、俄罗斯、中国、挪威等国将参与协助销毁叙利亚化学武器的工作,主要是派遣舰艇护送载运化武的船只从利比亚前往义大利。中国在12月26日宣布派遣舰艇参与护航,抽调正在亚丁湾水域执行任务的第十六批护航编队的054A护卫舰盐城号(546),该舰于12月31日结束在沙乌地阿拉伯的整补启航前往地中海,前往达塞浦路斯利马索尔港(Leymosun)与其他国家海军编队会合。而第16批护航编队其余的江卫二级 护卫舰洛阳舰(527)、补给舰太湖号(889)则继续执行亚丁湾护航勤务。

在2014年7月美国与其盟国联合举办的环太平洋军事演习(RIMPAC 2014)里,中国首次派遣海军舰艇参与,包括052C导弹驱逐舰的海口号(171)、054A导弹护卫舰岳阳号(575)、903型综合补给舰千岛湖号(886)以及和平方舟号(866)医院船。

2015年3月30日,属于第19批护航编队的054A潍坊号(550)停泊叶门荷台达港进行撤侨工作。

注意侧舷的730近防炮向外转,处于戒备状态。

在2015年3月27日,沙乌地阿拉伯空军大举空袭肆虐叶门的胡赛叛军,中国立刻抽调当时在亚丁湾值勤的第19批护航编队火速前往叶门进行紧急撤侨。属于第19批护航编队的054A导弹护卫舰临沂(547)在3月29日中午率先抵达叶门亚丁港,载运122名中国公民和2名中企外籍员工撤离,在30日凌晨安全抵达吉布提港;紧接着护航编队的054A导弹护卫舰潍坊(550)以及补给舰微山湖号(887)在3月30日下午抵达叶门荷台达港,载运449名中国公民和6名中企外籍员工,于3月31日上午抵达吉布提港 。随后因应其他国家的人道支援请求,中国海军舰艇也协助撤离其他国家在叶门的侨民到吉布提;临沂舰在4月2日晚间,搭载来自巴基斯坦丶埃塞俄比亚丶新加坡丶义大利丶德国、波兰、爱尔兰、英国、加拿大、叶门等10国的225名侨民。完成紧急撤侨之后,第19批护航编队重返亚丁湾并继续执行护航勤务。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